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二十七章 意乱情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喂,你好”,这个号码虽然不认识,但龙天还是很有礼貌的接了起来。


“龙天,我是小薇啊,怎么接得这么迟啊,你很忙吗?”,电话那边响起了钱艳薇略带着淡淡羞涩的声音,一听这熟悉的声音,龙天就想起了钱艳薇那神秘的笑容,还有从她身上发出来的淡淡的茉莉花香。


“是小薇啊,你好,一点小事,也不忙,找我有事吗?”,龙天不明白钱艳薇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上午两人聊了很长时间,感觉还不错,没想到钱艳薇的电话来得这么快,龙天还以为钱艳薇是来提供线索的呢。


“哦,那就好,但愿我没有打扰你的工作,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中午你太不给面子了,我都安排好了,你倒好,说走就走”,钱艳薇因为中午没有与龙天共进午餐而感到很遗憾,加上在上午的闲聊中,她发现龙天的情绪不太对劲,好奇心使得她很想知道龙天与白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她想把龙天约出来再聊聊。


“不用这么客气吧,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真的应该谢谢你,要请吃饭也应该是我请你才对呀”,龙天这话甫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他倒不是心疼钱,而是这话正好给了钱艳薇一个机会,除了白云之外,龙天还不习惯和其他的年青女人单独相处。


“那好吧,就你请客,地方你定吧,你请客我一定到,嘻嘻”,果然钱艳薇敏锐的把握住了这次机会,龙天此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白云刚刚离自己而去,他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这个时候却要跟另外一个女人吃饭,龙天根本没有心情啊,不过话已出口,反悔肯定是不行的,男人嘛,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到做到,否则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话啊。


除了“情缘餐馆”,龙天实在想不起来该到哪里吃饭,他对吃的方面向来很随便,即使是这个情缘餐馆还是王彬给提供的,否则他都不知道静安还有这么不错的地方,没办法,既然说过要请钱艳薇吃饭,而一时又找不出其他的餐馆来,龙天只好硬着头皮说了声“情缘餐馆”,没想到钱艳薇一听立即就有了想法,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龙天苦笑了两声,挂掉了电话,虽然没有心情,但钱艳薇毕竟帮了自己的忙,请顿客也是应该的,只不过龙天有些担心,他怕把自己的颓废情绪传染给钱艳薇。


下班后龙天骑车慢悠悠地开到了情缘餐馆,钱艳薇已经恭候多时了,龙发公司所在的静安大厦就在锦绣街上,与情缘餐馆走路不到三分钟的距离,放下电话之后,钱艳薇立即就到更衣室里找出了一套白色长套裙,穿上后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又翻出了包里的化妆品,开始梳洗打扮起来,足足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对着镜子自信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神秘而迷人的微笑,还略带着几片粉色的红晕。


还没到五点半,钱艳薇就急匆匆地下了楼,一路步行到了情缘餐馆,开始等在门口,静候龙天的到来,足足等了有半个多小时,龙天才骑着“小毛驴”晃悠晃悠的出现在钱艳薇望穿秋水的双眸里。


“来了?等好久了吧,不好意思,单位有点事情拖了一下”,龙天看着满脸焦急的钱艳薇,感到很不好意思,自己说好了请人吃饭,结果还要客人等自己,这是很不礼貌的,所以一下车连忙向钱艳薇表示歉意,还顺带撒了个小谎。


钱艳薇有些失望,她为了今晚的“约会”,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更衣化妆打扮,本想给龙天一个惊艳的感觉,没想到龙天根本没注意看她,而是匆匆忙忙的走进了餐馆。


半开放的小包厢里,龙天和钱艳薇面对面的坐着,钱艳薇的眼睛一直放在龙天的身上,但龙天的眼神却放在了菜单上,在整个吃饭时间里,龙天的注意力明显不集中,经常把筷子伸进汤锅里,这也难怪,“情缘餐馆”是龙天和白云经常约会的地方,三个多月来,每次外出吃饭,他们都会选择情缘餐馆,坐在包厢里窃窃私语,时常还小打小闹一番,而现在,情缘餐馆还是情缘餐馆,龙天还是龙天,而白云却已不知去向,睹物思人,龙天的心里涌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感伤。


龙天今晚没有喝酒,吃得也不多,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叫错钱艳薇的名字,常常是“白云”脱口而出,几次错误犯下来,让钱艳薇很懊恼,不过细心的钱艳薇却因此心中多了一份喜悦,看龙天的样子,她感觉应该是失恋的征兆,这正好让她有了乘虚而入的机会,还有她也感觉到了龙天的痴情,这样的男人正是钱艳薇心仪已久的“白马王子”。


吃完饭,龙天本准备回去睡觉的,但钱艳薇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连拉带拽地把龙天拖进了卡拉OK厅,龙天也为自己晚饭时的失态感到很不好意思,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了钱艳薇的心情,所以也就很无奈的随着钱艳薇走进了豪华的包厢里。


包厢里豪华的摆设,高档的音响,以及小吃水果零食等一应俱全,让龙天开了一回眼界,有钱人的日子过得就是比自己潇洒和悏意,从龙天进门开始,卡拉OK厅的老板亲自出马,招待钱艳薇和龙天,那满脸的媚笑,让龙天看得直想吐,钱艳薇给龙天叫了一打啤酒,龙天只喝啤酒,而且酒量不大,公安局里的人都知道,龙天甚至有“一瓶倒”的雅号,这是那该死的王彬给他取的。


音乐响了起来,震得龙天的耳朵有点发麻,钱艳薇的嗓子很不错,她的甜歌唱得非常好,龙天一晚上就没有停止过鼓掌,虽然是孤掌难鸣,但在钱艳薇的眼里,这是对她的一种肯定和赞赏。


龙天的歌唱得也可以,不过他喜欢那些豪迈大气的歌曲,比如男儿当自强,霸王别姬等等,他的中气很足,声音浑厚又略带着一丝的凄凉,让钱艳薇也吃了一惊,一曲透着凄凉与空旷的“飞天”,让钱艳薇似乎从中读出了龙天的内心世界,有点迷信的钱艳薇甚至怀疑,龙天的前世一定是一位侠客,一位走南闯北行侠仗义的侠客,轻裘长剑、烈马狂歌,随着龙天的声声吟唱,一边钱艳薇的竟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不自觉地靠近了龙天。


龙天的酒量确实很差,三支啤酒下肚,他已经晕头转向了,他本来不想喝酒的,但钱艳薇却是一个劲的敬他,让他欲罢不能,钱艳薇是经过“酒精考验”的,酒量深不可测,常在酒桌上把合作伙伴给灌得溜桌底,但龙天对此却是一概不知,又是几次酒瓶碰下来,龙天真的醉了,连视觉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以至于他产生了幻觉,把眼前一袭白裙的钱艳薇当成了白云,白云也喜欢穿白裙,再配以白晰细腻的皮肤,每次都会让龙天想入非非。


钱艳薇并不是存心想把龙天灌醉的,她也没有想到龙天的酒量竟然会这么差,才喝了六支小瓶装的啤酒就醉成了这副样子,她想把龙天拉起来,但她拉不动,正准备出门叫人把龙天扶出去,谁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她始料未及的。


“白云,白云”,醉酒后的龙天真的把眼前的钱艳薇当成了白云,他毫无顾忌的一把抱住了钱艳薇,钱艳薇刚想开口解释,却不料被龙天的嘴唇给盖住了,龙天的亲吻显得毫无技巧,甚至于有些笨拙,钱艳薇甚至感觉象是在“咬”,但渐渐的她的身子开始发软了,随着龙天的亲吻,她的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抱住了龙天。


“白云”,随着龙天一声声动情的呼唤,钱艳薇竟然鬼使神差地一声声回应着,她也把自己当成白云了,不同的是,龙天是因醉酒而产生了幻觉,而钱艳薇却是清醒的。


看着龙天醉成了这副模样,钱艳薇叫来了老板,招呼了几个服务生,把龙天扶了出去,走出卡拉OK厅后钱艳薇犯难了,因为她不知道龙天住在哪儿,再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临时打听也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她只好让服务生把龙天带到了宾馆,四星级的静安大酒店,这里有两个龙发公司的长包房,开了门,付了点小费之后,几个卡拉OK厅的服务生很自觉地退了出去,临走时还把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龙天的确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这张床异常地柔软,和他习惯睡的木床不一样,还有房间内站着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裙裙,模样俊秀,她正在给龙天泡茶,试图让龙天醒酒。


“白云”,龙天又唤了一声,“哎”,钱艳薇已经应习惯了,刚刚在卡拉OK厅的包厢里,她已经应了不下上百遍了,以至于她现在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龙天的恋人白云了。


“哎呀”,茶刚刚端到床头柜上,钱艳薇便被龙天给拉到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随即龙天沉重的身躯压了上来,嘴唇封住了钱艳薇的双唇,手在钱艳薇的身上无规律的游动,钱艳薇想挣扎,但她的心理防线此时已经彻底崩溃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龙天扒光了衣裳。


她有点害羞,但她微微颤抖的身躯却又透出一股渴望被征服的欲望,她的心灵背叛了她的身体,随之,她开始用颤抖的双手解开了龙天的衣服。。。。。。


龙天已经近乎于疯狂的状态,他确信自己身下一丝不挂的女人就是他的心上人白云,他展开了暴风骤雨式的进攻,毫不怜惜这个女人发出的声声哀求,他一遍又一遍地叫着“白云”,疯狂地进入她的身体,龙天的体格很强壮,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钱艳薇就感觉自己身处于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而眼前的龙天就是大海中的狂风巨浪,在摧打着她这条汪洋中的小舟。


终于随着龙天一声长长粗重的叹息,大海又恢复了风平浪静,浑身是汗的钱艳薇已经快要休克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再看龙天,他已经倒在了自己的身边,发出了如雷般的鼾声,梦中还不忘呼唤几声“白云”。


她走进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又替龙天擦了擦身子,看着龙天一身强壮的肌肉,她还有些激动,脑子里一直在回味着刚刚发生的荒唐而又疯狂的一幕,整个身子还在有些微微发抖。


替龙天穿上衣裤,又为他盖好了被子,钱艳薇准备离开,但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转过身来,在龙天的额头留下了一个深吻,然后才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房间,进了另外一间长包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