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巴渝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十月初,江海洋被厂里派去县里当了科技副区长,那是市里首批下派的县区乡三级科技干部。一般干部任科技副乡长,中层干部任科技副区长,团级干部任科技副县长。 一开始,邢厂长对江海洋的下手还有所顾忌,因为李副厂长的传言让他心有余悸。他是在黑高参们的摇唇鼓舌之下,才下定决心,抓住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十月初,江海洋被厂里派去县里当了科技副区长,那是市里首批下派的县区乡三级科技干部。一般干部任科技副乡长,中层干部任科技副区长,团级干部任科技副县长。

一开始,邢厂长对江海洋的下手还有所顾忌,因为李副厂长的传言让他心有余悸。他是在黑高参们的摇唇鼓舌之下,才下定决心,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调整了三名不听话的车间主任。借口自然冠冕堂皇,让任何人都无法找到借口来反对。因为市里的红头文件上说,要选调最优秀的干部去任职,难道江海洋、易乃文和曲靖昌不优秀吗?

这让江海洋又一次体验到了辩证法就是“辩来辩去”的精髓,他自己都有些怀疑这辩证唯物主义,在某些人手里有时候就变成了实用主义。江海洋根本就不想去当什么科技区长,那怕邢贵把他削职为民他也无所畏惧。

又是段书记代表党委找他老生常谈,才使他的情绪勉强平静下来。段书记告诫他,“党员要顾全大局,军人要服从命令。这也是你任职三个中干部门的时机,不要辜负了党和组织的培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段书记,我有一言相告,我看邢厂长个人私欲越来越膨胀,党委老是处于被动配合,任他在行政上个人说了算,飞扬跋扈,凌驾党委之上,我个人觉得党委对他监管力度不够。这样长期下去,会把厂里搞垮的。”

“江海洋!你不要说的耸人听闻,何以见得?”

“好,我斗胆问你,毕坚守为何从党群部门下调到供应科当一般员?”

“干部嘛,能上能下,能官能民,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段书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隐隐作痛,那是邢贵向他将了一军,说什么鉴于供应科闹过“地震”,要选派思想好,政治责任感强的同志去加强供应科的工作。

“那我再问你,给离退休老干部配的马自达到那去了?年年国庆节都发菜油大米,那是他在为他在粮站工作的老婆搞推销。为什么不发点别的?下面群众反映很大。”

“你说的情况,我都清楚。现在是厂长负责制,行政上的事,他也只是和我通通气,我也颇感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说,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某一天真的厂子被搞垮了,你我还有几千职工干部就无立锥之地了,不晓得会有啥子命运在等着我们。”

江海洋的肺腑之言自然使段书记感动万分,却没有引起这位投笔从戍的军人出身的党委书记重视,进而对邢贵的所作所为加以干予。结果两年后,他在工厂破产之后,他不顾自己从前的身份,来到尚有一息生机的厂劳服司重抄旧业,干起了转业下来时干过两天的钳工。因为他那五朵金花还未长大成人,读书需要钱,大女儿打算留学已成了遥远的梦想。


江海洋和全市科技下派干部在市里小礼堂培训了三天后,就被分配到市辖各县区乡去走马上任了。他分在桃花区,因为那里胜产黄桃。地方虽然偏僻,却也青山绿水,天华物宝,人杰地灵,离国家主席杨尚昆的家乡——双江镇,只有一步之遥。

主席的家乡在经济上也很落后贫穷,是个农业县,人均年收入才两百多元。最落后的还是交通,从市里到县里要在汽车上颠簸五六个小时,到了县里那就更让你好瞧了,没有公路到桃花区,原先有一条类似机耕道的公路因无养路经费早已废弃,只能坐机动船沿涪江而上。在两岸原野风光的陪伴下和机动船发出的噪音中,要经过四个小时的航程才抵达桃花区的所在地——桃花镇。

区委周书记和区长雷万里对于江海洋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热忱,亲自到码头迎候。验证身份后,雷区长耳语吩咐史秘书,叫他带江区长到早已准备好的房间,放下背包和随身携带品后,就来镇里一家名为“将就吃”的餐馆,他们要为江副区长接风洗尘。

江海洋只洗了一把脸,就和在门外等候的史秘书走出区政府大院。踩在镇上的石板路上,他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常走的江益官道上的石板路一样,感觉稀奇新鲜。道路两边的商铺,也使他找到了当年在部队时那种在驻地乡镇赶场的怀旧感。

二人来到餐馆门前,江海洋抬头往上一看,门头上悬挂着一副破旧牌扁,上书“将就吃”三个大字,写的是楷书,笔法刚健遒劲,倒也入木三分,只是看不清出自那个书法大师之手。走进大堂,只见坐在角落里的周、雷二位领导率先站起来向他招手,四五位颇有身份的陪客也一起站了起来,为他让座入席。

江海洋坐定后,雷区长就把他介绍给在座诸位,大家少不了要寒喧几句。

店里堂倌走过来请示书记;“周书记,可以上菜了不?”

“可以。你们老板呢?叫他来陪倒喝几杯。”周书记拿出乡镇干部的派头说。

堂倌连忙回答道:“老板知道有贵客,今晚亲自上灶,炒完了菜,一定来陪客人喝酒。”

不一会儿,菜就像走马灯似的端上桌来。江海洋一看傻了眼,这那里是“将就吃”,分明是“讲究吃”嘛。虽说没有山珍海味,但鸡鸭鱼肉样样尽有,还有用鸽子褒的一罐汤菜,可谓“陆海空”齐来报到,且色香味俱全,真是秀色可餐,使人垂涎欲滴。

雷区长站起来对大家发表祝酒词说:“江区长来自大城市,是肖市长为我们派来的‘天兵神将’,是科技扶贫,科技致富的带头人。为此,我代表桃花区党委和区政府,为江区长的到来表示欢迎。今晚我们区委区府特地为远道而来,不辞辛苦的江区长设宴接风。”然后自以为幽默的说,“穷乡僻壤,穷山恶水,拿不出啥子满汉全席,粤菜大餐,只是准备了薄酒一杯,不成敬意。来,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江区长的到来,干杯!”说完率先仰头饮下手中杯里的五十八度涪江牌白酒。

江海洋并没有像报纸电视上面经常报道的那样,某些领导面对这种场面动不动就罢宴,或拂袖而去。他不是领导,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在他喝下这杯浓烈的乡酒后,他只觉这是一杯苦酒,那怕它是精心酿造的,那怕还散发出诱人的醇香,也代替不了他此时沉重的心情。

坐在他身边的周书记,十分热情的频频为他夹菜,一边还说:“被城市遗忘的角落,就是这么小家子气,没有山珍海味,只有大鱼大肉。来来,多吃点。”

酒过三旬后,江海洋向大家回敬了一杯酒,他只说了一句话:“感谢主席家乡的领导对我的热忱款待,谢谢。”

然后就一语不发,坐观其象。有人邀他入伙划拳,他也以不会为由加以推辞。

雷区长打趣的说:“江区长真是沉默是金呐,酒量也不行,不像我们乡镇干部绝大多数是经过‘久经(酒精)考验’的”。接着他叫来坐在江海洋对面的唯一女性。“樊燕,你过来,替我敬江区长一杯酒。”

已喝的满脸红霞飞的樊燕听到区长发令,连忙端着一杯酒过来敬江海洋。他最怕与酒女周旋,看看推辞不过便举杯对饮,四目瞬间对视,他发现对方向他射来妖艳的目光。他从入席的介绍中得知她是区里会计,也是区里四大美人之一,只是在后来才得知她是雷区长的姘妇,难怪雷区长十处打锣,九处都有她。

这顿饭吃的时间好长,从晚上七点开始,一直吃到深夜十一点过。大多数人都喝得头重脚轻,武装部长李安华喝得更是醉如一滩烂泥,嘴里还一个劲的说:“我没醉,再喝个半斤八两也没事。”

他是由堂倌搀扶回家的,因为在座的谁也不敢把他扶回去,原因是他那个“母夜叉”老婆又凶又恶,不管那个把她男人灌醉了送回家,都要受到连累,遭到她一阵臭骂。

江海洋虽然旅途劳顿,但喝了酒后却感到有些口渴,于是自泡了一杯茶来解渴解酒,加之新到一地,反而没有了瞌睡觉。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他感到今晚这顿饭,总让人感觉是在鱼肉百姓。而市领导在动员会上的讲话,使他记忆犹新。他说,农村的条件是很艰苦的,老百姓的温饱都还没有真正解决,下去后要发扬党的优良传统,艰苦奋斗,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色,利用科技扶贫这个平台,发挥自己的一计之长,搞好乡镇企业,真正帮助当地的老百姓脱贫致富。如果把这顿饭与市领导的讲话联系在一起,肯定上下相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