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5.琉球战报[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载镔看到此处,自认对前方将士的感触有所了解.他是没去过琉球,但一个忠臣,但忠来忠去,主子却不闻不问的那种心情,怎能不了解一点呢?要不,不该用内疚二字.

往下看,果然与想象差不多,报告中用了一定的篇幅阐述了琉球人民对心存崇拜的宗主国又爱又怨的情感:您是一个伟大得国家,我们愿意在您的羽翼下生存,真诚得愿与您靠近,可您为什么让我们在苦难中渡过两百多年?其间,琉球王尚泰跪地向上国大将哭诉倭寇暴行时,几乎是自然而然中流露出不满之意.虽是弱小,但自己诚心诚意的热脸就人冷屁股,还就不上,难免心有怨言.身处其中的彭玉麟自然钦佩监国王之见识,对所谓大清国的忠心越发淡薄了.顺带了也对什么天地会反清复明的思想媸之以鼻.明朝清朝,都他妈混蛋,华夏应该是一个重视周边利益,进而追求全球利益的全新大国.

让人服气有两种方式,其一为侵略,其二为吸引.侵略的代表非欧美莫属,这帮王八最爱的就是靠力量杀人放火.靠吸引力的代表自然是中国,优秀得文明是周边小国无可抗拒地,所以才出现了华夏文明圈.别看后世的日本啊朝鲜啊越南啊,一直施行去中国化,可再怎么去也消灭不了中国文化的内因.真要去中国化,大慨只有全国一起当一百年文盲,再在山洞里住一百年,一切重新开始,才能把中国文化从根子上消灭一部分.所以说,听到所谓去中国化的传闻,无需生气,不过是白眼儿狼扒自己的皮而已,真要扒完了皮,这B也活不成.

但琉球不同,琉球也是被华夏文明吸引到身边的小国之一,但他从没想到要去中国化,而是一直要向大陆靠拢,偏偏天朝上国总是很自以为是.其实,琉球至少是四周贸易的中转之地,明清两朝并非看不到眼中,怎么就白白浪费了如此重要之战略要地呢?载镔总也想不明白.万幸啊,倭国畜牲还只会高压政策,不知收买人心,此时收回琉球,时犹未晚.

可是,现实就给了清军一闷棍.往往就是这样,可以得到时自己不重视.等重视并想得到时,阻挠却重重而来.清军是将盘据琉球的倭寇赶走了,但小日本是不可能就此甘心放弃琉球的,只是它既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与清国开战,也只有派没落武士组成的流寇不断烧杀劫掠.陆战队击败倭寇根本无需舰队帮助,但倭寇怎敢于陆战队正面交战呢!忽来忽去的海盗战术几乎不可能妥善防御.琉球陆地面积虽小,但范围极广,也有四十万人口,八千军队加上万人以上的联防百姓,但对倭寇还是防不胜防.

世界上,许多势力总以为侵略别人是他们的专利,很少想到被别人"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的可能,日本即是其中之一.隋炀帝与忽必烈的东征太久远了,而且也失败了.随后又从明朝身上占到很大便宜,因为罪恶并没得到对等或更大得惩罚.琉球也是例证之一,两百多年里,明清两朝对琉球近乎不闻不问,使畜牲们真以为有神灵保佑.

载镔重生后,一个内心发誓要达成的历史使命就是:你敢怎么对我,我定然更恶毒得报复回去.特别是日本,宁愿让日本历史上出现华寇这个称呼,也要到那王八本土上以屠杀为乐事.老子是流氓,自家里啥都好说.对外吗......打死不跟文明沾边儿.

侵略性,侵略性,载镔不停的向将领们灌输这种思想.彭玉麟原本身居高位,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但他终究是个军人,又有军队装备上对比倭国明显的先进性,战术思想自然而然倾向性进攻.

而黄翼升呢?他属于破格提拔的将领,还没掌握兵权,军事理念就受着载镔的侵略性思维影响,一开始就不愿意被动防御,何况手下的素质与装备在对手之上呢!

所以,驻琉球清军在攻占首里之后就策划着攻击四国,只是要先肃清登上琉球群岛的倭寇才耽搁了几个月.但当清军的首步目的达到后,却没能按计划袭掠四国.

计划没有变化快,YF侵略军在远东战争开始后,眼见解放军的战斗力与人和地利优势,恐怕将来香港难以保全,同时也为了更利于进攻清国北方地区,决定抢占台湾与琉球.因为解放军对此两地也算有所准备,双方自然要迎头相撞.

远征军虽算强悍,但在兵力稍占上风,装备大落下风的情况下,即便有琉球百姓协助,也不过是与YF侵略军势均力敌.而弱小得舰队也别说什么好话给自己长脸,人员素质,战术素养,舰艇质量没一样赶得上对手,因而被YF海军追杀的四处乱窜.唯因吨位小吃水浅,利用沿岛浅水区和敌人对轰几炮,结果还付出了被击伤一艘舰艇的代价.

但是清军还有倭寇这个敌手啊!这王八不趁火打劫吗?

别说,挺有意思.倭寇见YF海军来很高兴,自以为来了同伙儿,所以找上YF军队门上想合作,猪脑子也没去想想,挤走一只虎后引两条狼该怎么办.可是,倭寇想没想后果却并不重要,因为YF海军根本不领情.

YF无疑很不是东西,但对比起来,绝对比小日本来的高尚.前面说了,西方列强虽坏,骨子里还有实在得地方.弱就欺负,狠就躲避,差不多的对手就要尊重.当时的YF联军已与解放军交手数月,心中骄狂尚在,却也将解放军当成对手了,因而也对清国重生了几分重视.却对脑袋上顶着一堆牛粪,嘴角上长两撇鸟毛的倭寇的主动上门不感兴趣.YF联军司令柯林斯少将勉为其难的[视察]了一次有些杀气,却离军人要求很远的倭寇后,毫不留情的说:"以一个军人的眼光看来,贵部根本无法配合现代军队,而我军的对手却是一支令人不得不尊重得正规军事力量.我承认,贵部是目前琉球的第三方力量,但不管贵部偏向哪一方,对军人间的战斗都起不了真正作用......"

恼羞成怒的倭寇将兽性发在了琉球百姓身上,结果却是受到了清军与YF联军的双重打击.这是为什么呢?

YF侵略军决不是善心大发.如果琉球群岛上没有清国军队为敌,YF联军并不在乎用屠杀征服琉球.但两军交战时就不同了,劳师远征的YF联军总要收买一下人心.如果琉球群岛上只有两方势力争夺,YF联军也不会做善男信女,可偏偏还有第三方势力.倭寇所为令YF两国征战了大半个世界的残暴军人也叹为观止,真他妈太畜牲了.于是,YF联军即便不想收买人心,也要把自己和一点人味儿都没有的倭寇区分开来.

结果就是在琉球群岛上先闹了四个多月三国,与三国不同在于,三国中是实力稍弱的吴蜀联合抗魏,而琉球三方是两强打一畜牲.相同点是,既然是三国,清军与YF联军一碰上面也打地难分难解.只有很少的几次,三方挤在一起,清军和YF联军心照不宣中相互让着点,先把畜牲剿了再说.倭寇连与清军对撼都不敢,何敢再增加一个对头?不说倭寇了,就是它们身后的支持者也不敢啊,所以,到了1864年七月,小日本共死了一万多畜牲后,高层已决定[暂时]放弃琉球了.也别不承认,死那一万多倭寇都是小日本精华所在,只是做海盗给遭贱了.要是给个军事强国训练一年两年,无可否认是一支精兵.

[半联合剿畜]的另外两方竞也打出了一点交情,并有了某些交流.1864年七月十一日,因载镔对YF的恐怖袭击的消息传到远东,使YF联军诸将领心有各异.一派是以暴对暴决不妥协派,另外是正视战区平民,尊重自身军人荣誉派.如斯特伦,戴维,柯林斯等将领都属于后者.其实这三人都是铁杆儿殖民主义者,却也是尊重强者的真正军人.同时也没自傲到认定YF联军能击败解放军,解放军有捍卫国家尊严的能力.事实是,清国不但捍卫了大国尊严,而且展开了报复.所以,柯林斯等将领思想上都倾向于"如果非战不可,那就该留有余地".

但当时因为YF联军的军事封锁,彭黄等将领竟不知此事.是在清军使者就某些战争问题拜访YF联军将领时,由柯林斯少将在[愤怒]中告之一些慨况.自家人知自家事,柯林斯很明智得没将载镔说成罪犯.

清军使者原本是要与YF联军谈谈琉球主权一类话题,但接收了这个情报后改变了主意,与柯林斯在一些小事上进行了交涉之后告辞,回去后立刻向彭玉麟黄翼升做了汇报.结果在数日后的第二次交涉中,双方唇枪舌剑后达成了两个默契:第一.清国以琉球宗主国的身份要求YF联军不恶意伤害琉球平民,YF军队则要求清军保证琉球平民不直接参与双方战争.第二,双方均不得攻击对方投降官兵,并善待战俘.

这两个默契的达成,最主要原因在于双方力量的势均力敌.在争夺琉球控制权的战斗中,YF陆军实力比清国陆战队颇有不如,因为YF联军无法调集足够的陆战力量,并在整个战争期间也无法提供出柯林斯所需要的兵力[只要陆军,海军大可不必]增援.何况琉球百姓不管有什么守则限制,终究要支持宗主国,使YF的陆战实力比纯军事对比差距更大.

但海军呢?黄翼升手下四艘小炮舰和YF舰队的差距比双方陆军差距更大.庆幸的是,陆战队在琉球群众配合下,使YF舰队只能利用台湾北部的几个临时海军基地进行修整补给.但到了1865年,在王敬山所部打击下,YF舰队台湾各基地的后勤保障能力大减.但是,虽然YF舰队的战斗巡航次数越来越少,黄翼升舰队比对手还是差之太远,始终是一碰到YF舰队就开溜,可唯有的四艘舰艇还是被敌人重伤一艘.后来,这艘没被当场击沉的炮舰艰难开回琉球岛后,重要部件拆卸一空以便备用,只留下舰体舰炮,沦为固定炮台,并于1865年十月八日的战斗中告别了海面.

YF联军以海军援助陆军,清军以陆军拖住对手海军,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柯林斯明白,YF军队在战术上平手,在战略上则输了.因为YF联军需要琉球遏制对面那块大陆.目前,清军的终极目标就是不让YF侵略军占据琉球,而YF联军离终极目标整整隔着一个东海.

彻底赶走倭狗势力后,从战火中杀出的远征部队检讨出发前的战略.认清现实的众位将领一致认为,我军舰队除非是无交战远航才有可能抵达关岛,但要想武力夺取关岛,肯定不可能.即便有可能买下关岛,也不会是短期结果.那样将使舰队走无法走,靠无法靠,只能成为无根浮萍.嗨,监国王万岁,您想的太美了,做海盗也是一门儿学问哪!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在1864年七月中旬的军事会议上,彭玉麟黄翼升决定放弃不现实得关岛计划,同时相应增加对小日本的报复力度.

黄翼升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出海时,舰艇备用件外,从Y国进口的8500枚炮弹全部装上了舰.在大小七次登陆作战中发射了3558枚,实弹训练用去了500枚.可与YF海军[作战]半年,竞然只打出去不到两百枚炮弹,说起来丧气,实力差距太大,一见着就跑,浪费炮弹干嘛!不过,不得不说黄翼升率舰队摸索出很多逆境中生存的战术.1868年,黄翼升回国,先到舰艇学院进修半年,又与戴维中将实习半年,之后率部分舰艇与琉球舰队合并,组成了日后帝国第一舰队前身.因为受首任司令员和原琉球舰队官兵影响很深,第一舰队作战手段以狡诈飘乎著称.有国外海军同行称帝国第一舰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海战思路,续写了海上战术新篇章.而不大服气的兄弟舰队则笑称第一舰队为[野路子舰队],直到多年以后,黄翼升大将与戴维大将两个老头子,还是一见面就为海战理念分歧吵个不停.

此为后话,当时的黄翼升很为舰队还有四千多枚炮弹高兴.那时的黄翼升不但受载镔的侵略性思想[毒害]甚深,战场环境的影响更大.倭寇什么都能干出来,黄翼升是一眼眼证实着倭寇的卑鄙无耻与残忍龌鹾,又从战火硝烟中磨练出杀气与兽性.所以,他心里几乎就没想到把炮弹砸到日本军人头上,而是哪儿人多往哪儿干.想来,监国王万岁只会为此哈哈大笑,痛饮三斤.

陆战队进攻了几次,黄翼升放了几个烟幕,等YF舰队跑到琉球南部捉拿弱小对手时,黄翼升却跑到北边的大岛上载了三百嗷嗷叫的陆战队官兵,直奔九州岛而去.

黄翼升在汇报中坦言,[苦练]了小半年[躲闪]战术的舰队于似乎最简单的固定目标进攻还很不熟练.虽有七次登陆战经验,但那是想到哪儿打哪儿,而且在琉球也没有离家万里之感,于对外劫掠战没多大指导作用.包括黄翼升本人在内,除了一致肯定打击倭国本土外,但确切打哪儿?直到出发以后也没确定.

种子岛?没抢劫价值,舰队远远绕过.

鹿儿岛?那可在四国岛上啊,如果倭寇势大,不好打怎么办?此时的第一舰队前身还是一支没有底气的舰队,而且对抢劫行动不大适应,虽说杀气十足.

八月十五日,舰队到了长崎时,黄翼升发现,必需要回头了,小艇小舰的,带地补给不多,再往前行,回程不妙.召集人几个舰长和陆战队营长开会.怎么办?众将一商量,灰溜溜回去可不行.他妈的,逮着谁是谁,就打长崎了.

趁黎明前的黑暗摸到长崎外围,一群海盗初哥发现,坏了,这倒霉催的长崎竟驻扎着鹿儿岛萨摩藩的部分水军,但箭已上铉,哪还有放手一说,管他好坏,都要打.

看到这里,载镔先是担心,接着不禁莞尔.因为舰队还是做了战术安排,派两艘舰艇打头阵,以便引开倭寇水军,另两艘舰艇护着四条快速帆船趁虚而入.黄翼升小心谨慎的没想一口吞个胖子,只想照畜牲多得地方轰炸一顿,然后掩护陆战队登陆,抢一家伙就跑路.本来就是第一次干这活儿,总要个适应期不是?这一趟就当练手了.

但是,过程哪儿有计划那么顺利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