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八章 龙门客栈

富贵不淫 收藏 3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八章 龙门客栈 俗语有云:“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在一起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对台戏,另一种就是一唱一和的热闹戏了。如今这丁小乙和公主唱的却不是对台戏。 郑寅在马上猫腰问道:“快说啊。” 丹儿在前面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含笑,竟是花枝乱颤。只见车轿的帘子掀了起来,丁小乙对他含笑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八章 龙门客栈

俗语有云:“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在一起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对台戏,另一种就是一唱一和的热闹戏了。如今这丁小乙和公主唱的却不是对台戏。

郑寅在马上猫腰问道:“快说啊。”

丹儿在前面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含笑,竟是花枝乱颤。只见车轿的帘子掀了起来,丁小乙对他含笑道:“女人的笑话你也要听吗?不害羞。”

郑寅知道再打听无益,便哈哈笑道:“不听就不听,有什么好听?只要你们高兴,我就跟着高兴,知不知道内容有什么要紧?”

只见帘中露出另一张俊俏的脸道:“不听就躲远远的,少跟着我们套近乎,你个假宦官。小心惹急了我,我就让柳儿真的把你阉了。”说话的当然是公主了。

只听柳儿银铃般的声音立刻响起:“奴婢愿意效劳。”

郑寅听了一拉马缰,道:“好好,我不听我不听,还是命根子要紧。”女人们听了有唧唧呱呱的笑了起来。

郑寅止住马,等着王景弘,王景弘上来道:“郑寅,你的艳福不浅啊,小心吃不消啊。”

“嗨,老子也纳闷呢,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魅力?让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喜欢山了我。记得上大学时,也没人喜欢我呀。那个时候老子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呢,却摆在街头无人问。”郑寅对王景弘道。

“风流倜傥算个屁,关键是你得有银子,有身份,现在的你就不一样了,身份嘛,是燕王府宦官,虽说是假的,总算也是跟皇上沾边的人啊。再说钱财,本来咱们花着这银锭就不心疼,不心疼就显得大方,再加上蓝玉给你那么多,也算财大气粗了。其实呀一个人只有腰里真正有了银子,腰杆才硬,腰杆硬了,女人自然就会喜欢的,这就是辩证法了。”王景弘这番高谈阔论,别说还真是道理浅显,确有是内中真谛。

郑寅听了,思想一下儿,果然有理,便会心的大笑起来。他对王景弘道:“你说我做了对不起小乙的事儿,小乙她是不是真的还会跟着我?”

王景弘道:“我怎么知道?那就看你的手段了。项少龙到了秦朝,和不下二三十个美女睡了觉。我们来到明朝,应该也少不了,我看你的女人就不止两个呢,那公主对你也很有意呢,你觉不出来?”

“别胡说八道了,人家是公主啊,金枝玉叶,我呢,是个太监哦,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不信我的话,咱们打个赌。”

“赌就赌,赌什么?”

“就赌将来咱们远下西洋时,你给我一艘巡洋舰,怎么样?”

“好吧,绝对没问题。只是这个时候,有巡洋舰吗?”郑寅疑道。

“没有枪没有炮,我们自己造,这巡洋舰,咱们不会自己造吗?别忘了,小乙姐可是船舶专家,我是正宗的优秀水手。”

“那就这样,如果我跟公主都能那个了,别说一艘巡洋舰,就是十艘八艘都归你怎么样?”郑寅心说反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夸多大的海口,也没人笑话。

谈笑间,天色已经很晚,一颗很明亮的星星挂在西方的靛蓝的空中,一闪一闪眨着眼睛。郑寅和王景弘催马追上车轿。郑寅抬手一指前面一处村落道:“公主殿下,我们到前面就住下,行吗?”

公主挑开窗帘道:“有什么不行,你们快去吧。”

郑寅和王景弘快马加鞭,来到了前面的村落,发现这竟是一座特大的客栈,门口上书“龙门客栈。”郑寅倒吸一口凉气,对王景弘道:“这个名字怎么这样瘆人呢?”

王景弘道:“是啊,要是黑店,咱们别都成了人肉叉烧包。”

这时大门敞开,出来一位五十来岁,打扮得非常精干的老者,肩上搭着招牌式的白手巾,满脸是笑得迎着郑寅他们道:“二位客官,住可是店啊?”

郑寅看那老人和颜悦色,面目慈善,怎么会是黑店?定是自己多心了。便道:“是呀,住店。”

“好嘞,二位请进请进。”那人点头哈腰道。

“我们还有人在后面,可有三间上房?”郑寅问道。

“有,有,我们龙门客栈别的没有上房到有一百零八间,您就放心吧。”原来这龙门客栈乃是南京城北第一客栈,是北方人进京时落脚的首要选择。由于地处首都附近,便号称龙门,取鲤鱼跨龙门的吉祥之意。客栈极大,甚至有自己的后花园。

这时柳儿她们的车子已经来到了客栈门前。店小二哪里见过这样俊俏的姑娘,一时看着她们发起呆来。柳儿“啪”的一声打了一个响鞭,道:“你还让不让姑奶奶进去?”

那老者连忙闪在一边,鞠躬道:“请进请进。”回身高声亮嗓的喊道:“上房三间咯——”

老者把大门敞开,车轿进了龙门客栈。

晚宴就在二楼的客厅,今天客人不多,二楼甚是清静,六个人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大家请公主首先上座,之后丹儿和柳儿跑东跑西,总算把饭菜张罗完毕。丹儿拿出一双银筷,试遍了桌上饭菜,连酒壶和茶壶都不放过,验试无毒这才开始吃。

郑寅右边是丹儿,左边是王景弘,丁小乙则和公主紧密团结在一起了。郑寅端杯对柳儿道:“没想到我们柳儿的功夫这么好呢。在太平门那里,连我和王景弘都惊呆了。来来这杯是我敬巾帼英雄的。”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丹儿听了笑道:“这算什么?三宝你可知道柳儿的父亲是谁?”

郑寅摇摇头,看着丹儿道:“是谁呀?”

“你听着,她爷爷乃是南九省鼎鼎有名的通臂拳王赫连松涛,她的父亲尽得父亲的武功精粹,加以研创,创出了一套旋风拳。不用说多厉害了,反正无论是侠义道,还是妖魔道,听说道柳儿父亲的名字,无不敬佩有加。”

“说了半天是谁呀?”王景弘问道。

“记着,他父亲就是赫连飞燕。”丹儿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赫连飞燕行千里,刀下不留该死人。何等的英雄气概?”丹儿喃喃自语道。

“你就吹吧。算啦算啦,咱们吃饭。”大家听丹儿说完,柳儿不好意思的道。

郑寅呵呵一笑道:“丹儿,我可不敢再惹柳儿生气了,要不她要说一句该死,我岂不就玩儿完了?”

“你以为丹儿就好惹?”柳儿应声道。

“总比你差一些吧。”郑寅说着情不自禁的伸手搂着丹儿。

“嘿嘿,是差一点儿,年龄差一年罢了,她不过是我的妹妹。她的爹爹也叫赫连飞燕。”

郑寅听了骇得手一抖,连忙离开了丹儿的身体。

“人家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丹儿妩媚的盯了他一眼。

“今后你要是敢欺负夏丹,我就把你咔咔咔,剁吧剁吧喂了猪,哈哈,哈哈哈。”柳儿大笑。

郑寅脖子里直冒凉风,他连忙道:“岂敢岂敢。”

这时公主说了话:“三宝,你也别怕,丹儿既然跟了你,所谓嫁鸡随鸡嫁犬随犬,也不会欺负你啦。”

郑寅听了稍稍安心,道:“奴才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奴才是鸡呢还是犬,请公主示下。”大伙听了,又是一阵大笑。

饭罢,王景弘偷偷对郑寅道:“要不要我去巡夜,给你腾出屋子来?”

郑寅道:“你小子还算有眼光。赏你十两银子,安顿好后,你就去再找一间屋子不就结了?”

王景弘道:“看你小气鬼的样子,才给十两?”

“十两还少?够包间总统套房了。”郑寅推了王景弘一把道。

…………

入夜,丹儿果然偷偷潜入了郑寅的房间。既然丁小乙已经知道,怕还有什么用呢?更何况,郑寅已经很喜欢丹儿,让他离开丹儿,甚至比离开丁小乙都难,毕竟人家是灵魂与肉体的融合了,和丁小乙呢?

刚刚丁小乙假装睡着了,她听到了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知肚明那是丹儿去找郑寅了,两行清泪,滑落在枕边,她无言以对。

火热的唇,盲动的手,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激情燃烧的时刻即将来临。

哪知屋门此时咔嚓一声被踹开了,从外面闯进来一个手持明晃晃钢刀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