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六十九节 远东(2)

梦游者 收藏 7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URL] 7月4日,孙嘉诚和杨佐田带领200名军官与大批武器弹药抵达位于咯山西部、伏尔加河南岸的中国军团临时营地,接管了部队的指挥权。 对薛箓等一干军官的处理把孙嘉诚和杨佐田难住了。按照他们的想法,薛箓这样的“反动军官”枪毙了也就是了。可是,这却涉及到与国内军阀的关系问题:按照历史的观点来看,徐树铮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7月4日,孙嘉诚和杨佐田带领200名军官与大批武器弹药抵达位于咯山西部、伏尔加河南岸的中国军团临时营地,接管了部队的指挥权。

对薛箓等一干军官的处理把孙嘉诚和杨佐田难住了。按照他们的想法,薛箓这样的“反动军官”枪毙了也就是了。可是,这却涉及到与国内军阀的关系问题:按照历史的观点来看,徐树铮将军虽然心胸狭隘,但是他后来收复外蒙古的军事行动确实是有大功于国家的!

1919年10月,徐树铮率领中国东北边防军第一师,计步兵二旅,骑兵一团,挥师出塞,向库伦进发,拉开了中国军队收复外蒙的战幕。徐树铮是典型的中国谋略型将领。外蒙古地域辽阔,中国军队实际上兵力不足,且军械皆来自国外贷款,徐定谋于“柔不可守”,“弱者示以强”,虚张声势,效仿孔明增灶,一路上旌旗招展、大肆张扬,自谓作左宗棠收复新疆之第二,直取库仑。

库仑当局和战不定,加上中国军队为西北参战军精选的劲旅,因此在路上,蒙古哨卡对这支军队基本不敢抵抗,对于异动者,徐轻袍缓带,于门哥托草原摆下鸿门宴,杀一儆百,从而造成了当地蒙古高层人士的臣服。唯一敢于和中国军队交战的是原俄国顾问变成的白俄股匪,但是他们只是劫掠物资,并无政治目的,因此无法阻挡中国军队的前进。一路上徐树铮记录日记,对在外蒙古看到长城非常诧异,怀疑是秦代长城的余脉。并认为应该为外蒙古修建公路,加强中华文化教育。(参见中华书局《徐铁珊公日记》)但他主要的精力还是在军事上,他认为外蒙威胁西伯利亚交通,如苏俄稍有缓遐,必进占我边疆领土、占领库仑,不得全功。因此随即命令高在田团等部队离开主力,攻取买卖城(今恰克图),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唐努乌梁海等地。因为中国军队进展迅速,俄国方面内乱重重,猝不及防,因此未及做出反应,只能坐视中国军队占领外蒙各要点。

徐树铮自率主力一旅兵临库伦。1919年11月,徐树铮将军的部队开进了乌兰巴托,外蒙王公俯首称臣。局势初定,徐树铮毫不手软,随即否定了原中央政府与他们谈判的《六十三条》,把外蒙古伪政权的“内阁总理”巴德玛.多尔济“请”到了自己的司令部,对哲布尊丹巴加以软禁。在威风凛凛的中国军队面前,外蒙古伪政权的高官们顿时没了威风。

1919年11月17日,历史永远记住这一天,外蒙古正式上书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呈请废除中俄“蒙”一切条约和协定,回到中华民国怀抱!蒙古全境重归祖国,尤其是唐努乌梁海,早已被沙俄侵占,也在这时终于回到祖国怀抱,中国的版图在辛亥革命后达到最大的顶点!徐同时向当时的总理段琪瑞和南方革命政府孙中山先生发电述职,孙中山先生收到来电后异常喜悦,不顾国民党内某些人的反对回电庆贺他的大功。

他随即开始在外蒙古开始实施如引种蔬菜、修建公路、开办银行、创刊日报、加强中华文化教育等一系列有益于当地的事业。尽管有五四运动归还青岛的阴影,外蒙古及唐努乌梁海的回归祖国,应是当年中国最可庆祝的大事!

离开菲律宾前,刘思扬把这些资料都给孙嘉诚和杨佐田重点介绍过,尤其是对徐树铮的评价:此人虽性格琚傲,但却才华横溢,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爱国情怀。孙嘉诚就喜欢有本事的人,所以对徐树铮他记忆非常深刻。他与薛箓进行了几次谈话,终于让他认识到了“把部队带回祖国”所面临的巨大困难:现在的俄国遍地狼烟,即使有苏俄政府的允许和协助,也根本无法顺利返回。与其这样被动参加俄国的内战,还不如选择保卫远东的中国土地。随后,在孙嘉诚答应“现在绝不强迫、将来自由选择去留”的条件以后,薛箓终于同意了“暂时参加远东军团”。

虽然薛箓答应了参加部队,孙嘉诚仍然没有对他放松警惕:他把4万部队全部打乱,重新组合,由他带来的200名军官担任各团团长,然后采取了在菲律宾练兵的办法:暂时通过大家选举产生各营、连、排、班的指挥员,以后再根据训练和战斗随时调整。原来的北洋军各级军官也全部参加“民主选举长官”。

孙嘉诚对战士们做动员时说道:“我们是军队,军队是要打仗的、打仗是要死人的!选好了你们的带头人,大家就能尽量避免伤亡!所以,你们要慎重选择,因为你们选择的,是能救你们自己命的人!”他话风一转,又接着说道:“我不是要你们选一个胆小鬼,好带着大家逃跑!军人以服从上级命令为天职,这个原则是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的!如果你们的长官不服从命令、带领你们逃跑,那么所有的人都将受到严厉制裁!所以,你们选择的指挥官,必须聪明、有头脑、会打仗,懂得‘在打击敌人的同时,更要保存自己’这个原则。这样,你们大家才会有获得战功的机会!没有人生下来就会打仗,更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将军。教官会把打仗需要的最基本的东西教给你们,希望大家都要努力去学习。没有知识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我们还将在军营里设立学校:不识字的战士必须参加识字班学校、识字的也要继续学习!我希望大家都要刻苦训练,都要刻苦学习。我们这支部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大家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将军!”

孙嘉诚的动员讲话,对于这些从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出来的中国人产生了震撼的效果。接下来宣布的军规,更让那些北洋军的官兵们瞠目结舌:一切行动听指挥,战斗缴获要归公。军功评议大家定,没有军功不晋升;不许打骂战士、不许抢掠百姓,不许奸淫妇女、不许谎报军情。更让这些人目瞪口呆的还在后面:在弹尽粮绝或者失去作战能力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投降;被敌人抓获后,为了保全生命,可以泄露机密。回部队后,经审查情况属实者,不予任何追究!当然,“军规”对故意投敌叛国、泄露军事机密的人,处罚是相当严厉的:不仅本人性命不保,而且将收回其全部荣誉和奖励、取消其家人的全部军属待遇。

这些后世人性化的军规,对于这些不同时代的人产生了与后世理解完全不同的效果:后世之人认为这样做是应该的,而他们却认为这是上级对他们的关怀和信任。以至于后来仍然出现了许多“宁死不屈”的人物和战斗英雄,可是他们却没有得到政府的大力宣传,只获得了比别人多一倍的抚恤金......因为由议院表决通过的《宣传法案》规定:不能宣传任何与“人的生命权”相违背的内容、不能以任何形式“造神”——尤其是宣传靠牺牲生命来取得胜利的“战斗英雄”。他们这种无畏的牺牲精神当然是值得尊重的,他们的名字也都进入了后来建造的“凌烟阁”、事迹镌刻在白色的大理石上——他们得到了后世应有的尊重,仅此而已。也有人曾刻意挖掘过“英雄的不平凡”——从出生的伟大到死亡的辉煌,整个就是“光芒四射”的人生:只有亮点、没有缺点。但是却没有任何主流媒体肯为他刊登——除非这家媒体不怕违法......

孙嘉诚立即带领着精神焕发的中国军团投入了紧张的训练之中:炮兵、骑兵、特种兵、阻击手等训练迅速展开,识字班和提高班也在休息时间按时开课。战士们大多没有文化,所以参加识字班的人最多。少数识字的人参加了提高班,跟随教官学习看地图、使用通讯器材、炮兵计算课程以及火力搭配、军种协同、各种战术等课程——很显然,有文化的人比没有文化的已经先行一步了。

而此时,苏俄战局却出现了严重的危机:历史先从这里完全改变了!

由于苏俄与德国在1918年3月3日单独讲和,使德奥得以将兵力转用于欧洲西方战场,给协约国军在欧洲战场上带来严重的危机。为了牵制德奥转移兵力,在协约国军内部推出了开辟乌拉尔新战线的计划:即计划从北俄的阿尔汉格尔斯克经乌拉尔山脉至伏尔加河口构成一条西向的战线。接着,苏俄政府又宣布:英、法、美等国在俄国的所有资产一律没收!这样一来,协约国集团更加深了对新生的苏维埃的切齿痛恨,他们决定联合对俄国进行全面的武装干涉,支持克拉斯诺夫、邓尼金、高尔察克等原沙皇军官,推翻这个可恶的苏维埃政府。

5月初,英国就询问日本“如果英、美、法一致邀请,日本是否应允出兵西伯利亚”的问题。5月26日,英国又根据凡尔赛最高军事会议的决定,就共同干涉西伯利亚问题征询日方意见。5月28日,日本政府对“英、法、意劝告出兵备忘录的答复”指出:出兵西伯利亚需以美国的同意为前提,出兵区域以西伯利亚东部为限。对于是否出兵西伯利亚的问题,日本国内的意见并不统一:原敬内阁深怕拮据的财政状况无法支持如此庞大的军事计划,而以田中义一为首的日本军部却认为“应抓住此次机会,维持帝国的东亚和平,在远东建立友好温和的政权以对抗苏俄,并且乘此机会在北满扶植日本的势力,使整个满洲成为特殊地区,以巩固帝国的大陆国防圈”。

捷克斯洛伐克一直渴望着民族独立,摆脱奥国的统治。在一战中作为德奥军一部出征的捷克军,见良机已到,遂投降俄军,并调转枪口对德奥作战。后因俄德单独讲和,捷克军失去立足之地,则拟从阿尔汉格尔斯克由海路向西线战场转进,但因船舶不足未能实现。因此他们决定:绕道经由西伯利亚,参加西欧战线的作战。在得到协约国方面的同情和俄国同意后,捷克军开始行动。然而,俄国由于布尔什维克政府的压力和军队的阻碍,未能将全部兵力集结于海参崴。有鉴于此,美国舆论对捷克军甚表同情,提议以援助海参崴的捷克军使之与西部西伯利亚军取得联系为目的,由日本供给军火,守备海参崴。并希望日本与美国各派遣同等数量约7000人的兵力,并限定出兵的目的、兵力及地域。日本人却认为“日美派遣同等兵力”,说明列强怀疑日本有野心,借以进行牵制,“从而伤害日本国民的感情”,故没有同意。日本提议“应从作战观点出发,研究决定必要的兵力”。

5月21日,捷克军占领了西伯利亚铁路。此时,英国更加迫切希望日本迅速出兵援助。到6月2日,一直对日本出兵西伯利亚持怀疑态度的美国,为援救捷克军,提议日美共同出兵海参崴。6月16日,日本政府发表出兵西伯利亚宣言,公布出兵经过。决定先派遣司令部及第12师团,随后准备派第3师团去外贝加尔。6月18日,菲律宾政府照会日本政府:要求日本出让中国旅顺和青岛海军基地,迫使日本军部开始重新评价此次出兵的意义。争吵的结果,海军部被迫放弃了旅顺和青岛的海军基地,“以本不可为之事,示敌以弱”,防止菲律宾找到借口插手满洲及远东地区事务。同时,陆军部决定:动员并临时编成第12师团、独立野战重炮大队等,派往沿海各州,随后编成了海参崴派遣军司令部。

美国首先派出了两个团,英国从香港派一个营,法国从印度支那派一个半营,分别前往海参崴。中国北洋政府根据《日华共同防敌军事协定》也向日本政府提出“关于出兵西伯利亚亦拟采取同样措施”。日本正中下怀:有中国军队垫底,就不怕菲律宾干涉了!孙中山连续向段祺瑞政府发出三封电报,陈述“彼地乃我中华国土,我国不宜出兵”。但段祺瑞为讨好列强,对孙的电报置之不理。中国遂准备于七月初向尼科列斯克派遣以两个步兵营为基干的兵力——当时中国在北满有24个步兵营、两个骑兵营,兵员15000人。

6月18日,苏俄红军东方面军的前锋部队抵达西伯利亚首府伊尔库斯克,其抢占远东的作战意图已经十分明显。苏俄红军凌厉的攻势让参加干涉的各国都开始胆战心惊起来:利益谁都想要,损失却谁也不想有。中国首先把派兵的事情从七月初拖到了七月末,实际上并没有出兵。

6月19日,协约国命令海参崴日本派遣军司令官大谷喜久藏大将统一指挥参与出兵的各国军队,击溃当地之敌,迅速进入哈巴罗夫斯克(伯力)附近,警备乌苏里铁路沿线各要地,并根据情况,准备以一部沿黑龙江铁路和黑龙江西进。日本出于独占中国东北的野心,拒绝美军进驻北满,并排除美国技师团干预中东铁路的管理,而由日本独占经营。这样,就更加深了美国对日本的反感。美国陆军部长综合考虑远东地区局势后,主张全面撤军,说“美军驻留西伯利亚,有被日军利用以掩盖其驻留的目的”。原敬内阁急忙将日本派遣军总数减少到26000人,对中东铁路亦以国际共管方式,向美国表示了让步。同时,美国国内也强烈主张应进行必要的干涉以阻止苏俄东进,因此,共同出兵得以暂时维持。

6月29日,得到了补充和短暂休整的苏俄红军东方面军三个集团军从伊尔库斯克出发,沿西伯利亚铁路向伯力前进,突然保围了驻守在那里的日本派遣军第12师团主力,双方发生了激战。战斗持续了10余天,苏俄红军利用自己的兵力优势,对日军发动了轮番攻击。但日军作战顽强,伯力仍然久攻不克,双方均有很大的损失。东方面军司令加米涅夫看准时机,于7月11日凌晨把作为预备队的一个集团军和担任海参崴方向警戒任务的另一个集团军全部投入战斗,利用黑夜对日本第12师团发起最后的总攻击,日军终于承受不住对方持续了十几天的连续不断的攻击,开始全线崩溃。至7月11日中午,日本派遣军第12师团主力19000余人被红军歼灭,被俘者近1万人。而此时,匆忙从本土驰援的日军第3师团才刚刚到达比金地区。日本政府恼羞成怒,对美、英、法驻海参崴部队隔岸观火、坐视12师团灭亡的“无耻”行为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协约国远东干涉军内部开始出现分裂。

苏俄红军兵力和战线的东移令协约国集团指挥部喜出望外,他们认为在远东地区已经达到了“吸引敌人主要兵力”的目的,开始加紧对顿河和北高加索白卫军的军事援助,并派出300余人的军事顾问团,指挥和协调南北方向的作战。协约国把战争重心转移到苏俄南方,决定以邓尼金军队为主力发动进攻,欧洲战场上出现了对苏维埃政权极其不利的严峻形势,南北两条防线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1918年7月9日,邓尼金下令攻占莫斯科,从顿河西岸到伏尔加河分兵三路北犯。在主要进攻方向库尔斯克、奥廖尔、图拉一线作战的是邓尼金的精锐部队“志愿军”。7月10日,俄共(布)中央和列宁发出“大家都去同邓尼金作斗争”的号召。红军南方面军按照总部的命令发起反攻,从侧后袭击邓尼金的库班大本营,遭到失败。7月12日,邓尼金军队再次在库尔斯克-奥廖尔方向发起进攻,红军节节后退,至8月初先后占领库尔斯克、沃罗涅日和奥廖尔,直接威胁图拉和首都莫斯科。8月中旬,邓尼金进抵彼得格勒郊区,尤登尼奇的军队在西线也再次突破了红军防线。为适应新的作战形势,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和红军统帅部把希望寄托在东方面军五个集团军主力的回援上,决定坚守图拉和莫斯科,在南线集中基本兵力,东南方面军则暂时转入防御。此时,兵力不足的矛盾开始突出表现出来,欧洲战场上的红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

7月16日,苏俄红军东方面军两个集团军攻击比金地区,受到日军第3师团的拼死阻击。7月21日,日军第14师团从满洲驰援第3师团、赶到比金地区后,双方兵力相当,作战处于胶着状态,战线停滞在了比金地区。7月26日,日本陆军部派出驻守满洲的第7师团,以满洲里为基地,沿中东铁路线直指赤塔,准备切断苏俄红军的退路;日军第3师团在比金地区开始构筑防御阵地,准备把红军困死在伯力。加米涅夫终于失算一招:7月15日,日军第7师团击溃苏俄红军守备部队,攻陷军事重镇赤塔,西伯利亚铁路被拦腰切断,苏俄红军东方面军的补给出现了极大的困难,远东的战局陷入了僵持阶段。

东方面军的回援暂时无望,严峻的战争形势让红军统帅部打起了菲律宾远东军团的主意:这支部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招募了近7万名中国士兵,而且装备精良、训练刻苦,是当前苏俄土地上唯一的一支数量庞大的“后备部队”了!8月11日,列宁亲自写信给远东军团指挥官孙嘉诚,邀请他到克里姆林宫“喝咖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