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三章 专业保镖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三章 专业保镖

第二节


自从拳击队解散后,方平就跟着体委的一些下了队的摔跤、散打、柔道、举重等队的退役运动员的一些队员在社会上混了半年,对他这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来说,不知道什么叫法,什么叫违法,他凭借一身拳击功夫已成为暗藏在省体委内的有名的“讨账队”的骨干成员,他变得越来越坏,变成一个出手毒辣手段残忍的人。当天晚上,洗完澡的他,穿着短裤趿着拖鞋,刚走到宿舍楼时,遇到了十几个刚从楼上冲下来的“讨账队”队员,讨账队的陈东看到方平后,对方平说:“走,有事做了。”方平知道“有事做”是什么意思,他丢下洗脸盆跟上了陈东他们一伙。他们来到体委大门口,分别上了几辆出租车,气势汹汹地向万源珠宝店赶去。

方平他们一伙到达“万源珠宝店”的路边后,见到已提前到达的胡斌和郑豪。

胡斌发了一转烟,向陈东介绍了一下郑豪,指着“万源珠宝店”的大门对陈东说:“就是这个店,郑老板带你们进去,具体情况由郑老板向你们说一说,我不方便见那小子,我坐在车上等你们。”说完,转身回到了停在路边的车上。

郑豪看到十几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他心虚了,但事已至此,他不好也不敢说不带陈东他们进珠宝店,他就满脸堆笑地望着陈东说:“进去后能要则要,不能要就算了,不要砸他的店,那样会把事情闹大的,那小子很有背景。”

听了郑豪的话,陈东把手搂在了郑豪的脖子上笑了笑说道:“走吧!老板,我们只是来帮你付账的,谁会砸他的店。”说完推着郑豪向亮着灯的万源珠宝店半掩着的大门走去。

已是晚上十点了,店里的售货员都下了班,陆陆续续走了。正在收银台和收银员清点着当日的营业款的杨鸿,一边数着钱往钱袋里装,一边吩咐保安把门窗关好。两名保安分头把卷帘门拉了下来,最后一道门也就是正大门的卷帘门,他们只拉下了一半就停了,因老板还要出店回家。

杨鸿清点完营业款,提着沉甸甸的钱袋绕出收银台穿过柜台向大门口走去,当他正想弯身出大门时,突然从拉了一半的卷帘门的大门外向店内钻进了十几个彪形大汉,杨鸿被惊呆了,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后,就再也无力提起小腿来。

转眼十几个大汉已钻进了卷帘门来到了杨鸿面前,杨鸿呆呆地望着站在对面的人,对面的人有穿短裤的,有光着膀子只穿着背心的,有穿拖鞋的,每个人手上露着的肌肉疙瘩都凸得吓人,当他看到站在对面的人中有些显得弱不禁风的郑豪时,他心中安坦了一些,当店里的两个保安来到他身边,他强装起笑脸避过陈东一伙的目光望着郑豪说:“郑,郑老板你什么意思?”

突然,“哗啦!”一声,大门处的卷帘门被人拉到了底,杨鸿向大门口处望去,他看到女收银员站在门边已被吓得不停地颤抖。原来女收银员想跑出大门去报警,被方平看出后,方平一把就将卷帘门拉了下来,挡住了她。

看到杨鸿抱着钱袋的手在微微颤抖,郑豪走到他面前说道:“杨老板,你不用紧张,我们今晚来,只是想把你欠我的钱要走,你把钱还给我,我们就走人。”

杨鸿明白了,他并没有遇上什么强盗,原来是郑豪请人来帮他讨账来了,现在是郑豪和他说话,他就强撑着大声说道:“郑豪,你敢用这种方式来对我,我没有线,我看你敢拿我怎么办?”

郑豪的声音反到显得小了些,说道:“杨老板你有钱,你骗我没钱!今晚我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接?……”

两名站在杨鸿身边的保安听到杨鸿的声音大起来,就大着胆子取下挂在身上的橡胶棒甩了甩,方平看不下去了,他冲到一个保安身边一把抢过橡胶棒向柜台里扔了出去,左手一把揪着保安的衣领,右手指着保安的鼻子威协道:“蹲下,给老子蹲下小杂种,不然老子一拳就给你打死。”说完就强行把那个保安按了坐到地板上。

方平转过了身,他用手指着还略比他高的杨鸿气势汹汹地说:“小杂种,你拿不拿钱?你给老子一个明确地说法。”

杨鸿平时仗着有钱有势,加上平时也喜欢练练肌肉,只有他欺负别人,那有别人欺负他的事,今天当着那个心仪已久的女收银员的面却如此受辱;另一方面他也确实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都是一些刚刚退役的国家级专业运动员,他一时性起,抬起右手想把方平指着他的手打开,他刚抬起手时已被陈东看出,陈东迅速与他贴身一个快速的顶摔,杨鸿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已失去了重心,重重地砸倒在地,方平被激怒了,他冲了上去就要踹杨鸿,但被郑豪死死的抱住,郑豪说:“别打他,别打他,我们只是来要账的。”

杨鸿忍痛坐了起来,他心中满腹狐疑,他在花市也算个人物,可怎么从没听说过有如此好身手的人。

郑豪劝下方平后,走到杨鸿身边,蹲下身望着杨鸿说道:“你把钱还给我,我们就走,我也不想他们伤到你把事情闹大。”

杨鸿到现在还想赖、拖,他对郑豪说:“我现在没有现钱,明天上午你过来我拿给你。”

郑豪看了看杨鸿掉在地上的钱袋又说:“杨老板,不要再骗我了,我已了解清楚,你现在每天的营业款少说也有四五十万,每天留在店里的周转金不下百万吧!……”

“别跟他啰唆了,他有没有钱我们用老办法试试就知道了。”方平一伙中的一个练举重的人大声说道。话声刚落那人已走到了杨鸿身边,他弯下身一手抓着杨鸿的脖子,一手提着杨鸿的裤带,用力一挺身就很轻松地把杨鸿抛到了离地面三米多高的空中,杨鸿的身体差一点就撞到了吊灯上。杨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抛,吓得差点晕了过去,他在空中接连号叫了几声,双手慌乱的划动着,可他什么也抓不到。

方平和陈东有意要恐吓杨鸿,所以他们看到杨鸿的身体快要砸向地面时,才同时快速出手抓住杨鸿把他放到地板上。

杨鸿被放在地板上后已被吓得脸色苍白,满脸布满了虚汗。他好长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静静地趴在地板上,任由失禁的小便和汗水淌到嘴边。他突然感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恐怖,这一抛也让他突然明白,人一生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任何人,那怕这个人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

方平看着躺在地上的,杨鸿还以为他在装死,他向前揪着杨鸿的头发,让杨鸿坐了起来,又问:“还,还是不还?是不是还需要再试一次,如再试你就没有上次幸运了,没有人再会拉你一把了。”

回过神来的杨鸿突然哭丧脸着哀求道:“各位大哥不用再试了,我有钱,我立即就还。”说着话他跪着双膝向他的钱袋移去。杨鸿移动到钱袋边,望着陈东说:“大哥,这儿有四十一万你们都拿去。”

已跟到杨鸿身边的郑豪对杨鸿说:“我只想要回我的钱,多的我不要,你应该记得你欠我的是多少?”

“记得,记得,有七次五万,一次一万五,总共三十六万五。”

“数吧!数给我,我们就走。”

杨鸿抖手抖脚的数了半天,也没有数清三十六万五,还是他把已回过神来的女收银员叫来才数清。

郑豪接过杨鸿递过来的钱袋时,方平用带有威胁的口气对杨鸿说道:“今天才只在你身上用了半个摔跤动作和一个抓举动作就把你吓得尿裤子,要是老子的拳击动作在你身上试一下,保你早就没命了,今后给老子老实点。”

方平说完,陈东又接着对杨鸿着威协道:“我们只是潜人讨回你欠人的钱,对你这种人也只能用这种办法才行,你想好了如你敢报警那下次我们来找你时,我们就把所有体育专业动作都在你身上过一遍,看你还活得成活不成。”说完不等杨鸿开口就转身带着众人走出了珠宝店的大门。

看着陈东一伙走出大门,杨鸿才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明白了,他今天遇上了传说中的体委的“讨账队”的人。第二天他主动与供货商联系,主动把所有欠货款都给人送上门去。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仗势欺人了。

郑豪从珠宝店出来,见到了迎上的胡斌,胡斌笑着向郑豪问道:“讨回了吗?”

郑豪急忙说:“讨回了,讨回了。”

“相信我的话了吧!走吧,找个地方给这些兄弟们放松放松……”

三天后,郑豪又主动与胡斌联系。郑豪问胡斌:“你是怎么认识体委那些‘讨账队’的?

“前几年我也遇到过有人欠我货款赖着不还的事,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向我介绍叫他们帮我讨回货款,事后我怕对方报复,就从他们当中请了一个队员既当我的保镖也当我的驾驶员,从此以后,通过我的保镖就认识他们了”。

“你说杨鸿那小子会不会找人来报复我?”

“他不敢,我听说你讨回钱的第二天,那小子就主动与他欠货款的供货商联系,把多年来拖着不给的货款都主动给人送上了门,那小子是个欺慫怕恶的人,他知道历害了,你尽可放心好了。”

“我也想从体委请个保镖,你看能不能帮介绍一个。”

“行,现在也流行这个,你看那天晚上来的人中,你看中那一个我去说一声就行了。”

“我记不清他们了,你不用管只要身手好就行了。”

“你看那个叫方平的人行不行?此人我也只是见过两次面,听说是刚从拳击队下来,身手不用说,我看他一表人才,跟随你郑大哥站到那里也有模有样的。”

“我不知是那一个,你说行就行。”

“这样吧!明天晚上我把他邀出来,你跟他当面谈谈看合不合适。”

“好吧,就这么定了。”

……

花市“蓝迪斯”。在耀眼闪烁的灯光下、在震耳的迪高声中,舞女们正买力地扭动着粉红色的纤纤细腰。方平被胡斌的保镖带到了郑豪面前,见到方平,郑豪急忙站了起来和方平握了握手。方平事前已被胡斌告知来此的目的,现见到郑豪,他已没有了讨账时的嚣张,他知道是来找工作的,所以他见到郑豪后变得恭恭敬敬的,坐下后就急忙给胡斌、郑豪的酒杯里倒满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他抬起酒杯大声说道:“来,郑老板、胡老板,我先敬你们一杯。”说完一仰头干了,郑豪和胡斌也各自喝完了自己的酒。

自从方平走进舞厅,郑豪心里就想,原来是他,他心里很满意方平,几杯酒下肚后,不胜酒力的他,搂着方平的肩说:“方老弟,我就喜欢你这性格……”方平侧了侧头,他想把头靠近郑豪些,可这的高声太大,他还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他伸出手抓起面前的一个酒瓶突然用力一甩,砸在了迪高厅的正中间,随着舞女们发出的尖叫声,两名的迪高厅的保安闻迅冲进了卡坐,来到方平面前。

保安正要发话时,他们借着闪烁的灯光看到是方平后,就齐声说道:“方哥,有什么事?”

方平借着酒兴,也不管郑豪的感受,大大列列地对两名保安喊道:“老子正在谈事,声音放这么大,叫你们老板过来。”

迪高厅的老板来到方平面前也低声问道:“方哥,有什么吩咐?”

方平气愤地说:“去把迪高声关小点,老子正谈工作。”

迪高厅的老板连声说:“好!好!我立即去办。”

原来,在花市,在靠近体委的几十家夜总会、舞厅都是讨帐队的势力范围,这些夜总会、舞厅的老板都深知讨账队的厉害,如讨账队的人来玩,他们都是免费给他们吃喝玩乐,满足他们的任何要求,而他们夜总会、舞厅如遇麻烦,也都叫讨账队的队员帮他们摆平,方平砸个酒瓶、要求把声音关小些这点要求,他们不敢不满足,那怕是所有客人都走光。

的高声小了,方平才又转过身对郑豪说:“郑老板,现在讲话不吃力了,你讲。”

郑豪被方平刚才的举动折服了,他想如真请到方平这样的人,那今后在花市还有谁敢对他大声说话、对冷眼相看呢!他用手搂着方平的肩说道:“方老弟,从第一次有幸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这直爽的性格,今天我们来此的目地,你也清楚,我就直说了。我们公司现正不断发展壮大,缺少人手,我想请你加入我们公司,你看你有些什么条件和要求尽管说。”

“谢谢郑老板看上我,我除了一身功夫其它什么都不会,你要我做什么呢?”

郑豪不便直接开口说叫方平做他的保镖,就转弯抹角地说:“你到我们公司后整天跟着我,给我做秘书就行了。”

“你们老板哪要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秘书,要找秘书也要找一个漂亮的小姐才行,再说了,我小学都没华业,十多年都不写一个字,快连名字都忘了写。”

郑豪笑着说:“那你别管,你数钱总会吧!一张一张的不会数,一斤一斤的数总会吧!”

“胡老板不是把我介绍给你当保镖吗?这个我还可以,你别说当什么秘书了,如能让我过来当保镖,我绝对让你安全。”

郑豪听到方平自己说出要当保镖也就没什么不好说的了,就说:“不敢,不敢,你到我们公司后,我们就是一家兄弟了,那时如有人和我们过不去的话,你这个拳击运动员自然要出面应付啦!”

“好,就这么定吧!那从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唱完歌后你就跟我走。”

“好吧!”

胡斌抬起酒杯说:“来,郑老板、方老弟为你们将来的合作干杯。”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