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二十二章凑齐人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在半山腰上休息了一会,许睿拿着M9R手枪走上山顶,看到两个人趴在地上,正快速拉枪栓,然后不停的开枪。他大喊一声:“不许动。”转念一想,这俩人不懂汉语,他又从用英语喊了一遍。

哈森和威利正全神贯注的狙击山下的‘许睿’,没想到后边有人大喊一声,把这两个人吓的就是一哆嗦,他们俩放下沉重的M-24狙击步枪,扭头看着后边站着的这个人。仔细一看脸才发现,这个拿着自动手枪的人正是许睿,这家伙正得意的笑呢。

哈森和威利两个人一看要杀的人忽然绕到自己背后,气的直拿拳头砸地面。他们俩自出道以来,没丢过这个人呢,这半天忙着向山下射击,要杀的人却不在那,那这半天都打谁了?他俩叹着气,哈森仔细一想,原来是山下有两个人,他们未在同时出现,所以自己认为山下只有一个人。

其实是两个人,先出来的人肯定是许睿,可现在许睿穿着另外一套衣服,一定是他们在树林里换的衣服,而自己把替身当真人的打,真是愚蠢呀。威利此时也想明白,两人现在躺在地上只有叹气的资格,人家拿着枪站在后边,稍微自己一动,就会完蛋。

“余飞,收缴他们的武器。”许睿此时亲自给余飞下命令。

余飞从帐篷里跑出来,“决斗这么快就结束了,我终于可以不带着两个包袱,这次我是报答了你的救命之恩,我们总酸扯平了。”

余飞微笑着把两支M-24步枪拿过来,熟练的退出子弹,然后伸手把两个杀手身上的短枪收缴了。哈森和威利也不是等着被抓,他们偷眼观察许睿站的位置,他站的位置正好能向他们射击,余飞虽然在收缴武器,但他站的位置不影响许睿开枪杀他们,他们站的这种角度很巧妙。

以前介绍警察的杂志上讲过搜查和包围方法,有时候嫌疑人可以利用警察站的角度不合适的时候突然冲上去先干掉一个不拿枪的,然后逃跑。可这俩人似乎受过某种训练,站的距离正好让你扑过去打不着他们,如果迅速拔枪,另一个可以马上把自己按住。他们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顺利的收缴了武器之后,余飞还拿绳子把他们俩反绑双手和双脚,哈森和威利像两截木头桩子一样横在地上。许睿把手枪装起来,拿出手机给山下的雷雨田打了个电话叫他上来。雷雨田都很意外,居然这么快把两个狙击手干掉,看来换衣服冒充他的办法很不错。


在山顶上的临时宿营地内,许睿找到个折叠椅子,坐在椅子上,他悠闲的咀嚼着口香糖,戴着太阳镜看着天空,然后用不怎么标准的英语问:“两位有什么感想?杀我很容易么?”

“当然不容易,如果你要在美国,我很容易一枪就打死你,我绝不开第二枪。”哈森知道自己在中国语言不通就是个麻烦,而且没有合法入境证件不能公开在街上走,另外白人在中国走到那都被人注意,来中国做活儿本身就不是容易的事,就像把自己捆绑起来一样。

“是么,你认为你动躲开警察的追捕?我在美国整天和警察在一起,你能做掉我?我只要打个电话就能让你逃亡到死。”许睿知道他们俩不是输在技术上,而是输在环境上,他们并不服气。

“你们肯定对我活捉你们不服气,我有内应,有帮手,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必然失败,不过我不想杀你们,更没有时间去虐待你们,或者侮辱你们的人格。”许睿从地上拣起一枚从步枪里退出来的达姆弹,端详这发子弹,“孟恩崇给你们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的更多,希望你们能和我们一起做事,余飞,把绳子解开吧。”

余飞不知道他在玩什么,居然要把俩职业杀手放开,他很不情愿的把绳子又解开。

这时候雷雨田也上了山,“怎么放了他们?这太便宜了吧?”他走过去拿手枪就顶在这俩人的脑袋上。

哈森和威利清楚的看到雷雨田手里的手枪是开着保险子弹上膛的,两人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雷雨田。他们俩和孟恩崇在一起的时候见过这和人的照片,孟恩崇总得意的向他们俩说,雷雨田是他手下最好的指挥官,经常可以带十几个人干掉一个连。他们俩怎么也不明白,余飞这个跟孟恩崇两年的得力干将会投靠许睿,雷雨田这个总被孟恩崇夸奖的人也投靠许睿,这是为什么?

“余飞、雷雨田,为什么你们俩一起背叛老板?”威利大声问。

余飞说:“喊什么,老板让我带你们杀我的救命恩人,我难道就为钱就能出卖我的兄弟么?”

雷雨田呵呵一笑,走到这俩人面前,用英语问:“你们认识我?我名气居然这么大?”

“我们认识孟恩崇才几个月,耳朵里就被你的名字灌满了,听说你很了不起,原来你也是叛徒。”哈森心中有点不平衡,为什么这些人拿老板的钱不好好干,还投靠敌人,自己凭什么死心塌地的给孟恩崇干。

“别说这么难听,我们不是叛徒,在认识孟恩崇以前,我们都是好兄弟,明白么?只是他不明白,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坏,甚至没你们坏,至少通缉令上没我们,如果你们想发财的话,就跟我们干,杀手的道德就是谁给钱多就跟谁,我们可比他有钱。”余飞跟哈森、威利比较熟悉,自己劝说他们与许睿比较合适。

许睿示意雷雨田收起枪,这样恐吓的劝降不是什么好办法,他需要的是帮手,而不是仇家,没什么大过节的人,他一般都不想动粗。

没用多大工夫,就把两人给搞定,他们俩要求打死孟恩崇之后拿100万美圆。杀手本来就和顾主没什么忠义可言,许睿本身没杀他们就是给足了面子,还又给他们一次赚钱的机会,这俩洋鬼子当然高兴自己又找到了新工作。


下一步需要考虑的就不是许睿的个人安全,而是研究一下这些人如何前往缅甸去铲除孟恩崇。这不是个容易做的事情,首先许睿要带着几个人越过边境进入缅甸,需要做假的边民证。

许睿、余飞、雷雨田三个人把武器全部拆卸之后装进背包里,然后围坐在山顶上研究如何先去云南。

哈森和威利现在不用杀许睿,可以先在这片树林里玩,而不是工作。他们的通讯设备已经被没收,卫星电话内的电话号码全部被删除,SM卡被损坏,他们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硬盘被格式化,然后这些东西又还给了他们。现在即使他们想和孟恩崇联系都不可能,他们根本没拿脑子记孟恩崇的电话号码,只记在电话本上,记在电话和电脑里,可这些记录都被删除。

这也是许睿和雷雨田他们控制杀手的一些手段,如果不切断杀手和原来顾主的联系,那和他们在一起是很危险的,他们可能变成坐探。

切断联系之后,他们没办法向孟恩崇要钱,也就没机会从新与他合作,而孟恩崇也联系不到他们,他是不会用电子邮件,打不成电话,他就找不到这俩人。


“现在我说一下我的想法,雷雨田,你带余飞、哈森、威利、吴哲、刘铭基他们先去云南,我在这里等关宁,然后我和他一起去云南和你们集合。”许睿说完看看雷雨田和余飞。

雷雨田笑了一下,“你不能马上走,是有些舍不得这里吧?”

“你知道就别张扬的满世界都知道。”许睿说完,手机又响了,他马上接电话,“是我。”

“我是关宁,刚下飞机,在机场,你不来接我?”关宁已经坐飞机回到绥州,他收到了许睿的电子邮件,知道他的新电话号码,先和他联系上,看看需要自己做点什么。

“现在人马总算凑齐,我和雷雨田、余飞现在城北的林子里玩野营。”许睿看了看手表,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他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下一步还没安排好。

“是提前演习么,那我可迟到了。”

“没事,你先找地方住下,先休息,等我走的时候在集合。”

“不一起喝酒么?”关宁赚了钱之后的爱好很简单,除了旅游之外,就喜欢和兄弟们坐在一起抽雪茄和洋酒。

“打赢了再说,我们商量行程呢,先挂了。”许睿现在可以考虑走的问题。

“人都到了,我们就不拖延了,现在只要准备好车就行。”许睿又给刘铭基打电话,“你准备辆别克公务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我打算让你带雷雨田他们去云南。”

“车有的是,去旧车时常就能弄一辆,我明天就能开车带大家走,那俩杀手搞定了没呢?”刘铭基这些天知道许睿事多,没打扰他,就等着给他帮忙,也不知道他多会亲自讨伐孟恩崇,他想玩枪的手早就痒的不行,真想进丛林杀个痛快。

“那好,明天早上你带车来城北公路上接雷雨田。”许睿总算布置个差不多,但感觉一辆车坐着八个人在带东西有点拥挤,必须再找辆车,他又给吴哲打了个电话。

反正吴哲自己有车,和他一起走可以坐他的新悍马车,那车宽敞舒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