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三章 突飞猛进 第二十三章 突飞猛进(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3—6


四月中旬,各战场捷报频传,项飞来到北平。


贾迩冶不在北平城里,他最近搞了个炼钢厂,叫做首都钢铁厂,搞起了高炉炼钢的实验,为此还开采了一个热接触变质型大颗粒红柱石矿,用作高炉的耐火材料。矿石非常漂亮,红柱石状若菊花。贾迩冶在为钢铁时代的来临做准备。那时民间的冶铁炼钢的设备用一个担子就能挑走,就是所谓的铁匠炉子。在真实的历史中,一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神州大地的城乡中还能看见。铁匠用一个炉子,一个小坩埚,几片破铁锅的碎片和熟铁料就能搞出钢来。但是这种冶铁炼钢的规模显然不能满足未来发展的需要。以前在庄园搞的钨金冶炼炉和坩埚是为了在艰苦的战争条件下随时随地生产需要的各种钢铁材料,产量也是十分有限的。


听说项飞来了,贾迩冶知道有大事发生了,急急忙忙地赶回枢密院。“项飞,有什么事情你们解决不了?”贾迩冶口气多少有点不满。


“呃,公子,赣北前线的元军后撤了。”


“噢,是后撤?没有溃散?”


“正是这样。元军后撤的次序井然,交替掩护,没有可趁之机。”


“不简单。元军向哪里撤退?”


“不像撤往赣南和广东,元军前锋已经进入袁水流域,可能是想撤往湖南。”


“嗯,项飞,如果元军确实是这个意图,你考虑元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意图的?”


“公子,参谋部仔细研究了这个问题。首先,元军后撤一定是已经确认元廷中枢已经不存在了。而元军在赣北遭受信江和长江两面的压力,元军自认不能长期对抗,故而后撤。元军不向南往广东方向撤退,同样也是避免两面受敌。如果元军撤往广东,我军在陆地上必定尾随,而海上元军水军打不过我军的海洋水军,我军迟早在广东沿海登陆,元军也是南北两面受敌。但是元军撤往湖南也没多少道理,陆地上我军还是尾随西进,而北面我军必定渡江作战,元军既然不愿两面作战,守湖南的可能性也不大。”


“那元军最终会撤往何处?”


“公子,参谋部研究了三十年前元军攻占大理和川西的战史,由此得出结论元军很肯能是想到大理去,也可能是到四川去,进而北上陕甘甚至是到漠北草原去。”


“噢,那可是万里迢迢的长征啊,真是那样的话,几十万大军拖都拖垮了。”


“公子,元军三十年前攻打大理的进军路线十分古怪,元军的行军路线渡过了金沙江和大渡河,沿途多是山峦叠嶂大豁深沟之地,我军恐怕很难全力追击。”


“哦?”贾迩冶很吃惊,那不是红军长征的路线吗?只是行军方向相反而已。“这么说来那些参谋们判断的元军去向还真有可能。项飞,你打算如何应对?”


“公子,这正是我亲自跑来请示的原因。现在江南我军兵力不足,没有条件全力追歼敌军。即使将范广师和党宁师都放出去,也不可能与三十余万元军硬碰硬地打,而且还不能都放出去,否则建康门户洞开。尾随元军之后,后方许多元军占据的城池无兵去攻占,打下来也不能分兵据守。现在也不可能扩充许多军队。”


“是有这个问题。呵呵,大片江山唾手可得,却无兵取之。这样吧,项飞,先吃饭,饭后我们仔细研究这个问题。”


三天后项飞南下,几天以后长江以南发生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内河水军一分为二,三分之一的水军进入鄱阳湖,配合陆战二团和范广师沿着赣江进军。三分之二的内河水军将开合集团运过长江,攻占岳州(岳阳),然后进入洞庭湖,沿着湘江前进,但是不要将元军西走的路线堵死。江西和湖南的军事行动都是水军和陆军配合,互相掩护,欺负元军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水军力量。一下子将元军都消灭是不现实的,只要不断削弱之就达到了战略目的。如果能够分割元军集团,将之赶往不同的方向则更妙。


宁师暂时不动,坚守建康的南大门,赣北前线的八个营级部队编入党林师,组建两个新团。浙东十二个营级部队和姜才的警卫部队整合成一个新的师级部队,姜才任师长。党林师原来属于闵烟部队的吉敏骑兵团调配到姜才师,吉敏兼任副师长,参谋部负责组建师级和团级参谋班子以及侦察部队和特战部队。另外党林师支援姜才师一个大炮连和一个小炮连。


项飞离开北平后十天,杨无过率领直属一、三、五团和警卫二团南下,直属四团接替北平北面的防务。这支部队的任务是扫荡湖南和江西残余的元军,并且促使元军的大集团跑得快一些,乘机多消灭一些掉队的步兵,内河运输部队配合行动。


杨无过对于指挥一万二千余兵力的大部队还有些心虚,“呃,宝兄弟,指挥这么大的部队行动我还没有经验,担心吃了亏不好交代啊。”


“大哥,你只要将几个团的头头抓牢就行了,作战行动让参谋人员做好计划。刘芒的特点是善于猛打、死缠烂打,范阔在战术上专研多一些。铁头有些心眼,能想出一些好计,戴钟心思慎密,做计划你多听他的意见。这几个家伙都能打,你只要管住他们不去和元军重兵集团硬干,出不了大麻烦。大哥,我已经和他们几个打过招呼了,如果他们不听你的将令,我砍他们的脑袋,他们不敢乱来的。”


文天祥和一些文官及太学生也随军行动,包括元廷的一些官员。文天祥的使命是安抚湖南和江西新解放区,组建各地文官队伍,他本人还是要回到北平主政的。队伍路过扬州和建康时参谋部和情报资源司令部以及军政大学也要派出大批人员充实到新解放区,建立新政权和组建当地治安部队。贾迩冶点名将海州知州丁顺调往即将解放的鄂州担任知州,其他需要从小地方升调到大地方的人员由文天祥和吴公公商量解决。


本来贾迩冶是考虑请李庭芝担当安抚湖南和江西新解放区的重任的,但是担心李庭芝可能大开杀戒,将那些原来大宋投降的官员都杀了,只得请文天祥去做这件工作。贾迩冶发现文天祥进入大宋政权的核心的时间比较短,后来又受陈宜中、张世杰的排挤,基本上还没有大宋重臣的专权和跋扈的劲头。贾迩冶认为现在十分需要广泛的和解政策,以利于尽快医治战争带来的仇恨和创伤,实现天下的大治。为此贾迩冶和文天祥做了一天一夜的深谈,两人取得很好的共识。文天祥还给贾迩冶讲解了唐太宗在玄武门政变后实行的和解政策,以致迅速地出现了贞观之治的大好局面。贾迩冶给文天祥灌输了一个重要思想,乘着政权更迭之机尽量削弱大地主阶级的实力,为此不惜使用一些隐秘的非常手段,目的就是农业必须以自耕农为主。由于北平及其周边此项政策的成功,文天祥完全接受贾迩冶的意思。贾迩冶心里暗自得意,文天祥对大宋宗室为代表的大地主阶级已经很淡漠了。


老丞相留梦炎请求随军南下,最好是到临安去,哪怕是寓居临安也行。贾迩冶拒绝了他的要求,同样也是担心李庭芝将他杀了。贾迩冶将这个意思说清楚之时,留梦炎又是哭得眼泪鼻涕大把大把掉在地上。


部队出发后贾迩冶请耶律铸代理主政北平,表面上不予干涉,但是每天都听安插在政府里的情报人员做汇报,贾迩冶在考察耶律铸等原来元廷官员对新政权的忠心程度。


五月下旬,贾迩冶见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久违了的徐大锤,另一个是吴公公。虽然感觉意外,但是贾迩冶十分高兴,当晚三个昔日的酒肉朋友在枢密院喝的晕头转向。


“迩冶,听志薄说你不想当皇帝,是不是打算让我当皇帝啊。志薄缺少当皇帝的关键设备,当不成皇帝的,你又不想当,看来我当皇帝最合适了,我也搞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粉黛三千过过瘾。”徐大锤想当皇帝的动机十分纯真啊。


“谁说我当不成皇帝啊?用不成难道还看不成吗?”吴公公不服气。


“靠,只是看看需要霸占那么多女人吗?”徐大锤笑道,“以后将短上衣和低腰裤推广开来,上面可以看见半条乳沟,下面可以看见半条臀缝,中间还可以看见小蛮腰的肚脐。嘿嘿,满街都是,随便看,就怕你老男人心态不敢大大方方地看,只敢偷偷摸摸地窥视啊。”


“呃,安全,真的有当皇帝的兴趣吗?”贾迩冶十分认真地问徐大锤。


徐大锤十分意外,“迩冶,不想当皇帝的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吧?我也不是十分反对你的想法,只要不是搞得以后不停地到处消灭冒出来的土皇帝就行。”


“呃,安全,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想不想弄个皇帝当当?”贾迩冶还是一脸的认真。


“迩冶,你什么意思?你要是让我当皇帝,那我就当,有什么不敢的?嘿嘿,当皇帝别的好处不说,单单拥有无数美女就不能拒绝啊。哈哈哈。”徐大锤大笑。


“呃,安全,说话算不算数?我真的想让你当皇帝。”贾迩冶微笑。


“迩冶,你搞什么鬼啊?”吴公公明显不满。


“不管他搞什么鬼。”徐大锤说道,“迩冶,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当皇帝,那我就当了。有什么可怕的?你要是不满意,最多我下台不当就是了。”


“安全,你答应了?”


“呃,我答应了,怎么地?”


“那好吧,你做好当日本天皇的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