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六章 秘道 第四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六章 秘道 第四节 在毒品贸易巨大的利益驱使下,所有贩毒分子和贩毒集团的想法和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最大限度地找到那些安全快捷的贩毒通道和途径,然后最大限度地贩毒赚钱。肖力不例外,郑豪也不例外。 郑豪在肖力的几次出卖后,元气大伤,他连做生意的周转资金都成了问题,傈雷不想失去郑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六章 秘道

第四节


在毒品贸易巨大的利益驱使下,所有贩毒分子和贩毒集团的想法和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最大限度地找到那些安全快捷的贩毒通道和途径,然后最大限度地贩毒赚钱。肖力不例外,郑豪也不例外。

郑豪在肖力的几次出卖后,元气大伤,他连做生意的周转资金都成了问题,傈雷不想失去郑豪这个与他合作多年的买主,就多次告诉他说:有一条秘道从古县的树下村直通缅甸,并告诉郑豪每年的十月六日,都会有人走一次这个秘道。郑豪知道这件事后,他虽有些不相信,但每年到十月六日那一天,他还是派手下到树下村去转转。因他及他的手下都不知道谁会在那一天走秘道,没门没路的,他的手下每年都是光明正大地,把车开到树下村停着,看到有村民上山就跟着上山,看到有村民上山打猎也跟着打猎人走一段路,倒把树下村的很多村民都搞得莫名其妙的,他的手下当然也一无所获。虽没有收获,但郑豪还是坚持每年的十月六日都派手下到树下村转转,说不定还会有奇迹发生。

十月六日,郑豪又安排他的手下赵武和徐昆开着他的丰田吉普车来到树下村。赵武和徐昆把车停在了村口,对所有出入村子的村民进行观察,直到下午,他们还是像往年一样一无所获。他们上了车,开车想离开树下村回花市时,刚起步,就被急着要赶回花市的刘抑志和陈冰雪堵了下来,堵下车后,刘抑志和陈冰雪向驾驶员赵武说明了来意,赵武和徐昆有些犹豫,后查越给了他们一条麂子腿,他们才答应让刘抑志和陈冰雪上了车。

……

肖力的两个心腹高明和资文从十月五日晚上就开始盯着查越不放,十月六日上午,他们如愿地跟随查越、刘抑志、陈冰雪进入了秘道。当他们悄无声息地远远地看到刘抑志下了界河,安全地到达对岸缅甸境内,又安全地返回到中方境内时,他们高兴地返回了树下村,并由高明向杨少杰报告说:“已得到了秘道。”

杨少杰接到高明的报告,抑制不住兴奋,连连说道:“干得好,干得好。”他交代两个心腹立即返回花市接受老板的奖赏,在要挂电话时,高明又随便地问道:“杨部长,是不是胡亥与陈冰雪已分手了?”

“没有,没有啊!你怎么问起这个?我听说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这就怪了,陈冰雪这次回老家带回了一个男朋友,这个男子也和查越、陈冰雪一起进入了秘道,我看他这两天和陈冰雪吃睡在一起,不是一般的关系,他们好似夫妻一样。”

杨少杰听后为之一惊,急忙问道:“你看那个男子是不是本地人?他会不会就是胡亥,你们是不是看错了?

“他不是本地人,也绝不是胡亥,这我可以肯定。”

“你们先原地躲起来,我问一下老板,再给你们电话。”

挂了电话,杨少杰急忙向肖力电话报告了高明所说的事,肖力听后也感到奇怪,查越家的家庭成员他是清楚的,除查越和陈冰雪外也就只有未来的家庭成员胡亥了,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男子呢?而胡亥昨天晚上还来看过他。肖力想了想对杨少杰说道:“你立即叫高明他们再吃点苦,盯住那可疑男子,查明他的身份和来历后,立即告诉我,知道他的身份后,我们再作决定。”杨少杰答应了肖力,又拨通了高明的电话,把肖力的指示告诉了高明。

高明接到杨少杰的电话,带着资文又悄悄地来到了查越的茅草房前,他们见刘抑志和陈冰雪还有查越刚好从秘道返回家,就找了一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

下午,高明见刘抑志和陈冰雪提着包,查越跟在后边,三人一起向村口走去时,高明想刘抑志和陈冰雪有可能要离开树下村,就急忙叫醒资文,又远远地尾随着刘抑志他们来到了村口。他们见刘抑志和陈冰雪站在路边,没几分钟就堵下了一辆从村子里开出的一辆吉普车,刘抑志和陈冰雪上了那辆车,车子就向通向县城的路上驶去。

高明急了,那辆车走后,他见查越已向茅草房走去,就急忙带着同伙,向橡胶厂跑去。他们跑到橡胶厂开上车,直追刘抑志和陈冰雪所乘坐的那辆吉普车。

在古县县城的郊区,高明他们追上了那辆吉普车,高明不敢大意,他向杨少杰报告后,亲自开车紧紧地跟着那辆车。那辆车高明有个印象,好像曾多次见过,但他一时没有想起。

第二天中午,那辆吉普车在路边的一个小馆子前停了下来。车内的四人下了车向小馆子门口走去时,高明看清了赵武和徐昆后惊得差点叫出声,他把车开过了小饭店,在另一家饭店门前停了下来,他没有来得及下车,就急忙向杨少杰报告说:“杨部长,我们查清了,那辆车是郑豪的车,开车的人是郑豪的心腹手下赵武和徐昆,现在看来那可疑男子就是郑豪的手下。”

杨少杰接到肖力的报告后,更不敢大意,他立即来到了肖力的秘室。

肖力听完杨少杰的报告,轻轻地摇动了一下老板椅,反而显得轻松起来,说道:“原来是郑豪,是他,我们就不用紧张了,他的死活是由我们决定的,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他的这次行动我们怎么一点都没有发觉,那个“九号”不是成天跟在郑豪身边,我们怎么就一点信息也没有呢?”

“我也感到奇怪,郑豪集团的所有人员,我们都了如指掌,这件事还是高明这几年具体负责办的,他怎么也从没见过那个可疑男子呢?难道他是新加入的?还是郑豪在关键地方留了一手,使我们无法知道。”

“郑豪没那么聪明,我想还是先查明那可疑男子的身份再作决定,这好办,我一方面问一下“九号”,另一方面,你派人跟住他,看他晚上回到花市后会到什么地方?会和一些什么人接触?”

“我们是不是先把他干掉算了,我想要是他真是郑豪的人,他回到花市后把秘道告诉郑豪,那将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我们决不容忍再有第三家人知道秘道。”

“当时只有那可疑男子跟随陈冰雪和查老头进入秘道吗?那个赵武、徐昆有没有进去了?”

“赵武和徐昆没有进去,可那可疑男子会说啊!难说他都跟赵武和徐昆说出了秘道。”

“这你就放心好了,那秘道不是凭嘴说说就能找得着进去的,要是这样的话,也就不叫秘道了。当年我哥曾进去过一次秘道,但后来我问他怎么走?他告诉了我,可这么多年来,我面对树下村的茫茫原始森林,想尽办法也无法自己找到秘道。就按我说的办,先查明那小子的真实身份再作决定。”

……

刘抑志和陈冰雪搭车到达花市,就分手各自回了家。当高明按照杨少杰的要求,继续跟踪刘抑志来到花市交警支队住宿区大门时,见刘抑志下了出租车走进了大门,他又向杨少杰作了报告,杨少杰说:“你们两个换着吃点东西,就在大门口等着,一定要盯好,看他今晚会到什么地方去,会跟些什么人接触,老板正等着要结果呢!”高明虽然很累,但他不敢不听杨少杰的,就把车停在了花市交警支队住宿区大门的正对面的路边,盯着大门口。

约十分钟后,高明看到刘抑志和曹婧从交警支队住宿区大门走了出来,并穿过街道从他们车前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馆子。高明曾在花霸大酒店见到过曹婧几次,知道曹婧是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也知道她是曹琪的女儿。他见刘抑志和曹婧有说有笑地进了馆子,立即报告了杨少杰,杨少杰听后急忙问道:“是真的吗?你是否看错了?”

“千真万确,那可疑男子现正在和曹婧吃着饭。”

“你们就在那儿盯好,我立即过来。”

杨少杰没有向肖力报告,他打了一辆车赶到了花市交警支队住宿区大门,当他在高明的指引下,隔着玻璃看到刘抑志和曹婧后,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确定后,退了回来,迅速上了高明的车。

杨少杰上了车,对高明说:“是她,没错,就是曹婧。我听老板说曹婧的男朋友是个警察,叫刘抑志,和她吃饭那个可疑男子会不就是刘抑志呢?”

“杨部长,这个问题简单,待会他们吃完饭,我们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

刘抑志和曹婧吃好饭,手拉手地出了小馆子,向花市交警支队住宿区的大门走去。杨少杰看到后对高明说:“不用去打听了,那个男子就是刘抑志。”

高明说:“杨部长,我还是去打听一下,我们给他拿准点。”

杨少杰看了看已松开手正在路中间让车的刘抑志和曹婧,“你去吧!去问问守大门的保安。”

高明急忙下了车跟了过去,当刘抑志和曹婧刚走进了交警支队住宿区的大门,高明就疾步走到了门卫处望着一个保安惊奇地问道:“刚进门那个女人不是电视台的曹婧吗?她怎么会在这儿?”

保安看了看刘抑志和曹婧的背影,有点自豪地说:“她就住在这里,她男朋友以前是我们单位的,现调厅里了。”

“和他走着那个男的就是她男朋友?”高明又问道。

“不是她男朋友她拉着手?” 保安看了看高明不耐烦地说道。

……

确定了刘抑志的真实身份,杨少杰一伙发动了车,向花霸大酒店赶去。

肖力正在陪客人吃饭,当他在电话中听到杨少杰说“那可疑男子是曹琪书记的女婿”后挂了电话,丢下客人急步来到了密室。

在密室里,肖力一见到杨少杰就问道:“你们有没有搞错了,怎么可能?曹琪已在我们酒店为刘抑志和曹婧订好了婚宴,是定在本月十五号,只有几天就举行婚礼了,刘抑志怎么可能和陈冰雪在这个时候跑到树下村?我知道查越他们那个民族的风俗习惯,只要刘抑志去了他老家,刘抑志就一定会和陈冰雪睡在一起的,胡亥一直没有去过树下村,就是因为他和陈冰雪还没有结婚,如刘抑志去了,那陈冰雪不成了他的人了吗?他是甩都甩不掉。我很了解那个民族,如刘抑志欺骗了查越,那是会出人命的,刘抑志不会蠢到这个步的……”

看到肖力有些激动,杨少杰不便也不敢插嘴,他等肖力说完,才说道:“肖总,这件事没有搞错,刘抑志确实和陈冰雪回老家了,他们两个可能是在前段时间公安部门组织的大练兵活动时认识的,你还记得吗?刘抑志和曹婧当初的婚礼是订在九月十号的,有一次曹琪来找你,当时我也在场,曹琪说因刘抑志要参加大练兵集训,叫你把婚期推到十月十五日,而陈冰雪也是参加了大练兵,有一次饭后我还和胡亥去集训队接过她。”

“就算刘抑志和陈冰雪是在大练兵时认识的,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个月就发展到睡在一起嘛。那,陈冰雪,她如何向胡亥、向陈聪夫妇交代?那个刘抑志又如何向曹婧和曹琪交代?他们两个不可能不有所顾虑,抛开一切走到一起的,可他们已走到一起,这如何解释?”

“只有一个答案可以解释,就是陈冰雪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因刘抑志这个人,要是我是个女人我也想嫁给他,在我看来,他身上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安全感,一般女人所要需求的安全感在他身上都能找到。”

肖力吸了一口气说道:“不,不,陈冰雪不是这样的人,你不了解她,她和刘抑志必有什么更大的隐情。”

“我从胡亥那儿了解到,自从陈冰雪参加到大练兵集训队后,她对胡亥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想这种变化一定跟刘抑志有关。”

“那这个刘抑志就一定会和陈冰雪走到一起了?那我的助学计划不就大打拆扣了吗?”

“我想,我们先等一等,等到十月十五日过后,看刘抑志是否会真与曹婧结婚,再作决定。”

“不能等,我们必须立即把他除掉。从目前来看,不管他是否与曹婧结婚,但只要他活着一天,陈冰雪就会推迟一天和胡亥结婚,他会影响到我的大事的。另外,就从刘抑志知道秘道这一点就必须尽快杀了他。我们已得到了秘道,绝不能让秘道节外生枝,现全国很快就要掀起一场为期三年的禁毒人民战争,如我们不尽快启用秘道,今后的生意将会越来越难做的。”

“那‘九号’是怎么说的?”

“我问了,‘九号’也不知这件事,他说十月六日郑豪只派了赵武和徐昆两个人去树下村打探秘道,并没有第三人,这个刘抑志和陈冰雪又是乘坐郑豪的手下的车回到花市的,只能说明郑豪有些事‘九号’是无法知道的,这个刘抑志必是郑豪的人。看来我们也不能小看了这个郑豪。”

杨少杰有些小心翼翼地说:“要是刘抑志是郑豪的人,那陈冰雪也有可能是啦!”

肖力摸了摸不长毛的头顶,有些痛苦地说:“要是那样的话,问题就复杂了。”

肖力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对杨少杰说:“杀,一切给我出难题的、在我所走的道上拦脚绊手的人都给我杀了。”

“两个一起干掉,还是?”

“先把刘抑志干掉,要考虑到刘抑志与曹琪的特殊关系,一定要干得干净利落,不留任何尾巴,干了刘抑志后,看看陈冰雪和郑豪有什么反应,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什么时候行动?”

“我要求你越快越好,最迟不能让他活过明天晚上。”

“好的,我立即就去准备。”

“等一等,说说你的想法,你想怎么干?”

“几分钟前我打电话给胡亥,我本想问问他陈冰雪近段时间与他的关系如何,还想问问他是否知道陈冰雪与刘抑志的事,但电话一通他就说他在开着车送陈冰雪回家,过一会打给我,我急忙问,怎么陈冰雪就回来了,她不是要回家五六天吗?他说陈冰雪赶回来是因为单位通知明天晚上要参加集训队的庆功会和庆功晏,后就挂了电话。我分析,明天晚上的庆功晏刘抑志也必会去参加,只要刘抑志去参加,陈冰雪就还会抓住机会和刘抑志在一起,只要确定了陈冰雪的行踪,我们就也知道了刘抑志的准确位置。”

“你是想再次利用胡亥。”

“对,我明天把胡亥叫过来,就算刘抑志不参加庆功晏,我也有办法通过胡亥和陈冰雪准确地了解到刘抑志明天的行踪。”

“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怎么利用胡亥都行,但绝不能留下任何尾巴把我们扯进去,刘抑志和陈冰雪的事也只能有所保留地告诉胡亥,不要搞了让胡亥提出来和陈冰雪分了手,那我们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了吗!”

“肖总放心,我会周全考虑的。”

“先这么定了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还是多想几套方案。”

……

杨少杰离开肖力后,把高明和资文等心腹手下叫到了一起,来到了夜色总会的一间包房里,他们正在商量着如何杀害刘抑志的事时,杨少杰接到了胡亥的电话。

胡亥问道:“杨部长,刚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哦!胡科长啊!没什么事,刚刚是想问你有空就过来玩玩。小雪回来了就算了。你把她送回家了?”

“送回去了,我现已从她家出来了,回单位去。”

“胡科长,怎么,几天不见,你也不和她亲热一下。”

“亲热什么呀!刚到她家,她就叫我走。”

“吵架了。”

“没有,我也不知近段时间她是怎么了,见到我她就烦。”

“那你没别的事就过来,我和几个兄弟正在唱歌,我也有点事想当面跟你说说。”

“好吧!我过来。你们在哪间房?”

“八一三号,你直接上楼来就行了。”

……

(本章完,下一章“死里逃生”更精彩)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