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七章 出笼的金丝鸟

富贵不淫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七章 出笼的金丝鸟 丁小乙对郑寅不告诉她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很气恼,但是她知道,这个头还是要磕的,毕竟现在是明代,不是二十一世纪,而且毕竟她还参与了这次援救小王和自己的行动,就是出于礼貌,磕这个头也是不吃亏的。她缓缓得低头弯腰,对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屈下了身体。王景弘见小乙姐低头,自己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七章 出笼的金丝鸟

丁小乙对郑寅不告诉她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很气恼,但是她知道,这个头还是要磕的,毕竟现在是明代,不是二十一世纪,而且毕竟她还参与了这次援救小王和自己的行动,就是出于礼貌,磕这个头也是不吃亏的。她缓缓得低头弯腰,对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屈下了身体。王景弘见小乙姐低头,自己也毫不犹豫的磕了一个头。

女人坐在车辕上高傲的看了郑寅一眼,那意思是:我就要他们向我磕头,你怎么着?

郑寅心中一笑,爱慕虚荣原来是所有人的通病啊。等王景弘和丁小乙拜完之后,几个人重上车内,向公主府方向进发,在车上,郑寅和公主把衣服全部更换掉,公主换掉衣服后,果然光鲜无比,十分的美丽。连丁小乙都惊诧于她的容颜了。

很快大家在洪武门下了车,郑寅对着驾车的马狠狠踢了一脚,那马撒腿跑了,不知道会跑到哪里,更不知道哪一位幸运之人能够得到这辆马车,反正是不管谁捡着,都会把嘴巴笑成喇叭花。

在洪武门外的一处花园深处,几个人挨到了天亮,谁也没有说话,因为谁也不知道怎样打破僵局。郑寅不知道怎么向丁小乙解释丹儿,公主也不知道她和这几个人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她也很喜欢郑寅,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和这个人有什么的,别说前面有丹儿更有丁小乙这个老婆,其实这都不算啥,最可怕的是父皇是绝对不会喜欢这个马三宝的,所以喜欢也是白喜欢,倒是可以尽可能的和他在一起,让他给自己带来些快乐。至于王景弘更是没话说了,你让他说什么?气氛显得很沉重。

天光大亮,街上的人多了起来,洪武门也打开了,几个人来到一处早点摊前,胡乱吃了一点,便起身向公主府而去。来在公主府前,守门的侍卫见有两个生人,但是是公主领来的只好放行。

来到府内,几个提心吊胆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丁小乙见到了丹儿,丹儿对郑寅很是亲昵,似乎公主并不在意了。丹儿对眼前的这两人并不生分,摆出一副主人的样子,勤快的招呼他们坐、喝茶。至于春柳则撅着嘴表示不理解,公主为什么会对马三宝如此迁就?

公主急着想问出究竟四哥有什么事情要让马三宝办,是不是针对允炆的?所以她决定今天就走。公主在回府之后,便让春柳夏丹速速准备行囊,准备公主车轿以及路上一应用品。她则穿好衣服带了两个宫女去了皇城里面,向朱元璋请假。

郑寅他们默默地准备着,丹儿是满心欢喜,因为可以离开皇宫紫禁城,外面海阔天空,没有了压抑,没有了拘束,自由自在的和心爱的人儿在一起,那是多美的事儿啊,她欢快的哼着小调,不时对着郑寅抛个媚眼,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双充满敌意和心酸的眼睛正在看着她。只有柳儿,嘴巴撅得拴得住一头驴。她想好好的南京这么暖和不呆着,非要去什么北方,那里的冬天会下雪的,会很冷很冷的。但是自己是一个奴婢,只有听主人的呼喝,哪里有决定权?所以只好低头收拾衣服细软,并对丹儿道:“美死你,可是心里美是不能抵御寒冷的,还不多拿点儿冬衣?估计这一去,咱们今年冬天是回不来了,想到这里她使劲打了一个冷战,仿佛冬天真的到了。

公主从皇城出来后,又去了太子府。

大约中午之前她回到了公主府,很高兴的对大家说:“父皇答应了,我们这就走。还有丹儿柳儿,你们两个随着我去,其余的人就不要去了,给我好好守着家,说不定哪会儿咱又回来了。”众宫女立即呼应。

当下,吃罢午饭,公主和丁小乙钻进了车辇,而丹儿和柳儿则一身劲服,挥鞭坐在前面驾驭马匹。郑寅和王景弘都穿上宦官的官衣,骑了两匹良马,紧紧跟在车辇的后面。一行人出洪武门过复成桥,沿着紫禁城的西墙根,顺着金水河向北,穿过小校场,过富贵山,来到了太平门前。

几个守卫的禁军手持樱枪迎了过来,高声呼喝道:“来人是谁?”

柳儿心里有气,没好气的道:“姑奶奶是谁,你看不见么?”

那禁军本也是出身显贵的孩子,一般都是有些背景的,怎能受得了这样言语。当即有一个首领模样的大喝一声:“给我拿了,这些人必定是火烧蓝大人府的案犯。”

郑寅心说:“案犯倒是案犯,可这是不能承认的啊。”刚想上前解释,他寻思送点礼,也就解决了。哪知就在他思考的霎那间,禁军已经冲到了车轿之前,只见柳儿挥起手中马鞭,也不答话,径自挥鞭打去。

那辫梢似是长了眼睛,每一鞭都能打倒一个冲在前面的禁军。禁军首领见自己的手下吃亏,当即拔出腰刀,便往前冲。

只听轿内有人喝道:“柳儿,是谁这样无礼?”

柳儿这时更加烦躁,应道:“不过是几条狗罢了。”

公主听了噗哧笑了,撩开帘笼,也要看看热闹。只见那禁卫军首领听着小姑娘说自己是狗,更加怒火中烧,劈刀砍来,柳儿刚要挥鞭去打,却见那首领捂着脸惨嚎一声,早就倒在了地上。

原来是丹儿加入了战团,她可不想让公主受惊。

“打得好。”公主抚掌笑道。

周围已是围了一圈人。不知是何人敢如此胆大,对禁军出手。

这时门官已经闻讯赶来,他知道来人肯定面子很大,背后不知道站着什么样的靠山,不然怎敢如此造次?所以他站在迎面喊道:“下官周昌请问来者何人?为何伤我官兵?”

公主对柳儿道:“算啦,告诉他们,我们赶路要紧,不要在这里瞎耽误工夫了。”柳儿本想再耍笑他们一下,听公主吩咐,只好下车手中提着马鞭,若无其事得来到太平门官前面,将公主府的腰牌拿了给他验看,见周昌认清了,一把抢过来道:“看够了吗?我们公主要出城去办皇上交给的差使,你耽误了功夫,担当得起吗?”

周昌听罢,脸上的汗珠子立马凝聚成河,他讨好的看看柳儿道:“下官不知,下官不知。”说罢对靠近身边躺在地上的人踢了一脚,喝道:“还不快让开,公主若是生了气,我们都玩完啦。”听长官如此一说,地上的人连忙屁滚尿流的让出一条道来。

柳儿趾高气扬的回到车上,高高扬起马鞭,响亮的挥了一鞭,“得儿架”一声,马车轰隆隆扬长而去。

那个被打伤的首领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看着马车走了,左手捂着脸,右拳竟狠命地砸着地痛哭了起来。周昌走到他身边,弯腰道:“怎么,不服气吗?这仇你这辈子是没法儿报的。人家是什么?人家是金枝玉叶!谁是靠山?他老子就是当今皇上,莫说你一个小小的校尉,就算五城兵马指挥使来了,人家要让他死,也只不过是扬扬手指头的事儿。”

周围众人听了,无不骇然,周昌吼道:“看什么看,他娘的还不快滚?老子惹不起公主,还惹不起你们这群王八蛋吗?”众人登时一哄而散。

出得太平门,再往北,左边便是玄武湖,右边乃是钟山,所谓钟山云雨起苍黄就是这里了。此时天色已过半晌,玄武湖湖面宽阔,水波潋滟,周围的青山成墨绿黛色,湖面上有艄公撑着船哼着渔民调,一派祥和的气氛,真是美不胜收。郑寅和王景弘来自六百年后,那个时候的所有江河水系几乎已是污染殆尽,所有的植被都已经被杨树或者是松树等几个简单的树种所替代。完全不像明朝时候的那样自然,那样恬静。

郑寅对王景弘道:“景弘,你说我们来到这个时代,究竟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我没想过,我只知道既来之则安之,好好的活着,享受生活。至于是古代,还是现代,我到不认为有多重要,你说呢?”没想到王景弘还是个境界很高的人,郑寅歪头端详着他,心说真是士别三日啊!

车轿之内此时也传来了欢笑声,丁小乙那欢畅的略带沙哑的嗓子,放声爽朗笑出声来,这可是郑寅在南京见到她之后第一次听到。他提马追了上去,问道:“你们有什么高兴事儿,说出来大家一同共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