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二章 助学计划 第三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二章助学计划 第三节 放假时,陈冰雪和胡亥结伴坐火车前往花市。 火车是下午四点到达花市车站的。胡亥和陈冰雪刚走出火车站,陈冰雪的电话响了,是她爸爸陈聪打来的,问她到了没有,说他已派车在车站等候她了。陈冰雪说:“到了爸爸,我有一个同学和我一起来到了花市,我先送他到花霸大酒店去找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二章助学计划

第三节



放假时,陈冰雪和胡亥结伴坐火车前往花市。

火车是下午四点到达花市车站的。胡亥和陈冰雪刚走出火车站,陈冰雪的电话响了,是她爸爸陈聪打来的,问她到了没有,说他已派车在车站等候她了。陈冰雪说:“到了爸爸,我有一个同学和我一起来到了花市,我先送他到花霸大酒店去找他的叔叔。”

“好的,晚上我也回家吃饭,我已叫你妈妈在家等着你了,你把同学送到就赶快回家。哦!叫你同学一起来家里坐坐。”

“不了,爸爸改天吧!他要急着去找他的叔叔。”

陈冰雪、胡亥推着行李走到停车场的入口处,见到了陈聪的专职驾驶员小王。

小王跑到陈冰雪身边对陈冰雪说:“小陈到了,上车吧!车没停在停车场,在路边,我一直在找你们。”

陈冰雪说:“我们刚到,又麻烦你了”

他们三人上了车后,陈冰雪给小王介绍了胡亥,还说:“他是来找他叔叔的,先送他去,到什么花霸大酒店。哦!王叔叔,花霸大酒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是在什么地方?”

胡亥接过话说道:“是在南亚路上。”

小王说:“我知道那是刚建起不久的五星级酒店,现在花市城里就数它最豪华,我送过几次领导到过那个地方。”

胡亥说:“我叔叔就在里面工作。”

“是那个部门的,有电话吗?”

“有,你找个地方停下车,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小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胡亥,说:“拿我手机给他打。”

胡亥跟肖力通完话后,对陈冰雪说:“我叔叔这几天不在花市在上海,过几天才回花市。他叫我到了酒店后到总台找保安部的杨部长,他会安排好的。”

……

车子在繁华的大街上行驶着,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车子停了下来,胡亥才突然意识到来接送他们的车是一辆高级警车,他向车外看了看,一身轻松起来。这里的天空特别的蓝,云很低却特别的白,抬起头来能真真切切地看见太阳,不像在北京,大热天也只能灰蒙蒙地看见若隐若现的太阳,这里虽也是盛夏却感觉不到一点闷热,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都是穿着花花绿绿的少数民族服装的,这里跟全国其它一些大城市没什么区别。不知是“肖叔”的原因,还是陈冰雪的原因,还是这里的气候的原因,自从踏上这片红土地后,胡亥就想要是将来能到这儿工作该多好啊!

警车直接驶到花霸大酒店的前庭才停了下来。车一停下,杨少杰就从酒店大堂走到车边打开了副驾的车门,立正弯下腰,说道:“先生请下车。”

胡亥刚下了车,四名穿红色长袍的年轻小姐向他齐声道:“欢迎光临。”胡亥被眼前的场面怔住了,长这么大还从没有接触过这么豪华的大酒店,他也不知道先迈哪一只脚才合适,大声地说了一句“总台在哪里”,也不管小王、陈冰雪下没下车,就懵懵懂懂直冲冲的往大堂里走去。

一个迎宾小姐急步跟了上了胡亥,在胡亥身后说:“先生这边请。”把胡亥领到了总服务台。

到了总服务台,胡亥倒不怎么紧张了,他问服务员保安部的杨部长在那里?服务员看到胡亥穿着一身警服,也不好多问,就拿起电话要给保安部拨号,这时已走到总服务台的杨少杰,听胡亥说找他,就走到胡亥面前,对胡亥说:“我就是,你是不是胡亥?”

胡亥看了看杨少杰,他见杨少杰身材魁梧高大,满脸的横肉,在室内还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一看就像一个黑社会的打手,给他一种随时都想要掏枪的感觉。他显得说话没有底气,像是来骗吃骗喝的一样,小声对杨少杰说道:“我是,我是胡亥。”

杨少杰已没刚才那么严肃了,他取下墨镜对胡亥说:“肖总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叫我把你安排好。这几天由我带你到处玩一玩。肖总可能要三至四天后才回来,走吧!我先带你到房间里住下。”这时小王、陈冰雪也来到了总台,见胡亥已有人安排,陈冰便对胡亥说道:“我们先走了,电话联系。”

杨少杰把陈冰雪和小王送到车边,他特意看了看那辆高级警车。

在回家的路上,小王对陈冰雪说:“你同学从北京刚来,你也不叫回家来玩一玩。”

“明后天吧!反正他在花市好几天的,再说了他是来找他叔叔的,我把他带回家让我父母怎么想呢?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你知道我父母对我管得很严。”

“那是另外一回事,可这是大学同学,还没来过花市,你应尽地主之宜,当个向导带他玩一玩,如交通不便,我可以接送你们。”

“再说吧!”

……

当天晚上,杨少杰把胡亥安排在酒店住下,带着胡亥到酒店各部门转了转,他对胡亥特别的热情,把胡亥当作“肖公子”来看待。白天他见到了那辆送胡亥来的省公安厅的警车,他心里明白了过来,那就是胡亥将来在他们这个刚组建的特大贩毒集团的作用,他更加佩服肖力,佩服肖力做事从来目光都是向前看的。

晚饭后,杨少杰带胡亥到康体中心洗澡,胡亥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生活,他很兴奋,内心深处对肖力更是心存感激。用当时胡亥洗澡时发生的一个笑话就能很好地说明他是一步蹬天。洗澡时,胡亥站在水池边,问杨少杰,男卫生间在那里?杨少杰指了指卫生间,可胡亥却说那里没标明男女,杨少杰明白后大笑道:“难道这里面还有女卫生间不成,这里是男浴池,并不是鸳鸯池啊!”

在杨少杰的陪伴下,胡亥在花市吃喝玩乐了几天,他是大开眼界,现代人的高档生活,他几天内都享受了过来,他越来越感到肖力是个好人,他有时在问自己,自己怎么就这么幸运呢?

胡亥到花市的第五天晚上,肖力从上海回到了花市。杨少杰早早的就通知胡亥在房内等着肖力。

第一次见到肖力,胡亥心中有些失望,在他脑海里,肖力应是一个慈祥、伟岸的人,可他看到的肖力黑瘦黑瘦的,怎么看都像一个长期在阴暗、潮湿又缺少营养的地方长大的土老板,肖力站着也不比坐在床上的他高多少。但不管怎么说,肖力在胡亥看来还是他的恩人,所以当杨少杰介绍肖力时,他还是急忙站了起来弯着腰恭恭敬敬的望着肖力亲切的叫了一声“肖叔”。

肖力看了看胡亥,很热情地对胡亥说:“坐,坐。”他简单的问了一些胡亥老家的情况,就把话题转到了胡的立学业上。最后说:“明天我安排车,你约上你的同学一起到花市各地去玩玩。今后你有什么困难,直接跟我说就行了,我喜欢像你这样有出息的孩子,我对你所做的事,不求你将来报答我,我只希望你以后能为家乡多做点事。”

胡亥也不紧张了,说:“肖叔,你真是好心人,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我爸爸说你什么时候回老家,他要见见你,要当面谢谢你。。”

“谢我什么呀!你将来成器了、有出息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我在商海折腾了二十多年,跟家人长期分离,有时感到怪孤独的,要找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你以后放假了能多来花市玩玩,我就很高兴了。”胡亥不停地点着头,他听了肖力的话,感觉肖力还是很随和的。

肖力站起来要走时,又很随意地说:“你那个同学的家住哪里?有机会叫她把她的父母叫出来我请他们坐坐,以后你来花市看我,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我那个同学的家就在花市。”

“我现在刚来花市投资,也正在多方想办法要多认识一些花市的朋友,不管她父母是工人还是农民,有机会一起请来认识认识。”

“好的,我明天问问我的同学吧!那天到车站接送我们的是一辆警车,我想她爸爸也会是个警察。”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