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四节 大国交易

梦游者 收藏 5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URL] 1919年2月5日,海参崴,斯维特拉那大街36号,刘思扬正在拥抱着热恋之中的伊莲娜依依惜别:他接到了张自强的命令,前往美国参加战后和会问题的多边磋商会议。 为确立美国在战后世界的霸权,早在战争期间,美国总统威尔逊即授命其助理E.M.豪斯组成专门机构研究战后和会问题。英国外交部也组织了一批专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9年2月5日,海参崴,斯维特拉那大街36号,刘思扬正在拥抱着热恋之中的伊莲娜依依惜别:他接到了张自强的命令,前往美国参加战后和会问题的多边磋商会议。


为确立美国在战后世界的霸权,早在战争期间,美国总统威尔逊即授命其助理E.M.豪斯组成专门机构研究战后和会问题。英国外交部也组织了一批专家,探讨一旦大战结束英国对和会的对策。1918年1月,威尔逊提出了“十四点”计划,豪斯衔命赶赴巴黎,与法、英、意等国政府首脑就召开战后和会问题进行磋商。1919年1月13—17日,英、法、美、日、意五国在欧洲战场已经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为巴黎和会做准备,召开了准备会议,背着多数国家制定了和会的议事规则。因为菲律宾不是协约国集团的成员,更是理所当然地被他们排除在外。


与历史几乎完全相同,这次会议规定了英、法、美、日、意五大国为有“普遍利益的交战国”,可参加和会的一切会议。比利时、中国、塞尔维亚等国为有“个别利益的交战国”,只能出席与其本国有关的会议。玻利维亚等与德国断交的国家,只在五大国认为有必要时,才得以用口头或书面陈述意见。议事规则还限定了各国出席会议的全权代表的名额,五大国各5名,比利时、塞尔维亚、巴西各3名,中国、波兰等国各2名,共计70名。根据美国和英国的提议,菲律宾做为“特别观察员”,被邀请参加有关亚洲的会议,但是没有最后的表决权:这是英、美与日本妥协的结果。菲律宾是目前亚洲海军实力最强大的国家,没有菲律宾参与的任何有关亚洲问题的决议都将是纸上谈兵。虽然英、美确定的最后政策是利用扶持日本来遏制菲律宾这个新崛起的强国,但是在许多问题上,他们也不得不与人家商量。所以英、美认为:日本坚决反对菲律宾参加会议是没有道理的。


对于菲律宾,美国总统威尔逊和英国首相乔治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们的钱和经济利益,恨的却是他们已经暴露无疑的进入中国的野心。除了日本,就是美国和英国对亚洲的关注程度最高了。远东地区已经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大连(旅顺口)、秦皇岛、天津、青岛、连云港和上海等6个中国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也被他们控制起来,然后是孙中山这个有名的“孙大炮”成为了他们的总统。这些事实都充分说明:他们的目标是中国,甚至有可能是整个亚洲!但是,即使有英、美的扶持,日本是否可以与菲律宾相抗衡也还是个未知数:日本海军已经一蹶不振了;陆军在远东又接连损兵折将,最后不得不退出远东,让菲律宾和俄国接管了这个地区。美国参谋部的分析认为:日军在远东地区的失败,与菲律宾的暗中支持是分不开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俄国人将这个地区交给了“苏俄红军中国军团”——那些人几乎都是中国人。这个军团是否是属于菲律宾的部队?日军的失败是否与这支部队有关?这些问题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美国参谋部的分析专家无法做出肯定的判断。但是威尔逊在内心里却坚持认为:这支部队就是菲律宾组建的陆军!


在国家之间的关系当中,国家实力是决定一切的因素。威尔逊在准备会议结束之后,马上决定请菲律宾派代表来美国,与英国、意大利和法国商谈战后亚洲的利益分配问题。有意思的是:美国总统的这个决定,并没有通知亚洲的另一个强国日本!


刘思扬坐在“杭州号”驱逐舰的指挥仓里,一边看着与此行有关的文件,一边心猿意马地回忆着伊莲娜甜美的嘴唇和柔软的身体。伊莲娜的母亲是中国人,受她母亲的影响,生长在俄罗斯的伊莲娜的性格完全秉承了中国女人的传统优点:温柔而贤惠。她也同时受到俄罗斯女人热情奔放性格的影响,对男女之间的爱情有着类似于现代人的理解:自由择偶,感情至上。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和刘思扬就已经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了。对于年轻人来说,感情上的事情本来就不能以常理来看待:除了上床,两个人该做的事几乎都做了。伊莲娜的母亲对于刘思扬这个准女婿也非常满意:这段时间里,临时政府的食堂里几乎看不到刘思扬的影子,伊莲娜的家也几乎变成了刘思扬的“窝点”,除了睡觉,他的业余时间都是在这里与美女度过的。


刘思扬转身关上舱门,拿出皮箱里随身携带的小巧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浏览有关“巴黎和会”的历史资料:《凡尔赛和约》共有15个部分、440条。其中主要的内容是:领土条款:德国将阿尔萨斯和洛林归还法国,对比利时放弃奥伊彭、马尔梅迪和毛来斯纳。萨尔区由国联管理15年,期满后举行公民投票决定其归属,萨尔区煤矿所有权归法国。石勒苏益格经公民投票确定其归属(1920年6月15日公民投票结果,北部归丹麦,南部仍属德国)。波兹南地区和西普鲁士大部分让与波兰。但泽(即格但斯克)成为国联管辖下的自由市,该地关税权、对外关系及保护侨民权属波兰。上西里西亚、阿伦施泰因(即奥尔什丁)和马里安维尔德尔经公民投票决定归属(上西里西亚归属问题造成20年代初德、波之间争端。据1922年5月德波条约规定上西里西亚工业地区由德、波各占有一部分)。德国放弃默麦尔,交予协约国主要国家处置(1923年3月国联将该地委任立陶宛统治);军事条款:德国陆军限于10万人,须废除普遍义务兵役制,服役期限士兵须12年,军官25年方能退役。取消参谋部,最高司令部职权限于行政事务。海军不得超过1.5万人,舰队只有战舰和轻型巡洋舰各6艘,驱逐舰及鱼雷艇各12艘,禁止建造潜艇。还禁止拥有军用飞机、陆海军航空设备、坦克、重炮、化学及有毒武器。在莱茵河左岸和沿右岸宽50公里地域设立“莱茵非武装地区”。莱茵左岸由协约国军队占领,以15年为期;赔偿条款:赔偿总额留待协约国赔偿委员会于1921年5月1日前确定,但德国在和约订立起两年内先交付200亿金马克赔款;德国前殖民地的处置,德国放弃其海外殖民地,由英、法、日等国以“国联委任统治”名义瓜分。


对于这段历史,他几乎已经背下来了。但是对于他们这些未来人来说,“巴黎和会”是他们最重要的一次机会:一是必须满足日本的要求,同意和会把德国的侵华权益转移给日本;二是利用这次事件引发国内的“五四运动”;三是利用“五四运动”的爆发,大力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四是以孙中山的名义,派出军队消灭日本在山东的所有军队,接管山东政权,同时接管日本势力控制的福建,做为自己的前进基地;五是要得到美国和英国的认可,不能因此过早地引发与列强之间的矛盾。这最后一条,才是刘思扬此行最主要的任务,也是最难的任务。


战后德国的西部边界、萨尔的归属、德国的赔偿和德国前殖民地的处理等问题是和会中的难题。其中,刘思扬最关心的是德国前殖民地的处理,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山东问题:他必须让日本在和会上得到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这一点,以日本的贪婪本性并不难做到;他还要让英国和美国不干涉菲律宾与日本在山东问题上所发生的军事冲突,以菲律宾的军事实力而言,取得战争的胜利也不难做到,但是却需要防止大战之后的列强们联手干涉或者因此而制裁菲律宾。


1919年2月11日,美国华盛顿。


刘思扬坦然面对着英国代表寇松、美国国务卿休思、法国代表白里安和意大利代表桑尼诺说道:“先生们,关于俄国的问题我代表我国政府做出如下郑重声明:第一,因为远东涉及到菲律宾的根本国家利益,我国拒绝参加对苏俄的军事行动;第二,远东地区将在各国对俄国进行军事干涉的时候宣布保持中立。第三,各国在远东的经济利益可以得到切实有效的保证。关于将中国山东的权益交给日本接管的问题,我国政府希望各国再次给予慎重考虑。我是中国人,不希望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受到侵犯。但是,我们为了对各国表示尊重,接受和会做出的最后决定。”


四大国的代表为了说服菲律宾接受和会即将做出的关于亚洲问题的全部决定,已经与这个年轻人唇枪舌剑地交锋了两个小时。太平洋诸岛菲律宾是取自日本,已经在事实上处于菲海军的控制之下。会谈开始以后,英国代表寇松试图以武力相威胁,要求菲律宾让出马绍尔群岛、加罗林群岛和马里亚纳诸群岛等原属德国的太平洋诸岛屿,由英、美、法、意四国平分,把帕劳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等太平洋诸岛屿交由菲律宾政府管辖,企图通过谈判得到以军事行动无法得到的利益。刘思扬态度坚决地否定了这个提议,并表示“菲律宾海军将誓死保卫国家利益”。最后,美国国务卿休思说服了其他三国的代表,决定维持现有的状态。但是,即使他们承诺了“和会将把德国在太平洋上的诸岛屿交给菲律宾托管”以后,刘思扬依然在接下来的“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交给日本”的问题上坚决反对,毫不松口。几个人只好轮番对刘思扬发动攻势,从经济、军事和国家利益等角度威胁利诱。


在和会的准备会议上,列强已经答应了由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他们更怕的是菲律宾统一中国:那样的话,东方将出现一个足以与列强之一相抗衡的又一个强国。所以分割中国一直是列强一贯的亚洲战略的核心。这其中真实的原因刘思扬当然知道:说到底,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交给日本是列强扶持日本,让日本在亚洲对抗菲律宾的战略需要。再有,日本是协约国集团中的重要一员,这也是个面子问题:战胜国嘛,总不会一点利益都没有得到啊!


休思听完刘思扬的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这个精明的年轻人!那几个家伙不知道,他和白里安都领教过刘思扬的厉害。如果菲律宾坚决反对把山东的权益交给日本接管,他们谁也没有办法。


刘思扬则继续用他那悠然的语气说道:“我国只提出一个要求,就是日本接管山东以后的事情,希望各国就不要介入了。我提请各位先生注意:日本人是没有人性的!他们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兽性在日俄战争中就已经表现了出来。如果他们再次做出了迫害我们的同胞的事情,我们将选择以牙还牙,为我们的同胞们报仇。届时,还请各国不要干涉菲律宾与日本之间的冲突,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敌人。”


听完刘思扬的话,四位代表纷纷表示同意:他们打得越热闹越好,这样两国的实力都会被削弱,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呢?美国国务卿休思说道:“我只提出一个要求:如果贵国取得了军事胜利并得到了山东的控制权,美国政府希望贵国对接下来如何处理山东的归属问题做出说明。”另三位马上随声附和:他们当然是谁都想在那里插上一脚。


刘思扬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回答道:“现在,北京段祺瑞政府的背后是日本。所以,将山东交给北京政府的方案是不可取的。”四个人连忙点头:到那时侯当然不能再让山东重新落入日本的手里,否则他们可就连汤都没的喝了。


刘思扬继续说道:“我们的考虑是:组建由菲律宾控制的自治政府,在山东实行与远东地区一样的自由经济政策,请各国的企业家们都去那里发财。这个方案怎么样?”四个老奸巨滑的家伙马上同时摇头:那样一来,山东就又落入菲律宾这群人的掌握之中了。与政治利益相比,经济利益也只好靠后了。刘思扬“嘿嘿”笑了:“我提请各位注意:山东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家务事,最后怎么处理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似乎与各国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国是从保持与各国之间的友好关系的大局出发,才向各位透露了这个方案。日本占领这里,你们可是没有从山东得到任何好处啊。看来,我们需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各国的企业家们,让他们来劝说各位改变主意喽!”听刘思扬这么一说,四个老家伙马上脸色就变了:资本家是惟利是图的,如果让他们知道是自己断了人家的财路,那么他们就不要在自己国家的政治舞台上继续混了!最后,他们也只好同意了刘思扬提出的这个方案。


现实与历史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巴黎和会仍然自始至终是在美、英、法、意、日五大战胜国的操纵下进行的:凡和会一切重大问题均先由五大国会议讨论决定;由美国的威尔逊和R.兰辛、英国的D.劳合·乔治和A.J.贝尔福、法国的G.克列蒙梭和S.J.M.毕盛、意大利的V.E.奥兰多和G.桑尼诺、日本的西园寺公望和牧野伸显组成的“十人会议”为五大国“经常的正式会议”。刘思扬看过这个组成名单以后,马上就明白了:巴黎和会的进程仍然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1919年2月13日,刘思扬此行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他离开了华盛顿前往巴黎,开始担任他的新角色:菲律宾派往巴黎和会的“特别观察员”。


1919年2月15日,协约国集团在巴黎的法国外交部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2月17日,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了筹组国际联盟的决议;4月26日,第5次全体会议通过《国联盟约》;1919年2月—4月间,英、法、美、日、意就制定对德和约问题进行讨论,大国间互相勾心斗角,争论激烈。由于日本的实力遭到严重削弱,日本政府派出了西园寺公望和牧野伸显这两名日本元老出马,希望能够为日本争取到更多的利益;5月7日,协约国将对德和约最后草案文本交给德国政府代表布罗克多夫·兰曹:德国曾几次对草案一些内容提出异议,但英、法等战胜国只对和约草案略做细微的改正;6月28日,在巴黎近郊凡尔赛宫镜厅举行《协约和参战各国对德和约》签字仪式。德国外长H·穆勒等代表德国签字:对德《凡尔赛和约》由是成立,对同盟国的和约也在巴黎和会结束后另行签署。列强还秘密拟定了对苏维埃俄国的武装干涉和经济封锁计划。


中国派出了外交总长陆征祥率领的6人代表团出席了会议。在巴黎和会上,年轻的中国外交官顾维均向帝国主义列强据理力争,作了强硬发言,提出废弃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军队和巡警、裁撤外国邮局及有线无线电报机关、撤销领事裁判权、归还租借地、归还租界、关税自主等七项条件。接着,在中国旅欧学生要求下,又提出取消“二十一条”和要求收回大战时被日本乘机夺去的德国在山东的权利的陈述书。中国代表团向和会提出收回战前德国侵占中国胶州湾、胶济铁路和山东的一切权利,日本则同时要求和会同意把德国的侵华权益转移给日本,并得到英、法、美的支持。


1919年4月30日,五国会议对山东问题作出最后裁决:在对德和约中,将山东问题从中国问题中单列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问题。这次会议,菲律宾代表被拒之门外。


山东问题共有三项条款:一、德国将按照1898年3月6日与中国所订条约,及关于山东省之其他条件所获得之一切权利、所有权名义及特权,其中关于胶州领土、铁路、矿产及海底电线为尤要,放弃以与日本;所有在青岛至济南铁路之德国权利,其中包含支路、连同无论何种附属财产、车站、工场、铁路设备及车辆、矿产、开矿所用之设备及材料,并一切附属之权利及特权,均为日本获得并继续为其所有;自青岛至上海及自青岛至烟台之德国国有海底电线,连同一切附属之权利、特权及所有权,亦为日本获得,并继续为其所有,各项负担概行免除。二、在胶州领土内之德国国有动产及不动产,并关于该领土德国因直接或间接负担费用,实施工程或改良而得以要求之一切权利,均为日本获得,并继续为其所有,各项负担概行免除。三、德国应将关于胶州领土内之民政、军政、财政、司法或其他各项档案、登记册、地图、地契及各种文件,无论存放何处,自本条约实行起三个月内移交日本。


在同样期间内,德国应将关于以上两条内所指各项权利,所有权名义或特权之一切条约、协议或契约通告日本。三条款中没有写上日本须将山东交还中国的字样。至此,中国在山东问题上的交涉完全失败。自山东问题交涉发生后,中国始而提出直接归还,继而退为五国共管;美国则最初提议和会接管,次而提出五国处置,最后仅要求日本以文字声明将来交还山东。所有妥协方案均为日本代表西园老头儿所拒绝。4月30日会议结束后,中国代表团当日探听到会议消息,并立即报告北京政府。但和会没有将关于山东问题的决定立即公布。


前来参加巴黎和会的刘思扬并没有闲着,他与顾维钧结成了莫逆之交。顾维钧,字少川,31岁,上海市嘉定县人,早年赴美留学,曾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从事外交工作,27岁出任驻美公使,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使节。他的夫人唐宝玥是唐绍仪的第五个女儿。1918年10月,顾维钧的夫人唐宝玥同许多华侨都在美国患上了西班牙流感,被菲律宾的“藿香正气丸”治愈。顾维钧因此对给唐宝玥送药的“救命恩人”孙中山非常感激。他早就听过外交界的风云人物刘思扬,不仅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更因为刘思扬只有28岁,比他的年龄还要小!


顾维钧作为中国全权代表之一出席了巴黎和会,并针对日本代表对中国山东的无理要求据理力争,从历史、地理、文化各个方面驳斥了日本代表的种种狡辩。最后他斩钉截铁地说:“即令日本有驱逐山东德国势力之功,中国亦断不能以天赋之权利为报酬,而播将来纷争之种子。”顾维钧一席话使日本代表狼狈不堪。他那坚决的态度,流利的口才,有力的论辩,博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许多代表纷纷与他握手祝贺。但是最后,美、英、法三国首脑不顾中国代表的强烈抗议,仍然宣布让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


得知这个消息后,顾维钧悲愤难当。刘思扬则掐着时间来到了他下榻的房间里,拿着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向他“祝贺”:“少川兄不必悲伤自责!古语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国家之间讲的是实力,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哥哥!我们这些搞外交的人,只能在这个基础之上去发挥,期望的目标不能超越实际太多呀。”


顾维钧点头说道:“这些道理我都明白。连美国这样的标榜公平国家竟然也是这样!唉,国家暗弱呀!”刘思扬“呵呵”笑了起来:“你又说对了!我的判断是:你的政府将同意签署这个和约,因为他们受制于日本。”顾维钧立刻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即使是政府的决定,我本人也决不在这样的不平等条约上签字!”这时候的许多中国人,包括一些进步的知识分子,对于列强还抱有幻想,期望巴黎和会可以使中国摆脱帝国主义的奴役。巴黎和会关于山东问题的无理决定,彻底暴露了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狰狞面目,极大地震怒了中国人民,也打破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的幻想。


刘思扬说道:“你是政府的代表,必须执行政府的命令,你不签字是愚蠢的行为。办法只有一个:把消息传回国内,让社会舆论压迫政府拒绝签字。这才是上策!”顾维钧连连点头:“我正有这个打算!”在菲律宾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中国利益被列强出卖的消息很快在国内各大报纸上出现。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如期爆发。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吹响了反帝爱国的战斗号角:“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废除二十一条”的吼声传遍全国。6月3日以后,中国工人阶级以巨大的声势,以政治大罢工的形式,参加了反帝爱国斗争......在中国国内“五·四”运动浪潮冲击下,中国代表团拒绝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