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六卷:阿拉伯海 第五十五章:大雪崩(四)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2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又要出发了!想不到我这么快就要离开你—美丽的边境重镇—噶伦堡!”坐在印度陆军自行研制的重型军用野战指挥车上,新近上任的印度陆军第1集团军所属第31装甲师师长瓦克尔.拉贾准将无比感慨的看着窗外夕阳之下的美丽风景。昨晚在孟加拉首都达卡局势的剧烈变化已经引发了拉贾准将太多的思绪,虽然一夜无眠,但是此刻亢奋的大脑总是停不住运转。窗外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射着,但是拉贾准将心中却从未如此冰冷过。

作为一支印度陆军精锐装甲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瓦克尔.拉贾准将有着骄人的履历,作为印度高级国防学院的优秀毕业生,瓦克尔.拉贾准将曾在印度陆军装甲部队中心和学校执教多年,在那座设立于印度南部城市—艾哈迈德纳加尔的学院里,瓦克尔.拉贾准将为印度成功的培训了数以千计的印度装甲部队初级军官。不过瓦克尔.拉贾准将却并非是一个充满了书卷气的学院派,在他军事生涯的最近几个年头里,他一直战斗在国家最需要的第一线。

作为印控克什米尔驻军的指挥官,瓦克尔.拉贾准将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多年的教学岗位来到印巴长期的对峙实际控制线旁的尼鲁姆河畔。从一个装甲作战领域的专家和教官到步兵师的师长,这一角色的转变更多的并非出于自愿,在角逐印度陆军装甲部队中心和学校校长这个位置的过程中,没有任何背景和权势的瓦克尔.拉贾准将毋庸质疑的成为了一个失败者,而新德里的对他的补偿却是将他调往了充满了炮火和狙击手的阴影的火线。

如果不是乔京德尔的出现,或许此刻瓦克尔.拉贾准将仍在尼鲁姆河谷地的公路上天天提心吊胆的躲避着从巴基斯坦不时打来的冷枪冷炮。应该说和瓦克尔.拉贾同样年轻的乔京德尔给了瓦克尔.拉贾准将一个真正施展自己所长的机会。从印控克什米尔回到新德里之后,瓦克尔.拉贾准将被任命为了印度陆军最为强大的装甲部队—第1集团军第31装甲师的师长,虽然瓦克尔.拉贾深知这一任命不仅出于乔京德尔对自己的信任,更是基于在这个并非乔京德尔嫡系的装甲部队之中,众多优秀的中层军官都曾是自己的学生。

“我们张网以待了这么久,最终却还是不得不放弃。教官这还真是令人遗憾啊!”从野战指挥车的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此刻部署在噶伦堡北部的前沿伏击阵地之上的装甲突击集群指挥官气馁的声音。是啊!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才将一个装甲旅左右的兵力秘密运上喜马拉雅山脉南缘的山林之中,现在一线部队刚刚在伏击阵地上驻扎下来,但此刻却又接到了加尔各答方面转移的命令,这又怎么不令众多在山林中机动艰难的印度装甲兵们叫苦不迭呢!

噶伦堡是印度西孟加拉邦北境城市,紧邻着被印度吞并了的锡金。这座位于海拔1200米群山之上的城市,常住人口虽然只有2.86万。但是由于交通位置重要,自古以来都是印度与不丹西部以及中国西藏的货物交流、民间来往要站,但是真正令这个群山环抱之下的小城举世闻名的却不是中印两国自古以来山水相连的茶马古道,却是近代史上一次次血与火的洗礼,以及众多的阴谋和背叛。

坐拥整个印度的英国致命者曾把这里作为侵略中国的桥头堡,两次入侵西藏。5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又策划达赖喇嘛从西藏叛逃到这里,众多觊觎西藏的国家,都曾派间谍在这座小城里频繁活动,种种的一切为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而噶伦堡更长期以来都是印度陆军“北防中国”的战略支撑点。而在乔京德尔发起的这场针对孟加拉的战争之中,乔京德尔更南辕北辙的在战争开始之初便将重兵驻扎于远离战场的中印东部边境一线。

“孟加拉的军队根本无法抵挡印度陆军的铁拳,我们真正的对手只能是雪山另一侧的中国人。”除了长期以来部署在靠近控制线的拉纠里-阿克努尔地区,主要担负打击比尔本贾尔岭南部的武装分子任务的印度陆军第27山地师在战前换防至西孟加拉邦的大吉岭和噶伦堡地区之外,刚刚由拉贾准将接手的印度陆军第1集团军也在战前由印度中部的驻地秘密调集到西里古里走廊—噶伦堡一线,与印度陆军第33集团军一共在印度东北部构成一道向北展开的“攻势防御”战线。

一旦中国陆军的远征军越过冰雪覆盖着的中印边境,那么担任着前锋的中国陆军山地部队将在疲惫之余率先遭到印度陆军边防部队和山地步兵师的迎头痛击。当然乔京德尔并不奢望部署第一线的山地部队可以真正抵抗中国远征军的前进的脚步,真正担任阻击中国远征军行动的任务的将是部署在西里古里走廊以北山岭地带的印度陆军第1集团军的1个装甲师和1个机械化步兵师。他们将是保护印度通往东北部各邦战略枢纽西里古里走廊的最后屏障。不过此刻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印度陆军第1集团军此刻已经奉命撤离了原本的防御阵地,他们将调往孟加拉的战场。

在噶伦堡这座小小的山城之中一块难得一块大点的平地之上,一个印度陆军的临时兵站已经占据了离城中心不远处的一块相对平整的空场,进进出出的印度陆军车辆将兵站入口处挤得水泄不通,两车相交之时不得不频频倒车。憨厚的藏人们端着一盘盘鸡肉馍馍沿途叫卖着,自从1959年西藏平叛以后,很多藏人追随达赖喇嘛逃到这里。过了近半个世纪,一些人已经返回故乡西藏,剩下的很多人还未改变对中国的仇视情绪。他们对中国依旧的敌意和戒备。在这个跟藏族人有历史过结的地方,还是和印度人打交道比较轻松。

“当时战区司令部要将众多的重型装备运上这群山之巅就让我们费尽了气力,可是现在却又要我们撤下去,这未免也有些太……。”此刻已经在这座山城之上秘密驻扎了一周之久的印度陆军第31装甲师的官兵们面对着这频繁的调动已经显得有些不厌其烦了。士兵们的各种行李包裹挤满了BMP-2型步兵战车的车顶,陆续钻进战车车厢的士兵不得不规规矩矩按号找自己的座位坐下,挤在狭窄的坐位里心里暗暗念叨着。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里他们都将在崎岖的山路上“享受”颠簸的乐趣,直到他们吐出今天所吃下的所有食物。

当然他们还不是最可怜的,因为一周之前拉贾准将便亲眼目睹着印度陆军装备着“大地”近程战术弹道导弹的第222独立导弹团重型的导弹发射车艰难的在海拔100米的西里古里被装上军方征用的蒸汽小火车开望海拔2200米、以产茶而闻名的大吉岭。连接印度西孟加拉省的大吉岭和西里古里的“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是印度最早的铁路之一。

这条铁路曾在1999年以环山铁路系统的经典之作而被纳入世界遗产清单之中。如果乘坐这种今天仍保留着良好使用性能的英国Sharp, Stewart和North British机厂在1889年到1925年间生产的15吨的蒸气火车,在这条总长约60-80公里“玩具铁路”上进行一场旅行,应该说是一种无比惬意和悠闲的事情,但是当这种老旧的铁路上承载着的是重型的导弹发射车时,这种惬意和悠闲将无疑在瞬间转化为无边的恐惧和紧张。在翻越重重山岭的过程之中,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小小的差池,到将直接导致整列火车翻下山崖。但是对于坐镇在加尔各答的乔京德尔来说,这一切却是无奈之选。如果不能将这些导弹顺利的部署在喜马拉雅山的南麓,那么在下一阶段的对抗或者谈判之中印度将永远处于中国高压之下。这强大的压力正来源于那高高耸立于天地之间的雪域高原。

喜马拉雅山脉这座世界屋脊不仅挡住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流和水气,更如一道固若金汤的长城将印度陆军的重兵挡在一望无垠的平原之上。长期以来在中印两国边境的一线军力的对比之下,印度陆军完全有能力在边境线的冲突之中占据上风。甚至将中国边防军队赶出边防哨所,但是这种军事优势却是难以持久的,即使凭借庞大山地部队的数质量优势在进攻初起时可以占据一些优势,但是随着战线的延伸,印度陆军一方面将面临恶劣的自然条件考验之下的后勤补给压力,另一方面中国陆军却可以利用多年以来精心建设的铁路和公路网络源源不断的开上高原,最终将印度陆军的所谓进攻优势将化为泡影。

而更为危险的是,只要中国政府需要,部署在西藏高原之上的中国二炮部队的中程战术导弹和中国空军的机群完全有能力居高临下将摧毁印度的中北部地区的主要工业基地、军事枢纽、军用机场,这对印度来说无疑将是一场灭顶之灾。这是一个印度与生俱来却永远也无法弥补劣势,那就是中国西藏高原与印度核心地区之间的距离。中印边界线到新德里的距离,是到北京的距离的十倍之上。中国军方任何部署在西藏高原之上的战术武器对印度来说都将是战略武器。

为了摆脱这一看似无解的困境,新德里的历届印度政府一直采取的是一种传统的力量递增法,在中印边界部署了将其近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将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和十个山地步兵师中的九个部署在这一地区。但是乔京德尔却知道这样的部署并不能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要真正在印度的北方建立起一条稳固的防线,赢得印度陆军一直渴望的安全感,那么唯一的方法只能是放手一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