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九节 投石问路

梦游者 收藏 3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菲律宾海军在福建马江口击沉日舰“嵯峨”、“樱橘”之后,孙中山总统随即在电台上发表了针对北洋政府的正式声明:“鉴于目前的中国政府由亲日派把持政权,是故无力阻止倭寇在山东与福建两省之暴行,无力捍卫国家之主权!菲律宾政府及人民同为华夏子孙,断无任由倭寇荼毒中华大地之道理!为维护中华民族之尊严,菲律宾政府决定:即日出兵山东、福建两省,全歼倭寇侵略军,肃清倭寇在上述两省之全部势力,还山东、福建两省之清朗乾坤!我们欢迎山东、福建两省爱国将领及爱国同胞与我军共同作战,以当年民族英雄戚继光将军为楷模,驱逐倭寇、扬我国威!中华民族是不可侮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声明的发表,立刻在国内引起了激烈的反应:北洋政府对菲律宾政府“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提出了最强烈的抗议;毗邻福建的广东自治政府主席张开儒发表声明,公开支持菲律宾进入福建、驱逐倭寇;山东省长屈映光只是把北京政府的声明背了一遍,而山东督军张树元却对舆论界发表了与省政府完全不同的观点:他对菲律宾的出兵表示了谨慎的欢迎;福建督军兼省长李厚基的声明却是前后矛盾的:他先是对新闻界发表了与北京政府的观点完全一致的讲话。第二天,张开儒和陈炯明公开支持菲律宾,陈炯明甚至表示愿意“出兵协助,共御外侮”。紧接着,李厚基的态度就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声称“将全力协助菲军驱逐福建日人的军事行动”!


在国际上,当事人日本最先表明了态度:是日,由日本内阁总理大臣高桥是清主持召开了会议,讨论如何应对福建和山东两省的局势,以及如何应对菲律宾的军事挑衅。高桥是清的心里非常明白,原敬之死,是死在他在任之时签署的两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上。日本此次费尽心机从“巴黎和会”上得到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使接连遭到军事失败的日本,民心为之一振,高桥是清内阁也因此得到了绝大多数藩阀和普通民众的拥护。如果轻言放弃山东,则高桥是清内阁必然垮台!所以,“强硬”是高桥是清目前唯一的选择。


但是,高桥是清却非常清楚目前日本与菲律宾的实力差距:失去了海军优势的日本现在只是外强中干!福建和山东两省的日军如果没有海军的援助,就等于是孤军、死军,他们的覆灭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可是,如果再继续对菲律宾政府退让,把福建和山东两省的日军撤出来,主动放弃日本在这两省经营多年的势力范围和经济利益,高桥是清内阁必将步原敬内阁的后尘!


而日本政府里的藩阀们所考虑的并不是高桥内阁是否垮台,而是这样做以后的严重后果:日本刚刚被巴黎和会上取得的胜利振作起来的民心士气,将再次遭到沉重打击,日本民族将有可能因为接连不断的失败而彻底丧失自信心!日本也将因此而一蹶不振!


日本这个民族的所谓奋斗精神,是依靠掠夺别国的土地和财富、虐杀别国的人民来支撑着的。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证明他们的所谓强大。这是一种骨子里极其自卑的、需要依靠自虐和杀戮来维持的一种扭曲了的民族心态。在大和民族的字典里,没有“宽恕”这个词,他们更是永远不会懂得什么是“以德服人”。所以,日本内阁会议最后做出决定:宁可牺牲在福建和山东两省的所有“天皇子民”,也要重新振奋起整个日本的民心和士气!


于是,日本外交大臣内田康哉对外发表了措辞激烈的声明,对菲律宾政府刻意针对日本政府的行为提出了最强烈的抗议,并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维护大日本帝国的在华利益”,同时呼吁国际社会为日本“主持公道”。紧接着,日本陆军部和大藏省,向山东和福建两省的各日军指挥官、日本各领事馆和日本侨民发出了内容完全相同的指示:发扬大和民族的“玉碎”精神,使用各种手段,彻底摧毁支那民族的抵抗意志,为维护大和民族的尊严而战,为天皇陛下尽忠!这个指示,让山东和福建两省的日本人彻底从人类蜕变成了野兽!


主动要求国际社会为日本主持公道,这在日本的明治维新以后还是第一次。上海的《申报》和《时事新报》发表了针对日本政府声明的署名评论:日人此一姿态,尽显日人之虚弱与无奈!曾几何时,日人“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窃时以肆暴,庞然大物也!国人皆趋避之惟恐不及,政客皆逢迎之惟恐不周。而至今日,吕宋同胞如猛虎之对黔驴,尽去日人之水师!其吠人之利齿断矣,其伤人之利爪断矣!昔日我中华有甲午之败及日俄战争之耻,皆不复见“国际友人”之公道所在!今日岂有与“入室窃贼”主持公道之理耶?古语有云:公道自在人心!为我中华四万万同胞讨还公道者,必为我中华“公道之人”也!


与此同时,张自强他们也在时刻关注着声明发表之后各界的各种反应。


晚上,孙中山、张自强、李清、刘思扬、南宫平、段雨生等人聚集在孙中山家的院落里来“蹭饭”:这里的男人除了孙中山,其他的几个全是光棍儿。宋庆龄总是隔三岔五就把他们几个叫过来“撮一顿”。这样做,既可以让这些光棍儿们体验一下“有家的优越性”、引诱他们早日成家,又可以在无形之中拉近这些决策人物与孙中山之间的感情距离。女人的“小聪明”,也自有她们“水滴石穿”的功效: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孙中山经常跟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似乎自己也变年轻了。宋庆龄以女人的细心,敏感地感觉到了孙中山发生的这种微妙变化,于是对自己的这个“计划”更热心起来:她把宋美龄和政府秘书处的几个单身女孩子也拉进自己的“厨房大军”里,害得李清只好号召大家“凑份子”,单独为孙家扩建了厨房和餐厅——陈雨、黄群贤等人也时常来这里“蹭饭”,吃饭的人数越来越多。原来的地方小,早就不够用了!


在大家都可以理解的精神动力的推动下,年轻女人们的热情和聪明才智是绝对不可低估的:端到桌子上的菜肴做得越来越精美,式样越来越多,口味也越来越好。尤其是他们最喜爱的烧烤,这些女子无师自通地把豆腐、大蒜、薯条、干果等非肉类的东西纷纷搬上了烧烤架,让这些来自后世的男人们直感叹女人对吃的执着和悟性!


饭后,女人们自觉地纷纷离去,到不远处的单身女宿舍里去研究她们自己的话题。男人们则是一杯清茶,一根香烟,围坐在院落里,开始进入“状态”:绝大多数决策的萌芽,都是先从这里的聊天之中开始的。


南宫平象往常一样,站起来到外面布置警戒。等他回来坐下,刘思扬开始介绍各国的反应:“美国副国务卿兼菲律宾公使吉米·杰克逊,向我非正式地询问了出兵福建和山东两省的最终目标。简单地说,他是想知道我们的目的是占领还是控制这两个省。我回答他‘都不是,这次的唯一目标就是惩罚:对日本人侮辱和藐视中国人的惩罚!’吉米非常吃惊,他的眼睛瞪得有这么大!”他夸张地比画着,大家都面露微笑等待着他的下文。


“英国向我们提交了正式照会。如果爆发战争,它要求我们保证英国在香港、广东、福建和山东的英国利益以及人员安全。除此之外,英国并没有提出其它的要求。其它国家基本上都是没有任何立场和倾向性的官话,无非是‘慎重考虑、和平至上、平等协商’等套话。日本的立场大家都知道了。看来,雨生设计的这个‘投石问路’之计,与原来设想的情况有些出入,是不是有‘跑偏’的可能啊?”


段雨生用凶狠的眼睛紧紧盯着刘思扬不停地咕哝着的嘴巴:“你能不能把嘴里的那个破槟榔吐出来?真不知道伊莲娜怎么能忍受你这个恶心的毛病!”


刘思扬笑嘻嘻地回答道:“我跟伊莲娜亲热的时候可以忍着不嚼,反正在一起的时间有限,我忍得住。等把美人骗到手之后,她发现我的毛病也就晚了。”


张自强接道:“你并不是真能忍得住嚼槟榔,是因为有比槟榔更吸引你那张嘴去嚼的东西!”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刘思扬红着脸把嘴里的槟榔吐在了旁边的花树丛里,手又不由自主地伸进衣袋里,抓住了另一枚槟榔果......


这个声明是段雨生想出来的一个计谋。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各国以及国内各界对他们进军中国大陆的反应:统一中国是他们的最主要目标,用什么样的方式统一中国,则是他们一直在探索和思考的问题。


陈炯明与张自强谈话之后,经过了三天的认真思考,反复权衡利弊,最后终于决定“广东省全面接受菲律宾政府的领导”。当他把自己的最终决定当面正式通知孙中山和张自强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唯一正确的。


张自强当场把两份文件交给了他。一份是关于他接受菲律宾政府领导之后的待遇:终身的上议院议员身份,让他拥有了参政议政的权利和崇高的政治地位;虽然他必须按照政府法令,把自己个人庄园的土地全部退还政府,但是每年10万美圆的“上议院议员津贴”,使他在经济上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另一份是关于他不接受菲律宾政府领导之后的处置方案,上面只有非常简短的几句话:“为防止陈炯明蜕变为新的军阀,为避免广东省再次陷入战火,如陈不接受菲律宾政府之领导,待其回粤之后,立即采取措施将其软禁,由邓铿接替粤军总司令的职务。”陈炯明终于明白了:菲律宾政府把广东省纳入其直接管辖之下的决心已定,无论他陈炯明是否同意,这个结果也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因为他们确实有这个实力!


孙中山说道:“赞之(陈炯明的字)啊,我们现在已经是同志了。我们不会对自己的同志有任何隐瞒,所以自强才把这个本不应该让你知道的文件交给你看,这就是坦诚相待。”陈炯明却不是这么想的:他认为这里有明显的威胁成分,是变相对他的警告!但是,他毕竟是一个久经世故的人,脸上却完全是一副感动的样子:“感谢先生和张总理的坦诚。至于上次总理谈到的职务问题,我决定留在军界!”


孙中山和张自强对于陈炯明的选择并没有感到意外:在国内,没有军队就没有一切。陈炯明表态之后,张自强把另一份文件递给了他。文件中,是关于粤军整编的具体方案:给广东省的军队编制为四个师、两个独立旅、四个预备役师。正规师的人数非战时是5000人,战时满编为10000人;独立旅非战时是2500人,战时满编为5000人;预备役师非战时也是5000人,战时满编为10000人。


看着陈炯明疑惑的目光,张自强说道:“这个方案是上议院军事委员会决定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减轻财政负担。预备役部队战时参战、平时参加正常的生产,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为正规军训练和提供合格的步兵。所以,预备役部队采取的是轮训制度:所有服兵役的适龄青年,都必须到预备役师按照规定的时间参加军事训练。正规军的主要任务是培养炮兵、坦克兵、工兵等技术兵种,培养指挥作战的各级军官。所以,正规军的人数虽然少,但是军官和技术兵的比例却占了70%,这里的步兵战时就是各级士官。军队是个扔钱的无底洞,不精打细算是不行的。人数是少了点儿,但是武器却比世界一流的军队只多不少、只强不弱!”


陈炯明翻到了下一页,上面清楚地罗列着菲律宾一个陆军师的武器装备清单:155榴弹炮36门、105榴弹炮36门;75mm、37mm山炮100门;82mm、60mm迫击炮156门;12.7mm重机枪144挺、7.62mm轻重机枪192挺;步枪(含自动步枪)7056支、手枪3044支;各种车辆1千余辆。


陈炯明又往后翻了一页,上面是将要装备部队的武器:每师配属一个坦克团,装备中华—1型坦克24辆、装甲车24辆、油料补给车3辆、战地抢修车3辆;每师配属一个飞行大队,装备各型作战飞机18架。


陈炯明被这些武器和装备惊呆了:如果真是按照这个清单装备四个师,他就可以凭借这四个师横扫全中国!张自强解释道:“《孙子兵法》里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们的军队不是用来打中国人的,而是抵御外敌的!《孙子兵法》开宗明义就指出了军队的根本性质:‘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所以,我们对军队的控制是相当严厉的。”


陈炯明又往后翻了一页,上面是《菲律宾军队管理条例》。他仔细地看了起来,最后只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个条例里面有关于武器弹药直属国家补给和高级军官定期轮换的制度。任何一个高级指挥官,如果想把菲律宾军队变成自己的私人武装,几乎都是不可能的!


张自强继续解释道:“军队只对国家负责、军人不能参与政府的管理,这是保证国家安定的基础。所以,您的选择将使您成为一个职业军人。您只有退役之后,才能参加政府管理。”陈炯明连连点头:他这次是真的服了!


陈炯明在菲律宾访问了10天,返回广东之后,他立即按照与孙中山和张自强商定的计划,对外宣布“广东省自治”,随即宣布“租借广州港为菲律宾海军军港”,菲律宾海军随即进驻广州。从菲律宾运输来的武器弹药开始陆续抵达广州军港,粤军的大批军官也分批前往菲律宾学习,粤军开始按照计划进行整编。半个月之后,陈炯明宣布“退出政界”,由被陆荣廷和莫荣新设计逮捕的原护法滇军总司令张开儒担任广东省省长。


张开儒1869年出生于云南省巧家县蒙姑乡蒙姑镇人,字藻林。1904年入日本士官学校,翌年加入孙中山先生组织领导的中国同盟会。1910年归国回滇,任陆军讲武堂提调兼教官。在辛亥重九起义和护国讨袁等战争中屡立战功。曾任陆军总长、陆军上将、护法滇军总司令等职。由于张开儒的身份和他在滇军中的地位,陆荣廷和莫荣新逮捕张开儒之后,并不敢杀害他,只好把他监禁于督军府。10月20日,南宫平派人趁着粤军对桂军发动突然进攻、桂军的指挥系统陷入混乱之际,从督军府里救出张开儒,秘密前往菲律宾......


段雨生想出来的这个“投石问路”之计,其基础正是因为广东陈炯明的军队整编和张开儒的政府运转一切顺利:广东毗邻福建,福建西南部的汀州、漳州和龙岩等地也处于广东军队的控制之下,这对实现夺取福建全省政权的目标,是非常有利的外部条件。这也是福建督军李厚基为什么前倨后恭的根本原因所在。


孙中山的院落里,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着。大家在笑过刘思扬之后,开始把目光投向段雨生,想听一听这个计划的“始作蛹者”对于下一步的打算。


段雨生的眼睛盯着刘思扬伸进衣兜里的那只手,指着说道:“只要大家看住他的那只爪子,不让他的嘴里咕哝那个讨厌的槟榔果,我就把我的想法都说出来。”这人哪,是各有所好,也同样各有所厌。段雨生只要一看见刘思扬的嘴里咕哝槟榔,他就特别心烦,思维也总是无法集中。而别人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大家都知道他们俩的毛病:刘思扬说话的时候他们可以不管他的嘴,轮到段雨生说话了,旁边的李清马上攥住了刘思扬的手,对着段雨生晃了晃,表示他“可以放心说话”了。


段雨生于是说道:“综合分析各方面对我们这个声明的反应,可以得出三个结论:第一,列强对我们的势力进入国内,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只要我们在进军国内的同时,暂时不动他们在国内的即得利益,他们进行干涉的可能性不大。这一点,可以从当初日本屡次挑战他们在中国的利益、他们最后只有无奈接受的历史中,得到充分的验证。只要我们在进军国内的同时注意策略,大战之后的列强们不会进行军事干预,这个结论,现在可以基本确定了。”孙中山带头表示赞成。


“第二,只要我们在进军国内的时候,封锁国内的所有海路运输通道、断绝国内各军阀与支持他们的列强之间的物质联系,国内各军阀屈从于我们的强大压力投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李厚基的态度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我们计划中‘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的,实现的可能性增大。”张自强他们纷纷表示赞成这个判断。


“第三,从我们截获的日本军部发给福建、山东两省的电报分析,我们‘摧毁日本斗志’的目的没有达到。看来,我们的军队将要在福建和山东面临一场残酷的战争了。而且,日本人很可能狗急跳墙,甚至有可能以屠杀百姓和进行爆炸、搞破坏等极端手段,在福建和山东两省制造恐怖气氛。我们应该充分估计到可能遭受的损失!”听完段雨生的话,大家默默得思索起来,现场出现了暂时的沉寂。


过了一会儿,孙中山首先说道:“我不认为日本人会做蠢事。屠杀百姓、进行爆炸、搞破坏,对日本的形象只有坏处,没有任何好处!何况,他们这样做并不能挽救他们军事上必然的失败命运,纯属于‘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智者不取也!”他在日本多年,知道日本人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在他看来,那里有许多充满了大智慧的人。日本国的政府和军队,没有理由做出这样没有任何道理和实际意义的事情来!


对于孙中山的这个顽固观点,张自强他们没有一个人反驳他。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都很默契:只有让事实来说话,孙中山才能彻底改变对日本的态度。


张自强岔开了这个话题,问道:“雨生,对于福建和山东两省如何善后的问题,你是什么意见?”


段雨生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本人倾向于按照广东的模式来处理福建和山东这两个省。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一是我们可以在南方和北方同时树立样板,让国内的人民切身感受一下;二是我们可以把这里做为将来进军国内的桥头堡。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将来在军事上的压力。”


刘思扬接道:“虽然老段反对我嚼槟榔,但是我个人仍然支持他的这个观点。让福建和山东两省自治,对于我们来说,总是利大于弊。”


李清说道:“道理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不论是从资金上还是从政府管理的人员上,暂时都不能满足两个省的实际需要。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发展的时间太短了。尤其是各类人才的培养是最需要时间的。所以,我建议大家应该先解决干部问题,然后再讨论福建和山东如何善后的问题。”


段雨生说道:“李清担心的问题的确是事实。但是,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大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你只考虑我们自己培养的人,为什么不考虑国内广大的爱国青年学生呢?他们都有满腔的爱国热情,只要经过短期培训,他们就应该可以独当一面。”


李清拍着脑袋说道:“对对对!这的确是个好办法!看来我又钻牛角尖了,你接着说!”


段雨生说道:“我知道你是个财迷,就帮你想个省钱的办法如何?答案其实很简单,就三个字:办分校!”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大家都纷纷表示赞成。


李清又拍起了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呀,办分校!在广东、福建、山东办分校!还可以在台湾、远东办分校!我们只负责提供老师就可以了,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可是几何级的增长啊!”


张自强说道:“孙先生,既然大家都赞成,那就把这个‘福建和山东的善后方案’提交上、下两议院表决如何?”


孙中山点头应道:“我没有意见,就这样决定吧!自强啊,上次我跟你提的那个事,你怎么老是不给我回音啊?害得我在庆龄那里很没有面子的......”


南宫平一看差不多了,就悄悄走到了外面,撤除了警戒哨。


很快地,院落外面就响起了唧唧喳喳的女孩子们笑闹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