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一章 白手起家 第三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4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一章 白手起家

第三节




肖劲知道他们兄弟俩是做贩卖海洛因的事后,多次劝说肖力不要再做了,可肖力每次都安慰他说:“乘现在管得不严、安全,抓紧时间多做几次,以后管得严了就不做了。”后来管得相对严了,肖力又对肖劲说:“最后背一次就不背了,回老家去。”可肖劲发现肖力所说的最后一次,后来都变成了永远的第一次。

随着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的速度加快,那座连接中缅两国的铁索桥,被中缅两国政府共同撤了,重新修了一座水泥大桥,在中方一侧中方建立了边检站,加强了边检力度。肖力就又请出了查达,他从口岸到了缅甸买到货后交给查达,让查达从他家的秘道背到树下村查达家,然后肖力又让肖劲到查达家取货,肖力自己则在古县县城再与肖劲会合后把货送到东海交给熊海的人。

背的次数多了,查达也知道了他所背的是什么东西,因村子里已有村民吸食这个东西,公社宣传队的人还专门到村子里来宣传过那东西对人体的危害。查达也越来明白他是在做犯法的事,但每次背过后也没什么人发现,他也认为安全,另外一个原因是盛情难却,因肖劲每次来到他家都带很多吃的用的东西,每背一次肖力都给他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几百元或上千元钱的钱,查达是一字不识,从未走出过离家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他不知道外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更不知道他已为肖力背出了价值几百万元的毒品。他不能让父亲查越知道,更不能去主动告诉父亲他在为肖力背毒品,他不知道要提心吊胆地背到何时?他每背回一次都向肖劲说不要再做这个了,肖劲也无奈地说我弟弟说了,再最后背一次我们就回老家,不做了,可这最后一次查达后来发现也是永远的第一次。虽说提心吊胆,越来越害怕,但查达内心深处却欲罢不能,因他这样做家境越来越好了,成了村里的首富,但虽然在毒品的巨大利益面前,他还是坚守祖训,从没有领肖力和肖劲走过一次秘道,也没有把秘道的关键奥妙告诉肖力。

肖力可以说是一个天生贩毒的种,他很机警狡猾。第一次去查达家,他是因为一方面不知道路,要查达带路,另一方面他当时也确实不知道那“白粉”是什么东西。第二次又到缅甸买货时,他认为不需要查达带路他也找得着去,另他不想让查达知道他们又来缅甸,他心里想,做这样赚钱的事能不让人知道就不让人知道,后来他知道白粉是怎么回事后,就更不想再去查达家了。中缅重新修了桥,中方成立了边检站,其它出入缅甸的路要么被封了,要么也有边检人员把守后,他迫不得已才让查达从秘道背,但他认为哥哥肖劲早年是知青与查达早就是熟人了,让哥哥去查达家接货不易引起村民的怀疑,他也就再没去过查达家了,所以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只有少量村民见过肖劲,从没有人见过肖力。连查达的妻子也只是听查达和肖劲在一起谈话时偶尔听到肖力这个名字,也没见过其人。

肖力与傈雷的交易多了,两个人慢慢也就混熟起来,肖力后来成了傈雷的最大买主。本来傈雷也是小打小闹,比朗明强不了多少,但自从有了肖力这个买主后,他迅速壮大起来,手下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为了安全,他自己购买了枪支弹药,成立了武装押运队,傈雷平时有空就上山打打猎,借机练习练习枪法。一次肖力到他那里进货,他送给了肖力一只手枪,并告诉肖力,在这个道上有支枪要安全些,肖力收下枪后就随身携带在身上,他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的武装贩毒人员之一,从此以后,肖力每到缅甸都要约上傈雷到山上练习枪法。

两年后的一天,肖力带着查达又来到缅甸,这一次他背着熊海先预付给他的巨额货款,他要一次背进几十公斤鸦片和海洛因。从傈雷那里买到货后,看到与他一样瘦小的查达一次性背不动那么多的货,且还要走几十公里山路,肖力就再一次对查达说:“让我一起和你走秘道,我们一起背,你一个人背不动。”查达还是坚持不让肖力知道秘道。查达说:“你先去我家住下,我分两次背,保证明天中午以前都把货背到家。”肖力不好强迫查达,再说货从口岸是出不去,让查达分两次背到他家,哥哥肖劲一个人也不一定就一次性能把货背到古县县城,他就同意了。

肖力来到树下村,在村边的树林里等到天完全黑下来才进了村子,走进了查达家。当已在查达家等候的肖劲见到肖力进屋后,就把肖力介绍给了查达的妻子,查达的妻子听完介绍后对肖力很是热情,忙里忙外地把家里最好的东西做了给肖力家兄弟俩吃。查达的妻子是一个一字不识却很善良的农村妇女,她知道肖力和肖劲是与自己的男人合伙做生意的,但做什么生意她不知道,查达也从没告诉过她。她总认为查达是肖劲的救命恩人,两年前他们来家里时就带了很多东西和钱给她家,她认为肖力、肖劲是好心的人,家境这两年就因为他们才逐渐好起来。

肖力正边吃饭边与查达的妻子闲谈着时查达回来了,看到查达全身的衣服有些潮湿,肖力问查达:“查大哥,下雨了吗?”

查达笑了笑,说道:“没有,没有下雨,过河弄湿了。”

肖力看了看查达已从背上放下的货没有被弄潮才放下心来,他怕过路的人看见就提起来放进了查达家的内室,才放心地叫查达一起吃饭。

吃完饭,查达对肖力说:“天黑了,晚上野兽多,危险,我也走不动了,等天亮后我再去一趟,路近只是难走,我保证明天中午能回来。”

肖劲不等肖力开口说话,就先说道:“这样好,这样好,你早点休息,明早再去。”

肖力本打算叫查达吃完饭,就接着再去背,天亮之前他能和哥离开查达家最好,但现在他不好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查达就起了床出门去了。

查达走后,肖劲也起了床,见查达的妻子正忙着烧火做饭,他没什么事,又看到弟弟还在睡着,就出了查达的家门到村子里四处转了转。

在肖劲从查达家院子走出时,他被一个路过查达家门前的一个村民看到了,这个村民看到肖劲不是本地人,他先前就听一些村民议论说,查达家迅速暴富起来是因为查达贩毒,这个村民又看到查达家早早的就生火做饭,心存疑心,就悄悄地向县城里赶去。

肖力是心中有事,虽也是早早就醒了,但他赖在床上不起,他不想起床后让村子里的村民见到他,直到饭菜做好了肖劲叫他,他才下了楼来。

吃完饭,肖力坐立不安地在查达家等待查达背货回来。直到下午五点多,查达才精疲力竭地背着货回到家。查达到了家就累得躺在了地上,他妻子心痛地舀了一瓢水给他喝下,肖力又发了一支烟给他抽上,他才稍有点精神,坐到饭桌前吃起冷饭来。肖力站了起来,把查达身上取下的袋子也提到了内室,和昨天晚上查达背回来的那袋放在一起。

吃完饭后查达才有了些力气,他苦笑着对肖力说:“哎,太累了,从没有背过这么重的东西走这么远的路,这东西太重。今天晚上我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和你们一起去县城,你们哥俩要把这些东西背到县城太难了,这里离县城还有四十多公里路,又没什么车可坐,我把你们送到县城,给你们分担一点。”

肖劲说:“你真是个好人,看把你累成这样,以后我们不做这个了,……”

不等哥哥说完肖力就抢着说道:“累一点能挣到钱,这总比穷得叮当响好。查大哥,你好好休息,不用你送了,我和我哥现在就走,晚上赶路还不热,我想明早就坐车到花市去,……”

肖力说着话时,他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突然看到查达家家门前的院子外走来三个穿白色制服的公安,身后还跟着几个村民。肖力没有多想,他站了起来,拉了一下肖劲,叫上查达就分头往后门跑。

他们虽说分头跑,但路只有一条,还是跑到了一起,那就是出了查达家的后门,从房后一处低矮的木栅栏上跳了出去。他们三人跳出木栅栏后,跑上了一条村子通向外界的唯一的一条土公路上,他们不要命的向前跑。

三名公安人员看到查达、肖力、肖劲三人从后门跑出就大喊站住,但查达他们不但不听,反而翻过了木栅栏跑上了公路。在那三个公安中有一个叫陈聪的人,他是时任古县公安局刚成立不久的禁毒大队的大队长,当他翻过木栅栏后,看到查达他们三人已跑上了公路,就拔出手枪向天鸣了一枪,可查达他们不但不停下,反而跑得更快了。

陈聪带着两个民警追着肖力他们三人跑出了一公里多路,眼看肖力他们到了公路的一个转弯处,就要在眼前消失,陈聪就向查达开了一枪,但他也不知打中没有,因查达他们已刚好跑到一个拐弯处,转眼陈聪他们已看不见人影了。

查达他们跑过转弯处,肖力看到查达左手流着血,他被公安打中了左手,肖力也拔出了手枪,他急急忙忙地说:“查达,你带着我哥从你家的秘道跑到缅甸,我先引开公安,随后就到,我们在傈雷处会合。”

查达忍痛说:“走,秘道入口不远了,我们一起走吧……”

没等查达说完,肖力已爬进了路边的树林里。查达只有忍痛带着肖劲向秘道入口跑去,并很快进入了秘道。

陈聪带着两个民警追到转弯处时突然一声枪响,跑在前面的陈聪右大腿被肖力打中了一枪,他栽倒在了公路上。

两个紧随陈聪追上来的民警把陈聪扶了坐起来,对陈聪说:“陈队,你受伤了,我们先送你回城吧!”说着就背起陈聪,要返回村子骑自行车。

陈聪看见了路上查达留下的点点血迹后大喊道:“放下我,放下我,你们继续追,顺着血迹追,一定要抓到他们,他们有人被我打中了,跑不了多远。我没有伤到要害,我没有事,把我交给村民就行了。”

背着陈聪的民警,不得不含泪放下了陈聪。陈聪把他们三人仅有的一支手枪交给了一个民警,两个民警拿着枪,顺着查达留下的血迹也进入了秘道。

……

当两个民警追到中缅两国的界河边时,刚好看到查达和肖劲在湍急的河里挣扎了一下就被冲下了悬崖。两民警看到贩毒分子被冲下悬崖后就又急忙返回到陈聪身边,看到很多村民虽已为陈聪简单地包扎了伤口,但他的腿上还是血流不止。他们向陈聪报告说:“陈队,我们已看到贩毒分子都被冲下了深渊,他们都必死无疑。”然后他们又回到村子把自行车骑到陈聪身边,在村民的帮助下,用自行车托着陈聪向四十多公里外的县城医院赶去。

……

当时肖力钻进路边的树林后,他回过头再看查达和肖劲时已不见了他们的人影。肖力子弹上了堂,他刚想又向山上爬去时,他听到了脚步声,转眼陈聪已冲到离他只有二十多米的路边,看到陈聪是一个人追来,又拿着枪,他就在慌乱中朝陈聪开了一枪,陈聪栽倒后又有两个公安跑了上来,肖力不敢再动了,他轻轻地爬在了密集的灌木丛中。当两个民警在陈聪的指挥下又顺着血迹去追查达、他哥时,他还想站起来乘机逃跑,刚要动,很多村民跑到了陈聪身边。肖力害怕了,他没有再站起来的勇气了,他屏住呼吸爬在灌木丛中一动也不敢动,他静静地看着村民们手忙脚乱地给陈聪包扎伤口。后来那两个去追查达、肖劲的民警返回来,向陈聪报告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让他暗自高兴的是公安已误认为他也被冲下了悬崖。肖力想公安肯定还没来得及向查达的妻子了解情况,他已不管哥哥和查达的生死,为了自己,他决定要尽快把查达的妻子杀了灭口。他算了一下时间,树下村到县城不通公路,最快的交通方式就是骑自行车,等陈聪他们到县城后向上级反映又派公安从县城来到树下村,最快也要到晚上十点以后,他决定在晚上十点以前杀了查达的妻子,再逃到缅甸呆一段时间。

肖力在灌木丛中一直躲到天完全黑了下来,才悄悄地摸到查达家的后院,他侧耳听了查达家的情况一个多小时,确定几个来安慰查达妻子的村民离开后,又确定室内只有查达的妻子一个人时,他才轻手轻脚地从那个低矮的木栅栏处翻进了查达家的院子。他走到查达家的门口,借着室内微弱的煤油灯闪烁的一点亮光,他看到查达的妻子坐在室内墙角边正低着头抽泣。肖力想拿枪打,但怕惊动村民,他拿起了一块放在门边的有两块砖头那么大的一块磨刀石,轻轻地走到了正在痛苦中毫无知觉的查达的妻子身边,照着查达的妻子的后脑勺狠心地砸了两下,查达的妻子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脸朝下扑倒在了地上。

杀了人,肖力的胆子更大了,他拿起煤油灯走进了内室,看到那两袋东西还原地放在那里没人动过,他分两次吃力地把东西提到了堂屋里,又看到在饭桌下放着的他哥的包,他拿了出来翻了翻没什么东西,就又丢到地上。望着地上的两袋东西,拿又拿不走,放在这里也不行,怎么办?突然一个罪恶的念头,从他心里冒了出来。放火,对放火,既然公安认为我已被冲下悬崖,那就让公安认为是缅甸人干的。他把带在身上的傈雷送给他的一把缅甸匕首,残忍地插到了已死去的查达的妻子的背上,出了门,他用那个煤油灯点燃了查达家低矮的茅草房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一天是十月六号,肖力永远都记得。那天查达的父亲查越从早上就上山打猎直到晚上看到村子火光冲天,才赶回村子,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儿媳已永远离开他了。而那个才五岁多的查达的女儿查冰雪从此以后失去了父母成为了孤儿。要是那几天她不是去了外婆家,也许她也被肖力杀了灭口了。

村民们看到查达家的房子着起了大火,都赶到了查达家的房前,但他们无能为力,因茅草房一旦被点燃,比点燃一堆干柴都烧得快,烧得旺。村民们急的是查达的妻子是否跑出了家门。

大火过后,查达的家真是化为了灰烬,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深夜,当县公安局的民警赶来时,一切都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