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六章 秘道 第一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刘抑志和曹婧的婚礼本已定好在九月十号举行, 但因公安部在全国公安机关掀起了以“干什么,练什么;缺什么,补什么”的大练兵活动,七月下旬,他被抽调到公安厅为迎接全省公安机关大练兵活动比赛而组建的,代表厅机关比赛的,为期三个月的集训队。刘抑志到了集训队后,才知道因他出色的身体素质和专业的射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六章 秘道

第一节


刘抑志和曹婧的婚礼本已定好在九月十号举行, 但因公安部在全国公安机关掀起了以“干什么,练什么;缺什么,补什么”的大练兵活动,七月下旬,他被抽调到公安厅为迎接全省公安机关大练兵活动比赛而组建的,代表厅机关比赛的,为期三个月的集训队。刘抑志到了集训队后,才知道因他出色的身体素质和专业的射击技能,已被集训队的领导指定为集训队的体能和射击教练。为了不影响集训队的训练和比赛,刘抑志和曹婧商量后,决定把他们的婚礼向后推,推到大练兵比赛结束后的十月十五日举行。

刘抑志到集训队后,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科学的训练队员,通过短短两个月的训练,他使那些整天坐在办公室面对电脑和文件的缺少锻炼的队员们,在体能和射击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提高,为公安厅机关代表队在全省公安机关大练兵活动的比赛中取得总成绩第二名的好成绩立下了大功,他也因此受到了公安厅的嘉奖。

大练兵比赛一结束,刘抑志借着单位放的十五天假,在家里和曹婧为即将举行的婚礼作着准备。

十月四日中午,正在收拾新房的刘抑志接到了在大练兵集训队时认识的队员陈冰雪的电话。

“刘教练,在忙什么呀?”

“哦!陈老师啊,你好!你好!我们不是放假十五天了吗!这几天呆在家里准备一下结婚的事,准备得也差不多了,现在没忙什么。你有什么事吗?”

“刘教练,我要回趟老家,恳请你到我们老家去玩一玩,你有空吗?”

“你老家在哪里?我怕去不成,我快结婚了,有些事还没有忙完。”

“我老家在苍州古县,我们的村子就在中缅边界线上,与缅甸隔河相望,很好玩的,要是你去只几天就回来了。”

“苍州,苍州太远了,我倒从没去过,听说坐车来回就要四五天时间。”

“现在快了,路修通了已不要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去坐车,只要一天半时间就到了。如果你去,我们在我家两天,来回三天,就五天时间。”

“苍州我没有去过,我也想找机会去玩玩,可这几天,这几天,我怕我女朋友也不同意我去。”

“刘教练,我一个人回去,我怕走我们老家那段山路,我们那里都是原始森林,经常有野兽出没,我想找个同事陪我去,同事又都在上班,可家里又有点急事。”

刘抑志有些难为情地说:“陈老师,这样吧!你等我问问我女朋友,我再给你电话。”

“好吧!我等你的电话”。

刘抑志放下电话,他没有急于给曹婧打电话,说是给曹婧打电话,也是他一时的理由。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回想了在大练兵集训队时与陈冰雪接触的每一个细节后,更是无法决定到底答不答应陈冰雪。他想来想去,还是拿起电话拔通了曹婧的电话,刘抑志说:“我在大练兵集训队认识的一个队员,想邀我到苍州她老家去玩几天,她说他们老家在中缅边境线上,与缅甸隔河想望,很好玩的,你同不同意我去。”

“去就去吧!你也放假了,整天呆在家里也烦。”

“可至少要去五天啊!你放心吗?”

曹婧笑着说:“去吧!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反正结婚的事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去好好玩玩,认认路,以后我们自己开车去也方便。”

“你能否请假,我们一起去好了”,

“我请不了假,就这样吧!我正忙着。”

与曹婧结束通话后,刘抑志心中还是没有底,他真希望曹婧坚决反对他去苍州,可曹婧却爽快地答应了他,他不知道在陈冰雪那双每次看他都是楚楚动人而略显忧伤的大眼睛背后包含着什么。他不想在结婚的最后几天还发生什么意外,可他知道,陈冰雪能想到他给他打电话,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以他的为人也是不太好拒绝的。他犹豫了很长时间后,还是决定陪陈冰雪回老家。他拨通了陈冰雪的电话。

陈冰雪接到刘抑志同意陪她回老家的电话后,她怕刘抑志有什么变动,就高兴地说:“谢谢你刘教练,我们现在就动身走,你打车到南站客运站,我们会合后坐车去。”

刘抑志说:“我们开车去吧!开车方便一些。”

“可以,你开车到公安厅,不,到警官学院来接我。”

“你说有一段山路,车能走吗?”

“哦,我忘了,不能走,我们还是坐车去吧!我们还是到南站坐车去,我现在就去那儿等你。”

挂了电话,刘抑志感到陈冰雪怪怪的,她怎么变得连自己在公安厅还是在警官学院都搞不清,连自己的老家能不能开车回去都搞不清,但他已没有时间想更多的了,他简单地收拾了几样随身带的东西放进包里,给曹婧打了一个电话,就走出了家门。

刘抑志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南站客运站,他下了出租车,远远地就看到了穿着一套白色短裙光彩照人的陈冰雪正向他招手,他来到陈冰雪面前,陈冰雪对说:“谢谢你,刘教练,你能陪我去,我真的很高兴,走吧!车票我已买了,车快开了,我们上车吧!”

陈冰雪说着话时,刘抑志看到了在她笑容背后的那一丝淡淡的哀怨,但他没说什么。

刘抑志和陈冰雪像一对恋人似的上了卧铺车,躺在了两个相连的铺位上。车子走动没多长时间,陈冰雪就睡着了,她的脸安祥而自然地靠在了刘抑志结实的手臂上,刘抑志静静地看着陈冰雪的脸,他看到陈冰雪睡着后,脸上那淡淡的哀怨也没有消失。

……

就在刘抑志和陈冰雪坐上回陈冰雪老家的客车上的同时,在花霸大酒店内,肖力又把杨少杰叫到了自己的密室里。肖力对杨少杰说道:“后天,也就是十月六日,树下村那个查老头必将会走一次秘道,这一次你必须作好充分的准备,亲自带人去一趟树下村,提前盯死查老头,一定要得到秘道了,我们不能再消极地等待陈冰雪和胡亥结了婚才知道秘道,我看胡亥和陈冰雪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结婚的,这次的机会绝不能放过”。

“肖总,可明天晚上在花市有一批货要我亲自出面,你看?”

肖力摆动了一下拿在手里的笔,说道:“既然已答应对方是你出面,就不更改了,但树下村的事比这批货更重要,你必须安排好两个兄弟去办妥这件事”。

“我想还是让前几年去过树下村的高明和资文去,他们对你我一直是忠心耿耿的,且他们对地形熟悉,查老头他们也见过,查老头家他们也知道。我让他们两个现在就开车出发,从明天晚上就开始盯死查老头,只要查老头后天进入秘道,那我们后天也就一定知道秘道了。往年是因查老头时去时不去,去时也是以打猎为名顺便到河边,所以我们无法得到秘道,今年不同了,我听你说,今年是查达二十周年祭,我刚从胡亥那里得知,今天陈冰雪也坐车回老家了,后天查老头必会带陈冰雪从家里出发走一趟秘道的。”

“你做事我一直都满意放心,就按你说的去办,告诉那两个兄弟,得到秘道后我一定重重奖赏他们。”

“好,肖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去吧!立即去安排。”

“好的,”

杨少杰说完站起身走出了秘室。”

杨少杰离开肖力,立即安排曾多次到过树下村见过查越的心腹手下高明和资文驾车向树下村赶去。

高明和资文按照杨少杰的要求,于十月五日下午把车开了停在离树下村两公里的一个破废的橡胶厂内的隐蔽的地方,他们晚上乘黑步行来到了树下村,找到了查越家的那坐孤伶伶的茅草房。

……。

刘抑志和陈冰雪是十月五日中午到达古县县城的,他们赶上了每天一趟的从古县县城开往树下村的中巴车。中巴车内人不多,只有十多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树下村的村民,那些村民都认识陈冰雪,跟陈冰雪说着一些刘抑志听不懂的民族话。刘抑志发现村民们和陈冰雪说着话时大都望着他笑,他不知陈冰雪和他们说什么,也只好笑着向村民们点头示意。

车内越来越颠跛了,村民们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刘抑志望着不知是热还是因为回老家的兴奋而变得满脸通红的陈冰雪问道:“刚刚你跟你们村里的人都说什么了?我看你们都有说有笑的,我一句也听不懂,他们怎么跟你说话时都来望着我笑?”

陈冰雪轻轻说道:“他们都对我说,‘你的男人真好’。”

刘抑志听后说道:“他们误认为我是你的男朋友了,那你怎么对他们说呢?”

陈冰雪靠了一个刘抑志说:“我不能否认,默认了。谢谢他们的祝福”。

“你怎么骗他们呢?向他们说清楚不就行了吗!”

“说不清楚,刘教练。你别介意,我们家乡的风俗就是这样,我否认了,他们也不相信,还会认为你欺骗我,欺负我,难说他们还会阻止你进入我们村子。”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也不事先给我讲讲你们老家的一些风俗习惯,要是刚刚我能听懂你们的讲话,那不就使你难堪了吗!” 刘抑志有点不解地说。

陈冰雪叹了一口气道:“哎!我的男人真好!要真像他们所说的就好咯!”她说完仰起了脸,平静地望着刘抑志。

刘抑志不知说什么好,他觉得陈冰雪在说玩笑话,可这玩笑话也说得过了头,说得太大胆。看着陈冰雪,刘抑志又突然感到现在的她与在集训队时的她判若两人,难道她一回到老家的土地上就被他们豪迈开放的民族风俗所感染?

……

中巴车直接开到树下村的村口才停了下来,刘抑志和陈冰雪下了车后,陈冰雪说:“到了,到我们村了。”

“你不是说要走一段有野兽出没的山路才到你们村吗?怎么就到了。”

陈冰雪冲着刘抑志笑笑说:“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过老家了,不知路已修通了。”

刘抑志看了看路,他知道路不是近几年才修的,他是越来越看不懂陈冰雪了。

……

他们提着包下了公路,没走几步,陈冰雪又突然站住了,她望着刘抑志说:“刘教练,我求你一件事,你答应了我,我才说。”

“什么求不求的,我来你家玩你反道这么客气,你说吧!我答应你。”

“从现在开始,你就把我当作你的未婚妻,直到我们返回花市后。”

刘抑志一听惊疑道:“什么!把你当作我的未婚妻?这也能随便当吗?”

“按我们这里的风俗习惯,只有男女双方确立了婚姻关系,男女双方才可以互进对方的家门,如你不答应我,你进了我家门,被我爷爷发现你不是我的未婚夫,他将会集合全村的人来把你赶出村子,我也将被村民视为不贞,那将是爷爷也是我们家最大的耻辱,将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刘抑志看陈冰雪说话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就说:“是真的吗?你怎么不早说,这怎么可以答应你,答应了你,和你合伙去骗你的家人,骗得了这几天,那以后你怎么向他们交代,不行,不行,我不答应你。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去你家一下就必须要是你的未婚夫,我到了你家,你不用管,我跟你的家人说清楚。”

陈冰雪急了,她说:“不行,我求你了,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但你一定要答应我,就这几天。”

刘抑志看到陈冰雪快急得哭了,村边又有一些村民向他们这边望来,再说了这个时候他又不能返回花市,只好无奈地说:“好吧!我会看着办的。”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