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25 一大早的好运气

zhurui1963 收藏 13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又是一个大好的天气。一大早,美国的海盗飞机就来了。 因为没有防空武器,美军的飞机变得肆无忌惮,一会儿在天空象大雁一样翱翔,一会儿得意地摇着翅膀象个活宝。 直气得那宋宏志在那里泼口大骂。 宋宏志个子大嗓门也大,还有那眼睛和嘴巴都大,但骂终究是不管用。 那飞机突然就下来了,一个飞扎,肚皮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又是一个大好的天气。一大早,美国的海盗飞机就来了。

因为没有防空武器,美军的飞机变得肆无忌惮,一会儿在天空象大雁一样翱翔,一会儿得意地摇着翅膀象个活宝。

直气得那宋宏志在那里泼口大骂。

宋宏志个子大嗓门也大,还有那眼睛和嘴巴都大,但骂终究是不管用。

那飞机突然就下来了,一个飞扎,肚皮底下掉出一串蛋来。

战士顿时惊呆了。

是燃烧弹,一瞬间,前沿的树木和草丛燃成了一片。

秦明扬静静地盯着,轻声道:“美国佬只是怕死,他们并不傻!”

“可是,没有了这草丛,我们打狙击就困难了!”

“这一招真毒辣!”

“狗日有飞机就拽呀!”

秦明扬走出了坑道,默默地盯着前沿正在燃烧的火光。

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排长姚长工走了上来,挨着他坐了下来:“总不会因为一把火把我们就烧趴下了!”

秦明扬回头盯住排长,他知道排长是一个游击队长出生,保持着老区农民的淳朴。但他一说话,一定就有主意了。

排长姚长工说:“打冷枪不一定要树和草,只要把敌人的弹坑连起来,再和我们前沿的防坦克壕沟也连起来。我们也可以弄成进退自如的,七通八达的交通壕!”他吐了一泡口水:“这个交给我,我今夜带人干出来。”

秦明扬两眼放出光来,一把抓住姚长工的那粗糙的大手:“我正看着这些弹坑出神,总觉得这里面该有些什么板眼,你这一下子就搞出了个大主意!好!好!好!”

回头就往坑道跑去,跑得两步,又回头象个孩子似的,抓了姚长工的手,就又跑。到把个不善张扬的姚长工,搞得一脸怪怪的。

入得坑道来,他就大叫起来:“来,来,我们排长搞出了个好主意。”

战士们围了过来。

他这一热情地铺垫,搞得姚长工好半天才把自己的意思才说清楚。

秦明扬是人越启发那脑子越转得快的,这会儿指住大家:“别叫叽叽的!现在一切都好办了,无论敌人怎么炸,我们有排长这个办法,都可以搞下去了。”他眼睛瞪圆了在一个个战士的脸上瞪着:“现在这么一搞,我们在前沿可以四处跑,甚至可以跑到敌人的屁股后面去,然后跑回来。怎么搞呢?每个组讨论,拿出方案的,就先去!”

这个夜,美军过了一安稳夜。

第二天天将破晓时,那出来巡逻的美军巡逻队,也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仿佛是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似的。在晨雾里,一个个把战鞋踩得夸呀夸的。

甚至走到志愿军的阵地前沿,指着象拔光了毛的志愿军前沿,怪笑起来。

有人就咬得牙根都生痛了。

那人就在他们后面那美军阵地小路的树丛里。

这会儿夜露已把他一身都浸透了,很狼狈地与防坦克壕沟的泥土溶汇在一起。只有一双眼睛睁开了,大大的,放着比露珠还亮的光。这个眼睛的主人,当然是宋宏志,他的身边还有几双眼睛,那是属于秦明扬和宋宏志的狙击小组两个搭档的,只是他们的眼睛比起宋宏志的,就是小了。

美军巡逻小组是六个人,他们怪笑够了。甚至有一个巡逻兵嘟咙了一句:“我要撒尿!”

这对于得意的人当然是个好建议,有一个更坏的小子说:“我们家乡的人说,早晨对着敌人撒尿,会带来好运气!”

这话就叫秦明扬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这笑声,在这有雾的早晨,对于正得意的撒尿的美军绝对是很受惊的。

好在很快,这种受到的惊吓就不会影响他们的人生了。因为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能以秒计了。

那宋宏志伸出来的是轻机枪:“老子送你个好运气!”

“哒哒哒哒”轻机枪狂吼起来。

秦明扬他们的手榴弹也准确地落了下来。

待美军醒悟过来。

那志愿军的前沿薄雾缭绕,那里还有秦明扬他们的踪迹。

他们仿佛是从地里突然冒出来,又突然没入了地里。

可怜的想有好运气的美军巡逻队已变成了六具尸体。

美军不得不应付差事一样地乱打一气枪。就如同在给在连成片的壕沟里连蹦带跳的秦明扬他们送行似的。

走回坑道,劳累了一夜的战友们还在睡觉,只有月牙儿却是清到人的,正在那坑道口翘首望着呢。

见他们回来了,乐得一双眼睛水汪汪的。

惹得秦明扬又想起了郝妹子。惹得宋宏志眼睛也潮湿起来,摸着她头:“我妹儿,每次我晚上出去做工没回家,也这么在门口等着我。”

“妹儿多大了?”月牙儿问。

“十六了。我爹娘都死了,我被抓兵时,她才十二岁。她追着哭啊,哭啊!叫,哥啊!我不能没你呀!后来就做了童养媳...”

这一下把个月牙儿弄哭了。

宋宏志忙说:“解放了,她去的那人家也是个老实农户,分了田,挺好的!别哭了月牙儿!”

“那,你今后就叫我妹妹。”

一时把个感情丰富的秦明扬也弄得眼泪巴巴的。忙跑到坑道口望着天孔。

天光是亮了,但是,雾却迟迟不肯散去。

吃了早餐,望着这不散反而更浓的雾。

秦明扬又兴奋起来:“耶,这个大早还有戏!”

四人又从浓雾中摸出来。

这雾更大了,几乎十步远就不见人。

这四个胆子大的,一步步沿着交通壕摸下阵地,直摸过了前面的铁丝网,又直向敌人阵地里摸去。

浓雾把人的眼睛也糊住了,彼此之间,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

好在一切在开始出来时,都商量好了的。

四人在冰冷的湿漉漉的地上,一寸寸地向前进,直到进入美军布的雷区。

然后又在美军的雷区摸索起来。

这是秦明扬一直在要大家熟悉的一个技术,徒手起雷。

四个人忙了半天,从地里起出了美军的地雷,直开辟了一条通道,然后象搬地瓜一样搬到美军巡逻的路上埋了起来。

才又一声不响地溜回来。

蹲在那比人还高的交通壕里,只露出个头,瞪着美军方向那满山翻滚的雾,一个个默默无言。

“轰,轰,轰,轰!”

浓雾里闪烁出耀眼的红光。

这个大早晨,不知又是美军的什么人遇到了好运气。

“哇!”一声大叫从背后传来,把四个正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汉子吓了一跳。

当然是淘气的月牙儿了。

气得秦明扬直骂:“我要给你处分!你是违反战场纪律。”

月牙儿却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终于看到了打仗!”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