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四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四节 曹婧回到北京后,她父母妥协了,但母亲一气之下和父亲写下了离婚协议书,这是曹婧所不知道的。 曹婧毕业后如她所愿,很顺利地来到了边疆省电视台工作。刘抑志几乎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她的笑脸,他们天天在热恋中。他也带了曹婧回了几次老家,她有一颗善良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四节



曹婧回到北京后,她父母妥协了,但母亲一气之下和父亲写下了离婚协议书,这是曹婧所不知道的。

曹婧毕业后如她所愿,很顺利地来到了边疆省电视台工作。刘抑志几乎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她的笑脸,他们天天在热恋中。他也带了曹婧回了几次老家,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又知书识礼、善解人意深得刘抑志父母的欢心。渐渐的,他们俩的事已是公开的了。曹婧把他们的事告诉了她爸爸,她爸爸没有明确反对,当初在出国留学的事上她爸爸虽站在她妈妈一边,但并没有过多地强求曹婧非得要去留学,他只是为女儿将来的幸福考虑,既然女儿已经决定了,他相信女儿,从小女儿就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她看准的事说了也没有用。为了女儿,他就从侧面来了解刘抑志,多次交代念厅长考察考察刘抑志,但不能伸张。念厅长通过市局领导了解了刘抑志后,如实地向曹琪说了刘抑志的一些情况,说刘抑志各方面都优秀,就是文凭低,怕将来发展受到限制。

一天,曹婧对刘抑志说,她爸爸已同意了他们的关系,叫刘抑志晚上到她家与她爸爸见见面。刘抑志去了她家,她家没有他想象中的富有,偌大的客厅里空荡荡的。他们的话不多,大体是曹琪问一句刘抑志答一句,曹婧在旁边打圆场。曹琪说他明白了,曹婧就是因为他才不去留学,叫刘抑志对曹婧一定要好。他不谈工作上的事,连刘抑志的家庭情况、工作情况都不问一问,也不说他的家因刘抑志而破裂。 与曹琪见面后,刘抑志问曹婧:“你爸爸对我印象如何。”曹婧说:“满意。”他也不知道是对他人老实满意,还是对他外表满意。自此以后刘抑志就很少见到她爸爸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从曹婧口中,刘抑志得知她爸爸又经常在她面前提起出国留学的事,说,现在还有这个条件,过几年怕没有机会了,但说归说,他又没有那么急迫的意思,好像在等什么。

接下来没几个月,刘抑志被从市局调到了公安厅督察处,曹婧工作上也很顺利,成了电视台的新闻主播。他们各自的工作都很忙,一个星期难得见上几面,但他们相互深爱着对方。也许是职业习惯,曹婧的笑容越来越迷人了,她已是公众人物、名人了。有时坐在电视机前看到画面里的曹婧,刘抑志会神经质的想:她是我的未婚妻吗?我们会白头偕老吗?想到她父亲的眼神他心里更没有底了,他总感到将要发生什么。

一天晚上,曹婧给刘抑志打电话,说到花霸大酒店伊人厅吃西餐,刘抑志也有空,就赶了过去。到了餐厅,刘抑志走进了包房,才知道她父亲、公安厅新上任的关厅长、刚从禁毒总队领导岗位上提起来的副厅长陈聪、还有一个刘抑志不认识的头光水滑的人及曹婧坐在里面。曹琪看到刘抑志,有些不高兴,但没有表露出来,曹婧搂着爸爸说,他有空,我叫他来的。那个刘抑志不认识的人,殷勤的站了起来,把他让到他的位子上,让刘抑志坐在曹婧和曹琪的中间,开始喝红酒、吃西餐。刘抑志的那份曹婧已点好,他坐下后就抬了上来,因确实太饿,刘抑志就埋头吃起来。曹琪他们边吃边谈,刘抑志不插话,他也没什么话题,只是曹婧在她爸他们谈话时,她没有什么可微笑的间隙时,送张餐纸或别的什么给刘抑志,或问他几句不沾边的话,曹婧不想让刘抑志在爸爸面前,在这种场合一言不发,死气沉沉的。

刘抑志从曹琪他们的谈话中听出来,那个头光水滑的人姓肖,叫肖力,因曹琪和关厅长都叫他肖总,而陈聪不叫他肖总而是直呼其名叫他肖力。肖力还是曹琪的东北老乡,这个叫花霸的投资近四个亿的五星级大酒店就是他所拥有的;曹琪和陈聪与肖力像是在这以前就很熟了,并多次来过这里,只有关厅长是第一次来这儿,第一次与肖力接触。

吃完饭,都站起来要走时,肖力望着所有的人说道:“去唱唱歌或洗洗澡吧……”

曹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拍着刘抑志的肩打断了肖力的话,望着关厅长说:“哦,忘了,这是小刘,关厅长今后要多关照啊!他在你们厅里工作。”

曹琪说完,关厅长隔着桌子伸出了右手,刘抑志急忙也伸出了手与关厅长握了握,关厅长的手刚劲有力,他也感到了刘抑志手上的力量,他望着刘抑志没讲什么,只是笑了笑;接着陈聪和肖力也礼貌性发和刘抑志握了握手。

曹琪又望着曹婧说:“她是我女儿。”

肖力笑着接上曹琪的话说道:“书记不用介绍了,她是名人,知名度比你高。”

大家都笑了,曹婧幸福地挽起了刘抑志的手臂。

肖力走到关厅长身边,握着关厅长的手说:“厅长第一次见面,我们去唱唱歌或玩点其它什么的……”倒把曹琪放到一边,好像肖力知道曹琪不用叫也会留下似的。

关厅长说:“谢了,改天,我真有事,看书记和陈副厅长有空没空。”

陈聪也上来帮肖力说话,他说:“厅长去喝喝茶再走吧……”

曹琪这时不说话,好像关厅长走不走跟他没有关系。

大家一起下了楼,关厅长执意走了,刘抑志和曹婧也开车走了。曹琪、陈聪、肖力他们三人又返回了酒店。

那次饭后,刘抑志看得出曹琪的心情好像好了一些,又不提曹婧出国留学的事了。

刘抑志老家,妈妈也催问多次,说刘抑志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结婚,刘抑志和曹婧商量好并征得她爸爸的同意,决定九月十号那天举行婚礼,他们又去北京征询她妈妈的意见。在这之前,他们已去看望她妈妈几次了,渐渐的,她妈妈也认同了刘抑志,刘抑志不像她想象中的都是黑瘦黑瘦的边疆人,且他们又那么相互深爱着,女儿现在也算幸福,所以也就同意了。她妈妈背着曹婧跟刘抑志说:“等你们结婚后,想办法调到北京来,我不喜欢边疆那不冷不热的天气,我一个人也很孤独,如等她爸爸几年后退了下来就不好办了。”刘抑志说只要曹婧愿意,他就同意。

刘抑志的工作是越来越忙了,他有时几天都不能回家一次,虽然忙,但刘抑志还是抽空和曹婧为即将举行的婚礼做着准备。快要结婚了,他对生活越来越充满了自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