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亡灵书之三《背“面”》

精品白沙YE 收藏 11 142
导读:楔子   牵着长辈的手,从湖边走过,男孩心里忽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第一章 归乡   乡下人对城里人有种天然的排斥,自己那边尤其严重。望着前方的道路,段林皱起了眉头……   “嘿嘿!我赢了,来来来!快把事先说好的赌资拿来!”   “讨厌!你肯定耍老千!怎么老赢?”   “这车真慢,估计赶不上我老婆生孩子了……”   “老王你明天记得来接我啊,我三点到站……”   车厢里到处喧哗,这就是火车,交通史上一种比较古老的交通工具,因为速度和舒适度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楔子


牵着长辈的手,从湖边走过,男孩心里忽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第一章 归乡


乡下人对城里人有种天然的排斥,自己那边尤其严重。望着前方的道路,段林皱起了眉头……


“嘿嘿!我赢了,来来来!快把事先说好的赌资拿来!”


“讨厌!你肯定耍老千!怎么老赢?”


“这车真慢,估计赶不上我老婆生孩子了……”


“老王你明天记得来接我啊,我三点到站……”


车厢里到处喧哗,这就是火车,交通史上一种比较古老的交通工具,因为速度和舒适度的缘故已经被很多人抛弃,不过,还是有些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乘坐。


短程的旅途还好,大家会比较安静地忍耐那不长的旅程;倘若是长途就不好说了,行程一长人就容易无聊,而人们一无聊就容易烦躁,于是火车里现在充斥了各种各样人们打发时间的声音。


吵闹的场所,倘若忽然出现一处静悄悄,势必非常引人注目,于是段林他们的位子便异常引人注目。


静悄悄……明明是六个人面对面的座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在这车厢里还真有些诡异。


段林便是在这静默中醒来的,他是那种一旦无聊就会睡觉的人,无论多吵都能睡着,可能是处在归家途中的缘故,向来很少做梦的他似乎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和外公经过湖边的时候的对话……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古远的事情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梦到已经过世很久的外公固然让人欣慰,可是梦醒过后就是空虚的怅然。终究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外公也不可能活转过来。


睁开眼睛,段林眯着眼向窗外看去:天亮着,火车慢悠悠的前进速度和自己睡前没有什么不同,不过窗外的景色已经和自己睡前大为不同,看来自己这一觉睡得有够长……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沐紫,坐在窗边的位置。少年静静地看着手里的书。沐紫似乎永远都有看不完的书,每次见他基本上都在看书,他有包书套的习惯,所以段林一直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书。


他会跟来,是段林料想不到的事情。学校进入暑期,段林忽然兴起了返乡的念头,只是口头上礼貌地问了沐紫一句“你要不要来做客”一类的话,不想对方竟然答应了。


“反正也没有事情做。”沐紫当时是这样说的。


听到对方这样说,段林便没有任何想法的答应了。没有事情可做,没有想要见的人……某种程度上,自己这位神秘的室友也是和自己一样孤零零的人吧?带他回去也好。


终于适应了现在的光线,段林向对面看去,他这才发现,似乎在自己睡觉的期间,自己的对面换人了……头转向左边才发现,原来左边的人也变了,自己睡得还真是熟!


不过,段林庆幸自己的“邻居们”都很安静,自己对面中间坐着一个女孩,大概是自己睡熟的时候上车的。她的旁边是两个男子,那两人比自己上车还要早,从自己上车起就是静坐,帽沿拉的极低,盖住了面部看不清长相,而现在,那两个人仍然是那样一个姿势,没有任何变化。


段林正想着,忽然发现来自对面的视线,诧异地将视线对过去,才发现对面的女孩求助地看着自己。“抱歉!先生,能和你换个座位么?”


段林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是换个坐的地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段林很快和女孩换了座位,女孩高兴地和自己道谢之后,开始和周围的男人以及沐紫打招呼,喔?看看女孩旁边两位男性的长相,段林忽然明白为什么女孩要找自己换座位了,毕竟,自己旁边坐的是女孩眼里的帅哥,所以自己这个长相平平的人,自然毫不犹豫地被选择换掉了。


段林笑着,闭上眼睛决定继续睡……忽然……


“小子,你这玉哪里得来的?”


脖子一紧,段林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本在自己旁边静坐的两个人,居然都醒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还拉住了自己脖子上面的玉佛。


“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段林皱眉打量着面前的人。


乱糟糟的头发,黝黑的皮肤,精壮的身材,拉着段林的是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有着狼一样的眼光,对上他眼睛的时候,段林感到自己心里一颤。


“老赵,你别吓坏了小孩子!”自己的另一边,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段林慌不迭将视线转移过去:这边的人年纪和前面一个差不多,也是三十左右的年纪,细长的一张脸上,有着一双细细的狐狸眼,是个一看就很精明的人,此刻正笑咪咪地看着自己。


段林注意到了他嘴里有颗金牙,阳光下闪着光,看着那人的笑容,段林大白天里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他们身上有自己讨厌的味道。


段林皱起眉头,对方是活人,可是身上却有腐败的味道,怪不得那个女孩和自己换座位……


“这个是老家婆婆给的。”淡淡地应对着,段林不着痕迹地挣开了那个壮汉的手掌。


“小兄弟,你老家是哪里啊?”狐狸眼却仍然笑咪咪,和自己搭着话。


“小地方而已。”


“是哪里啊?大家同行一场,旅途寂寞,多聊天可以打发时间么!”


狐狸眼仍然笑咪咪,看他似乎得不到回复是死不甘休,段林叹了口气。


“是汾岭,没听说过吧,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地图上根本找不到。”


“哦?真的没听说过……”狐狸眼瞪着细细的小眼,挥挥手,段林右边的壮汉竟然掏出了一张地图,段林这才发现这两个人搞不好是认识的,糟糕!自己怎么被夹在两个认识的人中间了?


“小兄弟,你给我们说说,你老家在地图哪个地方啊?”狐狸眼笑嘻嘻地摊开了地图,眼里却坚定。无奈,段林看着地图,在地图上随便指了一个点。


“就是这里,距周围市区都很远,没有通车。”


“啊,这里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很近呢。”狐狸眼得到了回答,却不立刻收起地图,反而继续在旁边指东指西问着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只听对方没完没了,笑嘻嘻地向自己东问西问。在三人“相谈甚欢”的同时,对面的年轻男女却是真的相谈甚欢,等到火车到达下一站的时候,对方两人的关系已经急速进展到可以手拉手下车的地步,那两个处处透着诡异的男人也按照段林虚指的地方下了火车,看着空出来的座位,段林松了一口气,急忙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走了一批旅客,同样,又上来了新的客人。新来的客人似乎也是结伴而来,穿着光鲜的年轻男女,有几个坐在了自己背后,其他的则坐到了自己的旁边和对面。


原本还想继续装睡度过接下来的时光,不想头还没低下去,忽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段林学长?!”年轻男子的声音,有点耳熟……


段林面带诧异地抬起头来,“杨志华!”


对面的男子长相端正不花俏,身材健壮颇有几分英俊潇洒,看起来是非常整洁健康的青年,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男子是段林大学里面的风云人物,他的摄影作品在国内频频获奖,段林毕业那年,这位学弟甚至在国际上拿了一个大奖项,这些事迹见诸于媒体,给了学校很大的面子,孤陋寡闻如段林,也听过这位学弟的名字。


“这是我老乡————段林,也是你们的学长。”杨志华笑呵呵地将段林介绍给自己的学弟、学妹,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段林本来就够诧异,等到对方说出对自己的介绍的时候,段林不解地抬起了头。


“段学长毕业当时的同乡聚会,不是还请我们几个学弟吃了一顿饭么?我记得很清楚啊!特别一提,段学长当时请客的那家店的川菜,做得实在够道地,我现在还常常请学弟们去那边吃呢!”仿佛没有看到段林的窘迫,杨志华仍旧面带微笑地说着。


段林怔了怔,半晌点了点头。似乎是有那么一回事。


聚会想当然不是自己号召的,而那几位同乡其实也不算是同乡,大多是段林住的地方附近大城市的孩子,而自己却是道道地地在乡下长大的。自己居住的地方非常偏僻,原本以为没有人知道,不想杨志华却说他也是那地方的人。不过杨家早在一代前就搬离了那个地方,在城市里长大的杨志华严格说来,也不算自己的老乡。


“哈哈!学长,您真的只请学弟么?我看是经常请学妹吧?”忽然从段林背后发出的男声吓了段林一跳,不过段林所谓的吓了一跳的反应,也无非是微微睁大眼睛抬头向后面看去。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烫了一个爆炸头,眼睛小小的看起来很精灵狡猾的样子,此刻正对对面的杨志华挤着眼睛。


“别当着前辈的面胡说!对了,学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小子也是你的学弟,比我小一届的陈渐东,和我一样也是摄影系的。别看这小子说话这么不正经,可是我们社团下届社长内定人选呢!”


陈渐东笑着从上面伸出手来,段林被动地伸手和对方握了握,随即松开。


接着,杨志华又介绍了其他的人给段林:“这位是张哲。你叫他大头张好了,呵呵,你看他的头是不是很大?”指着一名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男子,杨志华笑呵呵介绍着。


这名被称为大头张的男子看起来脾气有点暴躁,快人快语,和段林匆匆握手后,便又开始和旁边的女生打闹。


“这是高明远,我们影协里面最努力的人,就是运气不太好,哈哈。”高明远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嘴角下斜,看上去非常的阴鸷,一看就是平时诸多抱怨的人。


“看到那边的大个子没有?那是黄石,是我们的新进社员,喂!大石!过来和学长打个招呼。”顺着杨志华的手指看去,段林看到那名一来就靠着椅背睡着的男子,看着对方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段林匆忙阻止杨志华叫对方起来的行为。


“你这家伙有没有点眼力啊?没看到那家伙不舒服么?”比段林更快的,是不知何时来到杨志华身后的一名女子。画着浓浓的妆,长相非常艳丽的女人,不过看起来有些轻佻。


发觉段林正在打量自己,女人抹了蓝色眼影的眼用力瞪了段林一下,段林匆忙讷讷地收回眼,不敢四处张望。


“来介绍一下,这是安小楠大姐,很凶悍的,别招惹哟。”对着段林,杨志华挤了挤眼睛。


“别打扰他了,我似乎听到一点消息,他女朋友……似乎自杀了、他心情不太好……”正在促狭,忽然从那边过来一个女孩子,拿着毛巾,女孩似乎刚从洗手间弄湿毛巾过来,清秀的短发,大大的眼睛,流露出犹豫的神色。


“我去弄块湿毛巾给他。”众人点了点头。


看看妹妹,安小楠有点诧异,妹妹什么时候和黄石那么熟悉?不过想起前天上车时候两人似乎是一起来的,可能是那时候说的吧?想到这里,安小楠便将那个疑问抛在了脑后。安小北只是对姐姐笑了笑,然后拿着毛巾走开。


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子出现在男性为主的摄影协会,有点不太协调,不过段林很快得到了答案。


“嘿嘿,段学长不要看得太入迷哟,这是安小北,刚才那位安小楠大小姐的妹妹,如何?看起来完全不同吧?”杨志华说着,秘密似地凑到段林身前,“是最近令我着迷的女人。”


杨志华的声音虽小,可是恰好让所有人都听到,话音刚落众人便炸开了锅。


“什么?!杨学长你拐学妹喔!”


“啊?已经交往了么……”


众人似乎之前并不知情,女方的姐姐也不知道,众人的反应尤其以安小楠为最,拉住妹妹,“你什么时候和那家伙在一起的?”


安小楠不可思议地问个不停,直到安小北通红了脸,半天支吾不出来。


轻轻揽住女孩的肩头,杨志华笑了,“不要吓坏小北,大姐!”


“妈的!你叫老娘大姐?”安小楠果然如同她的长相,是个泼辣人物,几个人起哄的起哄,吵闹的吵闹,车厢里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人来的很多,加上由于刚才那么一闹,杨志华忘记介绍位于角落里的女孩。段林的学弟们总共是五男三女,几个人都是段林母校摄影协会的,无法一次记住太多人的名字,段林只能硬着头皮和对方一一握手。


对于那个名声太过响亮的社团,段林向来是没有研究的。


好不容易介绍完,摄影协会的部员们纷纷坐回原来的位置之后,段林总算松了一口气。往常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一路上一个人一本书,安安静静的上车,安安静静的下车,像今天这样这么多人一起,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段林随手拿起一本书,刚刚开始看,背后影协的讨论却不由自主地传入耳中。


“学长你是不是记错了啊?这附近哪里有湖啊!”


“应该不会,我小时候回老家时见过的,印象里非常雄伟,我上次翻小时候的照片忽然想起来的,记得小时候看到湖的那天刚下完雨,非常绮丽的湖呢!宽阔的水面,异常的宁静,当时回忆起来第一个想法就是过来,有种冲动很想去拍照……”


“学长你当真不是发梦?如果要真有那么一座湖,地图上怎么会没有记载?”


“哎?有湖么?人家想看……”


摄影协会的人争论个不休,他们似乎是来某地取景的,但好像没有找到目标。


不过段林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刚才杨志华口里的湖……段林是知道的。


这里的人家都是知道的,却从来没有地图记载,那座湖是整个汾岭的秘密。因为它是……


“对了!段学长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吧,我记得你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座山么?”忽然,原本一直和学弟们讨论的杨志华转过身子。


被忽然的问话问住了,段林有些踌躇。他是从来不擅长说谎话的人,刚才已经撒过一次谎,原本就心里不安,如今……


“是有那么一座湖……”


一言既出,众人立刻欢呼。


看到此,段林放在膝盖上的手,闷出了薄薄一层汗。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果然越发糟糕。


摄影协会的众人听了段林的话之后,决定前往该湖,于是段林要下车的时候,便被杨志华拉住了。


“学长,能不能给我们带路一下?没地方住不要紧的,我们带着帐篷,你知道的,我很久没有回乡,如今就算回去看看也好……”


学弟的请求,段林没有办法,只好点头默允了对方。


于是,一帮年轻人如释重负地拎着行李和段林下了车,下了车之后便傻眼了。


“你家可真够乡下的。”望着远处田地绵延,甚至不时出现几头水牛的景象,一路上一句话没说的沐紫终于开口了,嘴边挂了一抹浅笑。


不过,也就是因为沐紫这抹浅笑,原本还要张口抱怨的女士们顿时收口。


身为社长的杨志华拿着自己的和学妹的行李,他的学弟们也分担了其他女孩的行李,看看他们的行李,段林苦笑了一下,不似自己和沐紫的只有几件衣服和梳洗工具这样的简单,他们的行李可都是大家伙,大包小包各种器具看起来专业也昂贵,女孩子们也是大包小包,不过里面的内容段林就不敢保证了。


看来接下来的路,段林不知道那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能不能坚持下来。而且,让他们来到村子,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乡下人对城里人有种天然的排斥,自己那边尤其严重。


望着前方的道路,段林皱起了眉头……


“学、学长,天开始黑了啊。”摄影果然是锻炼体力的娱乐,长途跋涉下来,居然没一个男生说累,不过女孩们就不行了,一路喊停数次,竟然天黑了还没有到达。


看看天色,段林也有些着急。


乡下交通闭塞,别说公车了,连个马车都很少有。沿途除了田地就是野路,根本没有路灯这一说,乡下行走最怕的就是夜路。眼看着天已经暗下来了,如果到不了村落会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到了晚上九点,这里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段林皱着眉,看着身下垫着男生上衣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女生,有点不知所措。


“喂,乡下有很多鬼故事吧?”忽然,沐紫说话了。


“啊?哦……”左右看了半天,才发现沐紫说话的对象是自己,段林点了点头。


乡下人迷信,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就推在神鬼身上,小地方的小孩子没有娱乐,从小,每个夜里就是听着长辈的鬼故事睡觉的。


“其实,乡下原本就是鬼魂容易聚集的地方,倒也不假。土葬盛行的地方很容易聚鬼。天黑的时候,那些家伙最喜欢出来……”沐紫说着,忽然地上传来女生的尖叫。


“吓死人了!沐紫你别说了!我们赶紧赶路吧!”看着拍着尘土站起来的女孩子们,段林忽然明白了沐紫的用意。


原本一直借口累,不愿意前进的女孩们歇够了走在最前面,拎着行李的男生们紧随其后,段林这才发现,原本一直在前面的自己和沐紫竟然落在了后面。


“你们不要走太快,大家离近一点!”匆忙喊了一声,段林大步向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前面黑暗中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段林心里就是不舒服。


小时候听过一个很可怕的鬼故事,内容就是关于赶路的,晚上的时候,看到前面的人影绝对不能随便搭话,很有可能对方抬起头来就是一张阴森的鬼脸……


这样的夜里太黑暗,好像酝酿着什么,让段林本能地觉得不安。段林心里祈祷,那种不安千万只是自己的幻觉才好。


长途跋涉还在进行着,天色越来越黑了,乡下的黑暗是极其黑的,星星异常的亮,周围异常的安静,风异常的凉爽,越发衬得周围的黑暗,那是一种连自己放在眼前五寸的手掌都无法看到的暗度,这下子,连男生都有点慌。


段林也慌张。糟糕,自己不能保证能走对路了……


回家的时候,段林从来没有走过夜路,今天这次是第一次,白天的路就不好辨认了,何况黑夜……


忽然,身后传来了车轮滚动的声音,一帮年轻人反射性地向后看去,借着车上微弱的光芒,隐约看清那是一辆马车的时候,一帮人欣喜地欢呼了起来。


段林却是脸色大变。


“别!那是……”


不等段林说完,有几个年轻人不知哪里生出的气力,纷纷拎着行李跑了过去。


段林皱了皱眉,也只好跟了上去。


那是一辆很大的牛车,两头老牛慢悠悠地载着车子前进着,赶车的是个瘦小的人,太过黑暗看不到长相,只是隐约辨出那是一名男子。


车子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车上唯一的油灯没有点在人的旁边,而是被那人用一根宛如钓竿的细长木棒吊着,远远地悬挂在拖车的牲口前方。


几个年轻人还算长了个心眼,看了看车上没有拉人,也不像拖了行李的样子,便开口搭话:“老乡!我们是过路的,我们有个女孩子病了,走不动,能不能载我们一程啊?”


那人没有吭声。


以为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性急的年轻人又说了一遍。说完,生怕对方不答应,急忙还加了一句,“我们出钱行不行?”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段林和剩余的人也追过来了。


“不!不!您赶紧赶路,我们自己走……”段林急忙说着,话没说完就遭到吐槽。


“学长,你是不是脑壳坏掉了?”


“你走惯了山路,我们可走不惯的说!”


“老乡你别听他的,我们出钱,你开价啊!”


“不!我们不坐车!您赶快走吧!”


一时间,寂静的小道上变得无比吵闹。段林只是一股劲地拒绝着,就在几个学弟眼红拽起段林的衣领想要揍他的时候,前方那盏油灯忽然高高地竖了起来,那人举着吊着灯的细木杆,挪到自己脸旁边,黯淡的灯光映衬着那张枯木般的老脸,说不出的诡异……


学弟拽着段林的手一下子松开了,小道上重新变得安安静静。


“老乡,对不起,我们打扰您赶路了,您赶快赶路,晚了就不好了,您先走!”


咽了口唾沫,段林来不及整理被学弟抓乱的衣领,只是低着头赔罪。


那盏煤油灯,被老者吊着,依次在每个人脸前晃了晃,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年轻人,别这么吵啊,死人都被你们吵醒了。”老人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干瘪、沙哑。慢慢地说完这句,牛车终于重新前行,车轮在土路上压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牛车渐渐远去,黑暗中唯一的光亮─老者手中吊着的那盏油灯,也渐渐消失不见,远远看去看不到牛车,只见一个光点悬浮在空中,就像一团鬼火……


“嘎……那是怎么回事?”咋了咋舌,当时揪住段林衣领的那个年轻人扭头问段林。


那是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头发极短,戴着一副粗框眼镜,还留着小胡子,看起来文质彬彬,不过脾气好生大……段林记得这人好像叫黄石。


“那个……是我们这里的习俗。


“是丧车。”


“啊?”对初入脑中的词没太理解,黄石“啊”了一声,他的同伴们也叫了出声,不过那语气不是疑问而是惊吓!他们是听懂了的。


“嗯”了一声,段林清清嗓子重新开口,“我们这里的习俗,是在晚上送葬。刚才那辆车子便是送葬的牛车。”


“天!你是说刚才那辆车上全是棺材?!”终于了解,黄石大叫出声。


“MY


GOD!我还特意看了下上面没人,才问那老头能不能搭车的,原来那些木箱子都是棺材!靠!真他妈的邪门!见鬼了!”恨恨地提着脚下的小石头,黄石企图用这种方式摆脱自己心底慢慢浮上来的畏惧。


“没事没事!不就是棺材么?没什么……”笑呵呵地,杨志华安抚着已经开始尖叫的女孩子。


好不容易才成功地安抚那些女生不再尖叫,杨志华招呼大家重新赶路,不料却发现大头张一直没动弹。


“大头!快走啊!”平时这家伙最喜欢冲在第一个,今天这是怎么了,杨志华奇怪地叫着自己的学弟。


“我……我……”连说了三个“我”字,大头张的身子还是没动,站在他身边的段林注意到他在微微地发抖!


“那辆车子上面真的只有棺材么?”原来还是想刚才那件事,心下了然的同时,有点好笑自己这个鬼精灵的学弟原来如此胆小,杨志华笑了笑,“就是啊,只有几个大箱子,什么也没有,你想多了,是不是,伙计们?!”


轻松的语气,杨志华问着伙伴们,大伙笑嘻嘻地回应着,已经不再惶恐。


“就是啊,不就是几个破箱子么?没什么好怕的……”大头张的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了。杨志华想要拍他,却在一刹那被他挥开了手,激烈的反应让众人吓了一跳!


“我……我看到了……”


“?!”


“我看到箱子了。”


“哦。”看到箱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可是……我还看到了人!”一句话,原本已经恢复平常轻松笑着的众人一下子又安静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