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一身冷汗

富贵不淫 收藏 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九章 一身冷汗 郑寅和丹儿都吓了一跳,连忙分开,去找敌人,找了半天却没有找见。 这时听地上有人声传来:“马三宝,你个狗宦官,还不拿命过来?”低头一看,原来是个矮矮的侏儒。 “废话,谁的命愿意随便给人?”郑寅心道。 “不知阁下是谁?我马三宝哪里得罪阁下了?”郑寅开口问道。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九章 一身冷汗

郑寅和丹儿都吓了一跳,连忙分开,去找敌人,找了半天却没有找见。

这时听地上有人声传来:“马三宝,你个狗宦官,还不拿命过来?”低头一看,原来是个矮矮的侏儒。

“废话,谁的命愿意随便给人?”郑寅心道。

“不知阁下是谁?我马三宝哪里得罪阁下了?”郑寅开口问道。

“你杀了我的弟弟。”矮子咬牙切齿得道。

郑寅一想,知道了,肯定是那侏儒的兄弟前来寻仇了。

“俗话说:各为其主,我是燕王的人,你们要杀燕王殿下,我就要保护燕王的安全,至于杀了你的弟弟,实在是对不起,很遗憾,很抱歉。”郑寅解释道,他猜想看来另一个侏儒已经死了。

“好一个对不起,很遗憾。那就让我也来一个对不起。”说完只听金风啸叫,那矮子纵起一人多高,手握一口明晃晃的大刀,向郑寅面门而来。

郑寅低头要躲,却被丹儿的肩顶住了,根本躲不开。说时迟那时快,丹儿搂着郑寅做了一个漂亮的旋转动作,飞起一脚,只一记窝心脚就径直把那个侏儒踹出了门外。

本来,侏儒的功夫也甚是高强,一般人想踹他几乎是难上加难。但是窝心脚与窝心脚是不同的,主要的不同来自于发出这一脚的主人,表现在速度和准头上。

丹儿的窝心脚恰恰是人世间最快,最准的!

刀应声坠地,侏儒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

这时柳儿他们也已经起身赶来,连公主都惊动了。再看那侏儒,一见架势不好,只得翻身一纵,身形快似狸猫,噌噌几个跳跃,便已不见踪迹。

郑寅和丹儿出来看大家都在,十分脸红。公主问郑寅那是谁?郑寅敷衍说那是一个旧日仇家,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杀了他的弟弟,这才结下仇恨。

这时店小二跑了上来,看着那破门带着哭音儿道:“这、这、这让我如何向东家交代啊?”

郑寅甩手给了他一锭银子,道:“这些够了吧?”

“够了,够了,您接着踹,只要不把门全踹破了,您就可劲儿踹。”店小二倒是够机灵。

“快下去吧,我没事儿踹你的门干嘛?”

大家听了,紧张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丹儿看好事儿被打搅了,只好泱泱无力的随着姐姐和丁小乙回了她们的房间。

关上门后,春柳怒道:“你个小贱人,一天不去阉人那里,你就忍不住了?小心我真的把他阉了,省得你们闹心。”

“姐姐你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那事儿有多美?简直太美了,美极了,反正我要是一天不见三宝哥,一天不和他那个,我就觉得空虚,就觉得六神无主……”

“都是胡说八道,照你这样说,这马三宝要是死了,你还就不活了?那我们这些没有男人的岂不都要死?是吧荀芳姐姐?”原来丁小乙为了避嫌,已经化名荀芳。

丁小乙没有说话,只是在愣神,本来那美事儿应该属于她,可是现在却被眼前这个女孩儿硬生生夺走了。

“姐姐要是逼我离开他,我绝不会答应的,我不知道别人要不要死,反正,如果三宝哥哥死了,我赫连夏丹绝不苟活在世上!”丹儿说话的语气极为坚定。

“谁逼你离开他了?睡觉吧,不然,你还滚去三宝的屋里?”春柳无奈道。

“不去啦,以后再说吧。”丹儿有气无力得道。

于是三人又睡下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隔壁是公主的房间,柳儿紧守着门边,生怕那个矮子再来惹事。

次日清晨,一行人上路,向北赶去。由于有约在先,在第五日郑寅和公主他们终于追上了燕王朱棣他们。

在追上燕王之前,丁小乙劝郑寅做了一个决定,她对郑寅说,王景弘跟着我们太过显眼,我觉得他目前不应该暴露身份,按照历史,王景弘也应该是宦官才对,如果目前他就出现,估计就很难保住男儿身了。我建议让他先去南方招募水手,因为按照时间推算,我们再有七年就要和朱允炆开战。再过十年你就要下海了。这样安排可以为下海做好人才储备。而且,战争开始后我们再择机把小王召回,那个时候就可以让他从从容容的混入部队了。到时候捞个一官半职的,也好保住他的命根。

郑寅听了想了想,寻思有理,便笑着对丁小乙道:“看来你还挺关心王景弘呢?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丁小乙嗔怪的推了他一把,道:“就是有想法了,允许你和丹儿有想法,就不许我有想法?”郑寅听了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只好不再说话。

丁小乙把郑寅叫过来说明了计划,王景弘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他当然不愿意被阉割掉。于是当即答应,并表示在七年后靖难之役初始前来燕京助战。郑寅拍拍王景弘的肩道:“兄弟一定要保重,如果害怕今后真的做了太监,就先把儿子女儿的种出来,这七年的功夫应该足够了吧?”

王景弘和众人依依惜别,怀中揣着郑寅给的一千两银票,一个人向南折去。

………………

燕王朱棣见平宁公主又跟了来,心下很是不高兴,训斥平宁公主道:“柠儿,你又跟来干什么?北方寒冷,你适应不了的,还是快回去吧。”

朱柠看哥哥虎着脸,讨好又撒娇的道:“四哥,我在北方住惯了,还真有点不喜欢南方了呢,再说我要去北方看雪。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不给你惹事。”

朱棣知道再想把她赶回去已是很难,便无可奈何得道:“那好,哥哥我可是和你有约在先,今后我们男人议事,你绝对不能参与。要是不答应的话,你现在就回去。”朱棣十分不喜欢这个妹妹,尤其是她竟然做了朱允炆的奸细,她的一行一动,朱棣掌握的一清二楚。要不是因为她是自己的亲妹妹,真恨不得早就杀了她,免得碍手碍脚。

“一言为定。”朱柠道。

说完就回了自己的车轿之中,果然十分老实。朱棣对于出现在朱柠车上的丁小乙根本没有太在意,以为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宫女罢了。朱棣的心思根本不在女人身上,他的胸怀之大,能容天下。

是英雄就该放眼寰宇,怎能囿于儿女之事?!

郑寅见过燕王,燕王还没忘问了问事情办完了吗?郑寅回答说办完了,殿下放心。

等郑寅见完王爷,朱能和郑寅并马走在一起,他忧心忡忡得道:“三宝兄弟,你可知道,前日快马来报,刺杀徐妃的刺客再次 潜入了燕王府,把徐妃府中的宫女杀了五人,重伤七人。那一日好在张甫侄儿把徐妃转移隐蔽了起来,才使徐妃免遭毒手。”

郑寅很诧异,他不明白为什么刺客专门刺杀徐妃?徐家和漠北萧家究竟有什么恩怨?还是萧家受什么人指使?……

“燕王千岁对此事十分恼火,要求大哥父子务必于一个月内抓到凶手,否则就要了他们父子的性命。”说到这里,朱能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郑寅沉吟半晌道:“朱二哥放心,我们回到燕京,大家一起帮他缉拿,应该问题不大吧?”

朱能发愁道:“问题不大?你知道漠北有多大吗?你就算不用抓人,围着漠北转上一圈,也得用上一个月的功夫,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郑寅也有点不知该怎么办了。他安慰朱能道:“朱二哥,俗话说车道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准儿千岁只是心急才说的这话,到时候会网开一面呢。”

朱能再次心情沉重地说:“三弟有所不知,所谓军令如山,殿下既然说了这话,断无收回之理。”

郑寅这下没话说了,两人沉默得走着,谁也不想说第一句话。

…………

因为郑寅已经赶了上来,再加上家中有事,队伍行进的速度显然加快了,几乎天天都是在飞奔。丁小乙坐在颠簸的车轿上,一直吐了一路。

只用了七天,队伍就回到了燕王府中。燕王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徐妃所在的紫轩苑,朱柠也表现出了小姑子应有的关心,带着柳儿和丹儿还有荀芳也就是丁小乙,随着燕王向王府深处走去。

郑寅和朱能也没有歇着,两人立刻够奔张玉府上。此时张玉正在府中发愁,看见朱能回来,登时心中一振,迎了上来,拉住二人的手,连连道:“你们可来了。”

“闲话少说,快说那刺客究竟是怎么回事?”朱能迫不及待得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