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十四章

伍汉民 收藏 43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铁蛋坐在小镇的街道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不断走来走去的人们。营地离小镇有个二十里的山路,为了赶时间,铁蛋天不亮就出发了,到了小镇的时候,太阳才升了一杆子高呢。在他的身边,小虎正兴高采烈的左嗅嗅右嗅嗅,新鲜得很。猛一看,谁都不会把他跟狗儿山上的八路军联系起来,这不就是在附近地区常可以见到的猎人么,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铁蛋坐在小镇的街道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不断走来走去的人们。营地离小镇有个二十里的山路,为了赶时间,铁蛋天不亮就出发了,到了小镇的时候,太阳才升了一杆子高呢。在他的身边,小虎正兴高采烈的左嗅嗅右嗅嗅,新鲜得很。猛一看,谁都不会把他跟狗儿山上的八路军联系起来,这不就是在附近地区常可以见到的猎人么,谁能想到,一个半大小子,手里有着二十条鬼子的性命呢。

铁蛋的肩膀上,扛着一根木棍,上面挂了两只野鸡,以及两张山羊皮。按连长的要求,铁蛋除了要把镇上的鬼子情况搞清楚外,还得把这些东西卖出去,换一些西药或者是大米回来。不过,铁蛋可不想换大米呢,野味的行情铁蛋懂,这些东西,至少可以换个一百斤重的大米啊,二十里山路,非把铁蛋累垮了不成。

离铁蛋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就是鬼子的营地。营地占地也不小了,用铁丝圈了起来,中间是一座四层的炮楼,那炮楼是土擂成的,中间有着大大小小的十几个枪眼,铁蛋想象得出来,真要攻下这炮楼,得牺牲多少人啊。不过,现在不怕了,弄来了两门小炮,完全可以让里面的鬼子喝一壶的了。

炮楼的正前方,是一哨所,用拒马挡着,旁边站了几个伪军,其中的一个,总是有意无意地把眼光朝着铁蛋这边瞄。铁蛋并不怕,他的怀里揣着指导员的小左轮,多少能换上几个敌人的。只是,铁蛋很是不解,在出发前,连长一再告诉他,千万不要跟伪军发生冲突,就算是碰到意外情况了,那枪子儿也只能朝着鬼子打,可别朝着伪军打啊。妈的,这些伪军,可全是汉奸啊,干吗不能打的,难不成就因为他们是中国人?可是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把伪军当成真正的中国人,他们连人也不能算啊。

歇得差不多了,铁蛋才站了起来,招呼了一下小虎,朝着伪军走了过去。

“军爷,要野味吗?刚打的山鸡,新鲜得很,羊皮一个洞都没有,好东西啊。”

“去,去,小子,没见我们正忙着呢。”几个伪军抽着烟,把枪乱七八糟地放在一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一直观察着铁蛋的那个伪军看来是这伙人的头,他挥挥手,止住了同伴的骂声,和言悦色地对铁蛋说:“小兄弟,你这野鸡怎么卖啊?怎么才两只呢,我们楼里面有二十四个太君,两只野鸡不够分的。”

几个伪军吃惊地看着他们的头,然后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本是一直臭着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笑容。一个伪军最是机灵,连忙说到:“就是啊,两只不够啊,我们三十六个皇协军,连汤都分不到的。这样吧,小兄弟,你到那边的市场上去看一看,说不定能够卖出好价钱呢。”

另一个伪军更是离谱,他好象当铁蛋不存在似的,对为首的伪军说到:“头,听说药店里新来了一批治伤的西药,那玩意儿见效快,看来咱们得去弄点儿回来,有备无患么。”

铁蛋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情报也来得太容易了点儿吧。他知道自己的破绽出在那里了,市场就在旁边,他不去市场上卖野味,跑到军营来了,是人都知道这里面有鬼了。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那些伪军,好象是争着把情报送上门来呢。

铁蛋卖了野味,换了一些西药,朝着狗儿山走去。妈的,那西药太贵了点儿,那些野味,换到的东西不够一个伤员一天用。他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往后看,有时候还特别停了下来,仔细地观察着后面的情况,害得跟着他的小虎,也是一付如临大敌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嗅着空气中可能存在的不一样的味道。铁蛋一直想不开,那些伪军的表现太奇怪了,说不定有陷阱呢,得小心一点才行。

可是,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不一样的迹象。铁蛋摇了摇头,只得从另外的一条极其难走的小路折回了连队的营地。当他回到营地的时候,月亮都已经出来了,连长和指导员都站在营地的外面,不停地走来走去,直到看见铁蛋完整无缺地回来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指导员走上前去,二话不说,朝着铁蛋就是一拳:“妈的,你小子上那儿去了,不就是二十里的山路么,走了这么久才回来,你纯心让大家担心死啊。”

铁蛋连忙向连长汇报了得来的情报,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没想到,连长和指导员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连长拍了拍铁蛋的肩膀:“小子,警惕性是挺高的,很好。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情报的正确性,我敢保证,这情报绝对是真的。至于为什么,你在狗儿山呆久了,以后就明白了。好了,把药留下,你小子去吃晚饭吧,给你留了几个鸡腿呢,就当是你顺利完成任务的奖励了。”说完,不管一头雾水的铁蛋,习惯性地朝着他的屁股上来了这么轻轻的一脚后,就把铁蛋赶走了。

刚刚啃完了鸡腿,集合的哨声就响了。这回出动的是林金枝的一排和姜旭的二排,再加上连长的直属队。本来看在铁蛋刚刚回来的份上,指导员不肯让他去,可是铁蛋死活不肯。不就是二十里的山路么,有鬼子打,别说再走二十里了,就是再走两千里,铁蛋的脚步还是轻松得很啊。

到了小镇的时候,月亮都快要下山了。小镇上静悄悄的,就连那些狗,也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铁蛋就觉得纳闷了,要说有那么一两只狗有灵性,就象他的小虎那样,那倒是说得过去的,可是整个镇上的狗都有灵性,都没有叫唤一声,那倒真是少见啊。不过,想一想,也就释然了,这年头,那些会叫的狗,估计早就进了鬼子的肚子里了。

六十八人的队伍摸黑逼近了鬼子的军营。在离军营不远的地方,铁蛋注意到了,军营外面放哨的,仍然是早上的那几个伪军,真是奇怪,那伙伪军还挺敬业的啊,放了一天的哨,仍然在坚持。铁蛋看到,大部分的伪军,都已经累得东倒西歪了,可是仍然硬撑着,为首的那个伪军,倒是精神抖擞的,一双眼睛不时地向暗处瞄着。炮楼的顶上,一盏探照灯在不停地转来转去,把个偌大的光柱投在小镇的各个地方,在那灯的后面,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一个人影,也不知道是鬼子还是伪军。

指导员带着一排三班的战士,沿着墙角,朝着营地摸去。路上,铁蛋不小收踢到了一个破罐子,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足以引起伪军的注意了。果然,那些伪军听到了声音,立马一个个打起了精神。其中一个伪军用不大的,却足以让铁蛋他们听见的音量说到:“头,你今天送给太君的那些酒真是太好喝了,太君们喜欢得很,一个个都喝了好多了,这不,现在都睡着了。”

“是啊,太君们喝得挺高兴的,本来酒量就不高,却总是喜欢喝上那么几杯,那酒可比他们的清酒烈得多了,这不,连探照灯都得让弟兄们看了。”

铁蛋听得一清二楚的,哈,咱八路军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可是,指导员却好象在意料之中一样,一点儿兴奋劲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听了一会儿伪军间的谈话,直到确信没有鬼子了,这才扛着三八大盖,大摇大摆地从暗处走了出来。铁蛋想要去拉,却被陈三河给止住了。

那么大个活人走了出去,一班伪军就当成没看见。只有那个为首的伪军,在指导员走到身边的时候,低低地说了一声:“鬼子全部住在二楼和三楼,四楼住的是一个军曹,以及两个机枪手。我们的人都在一楼,望各位兄弟手下留情。”

指导员也低低地说到:“大恩不言谢,有空到狗儿山来坐坐,那里没有好酒,可是野味管够。”

“多谢了,可是我们这些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鬼子们都熟悉得很,只能说对不起了。”

“没事,这事我们知道,替我向你们的营长问好。”

“行,哦,对了,我们中午向鬼子提议,要大量的购买治伤的药,鬼子同意了,现在那些药都在军曹的床边,估计对兄弟们有用。”

指导员点了点头,朝后面挥了挥手,立刻,一排的三十名战士就在伪军的注视下,朝着炮楼逼了过去。在他们的后面,连长带着三十多个人,也朝着炮楼逼了过去。

铁蛋进入炮楼的时候,那些伪军们一个个穿得整整齐齐的,子弹啊,粮食啊什么的,都打成包了,看样子就等着八路军来接受了。他们一声不响地看着铁蛋他们,那眼神,有羡慕,也有痛苦,特别是对几个老战士们身上的军装,他们流露出的,是深深的渴望。

铁蛋跟着大家摸到了二楼,那里鼾声大作,一个个鬼子如死猪般地躺在床上,一身的酒臭味,几杆三八大盖就放在旁边。铁蛋摸到一个鬼子的旁边,借着微弱的灯光,左手按住了一个鬼子的嘴巴,右手则把匕首狠狠地捅进了鬼子的喉咙里,一股子血泉冒了出来,那个鬼子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金鱼眼死死的盯着铁蛋,两只手无力地挣扎着,仿佛要抓住天空中的某些东西一样。仅仅几秒钟后,这个鬼子停止了无望的挣扎,抽动了几下后,再也不动弹了,可是那双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铁蛋朝着鬼子的脸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才转过身来,他这才发现,呆二楼的十一个鬼子,已经全部被杀死了,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如法炮制,三楼上的十个鬼子也被干掉了。这回铁蛋学乖了,他割断了一个鬼子的喉咙后,朝着鬼子的胸口狠狠地捅了几刀后,再也不管那个鬼子的无望的挣扎,抢先朝着四楼爬去,要不然,鬼子都被杀光了,自己就没得捞了。为了预防万一,铁蛋把肩膀上的三八大盖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朝着楼上摸了去。

刚刚爬上楼,铁蛋愣住了,一个满脸横肉的鬼子,正光着上身,醉眼朦胧地朝外走着,正好与铁蛋撞了个满怀。铁蛋眼疾手快,三八大盖狠地往前一捅,那刺刀就狠狠地刺进了鬼子的肚子,他用的劲儿大了一点儿,差点儿把鬼子给捅穿了。那个鬼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肚子上的刺刀,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的炮楼上,竟然一声不响地上来一个穿便衣的人,而且一声不响地朝着自己的肚子捅了一刀。紧接着,一声比鬼叫还难听的惨叫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这是这一次战斗中,所出现的第一声惨叫。

下面的八路军听到了这声惨叫声,知道出了状况了,连忙朝着四楼跑去。这声惨叫声也惊醒了另外的两个鬼子,他们也不顾自己没有穿任何衣服,一个骨碌爬了起来,顺手抄起了放旁边的三八大盖,朝着铁蛋扑了过去。铁蛋的枪正没在鬼子的肚子里,急切间拔不出来,他索性抽出了匕首。一个鬼子跑得快,一枪朝着铁蛋刺了过来,铁蛋顺手把眼前的死鬼往前一推,鬼子冷不防,一枪刺入了还半死不活的那个鬼子的后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铁蛋猛地往前一扑,扑倒了鬼子,手中的匕首朝着鬼子的肚子狠狠地捅了进去。又是一声凄历的叫声,铁蛋不管不顾的,狠命地往鬼子的肚子里捅,也不知道捅了多少枪,他根本就忘记了,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个鬼子,正提着三八大盖,朝着自己冲过来呢。

一声枪响,冲过来的鬼子猛地往前一仆,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炮楼顶上的天窗。那个刚才正在打探照灯的伪军,朝着铁蛋笑了笑,慢慢地从上面走了下来。铁蛋感激地朝着他笑了笑,一脚踢开了不知道被捅了多少刀,现在肚子就象个马蜂窝一样的鬼子。那个鬼子抱着肚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眼看是不活了。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