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六章 秘道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六章 秘道

第二节



到了陈冰雪家,刘抑志才发现,其实陈冰雪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准确地说是她爷爷家,她们那个村子叫树下村,靠近中缅边境线,离边界线最近的地方只有五六公里。各户住的大都是散落在树林里的茅草房,也就四五十户人家,陈冰雪的爷爷家,离村子的中心就更远了,孤零零的一座茅草房立在一棵千年大榕树下。陈冰雪没别的什么亲人,只有一个七十多岁的爷爷,但精神矍铄,每天都还上山打猎,刘抑志看他也就是以打猎为生。不知为什么?陈冰雪的爷爷对刘抑志特别的好,刘抑志感觉像是陈冰雪早就跟她爷爷说过他要到他家一样,他很健谈,从谈话中刘抑志看出她爷爷见识很广,不像一个长年在原始森林里打猎的人,从他的谈话中刘抑志得知他家过去特别是在解放前家境很好,是这一带有名的大户人家。他说陈冰雪是个可怜的孩子,四五岁时就失去了父母,成为了孤儿,被人领养到现在,叫刘抑志在省城要尽力照顾好她,他真的把刘抑志误认为是陈冰雪的未婚夫了。

当天晚上,陈冰雪的爷爷很早就叫陈冰雪先睡了,他兴致很高,把家里的麂子干巴、野猪肉等很多野味拿了出来,和刘抑志一边喝着他自家酿的苷蔗酒,一边慢慢地谈。从谈话中刘抑志知道了陈冰雪的爷爷姓查,叫查越。

夜很深的时候,查越出了门,围着茅草房转了一圈后,回屋里把门关了起来,他小声的对刘抑志说:“我前几代的老祖宗,距现在一百多年了,有一天,上山打猎见到一头正在界河边的野猪,就向野猪打了一枪,野猪中弹后掉到了急流中,老祖宗感可惜,因那地方距悬崖只有几十米,野猪掉到了急流中就意味着被冲下悬崖,捡不到,老祖宗跑到水边一看,野猪并没有被冲下悬崖,而是漂到了对岸,他感到奇怪,就琢磨出了过河的秘密,又精心选了一条不易被人发觉的从村子到河边的路,连起来就成了一条通向界河对岸的秘道。民国后,中缅两国以这条河为国界线,我祖父利用这个秘道,不用去翻山越岭绕几百公里的山路,就能很安全便捷地到达缅甸。老祖父通过这个‘秘道’,从缅甸进一些玉石象牙等土特产到苍州买,慢慢的家境也就好起来,这个“秘道”也就一代一代地传下了来,祖上有祖训,这个秘道只传长子长孙,传男不传女。到了我这代因解放了,当时管得严,不准做买卖,所以这个秘道也就不用了,但祖训不能忘,难说时代变了秘道还有用处,我就传给了我的儿子查达,但查达不争气二十年前就死了。你现在是我的孙女婿,所以我只有把秘道传给你了。明天是小雪父母亲的祭日,按我们民族的习俗,每年亲人的祭日,活着的亲人都要到亲人所死的地方去“喊魂”,把他们喊回家来团聚,明天我们一起去把小雪的爹娘喊回来,我也借机把秘道传给你。多年来,我一直在等小雪长大成人,找到人家,了确这个心愿,我老了,小雪也长大成人了,做完这件事,我也就无所牵挂了,我一直在催小雪,叫她赶快找个人家,说不定我哪天就不行了,如秘道传不下去,我又怎么去面对老祖宗呢?……。前几年小雪说找到一个了,我问明是外省人,我就不同意,我叫他必须要找我们本地人,外地人把心掏给他吃了,他还嫌咸……”

查越说完“秘道”的事,刘抑志心里想:现在都是公路大桥直通缅甸,还要什么“秘道”,但他不便说什么,觉得查越对外省人有偏见,就问道:“查爷爷,你为什么对外省人有这样的偏见呢?”查越笑而不答,见刘抑志累了就站起来说:“小刘,你们的床在楼上,你和小雪将就一些,我到外面去睡。”

看到查越要往门外走。刘抑志急忙说:“查爷爷你要去哪里睡?这么晚了别出去了,我们就坐到天明,我不累。”

查越,呵!呵!笑道:“那怎么行,难道我孙女配不上你,第一天来我家,就让她独守空房,呵!呵!我打猎习惯了,别看我这么大把年纪,我随便在树上找个树杈就能安稳地睡到天明,去吧!上楼去。” 查越说完走出了门。

刘抑志关了灯,满腹狐疑地上了楼。到了楼上,他看到只有一张床,陈冰雪已睡着了,就又下楼,想就在火边靠一下算了。可能是刘抑志下楼时脚重了一些,他突然听到陈冰雪说“抑志过来。”把刘抑志吓了一跳,因在这之前她都是很尊敬的叫刘抑志刘教练。

“没有床了,你睡吧!我在火边睡”,刘抑志说着又继续下楼。

陈冰雪急了,从床上爬了起来,说:“你先过来,我有话给你讲。”

刘抑志站住了,“明天再说吧!”

“不行”。

刘抑志看陈冰雪只是和衣而睡,又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又上了楼,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陈冰雪对着刘抑志的耳朵小声说:“我们这里的婚姻习俗就是这样,如男方进了女方的家门,晚上就必须和女方睡在一起,并且下半夜家人还要到床边来看看,也就是过一会我爷爷还会来看我们的,要是今晚你不跟我睡在一起,被我爷爷看到了,他会不高兴的,会认为我们蔑视民族风俗或其它什么的,我也不懂,反正今晚你必须要跟我睡在一起。”

刘抑志瞪大了眼睛说:“我和你睡在一起?你怎么不早说,怎么有这么多的封建陋俗。” 说完站起来要走。陈冰雪有点生气了,她伸手把刘抑志拉了坐在床上,压低声音又说道:“你以为睡下来就要做什么?你想我还不愿意呢,我只是为了我爷爷。”说着就关了灯,自己先和衣睡下了。

在睡觉这个问题上,刘抑志是不敢再相信陈冰雪了,要是睡下后陈冰雪又以什么民族风俗来让他在她身上做点什么,那又如何是好呢?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走,不敢走,睡,不敢睡,就只好一直坐着。陈冰雪也没有睡着,她像是有意似的,翻过来又翻过去,又翻过来……,把一张竹床弄得响个不停,刘抑志感觉整个小楼都在摇动。坐的时间长了,他发觉陈冰雪也没有力气再翻来覆去了,他也真的累了,就脱了鞋半个身子靠在了床边。

陈冰雪感觉到刘抑志睡下了,用手来摸了摸刘抑志,硬把刘抑志拖到床中间,并把被子往刘抑志身上盖,身子紧紧地贴着刘抑志,小声说:“你装像点行不行?那我们这里的走婚制在现代人看来好是通奸制了?”

刘抑志不说话,他知道陈冰雪说的什么是装像点,可那怎么装?总不能脱光衣服骑到陈冰雪身上吧!

刘抑志睡下后,陈冰雪像是怕他跑了似的紧紧的抱着他,他感到陈冰雪全身在冒大汗,他也越来越热了,他为了缓和一下尴尬,就说:“你不是叫冰雪吗?怎么身上一点冷气都没有?

陈冰雪低声说道:“妈妈生我时难产,加上我们这地方一年四季都是酷热难忍,爸爸看到妈妈全身都是大汗,干着急,不停地说着传说中的冰雪在哪里呢?后来妈妈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刘抑志睡着了。

深夜,在模模糊糊中刘抑志听到陈冰雪说:“你热就把衣服脱了,别把衣服压皱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