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十八章欠下一个大人情

ddtt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许睿和倪娜开着车重新回到怡慧所住的医院里。 车刚进停车场里,倪娜就把脸拉下来,她不高兴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掩饰自己,她总是把真实的态度很容易的表现出来。许睿把车停好,一看她的脸,就知道这孩子又不高兴,他问:“怎么了?不高兴?” “你又回去陪那个老女人,我成电灯泡了,我不想进去。”倪娜感觉独自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许睿和倪娜开着车重新回到怡慧所住的医院里。

车刚进停车场里,倪娜就把脸拉下来,她不高兴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掩饰自己,她总是把真实的态度很容易的表现出来。许睿把车停好,一看她的脸,就知道这孩子又不高兴,他问:“怎么了?不高兴?”

“你又回去陪那个老女人,我成电灯泡了,我不想进去。”倪娜感觉独自有点饿,想和他去饭店里先吃饭,而不是先看那个又胖又丑的老女人。

“哎,她为救我受了伤,我不去看看她,也说不过去,就呆一会,然后我找个借口就出来,我也不愿意和她呆在一起,她总打我的主意,有你在她不敢非礼我,至少她认为我是你的,她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动我呀。”许睿拔出车钥匙,先下了车。

倪娜一想,感觉他说的也对,万一自己不进去,老女人对他动手动脚的怎么办?她可不想让别的女人碰一下他,他是自己的,那能让别人动?自己应该看紧点,不能让别人占他便宜。

她考虑好,也下了车,两人一起进入住院部。


进了病房,许睿还没问她饿不饿,躺在病床上的怡慧就说:“我饿了,你给我买点饭吧。”

“知道,我回来先问你吃啥?”许睿站在她病床前和她说话,没看她的脸,堆满化妆品的老女人脸没什么好看的。即使她很漂亮,他也不会盯着她的脸和她说话,他对谁都是这样,说话时候总是不看着对方,只看窗户外边。

“我要吃意大利面。”怡慧可抓住使唤他的机会,要好好用一下他,自己救了他的命,可不能便宜了他,要好好让他补偿自己。

许睿正琢磨着自己吃什么,手机响起音乐铃声,接起电话,吴哲就问:“忙什么呢,别人忙着策划要你的命,你忙什么呢?我和关宁联系过,他说必须帮你干掉那小子,让咱们商量一下,要用他,就一起出发,现在你该召集各路人马主动出击,难道等你受了伤,等我们来勤王不成?”

“今天出了事,差点就见不到大家,中午我和雷雨田也商量过这事,我给刘铭基也发了电子邮件,让他联络余飞带人一起帮忙,这样我们就有八个人了,要不今天都叫出来一起合计一下,在本地的人好几个呢。”许睿知道现在又雷雨田带路,自己凑点人先去和那孟恩崇较量一下,免得他骚扰自己,今天这事不成就是他弄的?他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但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呀,是不是他撒出一把杀手,都拿着自己的照片,今天的那个杀手难道是偶然遇到自己,就下了手?

“好的,我们去那集合呢?”吴哲下了班没什么事,正想找人喝上两口。

“去烤鸭店吧,我联系别人,谁先去就等一会,我先挂了。”许睿收了线,又拿出电话本给刘铭基打电话,雷雨田也不知道买上电话没,自己没他的号。

“喂,我怎么办?”怡慧突然问。

许睿说:“饿不死你,我很快回来。”他说完就带着倪娜离开这儿。


今天遭遇到暗杀的事,让许睿下了决心除掉孟恩崇。这人危害力太大,不光要害自己,连自己认识的人都连累了,他这辈子最怕牵连到别人。另外孟恩崇一天不死,他的毒品工厂就会源源不断的加工出毒品,这东西害人那。干掉孟恩崇不光是个人仇恨,杀了他也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吃饭的时候雷雨田给许睿打来电话,本打算先告诉他电话号,许睿马上把他也叫到饭店里,正好一起合计一下事情,免得夜长梦多。今天如果杀手那一刀刺到自己,那该完蛋就是自己,能不着急报仇么?

饭吃到一半许睿带着倪娜先给怡慧先去送饭,然后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他们三个人,让他们先去家里等着,需要讨论的事太多。


又回到医院,天也黑了。许睿随便卖了些清淡的菜和维生素丰富的菜给怡慧。

怡慧坐在床上吃着饭,还是不甘心,自己豁出去救了他一命,他一点表示没有,出来进去还带着个女友,摆明了刺激自己么?这还行?她吃饱了,擦着嘴说:“就这么报答我呀?我差点为你死了。”

“你想怎么样?”许睿双手插兜儿里,站在她面前,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你要好好照顾我,不许离开我,等我伤好了以后,也不能离开,我想让你住我家。”怡慧现在也顾不上面子,有他女友在场也不怕,反正自己舍命相救,换他几天自由也没什么过分的吧?

“那不成非法同居了?”许睿问这话不光是给老女人听的,也是给倪娜听的。

“我不管,你必须补偿我,不非法也行,我们领证儿,然后合法的在一起。”她的意思是让许睿和自己登记结婚。

“你救了我,也不能这么过分吧?这事暂时不要提,我要先回去收拾那个杀我的人,如果我活的回来,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我回不来,那自己就当没这回事。好了,我要先回去,我还有其他的事。”许睿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拉着倪娜就出了病房。

他们俩出来后,听见老女人在里边大喊:“混蛋。”

倪娜捂着嘴笑了一下,“她真过分,那么大年纪,居然要和你登记结婚,真不知道羞。”

“她是老牛,你看我像嫩草么?怎么我也该算个小树吧?她吃的下么?”


回到家里,雷雨田他们三个人抽着雪茄聊天,无非都是聊点专业问题,或则聊过去大家的一起经历过的事。

许睿低着头推家门进去,先客气的打招呼:“不好意思,让大家都等我一个人。”然后他把倪娜打发回自己房间,“我们聊的事和你没多大关系,你先去我房间呆一会,忙完了送你回去,好吧。”

把小孩打发开,许睿进厨房拿出四瓶轩尼诗来。他不爱喝酒,但收藏了几瓶子。自打租下这个房子就把酒放进来,就是为招待人用的,反正求人办事都要喝酒。

他把酒放在茶几上,自己拉把椅子坐下,先来了个开场白:“我这次有事,大家都很主动帮我,兄弟我很感激,过些天就又要并肩战斗,我们提前为胜利干杯。”他说完打开瓶盖,先拿起一瓶子,“干。”然后就拿起瓶子就喝下一大口酒。

其实他不爱喝酒,在座的其他三位都是知道的。

“痛快。”雷雨田也拿起瓶子喝了一大口,“你别先喝倒,说正事吧,这次由我带路,家伙我们过了边境再买,然后弄些快马来赶路,过了边境一天就能到他老巢。”

“就这么办,但我提一条,这次由我出钱,一切花消都是我出,因为这是为我报私仇。”许睿放下酒,坐直了,打算听听大家还有啥意见。

“什么你的私仇,杀毒枭除暴安良是替天行道的事,是积德的事,谁干了谁积德,我们也想积德,钱都有你出,公德都归你,这可不行,不说钱,先研究一下路线吧,带着零碎上不好赶路的。”刘铭基知道火车上查的严,带枪跑路太危险,现在不用想怎么杀掉毒枭,应该先研究如何走。


不习惯一个呆在病房里的怡慧打电话给自己的好朋友俞梦琳,让她来陪陪自己。

俞梦琳刚回家吃完饭,打算检查一下乐轩的作业,还没看完呢,电话就来了,她只好先去医院看看怡慧。没想到她一下午没上班又闹出这么多事来,这次还逞英雄救了心上人,她是越来越能折腾,这次差点把小命没了。虽然不愿意去,但没办法,怡慧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自己的老板。

俞梦琳一进病房,就问怡慧:“怎么闹出这么一出?”她坐在病床上,从包里拿出不少她爱吃的东西。

“这样也好,我现在和他摊牌了,我救了他,让他和我领证。”怡慧吃着零食,说着自己的事情。

“你还真说的出口,他比你女儿还小一岁呢,你女儿要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损你呢。”俞梦琳把一个橘子递给她。

“我才不管呢,那死丫头就知道要钱,我家里连个能说话的也没有,我又不是色鬼,他要不愿意和我那个,我也不勉强。”她大口吃着俞梦琳买的水果,还没耽误下说话。

“找个说话的人多容易,你找了他,其他人怎么想,即使许睿愿意,别人也说你拿钱引诱人家。”俞梦琳叹了口气,不知道下句该说什么好。她这么大岁数还出这个洋相,外人知道了那流言不满天飞?

“我不管,我就要她。”怡慧快速的消灭了手里的水果,伸手又拿其他的东西吃。

“你呀,真是的,你父母知道肯定说你。”

“我奔五十的人了,这点自由还是有的吧,让老爷子他们说吧,我不领他回去不就行了。”

俞梦琳叹了口气,“你想领他就领?他那么听话还用你费这么大力气,我看是没戏,你做好失败的准备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