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二章 助学计划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二章 助学计划 第二节 胡亥这个出生在东北黑土地上的娃子,从出生那天起就人见人爱,家里虽然穷,但他父亲很开明,认准了必须让胡亥读好书才会有可能走出黑土地。读初中时,学校有规定,每年农忙时都要放几个星期的假,但胡亥的父亲从不让胡亥因农活忙而耽误了学业,胡亥也很争气,从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二章 助学计划

第二节



胡亥这个出生在东北黑土地上的娃子,从出生那天起就人见人爱,家里虽然穷,但他父亲很开明,认准了必须让胡亥读好书才会有可能走出黑土地。读初中时,学校有规定,每年农忙时都要放几个星期的假,但胡亥的父亲从不让胡亥因农活忙而耽误了学业,胡亥也很争气,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班上的尖子。

胡亥高中毕业时征求父亲的意见报考什么学校,父亲说考得起什么学校就报什么学校。胡亥说我们老师叫我报北大清华,我怕家里的负担太重了,听老师讲去上那些学校一年至少也要五六千块钱才基本够用,我们家连房子卖了所有财产还不值三千元,这书怎么读?父亲说你别管钱的事,只要你考得起,我会想办法的。胡亥又说我听老师说家里太穷就报公安院校,说考起公安院校的学生吃穿没问题。父亲说那就报公安院校吧!我们家出个警察也好啊!

当年九月胡亥以全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被公安大学录取了。

到学校报到那天,胡亥拿着向所有亲戚能借的都借来的几千元钱,抱着几件上高一时就买的衣裤走进了公大的校门。到校后忙碌了一个上午,他才坐到自己的床上,这时他才发觉自己一身的穿着与校园,与周围的新同学,与自己极不协调,一双回力胶鞋还粘着黑土,裤子由于褪色缩水,穿在他一米八的身上就像穿一条紧身短裤一样,要命的是,大热的天外衣的拉链还拉到胸口,胡亥不敢把拉链拉开畅开胸怀凉爽一下,因为有一个秘密,胡亥不想让外人看出,他虽是穿背心了,但是背心的前面已烂成网状,所以出家门时他就把背心前后倒着穿,虽然这样看上去象女孩子的背心,穿着又不舒服,随时要用手去喉咙那儿拉一拉,但毕竟这一面是好的。看看身边的新同学,没有谁象他那样寒酸,来时携带着的“县状元”的兴奋已荡然无存,一种自卑油然而生。还好这样的生活只过了几天,新警服鞋子就发了下来了。穿上新警服、鞋子后胡亥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他庆幸当时报考公安学校,要是在其他学校他将怎么过呢?想想父亲,想想家里那么穷,他更加珍惜警校生活,希望时间过快一些,尽快走上工作岗位,他整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转眼三个月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有一天同学转告胡亥说他有信,还有汇款单叫他去取。胡亥来到学校的收发室签完字,看了一下汇款单上是两千元,他差点惊出声来,谁会给他寄两千元呢?再看汇款人不认识,地址是“上海浦东新区……”,他更是觉得奇怪了,再看那封信上的地址也是上海浦东新区……胡亥打开信封看了起来,信上的意思是:写信和寄钱来给他的这个人叫肖力,肖力与他是一个县的老乡,肖力是上海泛球房地产开发商的负责人,因想回报社会,想来想去还是到老家选几名家里贫困的在读大学生做为助学对象。经与老家县教委联系上,了解到胡亥家确实困难,县教委确定了胡亥为助学对象之一。县政府、教育局已与肖力签订了协议,胡亥大学四年的所有费用由肖力承担。信上还留下了肖力的移动电话号码及一些勉励胡亥好好学习将来回报家乡的话语等。

胡亥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高兴之余他还是不放心,急忙给高中时的班主任写信,叫班主任去县教育局了解一下,是否有这回事。

一个月后班主任回信说,县政府、县教育局给了他肯定的回答,说本县大富翁肖力从上海派人来县里谈过此事,当时县教委把今年考取全国重点大学的相对贫困的学生报了二十五名,最后确定你为助学对象之一。考虑到钱转到家或教委再转给你不方便,所以肖力与县里达成口头协议,每月由肖力直接从上海汇寄一千元钱给你,直到你完成大学学业为止。班主任在信的末尾也写了一些勉励胡亥的话。

胡亥看完信,心里踏实多了,因贫困一直以来压在心头的阴影一扫而光,他更加努力学习,经常会想起那个好心人肖力。以前胡亥也听说过,看到过电视、报纸上说过有捐资助学的事,但胡亥都不相信,他认为这是那些有钱人在宣传自己、是有目的的。这一次他信了,因为这样的事真真切切地落在自己身上。他在收到班主任的信的当天就给家里写信,把这个喜讯告诉父母。胡亥的父亲回信叮嘱胡亥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回报家乡,回报那个好心人肖力,叫胡亥有机会一定要当面谢谢那个好心人。

钱每月都按时寄到,每次胡亥去取钱时胡亥都想打肖力的电话,但每次都是拿起电话又犹豫不决,拨通了说什么呢?写信,写信好,可现在已不流行写信了,再说了,肖力那么忙,有时间看信吗?胡亥一直犹豫不决,没与肖力联系。

到了第二个学期,胡亥还是每月按时收到肖力寄来的汇款。一次胡亥收到肖力寄来的汇款单的同时又收到了肖力寄来的一封信,信的末尾留下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肖力叮嘱胡亥收到汇款一定要给他打电话。胡亥再也忍不住了,也没有理由不给肖力打电话,就鼓起勇气拨通了肖力的电话。电话中胡亥听出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讲话铿锵有力,话音中夹杂着乡音,胡亥听起来非常亲切。电话中肖力说:“你就是我们县当年的县状元胡亥吗?”

“是的。”

“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回报家乡。”

“有机会我能见见你吗?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

“我几乎天天飞来飞去,现又在边疆省投资,大部分时间在花市,没必要急着见面,如放假了想到花市来玩玩倒可以。”

胡亥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不停地说着:“好、好……。”

“你们班上花市的同学多吗?你要和他们处好关系,来花市时约上他们,路上也有个照应。”

“有,只有一个女生是花市的,到时我会约的。”

……

从小到大胡亥从没有注意过边疆省,边疆省给他的映像是比老家更穷更落后,他曾听说那里的毒品在商店里都买得到、猴子老虎会跑到花市的大街上走动,还有就是穿着花花绿绿的少数民族在红土地上刀耕火种,过着不现代的生活,可自从电话中听到肖力在边疆省投资后,胡亥开始关注起边疆省来,对有关边疆的人和事也就有意无意的留心起来,对班上那个叫陈冰雪的女生也就特别注意起来,因为她就是边疆省花市来的。

胡亥与陈冰雪都是侦查系的,又是一个班的同学,都同学半年多了,他与陈冰雪也没有说上几句话。胡亥长得高高大大的,看上去浑身是力,他又有一张好看的国字面孔,按理是女孩子追逐的对象,但胡亥入学后因心存自卑,很少见他说话,更少见他笑过,每次课间休息,他都坐着不动,班上的集体活动他也很少参加,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所以女同学对他都是敬而远之。陈冰雪一头乌黑的秀发,匀称的身村,在班里也算是比较内向的女生之一,她给胡亥的印象是成熟、懂事且多愁善感。

一天课间休息时,胡亥主动走到陈冰雪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侧着身望着陈冰雪问道:“陈冰雪,你是边疆的吗?”

从没有主动和陈冰雪说过话的胡亥这么一问,使陈冰雪感到有点突然,她抬起了头,莫名其妙地睁大双眼望着胡亥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我,我有一个亲戚在边疆花市工作,我没有去过边疆,那里好不好玩?放假时我想去玩玩,到时你给我带带路行吗?”

……

自从胡亥与陈冰雪搭上话,胡亥就有事无事地找陈冰雪说说话。胡亥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不多长时间就把家庭情况说给了陈冰雪,每一次陈冰雪都只是听胡亥讲,她却从不提及自己的家庭和身世。在陈冰雪看来,胡亥虽是一个品学兼优又是很懂事的男孩,可又不知为什么她却对胡亥总是冷冰冰的。

转眼一个学期又过去了,学校又要放暑假了,近两个月来,胡亥收到肖力寄来的汇款上的地址已变了,变成了边疆省花市南亚路的花霸大酒店。胡亥胆子已大多了,又拨打了肖力的电话。电话中肖力说:“七八月份我都在花市,放假时到花市来玩玩,来散散心,我也想见见你。我现在在花市已投资建造了酒店,你到花市来也方便,到花市后给我打电话就行。”

“我已和我同学约好了放假后一起来花市。”

“好!好!那我就安排送两张机票过来。”

胡亥用很低的声音说:“不用,肖叔,我们还没有确定哪一天动身呢!”虽然胡亥从没有见过肖力,但胡亥发自内心第一次叫了肖叔,胡亥心里害怕,不知叫了对方,对方会怎么想?

“那,坐火车的钱够不够,不够就打电话过来。”

胡亥急忙说:“够了,够了。”

……

放下电话,胡亥发自内心地说了声“好人”,他父母亲都从没有问过他回家的车费够不够,而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会这样关心他。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