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二十四章 失恋

天目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无奈地走出网监大队办公室,心情沉重的龙天再一次拨打了白云的手机,还是那该死的电脑录音,犹豫了好长时间之后,龙天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白云家的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一遍又一遍的拨打,却始终没有应答。 龙天不死心,他跑到了丹桂花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摁响了白家的门铃,屋内没有人,白云就这样从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无奈地走出网监大队办公室,心情沉重的龙天再一次拨打了白云的手机,还是那该死的电脑录音,犹豫了好长时间之后,龙天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白云家的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一遍又一遍的拨打,却始终没有应答。


龙天不死心,他跑到了丹桂花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摁响了白家的门铃,屋内没有人,白云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事先连一声招呼都没有,颓废的龙天艰难的从三楼往下走,脚下一滑,重重地摔了一下。


手机关机,电话没人接,家里没有人,龙天都快急疯了,职业的敏感让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是出大事了,他急匆匆的跑到了政法委,推开了陈家康书记办公室的门,他的突然出现,陈家康似乎早在意料之中,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之意,他拍了拍龙天的肩膀,示意他坐下,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茶。


“陈书记,白云去哪儿了?”,龙天开口就是白云,他相信陈家康一定知道白云的下落。


“唉,小龙啊,你是个聪明人,相信这其中你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陈家康叹了口气,他没有直接回答龙天的提问,看到龙天这副急迫的样子,他的心里也很难过,白云今天被她的父母亲带到了江州小姨家,名曰“散心”,实际是想发动群众攻势,让亲戚们轮番上阵,劝说她同意与“衙内”的婚事,差不多处于“软禁”的状态中,基本上已经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只要白云一天不同意与龙天分手,这样的“软禁”还将持续二十四小时。


“陈书记,我明白了,谢谢你,我先走了”,龙天从陈家康的眼神和语气中基本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再追问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对着陈家康敬了个礼,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小龙,这事你不要怪小云,她也是身不由己的,过一段时间吧,到时候我想办法安排你们见面,你也不要太担心,不要因为一时之气而耽误了工作”,陈家康非常担心龙天,怕他一气之下做出傻事来,再说他更不希望龙天由此消沉下去,辜负了他和市公安局领导的一番栽培与厚望。


“放心吧陈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谢谢你,再见”,龙天一转身,走出了书记办公室。


“唉,这事弄得。。。。。。”,看到龙天失魂落魄地走出办公室,陈家康一声叹息,进而狠狠地在办公桌上拍了一掌,然后拿起了电话。


龙天很聪明,他从陈家康的脸上和他的暗示中,已经找到了答案,看来白云的父母真的没有看上自己,所以才会用这种办法来“棒打鸳鸯”,想着白云,想着两人三个多月来的花前月下、亲亲我我,龙天只觉得心如刀割一般,默默的走回重案组,点上一根烟,呆呆的望着窗外。


龙天一天都没有外出,连电话也没有接,中午也没有去食堂,一根烟一杯水,就这样傻傻的坐着,看到龙天这副样子,组里的同事都被吓了一跳,但没有人敢问他,他们都知道龙天的脾气,反正问了也白问,要撞到龙天气头上,天王老子的面子他也不给,这就是龙天,他率真耿直的脾气还是赢得了不少赞誉的。


公安局里最了解龙天的人,一个是原先的队长刘小东,还有一个就是向丽大姐,就是上次在刑警队大厅里,电脑自动开机关机的那位了。


细心的向丽从一上班开始,她就发现龙天的精神很不对,显得颓废异常,就连目光都有些呆滞,再看到龙天在办公室里傻坐了一天,连饭也不想吃,作为过来人,她大致已经猜出来了,趁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偷偷的跑到了网监大队,发现白云不在,这进一步证实了她的怀疑,她没有直接劝龙天,而是在下班之后,拉着龙天到她家里吃晚饭,龙天刚开始不想去,他没有心情,但还是被向丽软硬兼施的拖回了家中,不但如此,除了龙天之外,今天的晚饭向丽还邀请了一个人,就是枪房的刘小东。


“小龙,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和白云吵架了?”,刘小东不了解其中的玄机,他听向丽说龙天今天很不对劲,估计和白云有关,再看着面前的龙天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刘小东的心里更着急了。


“不是,刘队,是。。。。。。”,龙天想说,但又开不了口,他感到这件事情有点难以启齿,也一时半会儿难以说清楚。


“不会是分手了吧?不可能啊,这也太快了吧”,向丽大姐也凑了过来,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不相信两人是因为分手,上周五下班的时候,她亲眼见到两人亲密的骑车外出,才过了一个周末就分手,以她的经验来看,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


“刘队、向大姐,不是这样的,是。。。。。。是我周六的时候去了一趟白云家,见到了她的父母亲”,龙天看着两位关系最亲密的同事,终于在思想经过剧烈的斗争之后,把周六在白家的经历说了出来。


“小龙,我明白了,你不要再说了,唉,人哪,怎么都这么虚荣,看来高干也不能例外啊”,刘小东一听龙天去过白云家,还见到了白云的父母亲,基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刘小东非常感慨,龙天与白云谈恋爱的事情,他曾经一度感到奇怪,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他是知道白云的家庭背景的,本以为龙天会因此借白云家庭的力量,平步青云,没想到才短短的三个月时间,竟会是这个结果,曾经他多次与龙天开玩笑,说是要当龙天和白云的证婚人,现在看来,情况不乐观了,以白云的家庭背景,让刘小东也感到无能为力。


这一顿饭,龙天吃得味同嚼蜡,虽然向丽大姐的手艺一直是龙天赞不绝口的,但今天发生的变故,让龙天根本没有心情吃饭,他心情不好,也直接影响了刘小东和向丽的情绪,两人轮番上阵劝说龙天,不过自感无济于事,放下碗筷之后,龙天便和他们道别,一个人骑车回到了小屋。


今晚的小屋显得异常的冷清和凄凉,龙天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与幸福之中,久久不能自拔,他有些神魂颠倒,魂不守舍,眼前总晃动着白云的影子,耳边总是听见白云甜甜的笑声,那张还留有白云“余香”的木床,让龙天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男子汉的伤心泪。


“妈。。。。。。”,龙天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听着另一端传来的母亲慈爱的呼唤声,龙天终于哭出了声音,而且哭声还不小,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好象是大学毕业时,同学各奔东西的时候,那也有两年多了。


“妈,我想回家”,听着母亲急切的询问,龙天想到了家的温暖,他真的想回家了,想回家到母亲的面前诉说一下自己失恋的苦衷,帮着父亲干干农活,还有给年迈的爷爷捶捶背,从今年过完年没几天,他就不得不离开新化老家,回到静安上班,当时父母亲一定要送他到车站,但被他潇洒的阻止了,现在想起来,家里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留恋,他真的想回家了。


断断续续的听完龙天的诉说,听着龙天孩子般的哭声,电话另一端的母亲也跟着落泪,但还是在安慰着自己远在他乡的儿子,龙天并不想母亲怎么样,他只是感到心中太委屈了,想找一个信任的人诉说一下而已,无疑自己的母亲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小天,你还象个男人吗?啊?忘了我从小怎么跟你说的了,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倒好,为了一个认识才三个月的女孩子,就把你哭成这个样子,你说说,你还象不象个男人?”,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父亲严厉的喝斥声,龙天一听,连忙止住了哭泣,从小到大,他最怕自己的父亲,即使长大了,也一样。


“爸,我错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了”,龙天抹了抹眼泪,对着手机发誓。


“小天哪,我是爷爷啊,不要哭,不要哭,爷爷知道你在外面很难,实在不行你就回家来吧,爷爷听村里人说过了,外面很难的,还听说他们看不起我们这些乡下人,你要是觉得难过,就回来,咳,咳,咳。。。。。。”,快八十岁的爷爷听到响动,也凑了过来,一边咳嗽一边对龙天声声好言相劝,龙天听着听着眼泪又偷偷的流了出来。


“爷爷,你放心吧,我没事的,等国庆长假一到,我就回来看你,爷爷,你要保重身体啊”,从小到大,爷爷对这个孙子非常疼爱,龙天上大学当警察,一直都是爷爷在村里人面前骄傲的谈资。


挂上电话,龙天冲进了卫生间,用九月的冷水狠狠的洗了把脸,然后直接就上了床,但他一直难以入睡,床上传来的阵阵“余香”一直在袭扰着龙天的思绪,他想哭但忍住了,父亲刚刚在电话里的喝斥声,触动了他的心弦,他不知道明天一觉睡来,他该如何继续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有一点他想明白了,那就是他不会再哭了,他是男人,在别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勇敢而坚强的刑警,他不能哭,因为哭代表着软弱、代表着妥协。


想着白云,想着三个月短暂的甜蜜爱情,龙天用被子蒙住了头,躲在被窝里的身体还有些抽搐。


寂静的秋夜,黑漆漆的卧室,只有挂钟在“嘀嗒嘀嗒”的走动,在这万籁俱静的寂廖午夜,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飘进了龙天的房间,“它”的眼睛好象能穿透黑幕,“它”悄然地走到了龙天的床沿,但“它”没有去惊扰睡梦中的龙天,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站立在龙天的床边,看着正在做梦的龙天,“它”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没有发出叹息声。


突然,“它”俯下了身子,向龙天慢慢的靠近、靠近,黑暗中,“它”的两只细长的手伸了出来,慢慢的、慢慢的,向熟睡中的龙天伸过去、伸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