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三十六节 儿马蛋子

wanhexing 收藏 5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URL] “不用!我自己揉一揉就好了。”“哎呦”雪子疼痛哀叫一声,急忙用双手分开早已敞开的衣襟,然后双手用力的揉搓腹部,高耸的乳房随着手势一耸一耸地晃动,双腿也一张一合地绞动。“儿马蛋子”的心脏似乎快要停止了跳动,紧张地盯着雪子的双手。雪子动作变得轻柔起来,她轻声地对“儿马蛋子”说:“不用找医生,只要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不用!我自己揉一揉就好了。”“哎呦”雪子疼痛哀叫一声,急忙用双手分开早已敞开的衣襟,然后双手用力的揉搓腹部,高耸的乳房随着手势一耸一耸地晃动,双腿也一张一合地绞动。“儿马蛋子”的心脏似乎快要停止了跳动,紧张地盯着雪子的双手。雪子动作变得轻柔起来,她轻声地对“儿马蛋子”说:“不用找医生,只要揉一揉就好了。”她假意害羞地对“儿马蛋子”说:“你能帮我吗?”“儿马蛋子”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帮助雪子。雪子又“哎呀”一声,连忙对“儿马蛋子”说:“快,快。帮我揉揉肚子”。

“儿马蛋子”慢慢蹲下身体,双手不知所措的轻轻放在雪子的肚皮上不知如何动作。雪子抓住他的双手用力地移动起来,“儿马蛋子”双手开始灵活起来,在雪子小手的牵引下揉遍了小腹、乳房、长满浓密耻毛的下体。雪子的身体变得柔软起来,她突然“哎呀”一声,抬起上身紧紧用双手抱住“儿马蛋子”。

就这样“儿马蛋子”与雪子有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第一次与女人发生了亲密的性接触。在随后的几天,雪子施展手段,充分表现了女人温柔的一面。每次“儿马蛋子”一进山洞,雪子就主动迎上前去,就像日本女人迎接自己的丈夫一样,恭敬而又充满性的诱惑。她每次都会主动挑起“儿马蛋子”的情欲,然后欲迎还拒,等待“儿马蛋子”的征服,她充分施展床上技巧,让“儿马蛋子”每次都会体验到男人征服女人的快乐。完成性事,雪子会温柔地依偎在“儿马蛋子”的怀里,像一个得到满足的妻子一样,不停地赞美他身体的雄壮,赞美他力量的强大。同时还会不停用嘴喂食“儿马蛋子”、伺候他、恭维他。

日本的文化许多地方都得到中国文化的传承,日本女人更懂得怎样讨好自己的丈夫,雪子不断引导“儿马蛋子”去憧憬未来,然后她会按照“儿马蛋子”的梦想,提出实现目标的方法。当她知道“儿马蛋子”像普通农民一样希望攒下钱后买上几百亩地过那种与世无争的自在生活时,雪子会说自己在奉天存有一笔不小存款,只要“儿马蛋子”能带她离开这里,她就会取出钱,然后替他买下很多良田,两人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当知道“儿马蛋子”希望他的妻子能够给他多生几个儿子时,雪子就会说她会替他生很多男孩,并向“儿马蛋子”描述每个男孩的可爱模样。

短短的时间,“儿马蛋子”不仅在雪子身上既感受到了女人性事的快乐,也体会到由女人无比崇敬带来的自豪感。“儿马蛋子”越来越迷恋雪子,这种迷恋已经不再单纯身体的迷恋,而变成了一种精神的依恋,准确地说她爱上了雪子。

随木英征战篾箩谷时,“儿马蛋子”面对鬼子也产生过自责,他有了一种负罪感。为了自赎,他冲锋在前,想用多杀鬼子减少罪恶感,当时他确实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回到军粮谷他没敢去见雪子,他也想就此忘掉这个女人。可当他听到部队马上就要转移时,他又忍不住关心起雪子的安危,当他控制不住自己,向木英提起雪子时,他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当听到不杀雪子时,他高兴得差一点蹦了起来;当听到雪子只能靠运气决定生死时,他似乎又感掉进冰窖一样浑身发冷;当听到让他给雪子送干粮时,他又看到了希望。他从伙房偷偷拿去够雪子吃半个月的干粮,他不想这个给他带来梦想的女人死去。

两天不见,两个人一见面立刻变得疯狂起来,雪子的疯狂是为了让“儿马蛋子”早点带自己走;“儿马蛋子”的疯狂是因为从此天各一方永无见面机会了。临走前,“儿马蛋子”还是忍不住告诉雪子部队马上就要转移的消息。雪子听到她要完全靠运气决定生死时,她抱住“儿马蛋子”低声哭诉:“这里地势偏僻,即使有人进山谷,也不会发现这里。我肯定会死在这里。”雪子深知“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的法宝,她比那些女人更懂得男人的心,她哭泣一会,推开“儿马蛋子”以一种诀别的语调说:“你走吧!不要管我。我注定是要死的人,今生不能与你成夫妻,来生一定做你的妻子。”

“不,不,你不会死,一定会有人来救你。”“儿马蛋子”深情地抱住雪子。

“有人能来救我,又能怎麽样?离开了你,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麽意思。没有你,我不可能活下去的。不过,你放心,我活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只要在我死后,你还能想起我,我就心满意足了。”雪子说完把“儿马蛋子”推出了山洞。

雪子相信她自己的演技,她相信“儿马蛋子”不会留下她不管。当木英等人来到山洞时,雪子还以为是“儿马蛋子”前来救她。所以她故意不动声色,却把衣襟敞开,她要用自己的肉体再次好好犒赏一下被他彻底征服的“儿马蛋子”。当她看到进洞的是木英等人时,她感到了一种绝望。她当时也想用美色征服木英,但陈大芬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被雪子推离山洞,“儿马蛋子”像行尸走肉一样游荡到谷底,满脑子都是雪子的影子,他痛苦地躺在两块巨石的夹缝中,他要安静地想一想,他不想离开给他新生的大少,但他更舍不得离开心爱的雪子。躺在石逢中,他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无法取舍,抉择的痛苦深深折磨着他的心灵。当山谷里传来女兵呼叫他的声音时,没有最后做出决定的他,没有勇气钻出石缝。当呼喊声渐渐消失时,他突然意识到他实际上已经选择了雪子,他已经失去了回到部队的机会。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痛苦地将脑袋撞在山石上。肉体的刺痛使他清醒过来,既然选择了雪子,就安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与雪子一起快乐地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打鬼子的事情就留给别人去做吧,中国这麽大,也不缺他一个人。


军粮谷变得安静了,“儿马蛋子“钻出山缝,他小心的看看四周确实已经没有了士兵,才快步跑到关押雪子的山洞。已经绝望的雪子被抱在怀里时,她疯狂的亲吻“儿马蛋子”,嘴里不停地说着赞美的词句,不停地说着永不离弃的誓言,身体也疯狂地缠绕着“儿马蛋子”,两个人的衣服在扭动中脱离身体,雪子用丰满的肉体挑逗、刺激、满足着“儿马蛋子”。

从来没有的满足让“儿马蛋子”感到了他自己的力量。他开始被他自己感动了,他被能为爱而放弃一切所感动,他为能拯救了全心依靠他的女人而感动,他也为能有勇气做出正确抉择而感动。他暗下决心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让这个女人快乐、幸福。

不敢在军粮谷久待,“儿马蛋子”带着雪子躲到了一个小村庄,看到村民惊恐的样子,“儿马蛋子”才意识到两个人身上的鬼子制服太显眼了,他独自到镇上买了两身百姓的服装,与雪子离开村子后马上换了衣服,两个人打扮成了一对夫妻。

当晚,两个人投宿在一个小镇的旅馆中,“儿马蛋子”打开随身的包裹,拿出上次战斗缴获的钱物,他骄傲地向雪子讲述他怎样痛杀鬼子,战斗时怎样勇敢。并将一枚缴获的日本怀表递给雪子,送给她作为定情信物。他没有注意到雪子仇视的目光,完全沉浸自我陶醉中。他没想到此时脱离了危险的雪子正在思索如何把他交给日本人。

雪子十分赞成“儿马蛋子”回辽西老家的决定,不断催促他快点赶路。“儿马蛋子”还以为雪子急于回家和他成亲,一路上不停亲吻雪子,他为意外得到一个善解人意的妻子而高兴。

第二天,“儿马蛋子”有意远离鬼子把守的地方,宁可多走弯路也要躲开鬼子。雪子不停地劝解“儿马蛋子”不要多走弯路。被幸福冲昏头脑的“儿马蛋子”终于听从雪子的建议,不再躲避鬼子。在几个鬼子把守的地方,都没有出现意外,“儿马蛋子”放松了警惕。

中午时,在一个有鬼子驻守的村庄里,对面过来一队巡逻的鬼子兵。“儿马蛋子”已经与鬼子擦肩而过,可后面的雪子突然低声地用日语向身边的鬼子报了警。鬼子立刻围住了“儿马蛋子”和雪子,不等他解释,就被带到了宪兵队。不明就里的“儿马蛋子”还在抵赖,雪子早已向日本人交待了她的身份和“儿马蛋子”的底细。

鬼子宪兵从“儿马蛋子”随身的包裹里搜出篾箩谷阵亡鬼子的遗物。正在寻找篾箩谷真凶的鬼子一位捉到了一条大鱼,不敢怠慢,立刻向关东军总部作了汇报。没有审讯,“儿马蛋子”被押送到北马各庄的鬼子据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