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主席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大将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大将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大将。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大将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还是未能入选。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大将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大将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大将,谁不当大将还是很有些复杂性的。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大将还是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中央军委的变化。195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中央军委秘书长)、粟裕(总参谋长)、陈赓(副总参谋长)、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装甲兵司令员)7位大将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空军司令员)、洪学智(总后勤部部长)3位上将为中央军委委员。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大将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大将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大将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还是好些的。


大将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主席坚持在大将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主席钦点的公安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主席力保下还是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大将是一个都不能少。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大将。如果主席不坚持在大将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大将呢,刨除山头因素,还是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大将来比较下。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公安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还是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还是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下面我们就介绍一下刘亚楼其人


刘亚楼(1911—1965) 福建武平人。土地革命时期,任红4军第3纵队8支队政治委员,第12师35团政委,第11师政委,红1军团第2师政委,第1师师长,陕甘支队第2纵队副司令员。抗战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教育长。1939年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第四野战军14兵团司令员。建国后,历任空军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兼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国防科委副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1946年5月,经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兼政委林彪、副政委罗荣桓推荐,刘亚楼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总参谋长。


那一年,刘亚楼年仅36岁。


从那以后,在东北局与中共中央的报告往来中,“林罗刘”频频出现。


东北老百姓说:“这林罗刘是大官,是共产党八路军在东北最大的官。”


林彪和罗荣桓在共产党和八路军里长期位居高位,而刘亚楼名气并不大,甚至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连名气都没有。


所以有人说,刘亚楼在东北是横空出世!


刘亚楼出生时长着一双横纹手,老百姓说这样的人命硬,有能耐。果然,他出生的第二天就“克”死了自己的母亲。长大后,养父母在他和亲生儿子之间进行了艰难的抉择,最后将他送进了学堂


1910年4月8日,在福建省武平县湘店乡大洋泉村降生了一位男婴,这个男孩生下时双手就是“横纹手”,也就是手掌间有一道长长的横纹贯穿。老百姓说凡是长有这样横纹手的人命硬,有能耐。

这个男孩就是刘亚楼。当时父亲给他取名叫兴昌,后来又改名叫“马长”,希望他能快快成长。

这个长有横纹手的孩子刚出生就遭遇不幸,他的母亲因产后风第二天就去世了,他的父亲是个贫苦农民,无力抚养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就在走投无路时,一位好心的乡邻伸出了援助之手,抱养了小马长,这人叫刘德香,是位铁匠。其实他的家境也不富裕,为了养活小马长,他把自己的女儿送给人家当了童养媳。

刘德香抱养小马长后,给他起了大名叫刘振东。小振东在养父母的照料下,一天天长大了。贫苦的家境,坎坷的经历,使小振东养成了闽西山区贫苦孩子特有的勤奋品格和倔强好胜的秉性。小振东天性机敏,七八岁时就能下河摸鱼了,他可以一个猛子潜入河里,从河里一下子摸出三条鱼来,左手一条,右手一条,嘴里还叼上一条!在闽西山区,几乎家家都有猎枪,男子们都会使枪,但枪法却是差别很大。刘振东凡事不甘人后,十几岁时便练出一手好枪法,山中的野兔,空中的飞鸟,只要在他的猎枪射程之内,便只有栽在他的枪口下了。

小振东的成长,使刘德香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觉得这孩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只要下力气调教,会有大出息的。

一天,刘德香吃完晚饭后,把妻子梁玉娣叫到跟前说:“我想咱们的孩儿大了,该让他们念点书了……”

梁玉娣一听,忙从屋内取出两个书包,应道:“是该让孩儿念点书,你瞧,咱两个孩儿,两个包,振东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不会亏待他的。”梁玉娣在收养小马长两年后生育了一个儿子,取名福东。

刘德香却脸露愁云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也想让两个孩儿都念书啊!可是咱付不起两份读书钱啊!”

梁玉娣叹了口气,低声道:“这可就委屈小振东了。”

刘德香再次摇了摇头,良久,才对妻子说:“我想让振东去念书,这孩子脑子灵,读书能读出来!”

梁玉娣一时呆住了。当她终于明白丈夫主意早定时,流着泪把一只书包交给了丈夫……

刘亚楼遇上了一位好人家,是刘德香一家人的善良和博大,为20世纪的中国输送了一位将才。

1922年,刘振东毕业于崇德初等小学,进入湘店高等小学。刘德香一家人节衣缩食全力支持振东读书,尽管如此,常常还是拖欠学费。刘振东不得不在课后为富家同学代做作业,甚至代做考卷,以换取几个铜板和几顿饭钱。就这样,他艰难地学习了两年,以优良的成绩考入了武平县立初级中学。

一个贫苦家的孩子考入中学,这在20年代中国闽西山区是罕见的,在刘振东的祖地大洋泉村是前所未有的。乡亲们闻讯后聚集到刘德香家门口久久不肯散去,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整个大洋泉村人的脸上都有光彩。

从刘振东居住的山村到武平县城有100里,刘振东要走两天时间才能赶到学校,十分不便。第二年,他转入长汀七中,这样离大洋泉村稍近一些。然而,无论刘振东怎样节俭,沉重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是压得他在两年后辍学回乡了。

回乡后,崇德小学聘他当了教员。振东为人正直,工作积极,深得校长刘克模的赏识。刘克模是位共产党员,他渐渐地把刘振东引上革命之路。在刘克模的小阁楼上,刘振东捧起了《独秀文存》、《向导》、《新青年》等革命书刊,从中汲取革命理论,推动了他民主革命思想的发展。

从“青年会”到“铁血团”,再到共产党,一年之内,刘亚楼完成了一个革命者从自发到自觉的转变

1929年,闽西地区的革命运动如火如荼,红军地方武装在一些地区相继组建。刘振东的家乡成立了反抗恶霸势力的青年会,刘振东是青年会的领导人之一。在共产党人刘克模等人的建议下,以青年会为基础组建了“铁血团”。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48条汉子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座古庙内。

松涛阵阵,夜色正浓,48条汉子肃立庙堂,当有人报告人数到齐后,刘克模庄严地说道:“祭香!”

两根蜡烛被点燃了,庙堂里照得亮堂堂的。一尊尊菩萨一扫往日的威严,安静地靠在墙边,把宽阔的庙堂让给这些冲天好汉。刘克模双手拈香,目光炯炯,环视众人,说道:“弟兄们,我们做牛做马,受尽了剥削。今天,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成立铁血团,我们48个人铸成一条心,扫除天下不平事,刀山火海志不移!”

随着刘克模声音,48条汉子发出了同一个声音:“扫除天下不平事,刀山火海志不移!”

刘克模接着说:“盟誓!”

一个汉子提着一只大雄鸡走上前来,一刀将鸡头斩落……血滴落在一个酒坛里。

一双大手抱起酒坛,带着鸡血的酒从酒坛内倾泻而下,落入48只碗内。

48条汉子,人人左手端碗,右手拈香,跪倒在庙堂上,一时间香火袅袅,庄严肃穆。在刘克模的领诵下,一句句斩钉截铁的声音从48个人的胸腔内喷发而出:“双手点起青龙香,香烟袅袅冲天堂,有情有谊来结拜,无情无谊刀下亡。”

刘克模双手把酒碗举过头顶,诵道:“祭天!”众人把酒碗一一举过头顶……

刘克模把酒碗放在地面,诵道:“祭地!”众人把酒碗一一放在了地上……

刘克模再把酒碗举到了唇边,说一声:“干!”

众人齐声应道:“干!”

48只酒碗一一饮干,又一一摔在地下,碎片纷飞,一阵脆响。

刘克模的声音再度响起:“弟兄们,如今我们都是铁血团的成员了,今后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刀山敢上火海敢闯!”

众人听罢此言,一个个热血沸腾,他们互相簇拥着,离开了古庙,奔下山去……

年仅19岁的刘振东紧跟在刘克模的身后,表情激动地问刘克模:“刘先生,我这是加入共产党了吧?”

刘克模回头看了一眼刘振东,微微笑着说道:“这不是入党。加入共产党要比这还严肃!”

“那我入党的事情,先生你就批准吧!”

“入党可不是哪一个人能批的,那是组织上的事。”

“组织上的事?”刘振东似懂非懂,又不便多问,带着朦朦胧胧的感受告别了刘克模。

几个月后,刘振东终于迈进中国共产党的大门。那是秋季的一个夜晚,刘振东走进刘克模的书房,他一眼看见了墙上挂着一面画有镰刀斧头的红旗,红旗下有一条横幅,写有一行苍劲有力的大字:“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屋正中是一张方桌,正首坐着刘克模,左右两侧分别坐着入党介绍人张涤新和李光。

刘振东面对党旗,面对三位革命引路人挺胸站立着。

刘克模站立起来,面对刘振东严肃说道:“我党又增加了一名新同志,我代表党支部欢迎你,刘振东同志。”随即他拿出一份宣誓词,对刘振东说道:“下面我来领诵。”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实现而奋斗。我一定忠诚党的事业,保守党的机密,永远革命,永不叛党。”

坚定有力的声音从刘振东的心窝内发出,他目光炯炯,显得无比坚强。

宣誓过后,刘克模语重心长地对刘振东说道:“革命需要你,我们欢迎你,希望你坚决跟党走,更上一层楼!”

刘振东有力地点了一下头,回答道:“请党放心,我一定跟党走,更上一层楼!”

从那一天起,刘振东改名为刘亚楼。

刘亚楼上任参谋长时,林彪打破了不出门迎人的常规,亲自“屈驾”迎接,他握着刘亚楼的手,那平时难得一笑的脸上竟有了笑意,还讲了句让刘亚楼树敌的话:“你来了就好,你一个刘亚楼顶我三个参谋长。”

差一点被苏军枪毙的刘亚楼,从鬼门关里抽回脚,重新回到自己同胞的队伍里。

刘亚楼“一蹴而就”担任了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离不开老领导老上级罗荣桓和林彪的提携,人们常说人生转变要有机遇,刘亚楼恰恰碰上了这个机遇。

那是在美丽的港口城市大连,刘亚楼随苏军入驻到这里,他是中国人,又通俄语,担当起苏军与中共地方组织联络的重任。

一天,中共大连市委书记韩光打电话给刘亚楼,说罗荣桓来大连了。刘亚楼一听十分兴奋,罗荣桓是他在红军时期的老上级,一别8年了,能在大连重逢,实在难得啊!刘亚楼马上与韩光约好,同去拜访罗荣桓。

在一家医院里,刘亚楼见到了罗荣桓。

罗荣桓见到刘亚楼,十分高兴。他拉住刘亚楼,上下端详着,嘴里说道:“好你个刘亚楼,洋面包吃得胖了,精神多了!像个‘老大哥’了!”

刘亚楼连连摆手,说:“老首长你别见笑。我这身上穿的是‘老大哥’的军服,骨子里可是地地道道的红军八路军!”

坐下后,罗荣桓询问了刘亚楼在苏联学习的情况和目前在苏军的工作情况后,然后说:“国共两党在东北的交战不可避免,党中央已经发出了建立东北根据地的指示,目前从华北、华东和陕北调集了一批干部和部队进入东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军在东北发展,还需要更多的有能力的干部来打开局面。你有国内革命战争的经验,又经过苏联军事学院的深造,怎么样?你回来吧!和我们一起干!”

刘亚楼马上回答说:“我早就想回到咱们自己的队伍里。党把我送到苏联学习,又一直关心我,现在我回来了,该把我学到的东西运用到战场上,该我效力了!”

罗荣桓点了点头,道:“你有这个决心很好。我把你的情况向东北局报告一下,建议东北局报请中央军委批准,把你从苏军那边要回来!”

罗荣桓离开大连后,找到林彪,向他介绍了刘亚楼的近况。刘亚楼是林彪的老部下,是林彪欣赏和信赖的一个部将,此时的林彪,急需一个得力的参谋长,而刘亚楼在各方面都是参谋长的最佳人选。

于是,林彪和罗荣桓联名向中央军委打报告,建议由刘亚楼担任东北民主联军的参谋长。不久,中央军委下达了任命。

刘亚楼从大连后方赶赴哈尔滨上任时,林彪打破了不出门迎人的常规,亲自“屈驾”出迎,握着刘亚楼的手,那平时难得一笑的脸上竟有了笑意,还讲了句让刘亚楼树敌的话:“你来了就好,你一个刘亚楼顶我三个参谋长。”

在众多的战将中,罗荣桓和林彪偏偏挑选刘亚楼担任参谋长,除了刘亚楼在苏联军事学院熏陶多年、军事素养高这个重要因素外,还因为罗荣桓和林彪早就熟识了解刘亚楼,相信刘亚楼能够胜任这一重要职务。


长征中,红1军团是中央红军的前卫军团,刘亚楼率领的红2师则是红1军团的开路先锋,打过许多彪炳中国革命史册的著名战斗,智取乌江就是其中一个。就在渡江的勇士们感觉难以上岸时,昨夜失踪的毛连长突然出现,打乱了敌人的阵脚



早在红军时期,刘亚楼就在林彪、罗荣桓手下任要职。长征途中,林彪是红1军团军团长,刘亚楼是林彪手下的红2师政委,后来担任了红1师师长,与林彪等人患难与共,生死相依。

在中央红军的长征路上,红1军团是前卫军团,红2师则是红1军团的开路先锋,打过许多彪炳中国革命史册的著名战斗。

1935初,红军在连续突破敌人四道防线后,到达贵州境内的乌江边。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