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六章 秘道 第三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六章 秘道

第三节



刘抑志第二天早上醒来,他侧身看了一眼陈冰雪,借着夜色他看到陈冰雪露在被子外面的胸脯和手臂光光的,大惊,就轻轻的下了床,穿鞋时,他发现陈冰雪的衣服裙子都凌乱地丢在楼板上。他暗想少数民族就是开放,就下了楼锻炼身体去了。

陈冰雪起床后,刘抑志一见到她就问她:“怎么会这样?” 陈冰雪却严肃地一点也不害羞地说,过了就过了,叫刘抑志不要多想,她说这样做是为了她爷爷。刘抑志更不懂了。

早上八点,查越从山上回到了家,他们八点半一起到山上看了一下陈冰雪她妈妈的坟。在坟前查越和陈冰雪都跪下来口中默默地说着些什么,后,她们又回到村子通向外界的唯一的一条公路上,到了一处转弯的地方,查越左看右看了一会,确认没有人后,才带着刘抑志和陈冰雪钻进了路边的密林中。别看查越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可在密林中他却左绕右绕地走得很快,刘抑志拉着陈冰雪跟在他身后,都感到有些跟不上他。

他们在的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绕来绕去大约走了七八公里后,刘抑志听到了峡谷中湍急的水声,渐渐的水声越来越大,他们来到了一处水流湍急的地方,这地方也就是查越说的他老祖宗打野猪打着后掉下水的地方。

到了河边站定,刘抑志才发现那里谷深水急,在上游一百多米处有一个二三十米高的瀑布,下游五六十米远的地方又是一个悬崖,急流冲到那儿就突然向下落去,雾气腾腾的,深不见底,听水落的声音,少说也有几十米深。他们站的那个位置宽约三四十米,可很奇怪,靠他们站的地方水流很急,细看才发现,对岸的水流是倒着回流的,流得很慢,回流到他们站着的地方又加入到他们这边湍急的水流中,冲向悬崖。原来,在靠近悬崖边的对岸,有一块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一块光光的岩石平缓地延伸到急流中,部分急流遇到那块岩石后又缓缓地回流过来。刘抑志正感到不可思义时,查越和陈冰雪已跪在了水边,也是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些什么。刘抑志明白了,陈冰雪的父亲查达二十年前的今天就是死这儿的,他们正在按他们的民族习俗在查达的祭日里,在查达死的地方“喊魂”。

喊完“魂”后,查越站了起来,他让陈冰雪离他和刘抑志远一些,他有话要跟刘抑志说。

陈冰雪低着头离开他们后,查越拉着刘抑志的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小刘,秘道的关键就在这儿,就是如何才能安全的过了河到达对岸。从我们站处这个凸出的岩石处滑下急流后,就闭上眼,手抱着头,不要动,急流会把你安全地冲上对岸那块伸进水里的大岩石上,你爬上去就是缅甸了;回来时从大岩石的右侧下水,这时也别动,但要睁开眼,回流的水会把你缓缓地送到这儿的,但一入急流,看好,到了这凸出的岩石就一把抓住这个凸出的岩石爬上岸来。在对岸那块大岩石的右侧水下有一条柚木做的小船,去年我还把它拖出水面晒了晒,还很结实。如要从对岸运东西过来,只要把小船拖上岩石,清干舱里的水后把东西放入舱内,再把小船推下水,人坐上小船后小船会慢慢漂到这儿来,同样的小船到了这凸出的岩石处时坐在般上的人要快速的把般上的钩子钩在这凸出的岩石上,这样小船就在急流上停了下来,船上的东西就可以慢慢搬上岸了……”

查越说完,刘抑志对问道:“查爷爷,为什么从我们这边下水后要闭上眼睛,回来时要睁开眼?”

“从这儿下水后,由于水急谷深,再厉害的人都会吓得不由自主的在水里乱动,只要一动就会改变水流方向,就会被冲下悬崖,回来时要睁开眼,因没有危险,人在水里也不会被冲得翻来翻去,但要看好快到急流时就要做好准备,要看好这个凸出的石头,只有抓住它才能上岸,其它地方都是滑滑的,没有可抓的地方。”

刘抑志又问:“如果抓不到怎么办。”

“其实不可能抓不到,就算抓不到也没事,就又闭上眼,不要动,让水冲到对岸再重来一次。”说着话,查越摘下了一个巴蕉叶丢进了急流中,刘抑志盯着那个叶子,过了约十分钟,那个叶子还真的又回到了他们站的地方的急流中,并很奇怪地擦着那个凸出的石头,又迅速地向下漂去。

查越拉着刘抑志的手还没有松开,他很认真地说:“小刘,这是祖传秘道,是不能告诉外人的,你一定要记好,我儿子查达过早离开人世,已没有后人了,祖上说不能传女,所以我不能告诉小雪,现在你是我家的人了,你必须答应我要终生保护好小雪,陪伴好小雪,一定要把这秘道世代传下去。现在虽说边境开放,有大桥,公路直通缅甸,但也不能告知外人,我儿子查达就是违反祖训,把秘道告诉了外人,后被坏人利用才被害死的。”

听了查越的话,刘抑志才突然感到对不起他,刚到水边时由于好奇,就听查越说出了秘道的秘密,可他要他终生陪伴保护陈冰雪,那是不可能的事,可到了那个份上,他已经不能对查爷爷说什么了!只有违心地点了点头。刘抑志实属无奈。

刘抑志想,既然已知道了过河的秘密就下水试试,看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他对查越说:“查爷爷,我下水去试试吧!”

“好小子,有勇气,我孙女没有看错你,下去试试吧!但一定要按我说的做。你到了对岸再顺便看一看小船还在不在。”

刘抑志脱了衣服裤子正准备下水时,陈冰雪突然跑了过来问道:“你要干什么?”

刘抑志笑了笑,道:“我要出国了,到对岸去一趟。”

陈冰雪不准,说:“太危险了。”

查越微微笑道:小雪,让他试试,没事的。”

陈冰雪只好提心吊胆地望着刘抑志跳下了水。

刘抑志下了水,闭上了眼,按查越说的还真的顺利到了对岸,他找到那条沉在清澈的河水里的小船,又顺利地回到查爷爷和陈冰雪的身边。他当时兴奋地想,太不可思义了,大自然有如此神奇的地方,要是开发成旅游景点那真是世界一绝啊。

刘抑志上了岸,边穿衣服边对查越说:“查爷爷,这里看似危险,其实知道了过河的秘密,就一点都不难了,怎么查达叔会被坏人利用冲下悬崖呢?”

查越犹豫了一下,又让陈冰雪走开,才对刘抑志说:“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被坏人利用了,用这秘道来做违法的事,我也不知他们有几个人,他们被公安包围后,拒绝被抓,就一起跑,查达手臂被公安打中一枪,他抱着手流着血带着同伙跑进了这秘道,公安人员顺着血迹追到河边,查达就带头跳进水里,冲到对岸时由于查达手臂受伤无力爬上岸,就堵住了水流改变了水流方向,后面的同伙跳下水后,一个接一个地被冲下了悬崖,其中一人在绝望中抓住了查达,所以查达也就与那人一起摔下了悬崖。”

刘抑志又问查越:“查达叔是用这秘道来做什么违法的事?”

查越叹吁着摇了摇头说:“不说这个了,都二十年过去了。”

……

在返回的路上,刘抑志发觉查越像是告诉他秘道后就突然老去了许多,他像是做完了一件等待一生的大事,回来时是他牵着他才慢慢走回到家的。

他们回到树下村已是中午二点左右了,正在忙着做饭吃时,刘抑志的手机响了,是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通知他说:“十月八日大练兵集训队的人员要到厅警察训练基地参加庆功会和庆功宴。”刘抑志说在外面回不来,但单位领导说一定要想办法到会参加。

饭后陈冰雪也接到了同样的通知,陈冰雪对刘抑志说:“我们最快也只能等明天早上进城的班车,来不及了,算了不参加了。”

刘抑志想能走还是走,要不然晚上睡觉和陈冰雪睡在一起也尴尬,多睡几晚难说还真会出问题,就对查越和陈冰雪说:“吃完饭后我们到村口转转吧!难说会遇上什么进城的车,没有也就算了,如有车还是能赶上的。”

查越也说:“不要影响工作,家随时都可以回来的。”

他们吃完饭,休息了一下,在刘抑志催促下,陈冰雪才有些不情愿的收好东西,三人向着村口的公路走去。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