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琉球历史书中印着:我们不是日本人!

第一眼看到这栏标题,相信大多数看官都会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冲绳?那不是日本的领土吗?那不是驻日美军基地吗?冲绳人的中国情结是怎麽回事?有无搞错?(然而,这正是我们的悲情之所在)


错,现在是,可是你们知道其实冲绳原本并不叫做冲绳而是叫做琉球的吗?冲绳不过是日本人百余年前替它取的名字罢了。一个民族,最悲惨的事莫过于其民族的语言被忘记,其民族的文化被流失,其民族的历史再也没人提起,其民族的精神从世上消失。而琉球民族,还有比以上所说的更悲惨的事:作为其血统和文化的根源、被琉球民族视如母亲的中华民族,在琉球民族最悲惨的的时候,竟然不作一声,任由其被残暴如恶狼的日本凌辱,忍受着一个民族最悲惨的经历-被同化和奴化……


大家知道闻一多写的《七子之歌》吗?



七子之歌(之叁)台湾


1925年闻一多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雄。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每当读到这首诗,总能令我的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每当问起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关於琉球的一切,他们的回答总是一脸的茫然,每当日本政坛上演一幕幕精心策划好的舞台剧,狂言一番,辞职,再狂言一番,再辞职,这一切虽然拙劣,然而,它却是非常成功的,日本人的意识被成功的诱导,日本人的“民智“被成功的开启,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慢慢被打开……,从“南京大屠杀是21世纪最大的谎言“到如今的“台湾论“,日本人似乎在考验中国人的忍耐限度,似乎在测量中国人的底线在哪里,然而,日本人好像自始自终也未能明白过来,等到寒光闪闪的中华之剑离鞘瞬间穿透一切邪恶生灵心脏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今天,我在此借贵版宝地转贴一篇文章,我并未准备就此说服谁,我只是觉得应该把我所知的,把我所看到的也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让大家了解尊重那段历史,从新认识那个对於我们来说曾经熟悉而今陌生的琉球群岛!


中国典籍中有许多关于琉球的记载。因为这样,中国人也许对“冲绳”感觉生疏,如果说冲绳就是古代的“琉球“,很多人便会有似曾相识的感情。台湾居民至今还称冲绳为“琉球“,正好说明,这地区在历史、文化、思想、感情等方面,彼此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历史文化迥异


现在的日本冲绳县,是由冲绳、宫古、八重山叁个群岛为中心,总共140多个大小岛屿组成的。目前只有40个岛屿有人居住,总人口约120万。原本的“琉球王国“,或地理概念的“琉球弧“、“琉球文化圈“地区,远比现在的冲绳范围还大。而且“琉球孤“的岛屿,从南到北散布于1000公里海面,覆盖的面积甚至比日本的本州还大。而从冲绳最西端的岛屿与那国岛,晴天可以望得见台湾。最南端的岛屿波照间岛,它的纬度比台北还南。


冲绳不仅土地远离日本本土,历史、文化、风土也与日本本土迥然有异。最大原因,琉球原本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国家,由于地理位置使然,使它跟隔海的两个强邻,即泱泱的文化大国中国、推行武家政治的封建国家日本,不得不经常打交道。




深受中国影响


琉球历代国王就通过与中国“朝贡“与“册封“的关系,与当时的中国建立起紧密的外交与贸易关系,也从频繁的贸易往来过程中,受到中国文化,特别是福州人的风俗习惯强烈影响。而日本早期给琉球的主要影响,一是海盗“倭寇“的骚扰,二是强邻“萨摩“的武力支配。由于有这些历史背景,使琉球人至今还跟日本本土人,显得气质不同,甚至有些格格不入。


旅游冲绳的最深刻印象是,到处可见古琉球的传统、中国文化的痕迹,包括中国饮食文化,令人自然产生思古之幽情。



琉球未统一之前,也有过叁国分立的时代,即以冲绳岛为中心,从北到南,划分为北山、中山、南山叁个国家。叁山的“世主“,都曾主动向中国明朝皇帝“进贡“,而明朝也来者不拒,分别给他们“册封“承认。




“琉球王国“的开始


公元1429年,中山王尚巴志统一琉球,定都首里城,是为“琉球王国“的开始。不过,首里城的创建则始於1930年代。今天重建的那霸市首里城公园,就是当年琉球王朝宫殿的所在。


中山王擦度王1930年代创建首里城,经过后来的第二代尚氏王朝的经营,它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仿效中国的宫殿建筑群。当然,它不能跟中国的宫殿规模相比,却有中国宫殿模型、精巧复制品的实感。


首里城在二次大战时,受到严重破坏。1992年开始复修。修复后的首里城,依然金碧辉煌,正殿的穹形设计是典型的唐式大门,配以金黄屋顶,朱红支柱,金龙雕梁,朱狮画栋,非常耀目。

资料记载,琉球被日本吞并之前,正殿二楼曾挂有九面中国皇帝赐给琉球王的御笔匾额,几经战火,现在已经不知去向。现在大殿悬挂的“中山世土“匾额,为康熙22年(1683年)册封尚真王时所赐,也是一件复制品。御椅也不知去向,现在摆设的也是复制品,还是现代台湾师傅的杰作。除了接待萨摩人的南风殿,全是中国风格的建筑,尤其连接正殿的北殿,专门建来招待远来的册封使,更不用说全是中国宫殿的翻版了。



冲绳国宝“守礼门“


冲绳的“国宝“,象征冲绳的建筑,是一座悬挂“守礼之邦“匾额的牌坊,称“守礼门“。它就耸立在首里城公园的大门外,也就是宫殿的入口处。我们游首里城公园当天,牌坊刚好在翻修,因而与那着名的“守礼之邦“四个大字无缘一睹其真面目。事后,导游比嘉小姐要我们猜:何处是日本名声最大,看后却又感觉大失所望的着名旅游景点?揭开谜底,原来就是指那霸的守礼门。

守礼门的原型是中国的牌坊,挂上“守礼之邦“汉字匾额,确实很能代表琉球。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它染上日本缩龙成寸的习气,显得气派不足。难怪,有人说“百闻不如一见“,还劳导游小姐出哑谜来安慰我们,不须为失之交臂而顿足。其实,很多东西有时真的是,未见面反而能保留心中的美好形象。


从首里城的规模,特别是它浓厚的中国色彩,谁都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琉球王国与明清中国的关系,确实是非比寻常的。根据历史记载,琉球王国通过与明清的往来,获得大量商品赏赐,有部分就转售给日本萨摩商人,后来还引发日本对琉球的觊觎。同时,琉球又将日本的铜和其他商品,充作琉球商品“进贡“中国,以换取中国更多高度发达的商品。历代琉球国王都向中国朝贡,尤其新王即位,必定要求中国派遣使臣到来为新王举行“册封“仪式。描绘中国册封使,其壮观的队伍,严肃场面的卷轴《中国册封使行列图》,如今还收藏在那霸的冲绳县立博物馆。


琉球一度是海上贸易王国


琉球王国虽然换了几个王朝,它向中国“进贡“,而中国则给它“册封“,这种关系前后维持了500年,直到琉球完全被日本吞并为止。


琉球就通过这种关系,不仅从中国获得大量的物资供应,还发展成为当时锁国中国的海上对外贸易“总代理“。琉球的船只,不仅往来那霸与福州之间,还北上日本、朝鲜,又南下安南(越南)、吕宋(菲律宾)、暹罗(泰国)、亚齐、爪哇(印尼)、马六甲等,遍布整个南洋群岛。琉球从这样的“转口贸易“中富裕起来。


明治维新与琉球处分


日本明治维新,推行中央集权的天皇制,实行废藩置县,琉球王国也从琉球藩,再降级为冲绳县,从此正式为日本所吞并。


中国从未承认琉球属于日本


一八七五年,日本得寸进尺,大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废除中国年号,改为明治年号。虽然大清软弱无能至此,但在琉球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为中国所有,没有让步。直到明治十二年(一八七九年)天皇政府推行“废藩设县“,在琉球强行搞了个所谓的“琉球处分“,把琉球一分为二:北为日本领土,改为“冲绳县“,南为大清领土,并企图硬逼中国承认。当时琉球中山王派使臣到北京朝廷哭诉,恳求大清保护属国,而清廷在日本武力威慑下一味地厌战求和,在提出毫无作用的“严重抗议“后,乃提出另一妥协方案,即叁分琉球:挨近日本方向的庵美大岛为日本领土,冲绳群岛按“琉球处分“以前的状态仍归琉球中山王的领国,南部的先岛群岛为中国的领土。而在此时,沙皇俄国在伊犁边界又欺负大清无能,掠夺蚕食。朝廷迫于内外交困,于一八八零年九月再次向日本让步,按日本的二分法草签分界条约(5)。


按此条约现在日本控制的包括宫古、石横、八重山群岛在内的先岛群岛,准备归还中国。但此条约在北京遇到朝廷重臣的大力抨击,指责这是“卖国契“,主战派甚至主张立即派出重兵,不惜与日决战到底。最后中堂李鸿章上奏折说:“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则大受其损,拒之则多树一敌,唯有以延宕一法,最为相宜“,大清随搁置此案。后来虽经日本再叁催促也没结果————清庭不签此约,那就意味着中国不仅拥有南琉球的主权,而且仍然坚持琉球北部的主权————此后,日本干脆装聋作哑,继续窃居中国领土至今。


琉球传统文化与中国情结


自从日本窃取琉球后,为扑灭琉球人的国家意识和独立风潮,不择手段,使用了各种软硬兼施的方法,强行“日本化“。那时琉球人的汉化很深,虽然经过日本七十年的“皇民化改造“,但千年积累下来的中华文化根深蒂固,基本未变。他们使用与日本完全不同的汉语方言,风俗民情、社会人文依然属于儒家文化,口音属闽南语和台湾语系,更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采用的是中国的农历年号,节日喜庆也与儒家文化大同小异。一九七二年美国将琉球再度“转让“日本后,日本为消除中华文化,强制推行“国民义务教育“、穿日本服装、吃日本食品。每一个孩子必??十年的“免费教育“。而为消灭汉语方言,从小学起便在每个班级都制作叁张“方言卡“,谁讲方言谁就会领到卡,持卡者直到发现其他讲方言的人,才能传给下一个,直到这位持卡人发现另一个。而每到放学以后,持卡的这叁个学生则必须留下来打扫教室。因此,许多拿到卡的小学生,不惜和同学打架,逼同学用方言脱口说出“好痛“或“混蛋“,以转移卡片逃避扫除(9)。这样使琉球“日本化“到现在,依然没有使他们忘记历史,忘记祖先。至今琉球人最爱引以为证据的是:日本人总是在客厅摆一把武士刀作为装饰,而琉球人则是摆类似中国琵琶的叁弦琴,以此来对比日本的凶残好武,琉球人的爱好和平。


琉球人说:我们不是日本人


一九九六年底,琉球美军在基地事件再次雪上加霜,首先从美国传出,美军前不久,在琉球使用了放射性核子枪弹头,练习射击,给琉球造成核污染。事情的严重性并不在于核污染本身,而是当美军告诉日本政府时,日本心怀鬼态,拖了半年之久都不告知日本人民,更不告知琉球人,直到事情终于从美国暴发出来,再也按不住了,日本才急忙把这一旧闻公布出去,这使琉球人对日本更加不信任。

一九九七年叁月,就在美国国防部长科恩访问日本时,驻琉球美军又传出强暴、虐待琉球妇女丑闻:一个美军将一名琉球妇女从头顶上扔出去,落在床上摔坏了好几根骨头。这件事无疑又一次在琉球的排美抗日的烈焰上,火上加油。日本政府使出两面手法,首先推出一个“振兴琉球法案“,准备投入大量资金,要在琉球推行所谓的“一国两制“,给予琉球更大的自主权,自治权。另一方面于九七年四月,日本国会强行制定“美军驻琉球法案“,不顾琉球人强烈的抗议,企图把美军强驻琉球变成正式法律,强制那些不愿将土地租给美军的数千户琉球人,租出他们的土地。结果引发琉球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他们不仅在琉球本地抗议,四月十七日,更有琉球居民团体代表一百人,穿着不同与日本的琉球民族服装,拿着象征着琉球民族的传统乐器鼓和叁弦琴,在审议驻军法案的日本国会前,声嘶力竭地抗议。但日本议会还是无视琉球人的反抗,强行通过了此法。


这样,琉球哗然,要求独立的呼声再度高涨起来,现在,在琉球书店里,醒目的琉球历史书中印着:“琉球曾是中国的附属国,我们不是日本人“。在今天保钓运动中,钓鱼台主权与琉球主权必须相提并论。中国从来没有承认过琉球归属日本,现在更不能放弃。并且,挨近台湾约有五十海里的先岛群岛,就连日本自己也承认是中国领土,理当首先归还中国,至于北部琉球问题,则可在“主权为中国所有“的前提下,视中、日和琉球人民自主谈判决定其归属或独立。保钓、保琉球运动只有以攻代守、积极主动,才能有更多筹码与日本就钓鱼台和琉球问题谈判、交易、妥协,才能不愧对祖先、耻后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