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板

天目飞龙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小薇啊,我想见见你爸爸,找他了解一下当年的事情,你能帮忙吗?”,在与钱艳薇的闲聊中,龙天提出了这个不情之请,他知道小薇的父亲钱得胜在静安是个“通天”的人物,而且现在一直隐居在幕后,想找到他非常困难,再说了钱万胜还是市政协委员,不是他一个警察想见就能见到的,刚刚询问三个老员工的时候,龙天就一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小薇啊,我想见见你爸爸,找他了解一下当年的事情,你能帮忙吗?”,在与钱艳薇的闲聊中,龙天提出了这个不情之请,他知道小薇的父亲钱得胜在静安是个“通天”的人物,而且现在一直隐居在幕后,想找到他非常困难,再说了钱万胜还是市政协委员,不是他一个警察想见就能见到的,刚刚询问三个老员工的时候,龙天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一想到钱万胜的特殊身份,他当时没有直接提出来。


钱艳薇一听龙天想见她父亲,立即面露难色,这几年钱万胜一直隐居在幕后,看着她和钱东明的发展,想见钱万胜的人多了去了,但钱万胜似乎不愿意出来见人,而且他的行踪也是飘忽不定,连钱艳薇想找他,都得事先通过电话“申请”才行,父亲的联系方式更是绝对保密,整个龙发公司只有她和钱东明知道,即便是放眼整个静安市,知道钱万胜手机号码的人不超过十个。


龙天一看钱艳薇一副为难的样子,便不再说什么,他不想强人所难,所以主动地叉开了话题,这一聊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多,龙天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婉拒了钱艳薇请吃饭的要求,起身向钱艳薇道别,快步走出了龙发公司。


看着龙天离开,钱艳薇心里有些遗憾,她本来想和龙天多聊聊,以增进一下对他的了解,从两人的的闲谈之中,钱艳薇对龙天的好感又多了几分,“真诚、阳光”,这是今天钱艳薇在心里对龙天的评价,她发现虽然两人才接触了两次,自己竟然深深地爱上了他,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言一笑,都在钱艳薇的心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痕,她本来已经在顶楼的旋转餐厅订了座位,想请龙天吃饭的,但龙天顾及到手头的案子,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被别人说他是假公济私,再说他与钱艳薇并不熟悉,也才接触过两次,刚认识就让人请吃饭,他不习惯。


送走了龙天,钱艳薇就把一个人关进了办公室里,她拨通了钱万胜的手机,希望他能见见龙天,但很遗憾,电话另一头的钱万胜一听是为了99年的龙胄山庄而来的,一口回绝了女儿的请求,不但如此,他更是希望钱艳薇不要再与龙天来往,因为作为“老江湖”的他从女儿的语气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不过钱艳薇也一口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为了龙天这件事,父女俩这一次闹得都有些不愉快。


“龙胄山庄,99年,到底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呢?”,龙天紧锁着双眉,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凭他的直觉,似乎这两起命案,还有郎小兵离奇失踪案,包括农民工集体走失事件,似乎都与这个龙胄山庄的某件事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一座龙胄山庄,将这几起案件连接在了一起,而且这几次事件都发生在99年,这一年的龙胄山庄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围绕着这个中心点,发生了一系列离奇的案件,龙天只觉得有一层浓浓的烟幕笼罩着龙胄山庄。


现在能解开这个迷团的只有钱万胜了,郎小兵失踪了六年,而那十几个不辞而别的农民工又没有任何的资料留下,一时间也是难觅踪影,毕竟事隔六年了,六年中,有多少往事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龙天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个龙发公司了,还有那个躲在幕后的钱万胜,凭他的判断钱万胜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他的神秘莫测和特殊的身份又让龙天陷入了苦恼之中,怎么才能找到钱万胜,从而了解到当年的事情呢?龙天深皱着双眉头,坐在办公室里一声不吭。


钱万胜是个重量级人物,脚踏黑白两道,还有一个政协委员的头衔,号称“静安大佬”,如果他不愿意,龙天根本没办法采取措施,本来公安局想找一个人询问案情,那是非常简单的,传唤就是了,可是这个钱万胜不一样,他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啊,有些例行的手段是不能用在他的身上的。


办公桌上的内部分机响了起来,龙天接完电话走到了赵中华的队长办公室。


“小龙,你在忙什么呢?看你神神秘秘的样子,连你们的组长都不清楚,能和我说说吗?”,赵中华对于龙天这几天的变化有些好奇。


“赵队,其实也没有什么”,龙天理解错老赵的意思了,他以为赵中华想问关于他和白云的事情呢。


“嘿嘿,你小子还跟我来这一套啊,说吧,那件案子有什么进展吗?”,赵中华神秘一笑,扔了一根烟给龙天。


龙天一听是问“三建公司命案”的事情,他放心了,他查这件案子,赵中华是知道的,龙天对赵中华的印象也非常好,于是便把自己查到的线索和疑点,都一五一十地向赵中华作了汇报,当然,那个“黑暗中的舞者”这一环是肯定要隐瞒的,即使说了赵中华也不会相信的。


“嗯,你想的很有道理,当年‘三建公司命案’发生的时候,我们确实忽略了龙胄山庄这条线索,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有些怀疑了,这样,你继续查下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直接找我,这件案子非同小可,你可要悠着点”,赵中华对于龙天这几天查案的收获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不过他和刘小东一样,希望龙天秘密侦查,不要把这件案子弄得沸沸扬扬。


“是,赵队,还真有事想请赵队帮忙呢”,龙天想起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这件事情他也是刚刚想起来的,要不是赵中华提醒,他可能还会继续推测一番之后才会汇报上来。


“哦,尽管说,只要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要什么给什么”,赵中华大手一挥,非常豪爽。


“赵队,你能不能通过相关渠道,帮我找一下郎小兵,他和两起命案的三个死者生前的关系非常好,他肯定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破案的线索,而且如果这两起命案确实是同一个人作案的话,我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目标,所以我想赶在凶手之前找到郎小兵,一定要把他保护起来,有了他,对我们的破案工作可能会是一个极大的突破口”,龙天用非常信任的眼光看着赵中华,郎小兵失踪六年,如果赵中华肯极力帮忙的话,至少比龙天单枪匹马的作用大多了。


“没问题,我一会儿安排人手去查,只要他还活着,肯定会有线索的”,赵中华把“活着”两个字说得特别重,听完龙天汇报之后,赵中华也觉得这个郎小兵在此案中的作用不可低估,但他同时也担心郎小兵的生死,万一郎小兵也和其他三人一样被害,那么此案的侦破到这里又将告一段落。


两人又接着谈到了钱万胜,龙天很想尽快找到他,不过被赵中华劝止了,赵中华当然知道钱万胜的本事,他劝龙天暂时放弃查询钱万胜的想法,先全力找到郎小兵,如果不行,再通过上级协调,找钱万胜了解情况,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从队长办公室出来,龙天没有进重案组,他径自上了六楼,走进了网监办公室,他多么希望当自己推门而入的时候,能看见白云的靓丽身影,可惜,迎接他的是空荡荡的办公桌和那张白云坐过的电脑椅,网监大队的同事虽然知道龙天和白云的关系,但对于两人现在的情况都不清楚,只知道白云请假了,甚至有同事向龙天打听白云去向的,被龙天搪塞了过去,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和白云事实上已经分手的现实,整个公安局知道的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小东,一个是向丽,都是龙天极其信任的。


闲下来的龙天,再一次拨打了白云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龙天默默的合上手机盖,放进了口袋里,然后缓缓地走下了楼梯,他的心里非常难过,但他似乎真的有点想通了,自从周六得知白云高深的家庭背景之后,龙天的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可能来自于成长的环境和经历,从小到大,他从来就没有因为自己的家庭出身而自卑过,但自从到江州读书,特别是在静安工作的这两年,耳闻目睹了太多的社会丑恶现象,太多的在他的眼里认为的“不正常”的现象,让他对城市渐渐地有了一种疲倦的感觉。


这个城市里的人太虚荣,一点儿也不如农村人实在,在他们的身上,散发着阵阵铜臭味,钱、地位、名誉,在他们的眼里,很多时候要比亲情、友情、爱情更重要,为了一点名利,他们可以牺牲亲人、牺牲朋友、牺牲恋人,虽然农村里这种情况也有,但至少龙天没有在他的老家遇上过,而自从到了江州和静安之后,他已经无数次耳闻目睹,让他感到很累、很烦、很无奈。


他找到了白云,本以为只要两情相悦,就能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寻找这世上最真挚的爱情和幸福,等瓜熟蒂落的时候,两个人高高兴兴的结婚,然后生子,和无数家庭一样,过着恩恩爱爱的家庭生活,可惜,天不从人愿,白云父母的出现,将这一切都化成了泡影,龙天不明白,家庭背景难道真的就这么重要吗?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父母,所以家庭背景从人一生下来就基本上已经定了,龙天没有想到,社会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还会有所谓的“门当户对”的封建礼教存在的市场,还会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恶习生存的土壤,特别是白云的父母,两个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都是受党教育和培养多年的党员干部,在他们的身上竟然也会有封建残余的存在,正是他们,从中扮演了“棒打鸳鸯”的角色,可惜、可叹、可恼、可恨,但同时龙天又觉得他们很可怜,他觉得他们就象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身,永远只能成为名利的奴隶,他们的一辈子除了追名逐利之外,毫无人生价值可言。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胆似铁打。。。。。。”,持续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龙天的感慨,他掏出手机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他不想接,但他必须要接,这是一个刑警所应具备的素质。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