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山顶上,哈森趴在草丛里监视山下,威利在帐篷里休息。他们两人是互相分工的,每人值班四小时,然后轮换一下。这样保证24小时都有人监视山下,一旦发现许睿,就能用M-24步枪将许睿击毙。

余飞躲进帐篷里,他来这里太匆忙,也没买手机,只好拿出比砖头还大的海事卫星电话给许睿打电话,接通之后,他用普通话很快的说:“他们占领了最高山峰,你们小心,需要帮忙就用PDA联系。”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可是国际长途,罗嗦多了电话费就全没了。


许睿拿起手机听完电话,把手机装起来,转身对身后雷雨田说:“他们在主峰上,凭险据守。”

雷雨田蹲在地上,把背包放下,拿出笔记本电脑,用手机上网之后,从网下载了一幅当地的卫星图片,然后拿出自己的PDA,把地图复制到PDA里边,这样拿着电脑边走边可以认路。

“你忙什么呢?咱们都是本地人,来这里玩这么多次,还用看路?”许睿无奈的问。

“我是看看有没有小路,我都好几年没回这里,这的树长的太茂密,或许有的小路没了,又有了新的小路。”雷雨田把PDA装进口袋里,背起沉重的搬家包,继续往前走。

“他们占了山头,一定不知道我们从水路进了林子,我上过主峰,站在主峰上往东看,只能看到一大片茂密的树,我们贴着水库边滑船,估计他们看不到我们从这里摸进来,我估计这时候他们架起步枪对着公路那个方向。”许睿拿出自己的PDA,给余飞写了一个电子邮件。

‘如果我没猜错,那两个家伙勘察完地形以后一定拿着枪监视靠近树林的公路。’许睿拿着手写笔写完邮件,然后点通讯录,选择余飞的电子邮箱地址,再点下发送按钮。


余飞的PDA发出提示音,他打开PDA一看,是许睿发来的邮件,马上回复。

‘你猜的很准,希望我帮什么忙么?打电话太贵,一分钟好几元,还是用PDA方便,一个月的包月上网费才88元,你是不是也用那种SM卡呢?’

许睿马上又拿PDA写,‘好了,不聊天了,我要在今天下午日落之前活捉他们,你别帮忙,免得他们认为你作弊。’发完这个邮件,他装好PDA,甩开步子穿行在树林内。

“怎么一直往西走?”雷雨田不知道他去西边做什么,要是想去西边,不如开车直接走公路,就能到树林西边,何必先走水路去东边在去西边呢?他是声东击西还是声西击东呢?搞不明白他怎么计划的。“要去西边就去西边,为什么不直接坐车去那里,非要走这里呢?”

“走公路我们一下了车就容易被他们发现,走水路没人能想到,也不能发现,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是否在树林里,还把眼睛睁的像牛眼似的看山下的公路呢。我们要坐车,车一停人家的光学瞄准镜就看过来,我们走几步没进树林,他们一枪就能结果我。”许睿一边解释一边赶路。

“我还不明白你要怎么对付他们?从主峰背面登上去抓他们?主峰背面我走过,就是攀岩爱好者也上不去,你怎么上去?”雷雨田脚下加紧,跟在他后边。

“我们走到树林最西边,我向山上假装看去,故意被发现,然后他们就会开枪。”

雷雨田打断他,“那他们一枪打死你怎么办?”

“我躲开这一枪,然后你换上我的衣服,然后你假装我就行,来回吸引他们,我拿手枪从小路上山,估计那时候两个杀手都拿着步枪打你,我可以偷偷从他们背后上山,然后活捉他们。”许睿停了一下,“如果今天不行,那就多折腾几天,反正我们可以宿营。”

“天那,你让我扮演靶子?我这辈子就追着人打,没被人当靶子打。”雷雨田对他想出这个冒险的办法很惊讶,他知道许睿喜欢冒险,不过这次有点过了。

“你吸引他们就行,就这样,我们走,你可以戴上头盔,你背包里有,你还有带护颈的法式防弹背心,你怕什么?子弹飞800多米,就没劲儿了,打不死你,你在距离他们一千米以外的地方引诱他们开枪。”许睿说完,继续抓紧时间赶路。


刚过中午,许睿就和雷雨田来到距离主峰西侧一千米的树林边上。

许睿把背包丢在地上,“你把衣服脱了,我招惹他们一下,然后我们换衣服,你冒充我继续招惹他们,我上山对付他们。”

他说完,就跑到树林外边,向四周张望着。


哈森正好有点困,忽然看山下有个人影,他不知道是谁,拿起望远镜就看,看到一张很清晰很熟悉的面孔。他在照片上无数次看过这张脸,虽然照片是四年以前照的,不过这家伙没什么变化。

“威利,那家伙来了。”哈森说完就放下望远镜,他没想到这个家伙来的这么早,他从那进的树林?怎么就忽然冒出来的呢?他拿起M-24狙击步枪,两脚架稳当的支在地上,他认真的端着枪,瞄准许睿。

子弹已经上膛,只要一抠动扳机就能发射,但是射击前要计算风力,计算移动目标的前向量,等计算好这些,需要好几秒。他感觉瞄的差不多,哈森就对着许睿开了一枪。


许睿小心的走在树林外,他知道杀手的位置,自从走出树林就数着数字,他默默的数,“一、二、三。”数到七的时候他忽然卧倒。

一发7点62毫米的M188大威力比赛弹飞出M-24步枪的枪管。子弹头顺着5条右旋来复线飞出枪管,旋转着向许睿飞过去。

狙击步枪的枪管上套着消声器,开枪之后几米外的人都听不见枪声,哈森不着急拉枪栓把子弹壳抛出去,继续用瞄准镜观察目标。

许睿卧倒之后,就听见子弹挂着风声落在他身边不远的泥土里。子弹落地他马上站起来,跑进树林里。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穿上雷雨田的衣服,提着自己的手枪向山上跑去。

雷雨田迅速穿上他的衣服,里边套了件很薄的防弹背心,小心的溜出树林,看了一下山头,然后卧倒,再爬回树林里。

哈森打完第一枪,没见到尸体,就看到一个人连爬带跑的进了树林里。他拉枪栓把子弹壳抛出去,继续搜寻目标。他终于见到许睿。自己大老远的从美国一路颠簸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杀掉他,但第一枪没打好,没命中目标。

威利端着枪也卧倒,他们的枪上有消音器,即使第一枪没打好,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可以耐心的等待,再打第二枪。“伙计,怎么样?”威利问。

“没打中,看来这家伙的确厉害,不是一个好猎物,我感觉他很灵活。”哈森说着,稍微转动了一下枪,瞄准另一边观察了一下。

“会不会是那家伙把我们的位置报告给了猎物?”威利稍微有点担心。

“我们打中猎物,他也拿钱,他凭什么帮猎物呢?”哈森一点也不怀疑自己人。

余飞听到他们对话,走过来说:“我的钱没多起来,凭什么帮猎物呢?既然你们怀疑我,先做了我。”

“别胡说,你死了我们也会进监狱,我们也回不了美国,我不相信你会帮那个人。”哈森没和威利讨论,继续寻找目标。

为了干扰他们俩,余飞继续说:“我真的认识你们要杀的人,你不相信我认识他?另外约在这里决斗的也是我出面。”

威利说:“难道你帮他们杀掉我们?”他扭头,用怀疑目光看了一下这个亚洲人,这个人是老板很器重的人,不会是内奸的,否则不会派他来的。

“真的,他已经知道你们在那,所以你们打不到他,是我泄的密。”

“好了,余飞,现在不讨论这个。”哈森怕和他说话耽误正事。


雷雨田冒充许睿走出树林,哈森和威利几乎同时从光学瞄准镜里看到他,两人几乎一起开枪。

雷雨田早知道他们的位置,也就好躲避,他忽然趴在地上,爬回树林里。他不知道效果如何,回到树林内,拿出自己的弹弓,拿着石头打树枝玩。

哈森和威利又没打到目标,就见远处的树枝摇晃,他们俩以为有人企图爬上树,就用枪瞄准大树的上边,但等了一会没看到人,就有些松懈。

雷雨田隔几分钟打一下树枝,吸引俩杀手的注意力。


许睿什么都没带,加速向山上跑去,从树林边到山头不到3公里,很容易就能跑上去。上学的时候他来这里总打鸟抓兔子,跑起来路很熟的。

快跑到上顶上的时候,他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向山顶上走过去。十几秒后,他突然出现在山顶上,轻轻的走到两个杀手后面,他手里的M9R手枪的保险已经打开,随时可以杀掉这两个死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