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一章 白手起家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一章白手起家 第二节 肖力背着钱回到老家,给了父母几十元,给了哥哥肖劲几十元,喜得父母、哥哥不停地夸他有出息。晚上肖力按照熊海所交代的悄悄地对肖劲说:“哥,你不要教书了,在外面好挣钱,现深圳那边什么都缺,就是背几个石头去都可以买钱,那边越稀少的东西,越值钱。我想到边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一章白手起家

第二节



肖力背着钱回到老家,给了父母几十元,给了哥哥肖劲几十元,喜得父母、哥哥不停地夸他有出息。晚上肖力按照熊海所交代的悄悄地对肖劲说:“哥,你不要教书了,在外面好挣钱,现深圳那边什么都缺,就是背几个石头去都可以买钱,那边越稀少的东西,越值钱。我想到边疆去买一些稀少的东西,背到东海那边买,我对边疆不熟,你在边疆那边当过知青,你带我去,我们一起干。”老实巴交的肖劲心动了,虽然他这个在村子里教书的老知青在本地还算是最有学问的人,可一个月七八元钱,哪有弟弟才在外面打工半年就那么神气,那么有钱。肖劲同意了和弟弟一起到外面去闯一闯。

几天后,在肖劲的带领下,肖力和肖劲一起来到了边疆省的苍州当年肖劲当知青时的橡胶园。肖劲本想先带弟弟在橡胶园落下脚,可橡胶园里的知青们都返城了,橡胶园已被荒废了,空无一人。肖劲就带着弟弟来到当年的救命恩人查达家。

查达家更穷,吃的只有少量玉米面,主要靠查达没日没夜的上山打猎,打着野物了就吃几天,打不着了就饿几天。查达说:“我刚结婚就和父亲分家过了,因媳妇刚过门时就穷得连那块遮羞布都是通洞的,父亲感到难堪可又没有办法,就叹着气与我分家过了,父亲说这是我们家几代人都没有过的事,……。”

听着查达的述说,肖劲感到了难过,就对查达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国家搞改革开放,我弟弟去了东海那么打工挣了一些钱,我们好过一些了……”。说着话肖劲打开包把能吃的和有用的东西都放在了查达家的一张木桌上,查达急忙站起来推托不要,但肖劲还是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他又把弟弟给他的六十元钱除了给妻子的二十元,自己花了几角外,剩下的三十多元全掏出来给了查达。查达从没见过这么多钱,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站了起来弯着腰望望肖劲又望望肖力说:“今天是怎么啦?你们是客人,我是主人,怎么你们反倒这样!”

“我哥说了你是他的救命恩人,特意带我来看看你。”肖劲望了弟弟一眼,肖力就没再说下去。

“把查叔,弟媳叫来我们一起吃饭,我这儿带来了酒。” 肖劲道。

“不怕肖大哥笑话,弟媳屁股都露在外面,出不来啊!我爹天天守在山上打猎不打搅他了。”

“是!是!不要打搅查叔了。” 肖力连声道。

他们说着话时,一个全身漆黑光着身子的小女孩咬着右手大拇指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来到了查达身边。查达看到肖力、肖劲看着小女孩,就把小女孩搂在怀里。那个小女孩探头探脑地望望肖力,又看看肖劲,很是可爱。

查达抱过全身光光的小女孩后说:“我的女儿,叫查冰雪,她从出生到现在都三岁多了还从没穿过衣裤,还好我们这里一年四季炎热,她也不需要穿衣服。”

肖劲说:“不知你已结婚有孩子了,要是知道我给孩子带套衣服来,怪可怜的。”

“三年前你返城后没多长时间我就结婚了。”

当着查达的面,肖劲对弟弟说:“当年我在橡胶园当知青时,我们知青分为了两派,有一次两派发生武斗,两派都想把对方赶出橡胶园,我被造反派追到你查大哥家的村口时,你查大哥刚好遇见了我,他见追我的人人多势众,就领着我顺着一条直通缅甸的小路跑,才没有被造反派抓到,要不然我早在那次武斗中被造反派打死了。他是好人,是我的恩人啊!”

肖力听说直通缅甸的小路,感兴趣了,就接着哥哥的话说道:“查大哥,前段时间我在深圳打工,见到那边什么都值钱,特别是那边稀少的就更值钱了,这次我哥带我来看你,我也想顺便带些边疆特有的东西,去深圳赚些钱。”

“那好,这就是叫做生意,解放前我爷爷和我爹就是做这个的,当时他们到缅甸买一些土特产背到我们这边来卖。我知道这能赚钱,只是我们国家还能做这个吗?”

肖力说:“现在改革开放了,买卖自由,只要赚钱什么都可以做。”

“那你们想要带些什么呢?我带你们去买,我也不知道东海那边什么稀少。”

“我们想先到缅甸那边去看看,然后再到古县县城转转,如看到我在深圳那边没见过的东西就买一点,你看行吗?”

“要去缅甸啊!从边境口岸出去,我有边民证倒是来去自由,但你们怕出不去。”

“我哥不是说你救他时有什么小路可以直通缅甸吗?我们就从那条小路到缅甸去,你看行吗?”

查达看看桌子上肖劲摆满的东西,为难地说:“那不行,我实话说了,那条小路是我家祖传的秘道,现在除了我和我爹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我们家的祖训说秘道只能传长子嫡系,只传男不传女,更不能让外人知道。解放前我爷爷和我爹就是用那个秘道来做生意的,解放后我们家虽没有再使用过秘道,但我爹还是把它视为我们家的命根子。”

肖劲看到查达为难就对肖力说:“别为难你查大哥了,我们再想想其它办法吧!要是我们从秘道去缅甸被你查大叔知道了,查大哥也不好向查大叔交代。”

肖力说:“我听说天上有多少星星,边疆就有多少条小路、便道直通缅甸,你能不能带我们从其它小路过去呢?”

“有是有,但那要走很远的路,要绕过界河到南康那边才行。”

“你们村子附近没有?”

“我们村子虽然和缅甸隔河相望,但界河的水流急,过不去。”

“远就远点,我们明天就从南康那边到缅甸去看看。”

查达想了想又说:“要是你们能通过边境口岸到了缅甸后有什么东西不方便从口岸带回来,我倒可以帮你们从我们家的秘道背过来。明天我们去桥上试试,应该过得去,现在管得已不严了”

肖劲插嘴道:“就这样吧!我们明天先到桥上看看再说。”

……

第二天,查达带着肖力和肖劲走了二十多公里的山路,来到一个还没正式对外开放的边境口岸。这个地方没有专人把守,它只是中缅两国边民在很早的时候为了方便来往合力在河上搭的一个铁索桥,而两边的边民一个民族,语言相通,互通婚姻,那一方也不比那一方文明先进多少,都是过着刀耕火种狩猎的生活,他们几乎不受任何限制地来往于铁索桥上,到对方的国家走亲串户。

查达他们三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过了桥来到了缅方境内。一直提心吊胆的肖力过了桥后才问查达:“怎么没人问一下就出国了。”

查达笑了笑说:“今天我们运气好,这里有时还是会有一些军人或公安同志来这桥上站站望望的,时不时还会问一问一些过桥的人或翻翻过桥的人背了什么东西,但这也是针对你们外地人,现在那会有什么外地人来这穷地方。前几年还有知青,那时怕有知青逃跑或里通外国的反革命分子通向缅甸,还有人日夜守在这儿,现在知青都返回城里去了,检查多了也没遇上一个外地人来,所以他们只是时不时的来一下。但不知是那个部门负责,有时是公社上派人来,有时是军人,有时又是公安,有时又一个部门也不派人来,就像今天这样……”

他们三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中来到河对岸的一个小集市上,在集市上他们只几分钟就转了一圈,肖力睁大眼睛也没有发现什么像白粉的东西,但他不死心,他让肖劲和查达坐在路边墙角下,他一个人又去把小集市的各个角落都又看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什么,他不知怎么办,不能大老远的来到这儿一样收获也没有,就大着胆子喊起来:“买白粉,买白粉……谁有白粉卖。”

由于肖力不是穿着本地特有的少数民族服装,他的穿着在当地人看来本就怪怪的,大热天还穿着一条把小腿都遮了的长裤,他这么一喊,声音在当地人听来也是怪怪的,所以立即就围上来了好多人,看着围上来的人,肖力更加大声地喊道:“谁有白粉拿来卖给我、谁有……”好像那些少数民族也不知道什么叫白粉,还是听不懂他说的话,看着肖力只是叫,也就慢慢散开了。肖力正失望时,一个长相似猴子一样的瘦小的年轻人蹿到了他面前,用生硬的汉语对他说:“白粉我有。”

肖力一听疾步走到那个瘦小的年轻人身边,说:“你有,那就拿出来卖呀!”

“不在这儿,在二十公里外,要了跟我去拿。” 那人低声说道。

肖力想,既然那个香港人熊海就只要这个,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就算远一点累一点也要买一点带回去。肖力带着那个猴子似的人找到了坐在墙角的肖劲和查达,指着跟在身后的缅甸人对他们说道:“他有我想买的土特产,但不在这儿,在二十公里外。我跟他去买,你们先回去,我找得着回来。”

肖劲不放心肖力,站了起来看了看那个缅甸人对肖力说:“你一个去行吗?”

“行,我跟他去还会快一点,你们一起去反而会耽搁时间。”

“那好吧,我也走不动了,我和你查大哥就在这儿等你。”查达也说:“我也走不动了,我们就靠在这儿等你,你快去快回。”

肖力他们上了路。其实,那个长相似猴子的人叫朗明,是缅甸人。肖力不知道,朗明早在两年前就在这个中缅边境线上的小镇兜售白粉了,他的货是在离这儿有二十多公里外的相对更大一些的另一个集市上一个叫傈雷的中缅混血儿的手中买来的。当初他从傈雷那里买一小点来,又抬了一点价卖给本地一些吸食者,但他没有赚到多少钱,因吸食的人太少,有几个吸食者还直接到傈雷或其它人手中去买,有时朗明混不下去了,只有去向傈雷赊一点来,等卖了钱再去付给傈雷,几次下来傈雷看朗明还算讲信誉,人也勤快,就收留了朗明。傈雷叫朗明守在连结着中缅两国的那座铁索桥上,看到只要不是穿少数民族服装的人过桥就主动上去问一问要不要海洛因,如有要的就把人带来。

朗明被傈雷收下后居食无忧,在小集市上找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每天都按照傈雷所说的到桥上守着,不长时间,还真为傈雷做了几笔不大不小的生意。朗明自从投靠傈雷后,他感觉到从中国内地来买白粉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他也慢慢地会说几句中文。当天查达、肖力他们通过铁索桥时,因才是早上九点多,太早,他还没有到桥上守着,按照平时这么早还不会有人来买白粉的。当肖力在集市上大喊买白粉时,他刚好路过集市准备上桥,听到肖力喊“买白粉,谁有白粉卖”时,他看了看肖力不是穿少数民族服装,心中一喜,就蹿到肖力面前。

朗明走起路来飞快,肖力小跑着才跟得上他。他们是中午十二点多才到了一个稍大的集市上。朗明把肖力领进了一间低矮的土房里,大声喊道:“老板,老板,买主来了!”

朗明的喊声过后,从房间的黑暗处走出了一个瞪着豹子眼穿着军装的年轻人,他见肖力是个矮子,又穿着一般,很看不起肖力,懒懒地向肖力问道:“你要,你拿什么买?”

肖力放下包,急忙拿出了包里的七捆面额十元的人民币,数了数望着傈雷说:“我拿这个买”。 傈雷也好像从没见过那么多钱,睁大了眼睛看着肖力拿出的钱,好像要把眼睛挣出来一样。肖力以为钱少,又把衣袋里剩下的一百多元,留了五十元作路费,剩下的包括一角一分的都放在了那几捆拾元的人民币上。傈雷见到钱后转身走进了黑屋,几分钟后他又转了出来,他交给了肖力两块有香皂大小的还真是‘白色面粉状’的东西,只是颜色稍有点淡黄。

肖力从傈雷手中接过“白粉”摸了摸,他只感到硬硬的滑滑的,他拿在手里掂了掂,觉得七百多元买这小点东西不划算,就对着傈雷大喊道:“老板,太少了,多给点。”

傈雷望着朗明摇了摇头,笑道:“是个外行。”后又对肖力说:“我还多给你了,本来你的钱只能买一块多一点,第一次算送给你一点,下一次再来买我的。”

“你还有啊!那准备几麻袋过几天我再来买。” 肖力的话把豹子眼傈雷吓了一跳。

……

太阳已偏西了,朗明把肖力送到集市口,给肖力指明了返回的路就不走了,肖力虽有些害怕,但还是大着胆子小跑着往回赶。

肖力找到肖劲和查达,他们三人买了一点东西吃下,乘黑过了桥。肖力累得实在走不动了,查达就在离桥不远的中方境内找到一户人家住了下来。第二天早上,肖力和肖劲与查达分了手 ,肖力和哥哥直接往深圳赶去。

……

当肖力带着肖劲来到深圳,找到熊海把两小块“白粉”交给熊海后,熊海打开包装纸看了看,闻了闻,又尝了尝,他兴奋得连连对肖力说:“就是这东西,就是这东西。”熊海把肖力和肖劲带到一个小旅馆住下,他详细地询问了肖力买“白粉”的经过后对肖力说道:“以后你就专门买这个,有多少我都要。”说完从房里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个大黑包,他打开包从包里拿出了三捆人民币,剩下的连包一起递给了肖力。

熊海望着惊呆了的肖劲和肖力笑了笑,说:“你们数数十倍的价,里面有七千元,上次我给的一千算是送给你们了。”

接过熊海递过来的一大袋沉甸甸的钱,肖力反而镇定了一些,他的脑子转得飞快,他知道不用数包里的钱绝对是七千元,只会多不会少,因在他看来熊海这个香港人又阔气又讲信誉。抱着这么多钱工地上是不能回去了,也没必要回去。想到工地,他又想起了那个给他与熊海牵线搭桥的高雄,有这么多钱不能让外人知道,也不能让那个高雄知道。肖力抬起了头望着熊海说:“我已买到白粉的事不要让高雄知道,我认为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以后就不要经过他,我直接与你联系就行了。”

熊海听肖力这么一说,突然佩服起肖力来,这个看似其貌不扬的矮子,确有天生的自我保护意识,肖力说的这一点连他这个出道几年的老手都没有想到,虽然大陆内地现在还没有兴起贩买、吸食毒品的高潮,还没有香港那边查得严,但肖力却有如此眼光。熊海连说:“好,好,以后你负责买来,我又负责卖出去,不要几年我们就冨起来了。”

……

熊海走后,肖力和肖劲背着钱又向那个缅甸小镇赶去,他们已不打算再让查达带路了。

……

渐渐的肖力已知道什么是白粉,也知道了行情,更知道他们兄弟俩是在做违法的事,但在巨大的利润面前,在当时那样管理松散的大环境下,肖力从来没有怕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