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二十五章布阵

ddtt 收藏 5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雷雨田他们几个人骑马走后边,哈森和威利俩人不会骑马,所以他们走的很慢,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追上前边的常胜军。

常胜军钻进一片茂密的树林里,然后开始扎营布阵。重装备和弹药全部从骡子身上卸下来,机枪被布置到树林的四个方向上,还有几个MK19自动榴弹器也架起来,这东西火力异常凶猛,可以把手榴弹大小的榴弹以很快的速度发射到一千米外,对暴露在地面的目标有很大杀伤力,比机枪还好用,就是有点笨重。

雷雨田他们骑马进了树林,见曹秉站在那正亲自部署火力,“这个放这边,那个机枪放在里,挖散兵坑,快点,其他人把帐篷搭起来,然后生火做饭。”

雷雨田带着自己的这帮人甩镫离鞍下马,把马拴到树上。一群常胜军的士兵们跑来跑去忙自己的事,有拿着水桶去小溪边打水准备做饭的,有拿镰刀割草喂马的,还有拣树枝生火的,还有拿着铁锨挖无烟灶和单兵掩体,还有的什么也不干,跑到树林外站岗,有的爬上树做观察哨

整个树林内的一百多号兵该做什么做什么,很有秩序,雷雨田看着自己带过的队伍已经比以前更加有效率,心里很高兴。以前扎营,他还要临时分配任务,谁去站岗,谁去换岗,谁去做饭,现在曹秉没怎么费力气就部署完,看来这些兵比以前好带。他走过去问曹秉:“这些人你带着不错,大家都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都不乱。”

“没什么,我做了个值日表,每天驻营时候谁做什么都排在表上,大家轮流给马割草,轮流站岗做饭,毕竟都是男人,都不太喜欢做饭,在家的时候这群猴崽子都吃现成的,这地方只有老光棍才自己做饭。”曹秉解下腰上的武装袋挂在自己的马背上。

他的武装带上带俩枪套,有一支金黄色的沙漠之鹰手枪,还有一支M1911A8手枪,这些个家伙都是近战重火力,两年没见,装备比以前丰富的多。以前因为雷雨田个人喜欢9毫米自动手枪,所以常胜军使用的大多都是格洛克17/18和布雷塔92F/R型手枪,这枪都是花重金从军火商手里买来的,枪太贵,一般小兵没的带,只能带笨重老旧的M1911和马卡洛夫手枪。

不过他们常年在金三角地区混,老打仗,官兵们都品出很多经验来。战斗中手枪的作用不太大,有的人干脆选乌兹冲锋枪代替手枪,反正微型冲锋枪体积小,比手枪也重不到那里去。还有的干脆除了步枪在带一支MP-5之类的冲锋枪,就不戴什么手枪。


打开地图,拿出指南针,雷雨田看了看,问:“这里距离孟恩崇老巢北边也就五里地吧?”

“恩,直线距离五里,实际路程多点。他的老巢在一座山谷里,两山夹一沟,我最怕在那地方打仗,进退只有一条路,他这山谷还是个死胡同似的,后山没大路,只有采草药的人走的小路,我现在没想好怎么攻打他的大营。”曹秉对孟恩崇的地盘这么清楚,很显然不是因为他是地形学专家,而是他亲自勘察过,看来他以前曾经动过念头,想干掉孟恩崇。

“前山先别想,野战工事是我设计的,还有重兵把守,鹿角、铁丝网全有,还有照明雷和警报雷(爆炸后发出声音和有色烟幕让守军容易发现入侵人员的位置的地雷),另外还挖了沟,下雨之后山上的水和他营内的水都排进沟里,成了简易护城河,他的兵还学越南人,往沟里插了竹签,要掉沟里可就惨了。我在他那打工时候,每一项重要的工程我都很清楚。”雷雨田对营内的每一个火力点的位置都很清楚,连火力点内配备的人员、武器、弹药情况也很清楚。

“那你一定比我仔细的勘察过地形,说说你的想法吧。”曹秉拉过一个弹药箱子给雷雨田坐,他自己直接坐地上。

“从后山可以轻装爬山上山顶,带大件武器比较麻烦,他们也知道后山险要,干脆不派兵。只要上了后山,我们就能从三面同时攻击,但需要很长绳子,拴到山顶的石头上和树上,人可以顺着绳子慢慢的从陡峭的山上下到他的营地内。”雷雨田掏出匕首,在地上就地做了个土制沙盘,一边说一边比画。

许睿等人马上围拢过来,看他们如何排兵布阵。许睿自己虽然也带过两年雇佣兵,但对这里的地形、气候、情报不清楚,也不方便发表意见,他认真的听着两个本地人说。

“我兄弟许睿也是行家,让他说说想法吧。”雷雨田见许睿过来,就给他让座,自己另找了块石头坐。

许睿只想听,不想说,但雷雨田已经把自己暴露了,只好说:“我还是听你们的吧,虽然来这里这是为我个人复仇,但我是客,你们是主,还是客随主便吧,曹将军尽管吩咐,就当我是你手下的军官。”

“这怎么好,你是我大哥的好兄弟,我怎么好差使客人和朋友去打仗,攻打孟恩崇的大营还是我们去,你们做我们的预备队就好。”曹秉知道孟恩崇兵多武器好,但自己的兵更精,火器也更加优良。

雷雨田说:“你们俩被推脱,先就这么定,曹秉当总指挥,我们按你的意图办,你先决定从三面攻击还是从一面突破,把战术定下来,大家好有心理准备。”

“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他占地利,人也多,我认为我们从半山腰打冷枪最好,先和暗地里干一天,他大营里一般常驻五百兵卒,我们能把他们的人歼灭,也就胜了一半。论枪法,雷帅也知道,金三角的队伍里没比我们强的,对付400米内的目标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一发子弹就能杀一个敌人。”曹秉这套歼灭战理论是雷雨田给他灌输的,他把杀伤人员放在第一位,战斗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没人就没有一切。

“恩,在山腰上埋伏,狙击他们,不错,正好士兵们能见识狙击高手的表演,我兄弟带来的6个人都是神枪手。”雷雨田说完看看其他人。其实他的枪法也不错,只是自己不爱炫耀而已。

“另外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怎么保护我们的后路和辎重,以及如何截断敌人的退路。”许睿想,自己这边人少,要是辎重被敌人抢走,那队伍就完蛋,军无粮自溃,另外敌人兵多,人家可以暂时撤离大营,从后山发起攻击,从自己的后背打击自己,营内在有些敌人顽强抵抗,敌人就形成夹击之势,最后人家把自己困在山上,断了水怎么办?

曹秉拿出支古巴雪茄,这烟是他去泰国时候去商场里买的。他倒不是爱抽烟,是因为这里的蚊子虫子太多,还有蛇和蝎子什么的,这些对人有害的东西都怕烟,抽上半支烟可以把它们都熏走,另外烟是对付蚂蝗的最好手段,缅甸的蚂蝗实在太厉害,一不小心就爬人身上吸血。

另外在缅甸山区里抽古巴雪茄可以显示自己的实力,一般的马帮保镖和毒枭的私人军队基本都抽春城牌香烟,再贵点的只有大老板才抽的起。

“是的,必须派兵封锁南山口,不让他们的兵出营,这样他们就绕不到我们的后边,形成不了夹击,我们就不用分兵。”曹秉发现这个许睿一点都不外行,看一个人对行军布阵是否内行,不看他如何进攻,而是看他如何保护自己侧后和辎重。

“有地雷么?”雷雨田问。他知道金三角地区打仗很少用地雷,一个是这里不是很富裕,就算一个地雷一美圆,也很少有人买,因为埋了地雷不但限制了敌人的自由也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带着地雷行军也雷,只有修筑防御工事的时候适当的埋一些,让敌人不能从火力杀伤区外渗透进来。孟恩崇有钱,但只买了不少特种地雷,用来防御,他的营进出只有一条路,不适合用地雷防御。

自己在常胜军的时候曾经买了不少地雷,但不是用做进攻的。打仗时候埋地雷在路上,主要是为炸那些运输毒品商队,一般就在路上埋一枚,不靠地雷杀人,只要是地雷一炸,用爆炸声当开火号令,之后靠枪歼灭敌人。战场上军官不喊命令,敌人也不知道指挥员的位置,不怕他们向指挥员打冷枪。雷雨田带兵那时候,主要用跳雷,在战斗结束后,常胜军把敌人尸体上有用的东西全拿走,但懒的埋尸体,就在每个尸体下边放个跳雷,把尸体往上一压,地雷引信就启动,谁把尸体从地雷上移动开,谁就会被地雷炸的飞出去。雷雨田不让自己人给敌人收尸,也不许敌人收尸,这是对贩毒的那些人是一种震慑,让他们路过战场的时候看到尸体,告诉他们这就是贩毒的结果。

曹秉说:“有两箱子定向地雷,美制的M18型,可以挂绊发线,也能直接用触发针,还有一些遥控爆炸雷管,可以当遥控雷用,我好不容易买的,这次可以埋到孟恩崇大营的南边,他的兵一出来,我们不需要开枪,一按遥控器就能把他们几十人全炸倒。”

“好,今天后半夜派人去布雷,留点人守着山谷南边,他们出来就炸,别暴露我们自己。”雷雨田感觉曹秉现在很会采购武器,买的东西都很实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