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三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三节 一星期后,曹婧又打电话约刘抑志,刘抑志说:“真没空,单位通知要去看正在建盖中的住房。” 曹婧说:“今天一定要见到你,如再这样躲着,我就要到你们单位找你。你在哪里看房,我过来陪你一起看。”刘抑志无奈地告诉了曹婧建房的地址,叫她乘出租车过来找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三节



一星期后,曹婧又打电话约刘抑志,刘抑志说:“真没空,单位通知要去看正在建盖中的住房。”

曹婧说:“今天一定要见到你,如再这样躲着,我就要到你们单位找你。你在哪里看房,我过来陪你一起看。”刘抑志无奈地告诉了曹婧建房的地址,叫她乘出租车过来找他。

见到刘抑志,曹婧的手自然地挽起刘抑志的手臂,他们走进了尘土飞扬的工地。

刘抑志对曹婧说:“这是我们单位搞的集资建房,各幢房子都已封顶了,快建好了,现在正在收尾,我的那一套在六楼,太灰了又不安全,我上去看看就下来,你在楼下等我。”

曹婧没有松手,她说:“我不怕灰,我和你一起上楼看看。”刘抑志说不过曹婧,就向工人借了一顶安全帽给她戴上。他们顺着楼梯在脚手架间向楼上爬去。

他们爬到五楼时,突然从一间还没有安装房门的房间里扔出来一口小铁锅,砸在了刘抑志身上,刘抑志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接着又是一些碗筷和婴儿的尿片、衣物叮铃咚隆地从房门里甩到了刘抑志的脚下。刘抑志停了下来,他望了望曹婧,走进了那间甩出东西的房间里。刘抑志看到他的一个同事正怒气冲冲地边砸东西边对着一个怀抱婴儿的惊恐不已的中年妇女吼叫道:“这是我的房间,谁充许你住在这里?还用电做饭,你看看到处是小孩子的屎尿,你给我立即滚出去……”妇女怀里的婴儿突然哇的哭起来。

刘抑志明白了,原来是同事来看房,看到有民工的家属住在他的房间里而生气、发火。刘抑志的同事看到刘抑志和曹婧走进房间来,像是找到说理的人,声音更大了,他望着刘抑志说:“太不像话了,我的新房子让这些土农民住在里面搞得脏稀稀的。”

刘抑志突然心寒起来,他望了望连墙壁都还没有刷白、门窗也没有安装、室内还堆放着沙石和各种建材的房间,笑着对自己同事说道:“算了吧,现在房子还没盖好,用不着发这样大的火,她们也是为了盖房才暂住在这地方,哪家不是这样。”同事望了刘抑志一眼,说了一句:“你喜欢做好人,叫他们到你房间好了。”说完,又去撕一块挂在窗子上挡风的塑料布。刘抑志不再说什么,他退出了同事的房间,曹婧也跟了出来,他看到刘抑志刚毅的脸上眉头紧锁着。

他们上了楼,来到刘抑志的房子里。都一样,里面也是堆满了沙石等建筑材料,不同的是里面没有住着民工。刘抑志无心看房,他们只在各个房间内随便走了走,就又向楼下走去。下到五楼的楼道时,刘抑志看到那个已被同事从房间里赶出来的妇女正跪在楼道内,一手抱着不停哭泣的婴儿,一手正吃力地收拾着散落在楼道内的婴儿的衣物。刘抑志停下了脚步,他看到那个妇女的双手还粘满着有些潮湿的泥沙,就明白了,她是工地上的一名刷墙工。他蹲下身帮着那个妇女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拾到了一起,对那个用疑惑的眼光望着他的妇女轻轻地说:“搬到我的房间里去吧!我的分在楼上,六楼。”说着话他提起衣物,曹婧也帮着提起那口小铁锅把那个妇女送到了楼上他自己的“房间”里。

在房间里,刘抑志望着那个妇女对曹婧说:“虽然有人用分工不同来安慰一些做着脏乱差的活的民工,但我认为不管什么朝代,最‘吃亏’永远是农民,是从农民中走出来的农民工,像这位大嫂为了生活出来刷墙,虽也苦得着点钱,但往返老家后,除去车费已所剩无几,正真的大钱被包工头赚去了。她们建好我们单位的住房后,又到其它工地上建房,反反复复,直到老去搬不动砖块时就一无所获地回农村去了。他们一辈子在建房、架桥、修路,可最后又有几个能有一套像这样的住房呢!又有几个能再一次走一走他们亲手所架的桥所修的路呢!这是实话,我的一个同学年轻时出来打工,修高速公路,路修通后他回家结婚了,从没有乘车走过那条高速公路,他参加修建的那条路有一段就是我们大队现在所管的辖区,我每次回老家他都要问我‘路好走吗?’,你说叫我怎么回答他呢!曹婧,我说的虽有些片面,甚至还有点过激,但我那个同事的做法就是没有良心,他怎么能这样对这位大嫂……”

刘抑志说着话时,曹婧认真地听着,她不时轻轻地点点头,她又一次被刘抑志善良的举动所感动。

刘抑志和曹婧离开建筑工地,走在了干净而宽阔的马路上。曹婧跟在刘抑志身后默默地走着,先前她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事,她也从没想过自己的家、宽敞明亮的教室,是些什么人所建造的,今天她明白了,是听说的民工建造的,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又有多少人能像刘抑志一样,享受着生活的同时,会想想给他们来幸福生活的民工呢,她从心里更加喜欢刘抑志了。

转眼,曹婧的假期要到了,通过一个月的相互了解,刘抑志一颗善良正直的心深深的打动了她,她感到和刘抑志在一起的日子,天总是蓝蓝的,总是安全的。她越来越发现比起刘抑志来,她这个一直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生活在温室里的人,对生活的认识是残缺不全了。刘抑志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工作在城市,对于生活的酸甜苦辣有更深刻全面的认识,使得他从骨子里就有一颗善良的心,刘抑志对她的吸引已使她无法抗拒,她已深深地爱上了刘抑志。

刘抑志也从见到曹婧那一刻就喜欢上了她,但他不敢想、不敢高攀,特别害怕耽误了她的前程。她是父母安排好的要出国留学的,他也害怕就这样没有下文,他不希望这是一场美梦,更怕这是一个怀春少女的一时冲动。所以每一次面对曹婧直白的表示,他都不敢把那遥远的爱字说出口,他都是不情愿地说把相片还给我,不要耽误自己的大好前程,但曹婧也都是说相片早已刻在心里了,要还也只能还一颗带血的心。她还说每一次和刘抑志在一起过后,每一个电话过后,她都能从刘抑志身上有新的发现,这些发现都是她所喜欢的。她说第一次见面那天晚上,她说她的爸爸叫曹琪时她看到了刘抑志平静的眼神,说刘抑志没有任何一点不平静,没有惊奇、没有媚色,能做到这一点他的心胸绝对是清澈见底的,这样的人值得她信赖一辈子。她还说,她见惯了媚色,有人到她家知道她是曹琪的女儿后都会对她奉承几句,眼神是献媚的,而在刘抑志身上从没见过。没办法刘抑志无心、也无力拒绝她。她去上学后,刘抑志尽量不主动打电话给她,但她几乎天天给刘抑志打电话,时间长了,她问刘抑志为什么不主动给她打电话,刘抑志无言以对,后来也多半是考虑到礼貌性的原因才主动给她电话。

刘抑志越来越爱上了曹婧,曹婧在他眼中不但漂亮且亲和大方,她从没有一点娇柔做作,他只是怕这是一场美梦。

曹婧要毕业的那年的春节期间,曹婧说她妈妈要带她去澳大利亚实地看一下学校,刘抑志的心紧收了起来,他想随着她毕业期的临近他的梦也就要破碎了,可曹婧在澳大利亚还给他打电话说她是被妈妈逼的,她只是抱着去旅游的态度,回国后就立即来花市见他。但刘抑志心里还是一天比一天紧张。她说过三月份回到国内就来看他,可三月份时她又说到五月份‘五一’长假再来,电话也渐渐少了,电话中她说她与家人为出国读书的事闹矛盾,刘抑志问为什么?还说好事,你去啊!她又不说,声音中他感到了她的无助、难过。盼到‘五一’长假时她真地来到花市,在花市的几天里,刘抑志再忙也要抽空去见她一面,虽然他强忍着不敢直白地说出那个‘爱’字,但他的眼神、他的举动曹婧已看出来他很喜欢她,他不想失去她。

曹婧要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她抱着刘抑志哭了,说:“我要办出国手续了,但为了你,我决定不去了,毕业后到边疆来工作,妈妈知道我的决定后跟爸爸吵了起来,她威胁爸爸说,如不能把我劝回到留学的路上,他们就离婚,也不再认我这个女儿,就怪爸爸当初要到边疆来当什么副部级干部。爸爸也多次劝我去留学,可你怎么办?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妥协了,下一次我还要妥协,我无法失去你,你叫我怎么办?我怕给你添麻烦,没有把我们的事告诉爸爸妈妈,要不然爸爸妈妈早就来找你了,我只是说边疆的气候、风景好,我什么地方也不想去,只想到边疆花市工作。”

刘抑志不知说什么好,他也把曹婧搂得更紧了,他强忍住自己,对曹婧说道:“你必须去办手续要出国留学,要是我们真的有那个缘分,几年后我们有能力会走到一起的,你也为你爸爸妈妈想想,他们经历的事比你我都多,他们是为你好,你不去留学,我也将和你断绝关系,我不想成为一个美满家庭破裂的罪人。

“借口!”曹婧带着哭声大喊起来,“你们都是借口,为什么我就不能选择我的生活。”曹婧用双手使劲拍打着抑志的胸脯,“你知道吗?我走到那里,你的身影我都无法挥去,我挥之不去,我挥之不去,我……”

“你冷静些,不能感情用事。”

“今晚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不回家了,带我走……”

刘抑志动情了,他随时提醒自己“天下之大,我什么都不怕,只怕自己不争气、不努力”,并把它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来激励自己,可现在叫他这个“气”怎么争、这个“力”怎么努呢?不管她是一时冲动,还是真心实意,这些话对他这个自诩讲义气的人来说已足够他呵护、痛爱她几辈子了。刘抑志说:“请相信我,从懂事以来,我一直想找一个像你一样善解人意、知书识礼的人为妻,但没有遇见过,现在我遇到了你,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你做出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你就是决定好了留在花市工作我也支持你,我不相信你非得留学才能得到幸福。”

曹婧止住了哭声热烈的亲吻了刘抑志。

在曹婧回家的路上,看到曹婧情系稳定了一些,刘抑志又对曹婧说道:“多少大学生做梦都想出国留学,但都没有那个机会,又有多少人因能去而不去,后来后悔。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如果你执意要留下,也不能只顾自己、不管父母,那太自私了,那是不孝,不可取。你回去给父母好好说说,先工作几年,学一点社会经验,再去留学,给他们一点余地,这不是在骗他们,就目前的情况只有这样,难说过几年你真的想通了要去或我们有那个条件一起去……”

曹婧轻轻地不断地点着头。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