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五篇 东亚剧变 第五章 丰收时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日本东京,因为身边那个半岛上发生的“地震”,两伙矛盾的日本人都无法安稳的睡个好觉了。

当日本政府收到确切的消息,并且得到证实之后,已经是下午5点了,而当那些幕僚准备好自己的报告,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首相暂时居住的地方时,已经是晚上8点了。

渡边在7点的时候就已经早早的休息了,而被人从床上叫醒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所以他现在看着这些坐在他秘密居所中的幕僚官员,也是一脸不满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要我一个个的来问你吗?”渡边揉了下有点模糊的眼睛,由于受到美国的威胁,他现在基本上是一天换一个居住的地方,这搞得渡边精神疲惫,心情很是不好。而当他看到这些将他从床上叫起来的幕僚一个个都沉默着不发言的时候,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首……首相阁下……”桥本抬了下头,又赶紧埋了下去,“今天……今天我们才接到情报,朝鲜……朝鲜……”

桥本支吾了几下,却说不下去了,看他那样子,好象朝鲜的原子弹就在他的屁股下面,随时可能爆炸一样。

“朝鲜怎么了!?”渡边精神一紧张,看到桥本恐惧的样子,也知道在他那问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了,把目光转到了稍微镇静点的近藤身上,“近藤君,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相阁下!”近藤吞了下口水,其实他内心也很不平静,只是锻炼到已经在外表上表现得不明显了,“朝鲜在今天上午进行了核实验,同时还实验了新的弹道导弹……”

“什么!?”渡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受到这猛烈的刺激之后,那不安分的身体也开始发作了。

“首相大人,首相大人!”守在旁边的两名警卫一看到情况不对,赶紧把等在外面的医生与护士叫了进来。

也许渡边真的不该现在死,或者说他的医疗保护措施太好了,要死也没那么容易死得了,在急救一番之后,又重新透过气来。

“首相大人,我看还是明天再继续吧?”一名贴身保镖看到渡边脸上的颜色稍微红润了一点,但是却还不放心。

“不用了,我能坚持下来!”渡边强打精神,坐直了身体,“近藤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详细一点!”

近藤看了一眼别的幕僚,表现出非常担心渡边身体状态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敌不过渡边焦虑的神情:“今天早上,朝鲜进行了一次秘密地下核实验,测量爆炸当量在5万吨左右,应该是钚弹,同时也发射了他们射程超过3500公里的弹道导弹……”

近藤如实的将得到的消息告诉了渡边,同时密切注意着渡边脸上神色的变化。而渡边更是越听越神奇,脸上的是风云变换,一会一个样子。

“那美国对这事有什么反应?”听完近藤的介绍之后,渡边想了一会,主要是让有点激动的心情冷静下来。

“美国还没有做出反应!”近藤说完,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渡边的神色了。

现在近藤都能够想到,渡边肯定很气氛。他们在对朝鲜核实验的监视就已经失败了,虽然这不能怪他们,毕竟战败后的日本已经没有多少的能力去注意到朝鲜半岛上的动静。但是,现在他们却不知道美国的反应,也就是说,对美国的情报工作也做得不够。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在得知美国对日本的野心,以及在日本策划的那些行动之后,还在美国的情报上出现疏漏,这几乎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现在美国也只是刚接到了消息,就算是要做出反应,也不会这么快吧!即使有着各种理由来为这些幕僚开脱,但是谁有能够说得准渡边的脾气?他不会因为这个问题,又将几个人送上黄泉路吗?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很紧张,这些已经非常了解渡边脾气的幕僚官员都不敢抬起头来,只听到渡边粗重急促的呼吸声,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祈祷着,希望不要被渡边点中,那他们就算后悔,现在也来不及了。

“那大家估计美国会做出什么反应呢?”渡边的话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些提心吊胆的幕僚的祈祷起了作用,渡边在开始的激动之后,脑袋没有坏掉,而是更好使了。

“我们已经对美国的反应做了估计!”开始表现非常糟糕的桥本这时候也清醒了过来,赶紧抓住了这次赎过的机会,“美国肯定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但是他们的反应还需要看中国的态度,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态度决定了朝鲜半岛上的局势……”

“中国,又是中国!”渡边一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一下又激动了起来,“难道现在大家都需要看中国的脸色办事吗?”

桥本的头一下就低了下来,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本来是给自己赎过的一次机会,却变成了一次灾难,成了渡边发泄的对象。

几个幕僚低头在下面悄悄的使了个脸色,对桥本上去堵枪口都抱有巨大的同情,同时也认为桥本非常的无辜。从现在的情况来讲,虽然中国还没有决定世界事务的能力,在国际影响力,以及对国际局势的左右能力上,根本还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但是在朝鲜半岛上,中国确实是最有权说话的国家,而中国的态度,就正好决定着几个大国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处理办法。

“桥本君,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你的能力与你的地位不配啊!”渡边冷静了下来,对桥本来讲,这却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冷静,“桥本君,从现在开始,你就不用再为大日本帝国服务了,你可以回家养老了,而新的首席幕僚长官就由近藤君接替吧!”

桥本是强撑着听完了渡边的话,而渡边的话语一落音,桥本只觉得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地上,他的前程,他的事业,他的地位,他的一切都完了,就被渡边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给全部枪毙了,虽然渡边没有要他的性命,但是对于向权力奋斗了几十年的这个小个子日本人来讲,失去了现在的地位,就失去了一切,在今后的日子里,他将过着低贱的生活,这比夺去他的生命还要可怕!

而听到渡边这话的近藤心里却是一阵窃喜,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场对日本来说是灾难的巨大变化,却给他们的政变计划提供一个具有决定性的条件。渡边在一怒之下,将近藤提到了最高幕僚长官的地位上来,也就是说,以前由桥本负责的事情都将交给近藤来管理,这样一来,他就能够准确的掌握渡边的行踪了,而这为他们除掉渡边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条件。而只要除掉了渡边,那么政变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当桥本被两名警卫抬下去之后,渡边的脸上轻轻的抖了一下,再没将内心的复杂感受表现出来。现在他也许有点后悔开始冲动的决定了,但是说出去的话,他已经收不回来了,不然那将极大的降低他的威信。对于桥本,渡边虽然有点看不起他的能力,但是对他的忠诚仍然是非常信任的,这也是为什么渡边没有直接要了桥本性命的原因。而对于近藤,渡边却有种摸不透的感觉。近藤是一名十足的军人,但是在很多时候却表现出了军人中少有的内敛与稳重,这就让渡边无法肯定这名渡边到底在想什么,他需要得到什么,也就无法保证近藤的完全忠诚性了。

“好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渡边虽然后悔,但是也很快的放下了桥本这件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正题上,这才是他现在必须要关心的地方。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的能够应对的办法并不多!”接过了桥本职务的近藤也就接过了这个重担,为了避免重滔前任的覆辙,他说话是非常的小心,“从朝鲜对我们的威胁,他们研制核武器的针对性,以及中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发言权上来看,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寻求中国的支持,并且缓和与中国的关系,这才能够给我们换来更多的安全!”

近藤这话说得非常吃力,既要不过分的刺激渡边,又要把重点说出来,不但要考虑到现在日本的利益,还要为他们政变之后的日本做出贡献。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在表示出中国的重要性之后,立即将日本的厉害关系说了出来。而当他看到渡边沉思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算是勉强过关了。

“那就是说,我们必须要迎合中国,让中国能够更多的理解我们的困境?”渡边睁开了眼睛,现在他眼神中已经没有了迷茫,充满的是失望,以及悲愤的神色。

近藤看到渡边复杂的表情,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最后在无法拖延的时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当然,心里更是万般祈祷渡边不要再发疯了。

“好吧,如果能够为我们大日本帝国换取到更安全的环境,现在再低一次头也没什么了!”渡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现在的日本来讲,确实没有再多的选择,“让我们的谈判团做出一些让步,可以部分满足中国的需要,在金钱上的问题并不重要,但是必须要获取中国在朝鲜半岛上的支持,不能让不理智的朝鲜人将核武器投到日本来!”

而得到渡边这个答复的近藤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按照现在渡边的态度,不但现在的日本可以免除一场危机,也为今后新的日本创造了一个好的国际环境。当然,他最高兴的是现在坐上的位置,这为他们的“新日本计划”提供了最佳的保证!

在渡边这边的会议结束不久,在日本东经的一座私人别墅中,一名老年日本人与一名中年日本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好的,我知道了,还要请近藤君多多操劳了!”

上衫说完最后一句话,放下电话坐到了沙发上,掏出了一根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了。

“近藤那边已经有消息了?”流川看到上衫不急不紧的样子,自己反而失去了平常的冷静,一下激动了起来。

“近藤已经升任首席幕僚长官,接替了桥本的位置!”上衫好象在想着什么事情,回答的时候一点都不投入。

“好啊,这还真是个好消息!”流川激动的搓着双手,“那就是说,近藤能够准确的掌握渡边的行踪,这为我们的行动提供了最大的方便,想不到,想不到啊,这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也许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上衫冷冷的应了一句,让流川的高兴劲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我们能够掌握渡边的行踪的,但是随着朝鲜半岛上局势的风云突变,美国却不一定会实现他们的承诺,给我们强有力的支持了!”

流川本来就是搞外交的,开始也只是一下高兴过了头,现在被上衫这么一提醒,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在想着上衫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也不得不佩服上衫的冷静,以及对事情考虑的全面性。

“你是说,美国可能会阻止我们的行动?”流川想通之后,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对,确实有这个可能!”上衫点了点头,“现在朝鲜半岛已经成了新的焦点,而美国为了消除朝鲜的威胁,保证其国家安全,将有可能放弃我们,维持日本的现装,以换取中国的支持。而失去了美国的支持,我们的行动就将变得非常困难。虽然现在近藤坐到了最有利的位置上,但是我们面前的形势却变的更严峻了!”

流川点了点头,完全认可了上衫的这种分析:“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我们绝对不能让美国半路退出!”

“这个我知道,这不但关系到我们的命运,也关系到日本的命运,我们是不会放弃的!”上衫先稳定了流川有点激动的情绪,“所以我们必须要做点事情了,必须要美国认识到日本的重要性,认识到一个新的日本才是他们消除朝鲜威胁的最佳途径,也是挟制中国的最好办法,当然,更要让美国知道,我们的的计划已经非常充分,现在放弃的话,将得不尝失!”

“恩,也只有这么办了!”流川并不怀疑上衫的办事能力,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对上衫的话也提不出什么意见来。

随即,这伙秘密策划着政变阴谋的日本人快速的行动了起来,在危机到来的时候,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来保护着计划的安全以及完整性。虽然,现在看来他们的计划已经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危机,但是对于这些日本人来讲,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们必须要前进,只有前进,才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美国华盛顿,白宫。

在日本人为朝鲜半岛上的巨大变化而伤心伤神的时候,美国的那些领导人们也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好过与轻松。

“艾迪逊先生,你们对朝鲜的核能力有何估计?”希拉里在了解了朝鲜核实验的前后经过之后,并没有如同渡边一样表现得那么的激动,而是显得非常冷静,这不愧于她美国总统,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身份。

“对朝鲜新的核能力评估工作,我们还在进行之中,现在知道的也只是一个大概的数据!”艾迪逊能够没有过分的夸张,也没有一点保守,如实的反应着情况,“从我们去年对朝鲜核能力做出的评估报告上来看,当时我们认为朝鲜最快也只能在3年之后拥有核武器,显然,现在这个结论已经站不住脚了!而从我们对朝鲜核实验检测得到的数据,分析后的结果表示,朝鲜已经有了非常先进的核技术,他们第一次核实验就是在地下进行的,而且是一枚5万吨级的钚弹,换句话说,朝鲜核试验的目的还不仅仅是显示他们的实力,更是在为今后发展威力更大的氢弹做着准备工作。而从现在朝鲜的情况来看,他们缺少的只是氢弹需要的锂化氘或者锂化氚,他们实验的那枚原子弹已经能够作为氢弹的雷管使用了!”

那些专心致志的听着艾迪逊分析的官员与将领都惊讶了,这些人都知道,从原子弹到氢弹,这是非常巨大,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如果说原子弹开启了核武器时代的大门,那氢弹的出现就是开启了人类世界通向毁灭的大门。在两者的威力与破坏力上,原子弹根本就无法与氢弹相提并论,而且,从生产难度,以及效益成本上来讲,两者的差距更是巨大。制造原子弹需要大量的,而且是高浓度的铀或者钚,而将这两种极易与别的物资发生化学反应的元素提炼到足够高的浓度,这是一道非常难以逾越的障碍,也是所有梦想拥有核武器国家的最大问题所在。但是氢弹却不一样,氢弹主要的原料氘与钏不但储量丰富,而且生产成本并不高,难度也不大,也就是说,只要用并不多的钚或者铀生产作为氢弹雷管的原子弹,就有能力制造出大量的氢弹来了。当然,这中间也有着技术上的难度,但是这个难度却很小,只要投入足够的力量,拥有了原子弹的国家,只需要时间与资金投入,就能够开发出氢弹了。而印度与巴基斯坦当年虽然都实验了自己的原子弹,但是他们并没有实验氢弹,这也是他们无法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其核大国地位的原因之一。但是现在朝鲜的情况却不一样,如果让朝鲜生产出了大量的核材料,并最终制造出了氢弹的话,那悬在美国头上的将不是一把有威胁的利剑,而是一柄恶魔的镰刀了。

“那朝鲜的核原料生产能力的情况又如何?”希拉里震惊之后,立即冷静了下来,在猛补了一番核武器方面的知识之后,她也知道,不管是原子弹,还是氢弹,问题的关键仍然是在铀和钚这两种基本的核材料上。

“从我们得到的最准确的情报上来看,现在朝鲜拥有2座20万兆瓦级的重水反应堆!”艾迪逊略微顿了一下,让所有人都理解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换句话说,如果这两座重水堆不停的工作的话,朝鲜一年之内能够得到大概50公斤的高浓缩铀,另外还可以生产出200公斤左右的高浓度钚。当然,在朝鲜,铀矿并不稀有。而这两座核反应堆已经连续运做了2年,即使算上各种损耗,朝鲜现在拥有的核材料都足够生产20枚2万吨级以上的原子弹,或者是15枚100万吨级以上的氢弹!”

“这么多!”希拉里大概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也惊讶得合不上嘴。

“但是朝鲜有能力将这些核武器投送到美国来吗?”一直沉默着的哈本上将这时候终于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现在看来,朝鲜确实没有这个能力,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今后没有这个能力!”艾迪逊看了哈本一眼,“从朝鲜这次同时进行的弹道导弹实验上来看,他们已经掌握了中程弹道导弹的关键技术。而从中程导弹发展到远程导弹,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在技术上并没有多少难度。所以朝鲜最快将在2年之内就拥有射程超过8000公里的弹道导弹,这已经威胁到了夏威夷与阿拉斯加,而能够打到我们本土西海岸的导弹,朝鲜在5年之后也肯定能够制造出来!”

“那就是说,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希拉里恢复了镇定的状态,“那我们现在能够做些什么事情呢?”

希拉里这个问题是对奥斯与钱德勒提出来的,而做完了自己工作的艾迪逊见到没自己的事了,也就坐了下去。

“我们现在还不能做出过激的行动!”奥斯有点懊恼的摇了摇头,虽然在日本问题上,他与总统的意见有所差别,但是在针对朝鲜半岛的问题上,他却没有一点别的意见,保护美国利益,是任何一个美国官员都非常重视,也是视为自己本分的工作,“在朝鲜半岛上,我们的军事力量完全不够,我们驻扎在韩国的2万军队是无法对朝鲜构成多大威胁的,而且还需要分出一部分力量用到日本方向上去。另外,在中国做出决定之前,我们不可能对朝鲜动武!”

这时候,希拉里沉默了,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中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强大影响力,但是却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作为一个对朝鲜提供了几十年帮助的大国,在朝鲜,中国有着别任何国家都强的影响力。而且,朝鲜半岛就是中国的后院,是中国咽喉上的护甲,不管是何种原因,如果朝鲜半岛上的局势变得对中国不利,威胁到了中国的安全,那都是中国不能容忍的。而在五十多年前,美国就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才导致了他们建国之后的第一次重大失败!

“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态度对我们来讲,也许并不是那么的糟糕!”钱德勒见到总统郁闷的表情,接过了国务卿的话,“现在中国才从台湾战争的影响中走出来,对他们来说,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所以中国也肯定不想看到朝鲜半岛上出现核危机。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好中国的这个心理,并且照顾到中国的感受与利益的话,我们仍然有机会解决朝鲜问题。”

“恩!”希拉里点了点头,她也想通了这一点,这对她来说,至少是一个好消息,“那我们就必须要做好准备,如果中国有意向与我们共同解决朝鲜问题的话,我们就必须马上行动,根除朝鲜对我们的威胁!”

“那我们就必须要对现在的军事部署做出调整!”哈本看到希拉里示意他继续的眼神后,接着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军队能够使用了,在日本,伊拉克以及阿富汗已经占用了我们大量的部队,而另外留在国内的军队也需要时间进行休整,短期之内是无法形成战斗力的。如果要想在朝鲜半岛上做好军事行动准备的话,我们必须要减少别的方向上的军队数量!”

“我们在阿富汗的军队并不多,而伊拉克是现在我们必须控制的地方,绝对不能减少军队数量!”奥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仔细观察了希拉里的神色后,“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在日本的行动,将准备用在日本的力量转移到朝鲜半岛上去,这不但能够最快做好准备,也能够减少一个麻烦!”

希拉里轻微的点了点头,以前对日本非常强硬的态度已经有所动摇了。正如奥斯所说,当朝鲜半岛成为了问题的焦点之后,美国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来关注日本,而且这支军队离朝鲜半岛最近,能够立即形成威慑力量,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正在希拉里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一名白宫上校情报官员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在把文件交到希拉里手中后,又在希拉里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之后,才退了出去。

“奥斯先生,你先看下吧!”希拉里看完了这份简短的文件之后,交给了奥斯,接着把目光转到了那位有点不满的上将身上,“哈本将军,如果我们不能从日本方向抽调力量的话,那又应该怎么做呢?”

看到手中的这份从日本刚刚传来的文件,奥斯已经没有心情再去听希拉里他们讨论了。即使不看总统的决定,他也知道自己的努力再次失败了。

“如果我们不能从日本方向抽调力量的话,那就要解决很都问题,而且还要部分放弃在伊拉克的利益!”哈本其实并不想放弃日本方向的行动,这是他负责安排的,而且重回日本,也是每一个美国军人的梦想,“为了保证在朝鲜半岛上行动的成功,我们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量来完成任务,而现在我们手中剩余的军队是不够的,要想扩充军队数量,首先是在时间上来不及了,另外,现在国内的形势也无法让我们过多的增加军队的数量,所以我们只能从伊拉克调派部队到朝鲜半岛上去。而这么多的话,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我们需要充足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这次大规模的军事调动与部署,所以首先得想办法稳住朝鲜半岛的局势,这就需要中国的合作了!”

希拉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沉思了起来。现在她必须做出选择,到底是放弃日本,还是放弃伊拉克,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易的选择。

“如果我们放弃了在伊拉克的行动,那获益最大的是谁?”希拉里没有急着做出选择,而是在继续考虑之中。

“如果仓促放弃伊拉克的话,那获益最大的将是中国!”奥斯看到了希望,马上又开始努力了,“而我一直在怀疑,这是不是中国的一个计谋,是中国为了打通海湾地区的石油通道,获取海湾地区的石油资源而搞的一个阴谋!”

希拉里再次沉默了,这点她也想到了,但是她却不相信这是中国搞的阴谋。从整件事情的利益关系上来讲,如果在朝鲜半岛上爆发战争的话,那对中国也没有一点好处,而且害处极大,在才结束了台湾战争之后,中国不会冒险来搞这么大风险的事情的。而且,即使美国放弃了在伊拉克的部分利益,中国也不见得能够填补美国留下的空间,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那我们放弃了日本的话,那谁又将是最大的获益者呢?”希拉里换了个地方,问出了同样的问题来。

奥斯沉默了,他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不想回答。

“那肯定也是中国!”哈本帮助奥斯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放弃了这次机会,就无法从日本挟制中国了,也就是说,我们失去了挟制中国的一个最好的前进基地,把太平洋的大门对中国完全开放了。所以,只要我们放弃日本,中国就将获得最大的好处!另外……”哈本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另外,只要我们在伊拉克做好了准备,既然我们需要时间来进行战略调整,那也就有时间在伊拉克做好准备,我们就能够防止海湾地区落入中国手中。而作为一种选择,我们可以借助欧洲的力量来填补我们离开后的实力真空,这不但能够挟制中国进入海湾地区,还可以给欧洲做个人情,将这一重要的地区交到一个可靠的盟友手中。”

希拉里点了点头,这个方向上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在没有日本的威胁之后,中国通向太平洋的道路已经没有任何的阻拦,如果以后美国还想挟制中国的话,那已经没有了一点可能性。但是要将海湾地区的控制权交给欧洲,希拉里却有点不那么甘心,而且现在欧洲是越来越独立了,很多时候已经不是那么听美国的话了,对这个盟友是不是足够的可靠,希拉里还不敢确认。但是,在两难的境地中,她也没有多余的选择。

“好吧,我看现在我们应该做出决定了!”在考虑到了两个方向的轻重利益之后,希拉里终于做出了决定,“对日本的计划照常进行,但是得做出一些修改,我们可以将部队主要部署到韩国去,也正好可以利用这次朝鲜半岛危机作为借口。另外,在与欧洲国家达成一致意见之前,我们还不能从伊拉克撤出。而等到我们与中国达成了一致意见,而且欧洲也乐意与我们合作之后,我们才开始进行军事部署调动吧!”

虽然,希拉里的这个决定看起来并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很显然,希拉里已经做出了选择,在无法照顾周全的时候,她只能做出一次冒险。因为中国的迅速强大,看来挟制中国已经成了美国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