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紫龙的胡作 完情歌 飞一般的爱情故事

东风西风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9/


第五节


"奥拓"缓缓停下,萧南下车给飞雪开了车门.

"谢谢!"下了车的她微笑着说:"回去吧,你也早点休息!你难得的休息日,却陪了我一天!"

萧南笑了下点点头,开口说:"前几天,你不是说想回去上班吗?我和黄总联系了下,他还记得你,觉得你一直是个很好的手下,他希望你想上班的话,可以到我这个组来,一起帮他!"

有点惊喜的看着萧南,好一会才说:"好啊......"但是马上她就皱起了眉头,接着说:"我...还没有和妈妈说过,很怕她不答应......"

"没有关系!如果你妈妈不答应的话!"萧南笑一下,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飞雪,没有在开口了,只是扬起手向她招了招,走到驾驶座那边开门上车,定定的坐了几十秒,扭头向车外的飞雪又摇摇手告别,才启动车,开走了.从观后镜里,他看她站在下车的地方,目送着自己离开.

"你真的变了,飞雪,失去了记忆,你似乎也变了个人.以前的你,不会这样目送我离开的!"他这样想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把要说的话说完,就这样上车走人了.

"你还是我爱的那个飞雪吗?敢爱敢恨,可爱又泼辣的那个飞雪,还回得来吗?"观后镜里在也看不到她的影子,萧南看着街口亮起的红灯,把车停在斑马线前!看下周围的十字路口,突然间,他觉得很迷茫,似乎自己迷路了,不知道要向那个方向走了.他苦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等着红灯换绿灯.

看着萧南的车在街口转弯消失,飞雪向楼上走去.她开了自己家的门,一眼看到了母亲房间虚掩的门透出的灯光.她上去敲下门,推们走了进去."妈,怎么还不睡啊?"她走到妈妈床边坐下,看到台灯下妈妈手里的相册,里面是自己大概4,5岁是的照片.

妈妈把相册往女儿这边推过来一点,笑着说:"你小时候,比较象个男孩子!"

飞雪不禁失笑,说:"可是你女儿现在也出落的很漂亮啊!"她拉过妈妈的手,轻轻抚摩着妈妈手上的老茧,接着说:"可是,妈妈就头发都白了....."

妈妈合上相册,然后轻轻把女儿额头上一条碎发拨到耳后,笑着说:"是啊,我女儿遗传了她妈妈的优良基因啊,当然漂亮啊!"

"呵呵呵呵,原来妈妈你也会说这么俏皮的话啊?"女儿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然后又笑了,说:

"我说为什么我以前的同事老夸我说话很幽默俏皮呢,原来还是有妈妈的遗传基因在里面的啊!"

"你这丫头,连妈妈也拿来说俏皮话!"妈妈笑呵呵的说道,拉着女儿的手,脸色严肃了点,看着女儿,说:

"想工作了吗?是不是觉得现在无所事事很闷?"

飞雪张了张嘴,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说:"我...我今天才想和你说呢......"

"哦?真的想工作了?"妈妈也有点讶然,然后又笑了起来,说:"哦,我说呢,怎么你这几天老心事重重的样子,看来是在想着要怎么和老妈说自己准备要开始工作了的事情呢!"妈妈拍拍女儿的手,说:

"你只要觉得自己身体可以应付工作了,就开始工作吧1妈妈还有3个班的学生呢,不用担心妈妈照顾不了自己或者寂寞的!"

看着自己的母亲微笑的样子,飞雪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软弱,想要撒娇一下,她伏在妈妈腿上,抱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我现在才知道,你要比我坚强好多哦!"她歪着脸,接着说:

"爸爸不在了,你一个人就把6岁的我给带大了,而且,我小时候还那么淘气的!"

"呵呵和饿和,是啊,还记得学校教学楼后面那棵树吗?上面有树藤垂下来,你听了我说了森林泰山的故事,你也象学泰山拉着树藤飞来飞去,结果把自己额头摔破了......"妈妈的手轻轻的摸着已经被头发盖过的那个伤疤,继续说道:

"可是,我就很惊讶,你当时居然不哭,就这样捂着伤口到办公室来找妈妈......"

飞雪把脸在妈妈的手上磨两下,说:"因为我知道,见到了妈妈,妈妈肯定会带我看医生的,看了医生,就不疼了!"她把头微微抬起,问:

"妈妈,爸爸不在了以后,为什么你不在找个爸爸 给我呢?"

妈妈长叹一口气,说:"没有爸爸,被其他小朋友笑了很久是吗?"妈妈的手温柔的盖在女儿头上,说:"妈妈也找过,可是,是妈妈老是忘记不了你爸爸!所以,妈妈也找过,可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妈妈的目光看象墙上挂着的那张相,相片里,是一个面带温和笑容的男人.飞雪也在同时歪着脸看着自己已经没有了什么印象的父亲.

"妈妈,我想,也许,我会和萧南分开!"她突然开口说."我已经不是他从前喜欢的那个飞雪了,他也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了!"她闭上了眼睛,眼前出现了一个人的脸.




"谢谢你的肩膀!"陈洁看了一眼周伟肩膀上的痕迹,说:"我到了,你回去吧!明天是周一,还要开早会呢!"

周伟点点头,拉开出租车门上车,探出头来向她告别,她也摇摇手,然后看着车开走了,尾灯在转角消失,她才叹口气,看一眼3楼B座305室亮着的灯,犹豫了一下,想楼上走去.

在车上的周伟看一眼自己的肩头,苦笑一下,对自己说:"男人容易因为可怜一个女人而爱上她!我已经在可怜她了,我要怎么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