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梦想,我的梦想是走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从南方的江南烟雨到北方草原的旷野风光,从西边的大漠情怀到冷峻的天山飞雪,从西藏的圣洁高远到北京的皇家气派。这是我的梦想,真的不知道,那天我才可以做到?只希望那时,我的心不要疲倦,还有肯和我一起跋涉的人。

可是这和我哥哥的理想完全不一样,他的梦想是铁血干戈、征战沙场。他是那种身在海外心在中原的人,一直以来,都没有忘记蒋先生的那句“反攻大陆”,总是想着恢复华夏。可惜了哦,现在岛内,喊一句“反攻大陆”,经不住就吓坏了多少政界的要人。那里还有人敢说这个了?

哥哥从原来的期待盟国插手 ,到后来的伤心绝望,是很短的时间了。这其实不难理解,现在的国际关系,一切以利益为先,面对中共的强势,美日能做的不过是取媚中共。根本指望不了。后来哥哥期待大陆民众对民主大业的觉醒,可是发现对面的老百姓,倒是越来越对现政权的改革开放喜欢了,根本没有什么起义发生。这个就更是让哥哥郁闷的了,不是说;大陆的人,民不聊生?怎么会,现在反而风平浪静。倒是现在,岛内的人,却开始快速投资大陆,面对岛内限资的制裁,这些眼里只有钱的家伙,反而越来越快的加大投资,很怕去晚了,没有一杯羹吃。

总是哥哥想的太远,他的想法不切实际,而且我们真的办不到这些,也改变不了现在岛内的环境,这不是很无趣么?直到有一天,我说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不去大陆做一下考察?写一个像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一样的日志,那样不是可以实际的了解大陆的社会环境了么?哥哥恍然大悟,很是赞成我的想法,由此,遂有了哥哥的大陆之行。

一个很诡秘的“大陆实地考察日志”,就这样开始了。呵呵

爷爷知道以后,只是说;他不反对,但是得遵守3个规则。

1.不得违法,不管是大陆的,还是岛内的,一切都得遵守法律。

2.不能半途而废,不管怎样艰苦,都得坚持下来。不会带很多钱。

3.一定得去四平看看,那是爷爷的家乡。

哥哥同意了,于是开始了他长达3个月的大陆考察。

走的时候,哥哥没有多少钱的,我还偷偷地给了他2万,但是这些,真的不够干什么啊。

哥哥后来说,真花的话,一个月就没有了这些钱,不过哥哥是一边打工一边走的,所以他走了很多的地方,认识了很多人,看过了很多的地方。回来的时候,他短短的头发、瘦瘦的,倒是很精神。【关于细节以后再说】

他完全不是去的时候,那样的忧心忡忡。反而充满信心,我就奇怪,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后来他把考察记录给我看,我才发现,他的那种“反攻大陆”的观点,在走过大陆的很多地方以后,已经完全抛弃了。同样,那里也远远不是我想象得民不聊生的样子,倒是生机勃勃。哥哥回来以后,倒是对经济感兴趣了,完全不想所谓的国家大事了。

他对我说;现在的中华应该努力的发展经济,改善民众的生活,统一思想复兴民族大业,这才是正道。此时,他的观点倒是让我大为吃惊,改变的太快了哦。

于是呵,后来,哥哥去了大陆,于是后来,哥哥娶了一个不肯来岛内的嫂子,一个才华出众是中共党员的嫂子,一个我见过,也惊艳不止的女子。

据说啊,那是哥哥打工时候的老板,呵呵。

我才知道,观念的改变,也许就在,那美丽的回眸一笑里了。

当然它是我开的玩笑了。

本文内容于 2007-6-20 15:42:32 被weaxing 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