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当今我国海上战略态势所面临的窘境

当今我国海上战略态势所面临的窘境

陆海之争

开篇提出的海权国家应具备较为安全的陆上环境,但是我国自从封建王朝时代就面着北方的沉重军事压力,封建王朝时期面临的主要是蒙古高原与东北平原少数民族的强大军事压力。建国后中苏交恶后,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列兵力上百万,由于其强大的装甲优势,我国黄河以北,包括北京在内均在苏军立体大纵深进攻首轮打击威胁之内,在此阶段我国面临的是陆上北方强大的军事压力,在此阶段我国军事力量建设的首务是,如何遏制抵挡前苏联的装甲洪流的进攻,同时海上力量发展则放到了次要位置。海军长期以来一直作为陆军的附属而存在,是一只依托陆地掩护,以防御海上方向的威胁为主要作战目的近海防御黄水海军。因此,以近海防御为主要战略目标的海军发展,以空潜快为发展目标,大中型军舰主要为50 年代中苏蜜月时期,苏联援助或提供技术的产物,且数量不多,没有形成远洋作战能力,没有脱离岸基空中掩护与信息支援的状况下进行高强度海上作战的能力。与近海防御所不匹配的是,是海军作为核战略三位一体的最具生存能力,具备二次打击一极而存在。

上个世纪89年苏联解体,来自北方的威胁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在美国咄咄逼人的紧逼下,俄国和我国再次进入了合作时期,但是要知道俄国对领土的渴望是这个强大邻居的本性,从沙俄直到前苏联都是极具侵略性,今天俄国暂时性的衰落了,如果哪一天她强大起来,会不会在对我国的领土产生企图?即使在今天俄国如此衰落,为了对抗美国的步步进逼,不得不与我国靠近,即使这样,由俄国对我国对印度军售的态度,俄国对我国华商不公正的待遇,由俄国部分军方政界乃至于学者对我国警惕与提防,可以看出俄国是受形势所迫而与我国交好,而不是从内心深处想与邻为善。所以,即使在中俄友好的今天,我们也必须得保证一只足够规模与质量的强大陆军,并保持具备短时间动员能力,才可应付北方潜在的威胁。这是简单的地缘政治,保持相对的军力平衡与战争意识,是遏制战争的最有效手段。

而对于周边陆地接壤的中小军事强国,我国要想对其保持足够的威慑,保持足够的军事压力,才能使其不敢对我国利益有所企图,比如如不是我军力国力远远超过越南,并在79-89长期交战状态下,显示我军战力和决心,越南才对我陆上领土死了心,转为向海洋扩张的道路,与我争夺起南海利益。保持一只强大的陆地军事威慑,是对我国周边陆地接壤国家对我保持友善,避免超级大国通过驻军,借用军事基地等方式进行渗透,以我周边国家作为跳板,威胁我领土纵深安全的保证。保持一只强大的陆军是我国国家安全的保证,还能够通过外交政治运作,维护区域稳定,比如印巴争端中和朝核危机,如不是我国保持有一只强大到不可正视的陆军,我国如何能够在此类事件中保持有话语权???

陆海之争实际上是资源分配的竞争,而我们通过德国在一战海上战略的失败中可以发现,我们不能把海上力量的发展占用大量的资源,而导致陆上军事力量资源不足,路上军事力量资源不足,导致陆军发展缓慢,而脆弱的军力和缺乏足够的战争意识,正是潜在威胁发动战争的诱因。所以,我们必须在有限的资源下发展一只适用的海军。而不是盲目的空喊海权,与那些没有陆地威胁的海权国家,在其最擅长的传统方式进行竞争,那只能重蹈德国覆辙,毕竟我们最致命的威胁在陆地上,海洋失去利益还可继续生存,如果失去了陆地的全部领土,那只能亡国灭种,这在我国封建王朝不是没有历史教训,北宋的积弱,南宋的灭亡,明被清的取代都是因为在遭受北方少数民族陆上进攻而亡国。

我国海上战略的发展与失误

我国近现代海上战略思想主要始于清代末年,清代末年我国面临威胁往往来自于海上,所以我国自清代末年开始重视海上防御。李鸿章主政时期,我国主要实行 “近海防御”战略部署,把海军作战区域分为北、中、南三个作战方向,作战视点主要落在12海里临界海疆线内外的黄水海域,力图通过“拒敌于国门之外”来守护海疆的安全,其中又以渤海海域为重点,守卫首都的门户。这种近岸划分海军战区的思路主要基于中国海区一水相通,分三个方向部署海军,可以做到“一路正兵,两路奇兵,飞驰援应”。但是中日甲午海战中,由于清朝末年腐败、官场压扎,满汉矛盾等种种原因,北洋舰队并没有得到其他两路奇兵的支援。

建国以后,我海军仍沿袭清末的海上战略,近海防御,分区把守,中国海军分为北海、东海和南海三大舰队:北海舰队面对的是日本、韩国、俄罗斯和驻韩、驻日美军,主要任务是保卫中国北部海域的安全,拱卫京门。东海舰队的主要辖区是从连云港至台湾海峡,面向冲绳岛链、台湾海峡、关岛和部署在此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南海舰队也将面临着东盟国家海军舰队联合兵力。这种基于近海防御战略部署,看起来花团锦簇,实际上问题多多,首先是战略纵深浅,从海上发起攻击,很容易深入至我国腹地。处处设防,等于处处薄弱,将防御兵力分摊在一条狭长的防线上,造成防线每个点兵力都不足,敌军从海上某一处集中兵力进攻,由于缺乏足够的机动力量进行支援,防线很容易被突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从广州一直打到北京,就可看出这种战略实际上的是无效的。对于一个海岸线开放漫长,良港纵多,容易遭受攻击的国家来说,最好的防御方式应是积极防御,将老旧舰只,小型舰艇配属于地方舰队,在岸基防御掩护下,执行近海防御,配合主力舰队决战,平时执行警戒、护渔、反走私、缉毒等任务,使主力舰队从这种事务性工作解脱出来,用于训练和保持良好状态,提神战斗力,将技术水平高、质量上乘、机动性好,可远洋作战的大中型军舰集中起来,形成合力,组成主力舰队,集中兵力在我选定的时间战场与敌军进行决战。日本就是如此,将小型老旧舰艇配属于地方舰队,将大中型战舰组成联合舰队,将舰队集中起来与敌在选定的时间战场交战,日本联合舰队在日本崛起过程中期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中日甲午海战击败我北洋舰队,在日俄战争中初期击溃封锁了俄国远东舰队,对马海战中击败了增援的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在这些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均是以全国海军的全部力量,集中海军菁华力量与其对手交战。而不论是我国还是俄国都没有在作战中集中自己海军的所有战力,俄国是因为地理分割,海域相距遥远,不得不如此,而我国因为种种内部原因导致没有实现“一路正兵,两路奇兵,飞驰援应”的战略构想,可见日本几次决定性的海战胜利与其军事战略的合理性不无关系。

如果说,我国清代实施三个方向防御导致海军战力难于集中导致战败是个遗憾,那么今天现实使我们难以组成联合舰队,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台湾岛没有掌握在我国手中,导致我海域被台湾岛台湾海峡分成南北两大部分,不能再一水连通。清代台湾岛掌握在我国手中,北海、东海、南海一水相连,台湾作为屏障可屏护我东南沿海,形成了较完善的战略态势,而台湾岛今天却不在我控制中,台湾将北海、东海和南海分隔成两部分,使我即使东海、北海想对南海进行支援也要绕过台湾海峡,通过菲律宾控制海域。这使得我海军控制活动海域实际上被分成两大海域,北部海域包括渤海、黄海、东海,除了渤海属于半封闭的海域克完全控制于握手中外,黄海、东海直面南韩、日本、冲绳岛链的威胁,在今天飞机、导弹等远程打击兵器快速发展,使得黄海、东海被南韩、日本、冲绳岛链的路基远程打击兵器大为压缩,我海军黄海东海子海岸线开始,前出至200海里即可能遭受美日韩空军战斗机和巡航导弹的打击(不空中加油,如加油克攻击我内陆),其海军活动空间极为狭窄,北海东海海军被称为澡盆里的海军也不为过。南海的海军活动空间更加宽广,由于我海军长期以来缺乏独立的远洋作战能力,使我对南海控制力极为有限,越南、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文莱等国侵占我岛礁,如果过于压迫,很可能引发东盟诸国的军事联盟,引入超级大国、军事强国插手南海事务,使南海问题复杂化。

对我海军分为三个舰队,面向三个方向进行近海防御,由于指挥机构繁杂,人事臃肿,我军内部许多人认为应加以改革,改革主要有两大方案:一个是就是组建一个联合远洋舰队,小艇老旧舰船配属地方舰队,但是此方案面临的问题是台湾对我海域割裂,一个联合舰队难以自由通行于我国海域。二是北海与东海舰队合并,形成南、北两大舰队,可是这种方式产生的效益有限,当收复台湾之后,还需要继续改革,只能是个过渡方案。

而台湾的近似独立状态,所带来的战略窘境不仅如此,以台湾为发射基地,飞机、弹道导弹、巡航导弹使得,打击范围可覆盖我国大部分菁华地区,包括江浙、两广,甚至远达北京、三峡等要害,这使得我国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成果等均处于台湾的远程攻击之下,台湾牵制了我建国以来大部分军事外交政治力量,美国甚至包括起来国家,通过大打台湾牌,使我国在政治外交活动中往往被动。所以我国海上力量的发展首先面临的难题就是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如果说台湾的军事威胁好像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指着我们大陆的胸膛,使我们浑身鸡皮疙瘩,那么在政治外交上,台湾问题就好像我国的睾丸,只要一碰,我们就不得不让步。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对台湾的支持不仅仅是保持世界现状,消除不稳定因素那么简单,美国很可能把台湾作为遏制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的筹码,不管美国怎么宣扬,实际上我国在美国眼中看来,虽然其军事力量过于老旧,缺乏对外的军事威慑和军事干预能力,但是由于我国曾经显示过强大的作战能力、政治外交潜力,更重要的是庞大的人口基数、足够规模的领土、丰富的资源、良好的教育、强力的政府,使美国认为我国甚至比衰落的俄国更危险的下一个挑战者,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应该有美日强力干预的心理准备。而台湾问题的解决,从历史战略来看,宜早不宜迟,按照我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时间越往后推移,我国的国力就越强盛,随之军事力量的发展会更加引人注目,而美国不会坐视中国慢慢积累实力,最终挑战其世界霸主地位,当有一日中国发展超出其心理承受底线时,与中国进行正面地对抗。由于中美同属核大国,这种对抗可能会更类似于美苏的冷战,如果这时候台湾还游离在外的话,那么就会成为美国最大的筹码。而即使在当今,美国可通过台湾问题,牵制我军事、政治、外交力量,大大延缓我发展进程。可以说只有得到了台湾,我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地区性强国,才具备真正的世界性大国所具备的能力。台湾是中国最大的痛,最大的软肋。

我国海军的战略目标

因为我国陆上存在致命的威胁,使得我们不得不保持一只强大的陆军,在资源分配上,应能保证陆军能够保证国家领土安全,保证对周边中小国家的屋里威慑。在此前提下,剩余的资源才能分配给海军,总之海军的资源是有限的,那么很显然,在这种资源有限的状况下,我们给海军所订下得的战略目标不能无限制的要求。

笔者以为,我国海军根据目前的所面临的状况,在可以预见的未来30年内,战略目标如下:

1、 台湾问题

2、 南海利益争夺问题

3、 突破日美第一岛链

4、 保护贸易航线,尤其石油安全通道

这些问题里面,最重要而又最需解决的就是台湾问题。解决了台湾问题,初步完善了我海上防御的战略布局,扩大了面向海上防御的战略纵深,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可屏护我东南沿海,占据台湾足可以与冲绳岛链、关岛、菲律宾等对抗。我可打开美日苦心经营的第一岛链的缺口,潜艇可轻易进入西南太平洋,具备随时断掉日本西南航线的能力,使我国对日本影响力加大。解决了台湾问题,使我海军各海域连为一体,能够集中力量,组成联合舰队,这样我们才能从防御性的黄水海军变成具备积极防御能力的绿水海军蓝水海军,可以说如果不能解决台湾问题,除了南海舰队可向南中国海发展远洋力量以外,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在被台湾、日本冲绳岛链、日本、韩国等陆地分割压制下,只有200海里的自由活动空间(没有计算空中加油)。所以说,解决台湾问题是我海军发展壮大的首当其冲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台湾问题,我国海军只能向南海一个方向发展。

南海问题。南海问题看起来是最容易的达到的目标,但实际上这个问题涉及面更广,更加复杂。目前,南海海域虽然也被东盟沿南海诸国所封闭,与东海黄海一样,属于封闭海域,这是我国不符合笔者所总结的海权国家特征:应具备良港,可自由出入大洋的地理环境。虽然我国具备大量的良港、曲折的海岸线,但是我国的地理战略环境极为窘迫,可通往太平洋乃至印度洋的黄海、东海、南海郡属于半封闭海域,如在风帆、炮舰时代,我还可从海峡、岛屿之间冲出,进入太平洋或印度洋,但是在今天由于远程打击兵器与预警系统的完善,使得陆地对海洋的控制能力控制距离大大增强,如在和平时期还可以从容进出,一旦与相应国家发生战事或敌对,对方可封闭我海军进出大洋,而由于陆地岛屿对海洋的控制距离加大,这使得我们本来极为有限的海域,自由活动空间更为狭小。战时东海黄海海军自由活动范围不超过海岸线200海里。而南海虽然也是属于封闭海域,但是由于海域面积广阔,还是有相当的活动空间,而东盟诸国国力有限,军力薄弱,是我海军进军的有利方向,但是如压迫过甚,或军力发展过快,极可能引起东盟诸国的警惕,为了达到战略平衡,而引入美国、日本势力,对抗我国。所以,虽然我国地图上将南海全部划入我版图,实际上我国独享南海利益并不现实,我国应采取更为灵活的政治外交策略,以海军远洋力量为后盾,共同开发南海,但是原则是排除超级大国对南海的干涉。这样才能在南海争取最大利益。按照此原则,我国发展蓝水海军,发展远洋作战力量,南海是最佳的方向,但是问题在于我国在南海核心地带基础设施薄弱,应在南海海域关键地域,建设机场、海军基地、雷达站等基础设施,为迎入我远洋舰队作准备,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要掌握时机,通过出让部分南海利益,通过政治外交手段消除东盟诸国的戒心,避免超级大国的介入。

突破第一岛链,进出太平洋。如我掌握了台湾,就相当于把美国苦心经营的最牢固的第一岛链扯断了一半,使菲律宾和日本冲绳战略地位大大下降,成为对抗前沿,美国不得不重视第二岛链与关岛的建设。但是对于突破第一岛链存在如下问题,日本冲绳岛链对我东海黄海活动的海军压制相当大,由于陆地对海洋的远程控制能力控制距离得加强,要想冲破第一岛链,必须得占领岛链才行,问题在于冲绳已经属于日本领土,而美日有报案条约的存在,一旦武力攻占,不符合当前的国际法理,更容易引起美国的干涉,最终导致对抗提前,这对我极为不利。也许挑动冲绳本土居民独立,或煽动日本当地居民反对美军驻军也许是个办法,但是估计收效极为有限。

保护贸易航线,建立石油安全输入通道。这实际上是个难以达到的目标,按照传统的作战方式,我海军根本难以在脱离陆地掩护与美舰队进行正面对抗,而贸易航线,通往中东的石油通道需要经过多个海域,一旦爆发战事,我即使建立了远洋海军,拥有几艘航母,也难于在远洋对抗美舰队。不过万幸的是,在全球化经济模式下,美国因为能够从中攫取最大利益,所以他希望能够保持现状,所以我更希望全球海上贸易畅通。而至于我国能源问题,我认为海上石油通道是最不安全的。我们必须另辟蹊径,解决方法有:初期解决方案有建立石油储备机制、减少对国内石油的开采;中期解决方案有:开辟安全的陆上通道,诸如伊朗—巴基斯坦—西藏,伊朗-西伯利亚-蒙古-内蒙古,伊朗-东亚五国-新疆,西伯利亚-东北等等,开辟较为安全的海上通道作为补充比如投资克拉地峡,绕过马六甲,投资巴基斯坦港口,建立到巴基斯坦的路上石油管道等;远期解决方案有:加大对新能源的开发,诸如电力汽车,电-内燃机混合动力汽车,煤的再加工,节能技术等等。

要不要航空母舰???

我们在研究中国是否需要航母,到底需要什么规模的航母问题之前,先来看看历史。历史上,是用传统方式挑战海上霸主往往归于失败。海上霸主占有资源上的优势,所以以传统方式建立的海军往往规模更大,技术水平更高;而其对传统海战模式理解更深,掌握的更透彻,经验更加丰富。所以后起之秀用传统的方式正面对抗海上霸主王王归于失败。德国妄图通过无畏舰竞赛打倒英国,结果在日德兰海战中被封锁于威廉港就是典型的例子。但是历史上更多的是,后起之秀通过发挥自己的特长,通过率先采用新技术、新战术击败更加保守的海上霸主。罗马使用乌鸦战舰,发挥自己步兵优势,击败了迦太基,取得了地中海海上霸权;英国通过海盗行为积累的财富,锻炼保存了海上力量,用过远距离炮击战术击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英国通过专业海军,专业战舰击败了荷兰的武装商船,取得了三次英荷战争的胜利;日本通过率先使用航母远程攻击,摧毁了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大多数战列舰和巡洋舰,击败了英国远东舰队,而美国反应更快,通过战术革新,更加纯熟的运用航母最终击败了日本。由此可见,挑战传统的占据资源优势和传统海战经验优势得海上霸主,发挥己方特长,采用新技术、新战术,才能够用更少的资源,取得更大的胜利。相反,传统的战胜国往往对传统兵器战术战法更具信心,比如一战的战胜国法国陆军的主要领导层就对阵地战青睐有加,而对坦克等新兵器,新技术所带来的变化视而不见。也许这种保守,是后起之秀的唯一机会。

而今天航母编队作为传统的海上作战主力,是美国得以纵横七海的主要作战力量,也是美国用于干涉,威慑的政治外交筹码。我们妄图通过建立航母编队去挑战拥有资源优势,拥有丰富的航母作战经验,拥有大量的熟练使用航母的各类人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舰队的美国是痴心妄想。我们必须等待,等待技术给我们带来最好的礼物,我们要对新技术更加敏感,更加勇于选创新。而今天网络通信、计算机、远程探测、空间技术、远程打击等发展,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礼物,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抓住历史给我们的机会。(

这是我写得几篇关于海军发展的小文,大家可以看看:

[原创]漫谈海战模式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3120&extra=page%3D2

[原创]未来海战模式——让美国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文章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3182&extra=page%3D2

[原创]论小艇作战与2208艇之战术点滴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7219&extra=page%3D1

[原创]激光时代---战列舰重新登上历史舞台的契机???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2592&extra=page%3D1

[原创]日本海军自卫队八八舰队之作战剖析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5708&extra=page%3D1

[原创]关于舰队飞艇的构思

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11983&extra=page%3D2)

但是航母无用了么???事实也不是这样的。在目前来说,航母编队是世界上唯一一种不需依赖路基提供空中掩护和信息支援的,在大洋深处具备距离作战能力作战系统。中型航母可起降固定翼预警机,可为航母编队提供远程、全面的信息支持,尤其是对海平面以下的搜索,这是目前水面舰艇,哪怕是战斗力最为强大的宙斯盾巡洋舰所欠缺的;航母上的舰载机可提供数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的打击距离,可大量投送火力,尤其是对机动目标的攻击,这是水面舰艇所不具备的;而航母上舰载机可提供数百公里的防空纵深,尤其是对海平面以下掠海飞行反舰导弹巡航导弹的拦截,水面舰艇更是望尘莫及。所以说,航母编队是目前唯一具备远洋独立作战能力的水面舰艇作战系统。强大的作战能力必然带来强大威慑力,虽然航母可能在未来的远程预警远程综合打击下系统面前不堪一击,但是具备威慑力的武器必然是乘警显示过巨大威力作战兵器,比如,二战前德国发展装甲部队,而英法等国对此重视不足,就是因为坦克这种新兵器,闪电战纵深攻击这种新战术从没有显示过巨大作用,以至于当时许多人对这种新兵器新理论处于怀疑观望之中。而航母编队这种强大的作战兵器,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经显示过强大的战斗能力,所以用来当作威慑力量,是阻止战争把爆发,解决危机,显示实力的最佳工具,是最具分量,反映最迅速的外交筹码,有一个笑话说,美国总统一听到世界某地爆发危机,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的航母在哪里???这不是说笑。所以航母是最佳的威慑力量和外交筹码。如果在98年印尼华人大屠杀中,我们的航母编队能够出现在雅加达外的海域,相信我国外交部的抗议不会那么苍白无力。而在古巴危机中,美国曾用航母编队拦截了苏联运送导弹的船队,把赫鲁晓夫逼迫到要么让步,要么打核战的两难境地,从而和平的解决了古巴导弹危机,由此可见,有了航母编队,即使不作为作战的主力,其在军事政治外交活动中,也可占有先机。

对于我国来说,发展航母编队应避免与美国的对抗,以免引起其警惕,过早的发生正面对抗,这对于我国崛起十分不利,所以航母规模不能太大,更要避免日本、韩国与我形成军备竞赛,徒耗国力,所以建议航母编队不应设于南。而且由于冲绳群岛的压制,我国黄海东海过于狭窄,不适合远洋大舰队活动,而在台湾与我沿海过近我方并不缺乏空中力量,而使用航母进攻预有战争准备的陆地是航母使用原则中的大忌,所以解决台湾问题,航母作用不大,但是在南海方向上,航母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南海虽然也属于封闭海域,但是面积广阔,航母编队有足够的活动空间,航母编队可作为我国与南洋东盟诸国政治外交的武力后盾,航母作为武力威慑,同时示之利益,使东盟诸国与我共同开发南海,排除大国队南海问题的干涉迫使东盟诸国排除对于东盟中小国家来说,航母具备毁灭性的威力,东盟诸国虽然联合起来,实力很强大,但是地理上却很分散,而且缺乏远程预警系统,难以把握深海航母编队的运动,而航母编队则可借助机动优势,有效的集中兵力各个击破。为了避免东盟诸国妄图与我搞军力平衡,所以航母规模也不能太小,笔者认为能够起降固定翼预警机,携带30-40架的苏-30重型舰载机中型航母两艘,应该可以基本满足要求,而不引起美国警惕的上限应该是4 艘以上6 万吨的重型航母。而按照美军作战原则,要想保持在2 艘正常的远洋的长期巡航,至少需要4-5艘航母编队,以提供大修、维护、补给、航渡等任务,不过如果数量太多容易引起美国警惕,但是如果在南海建设海军基地,相信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此问题,如此也可大大加强对南海的控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