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一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刘抑志出生在边疆省一个边远的小山沟里,当时的环境决定了他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和成长方向。读初中时,看着一个个初中毕业生都回家挖地的现实,他对读书已没有任何兴趣,因为学校是办了,但每年的初中毕业生中,能走出那个小山沟的,只有靠老子是教师或其它能加分的老子的孩子,另还要看有没有那个小山沟的指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五章 书记的女婿

第一节


刘抑志出生在边疆省一个边远的小山沟里,当时的环境决定了他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和成长方向。读初中时,看着一个个初中毕业生都回家挖地的现实,他对读书已没有任何兴趣,因为学校是办了,但每年的初中毕业生中,能走出那个小山沟的,只有靠老子是教师或其它能加分的老子的孩子,另还要看有没有那个小山沟的指标,有了就是出一个,大半步老子后尘,读个中师回来接着误人子弟的师范生。当老师带着他们读一篇课文,还很自然地放下课本,去翻字典查一些字的读法时,当老师拿着三角尺在黑板下转来转去也证明不了一道在现在看来很简单的几何题时,他溜出了教室,晒太阳去了。

有一天,正在校园墙角享受着冬日暖阳的刘抑志,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边的校长揪着耳朵站了起来。校长对跟在他身后两个城市模样的人说:“他就是你们要找的那种力气大、能跑、能跳的学生,你们看看行不行?”说完又对着刘抑志吼道:“还站着干什么,赶快跑几步让领导看看”。刘抑志摸着酸痛的耳朵,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看到已有几个同学在操场上来回跑动着,就一步一回头地向操场上跑去。

原来,省体委的教练到他们县教委招生时,县教委的领导却自豪地说:“山沟里的孩子读书不行,但力气大、又能跑又能跳的,你们要不要?要多少有多少”。并把省体委的教练带到了刘抑志所在的山村中学来。就这样,刘抑志这个力气大、又能跑又能跳的穷孩子一步之下跨进了省城练起了拳击来。毕竟是省城,有知识的人多,到了省城,刘抑志反到喜欢起读书来,人也变得聪明了一些,可惜那地方读书已不是主要的了,他只能十多岁就浸泡在汗水中,除了训练就是到向世界各地参加比赛。

正当刘抑志在拳击界崭露头角时,由于体制改革拳击队因没有经费停了,队员集体退役解散了。下队后的几乎所有队友,为了生存都到社会上,凭借着一身拳击功夫给有钱人当保镖或给老板讨账去,成天地打打杀杀的,刘抑志不想去做那些事,可国家对他们那些退役运动员好像已遗忘,说好给他们分工,却迟迟不能落实。刘抑志每月领着只能维持生活的一百多元的工资,很是失望,但还没有绝望。近六年的拳击生活已磨炼出了他的坚强和成熟。他想到自己年级还小,通过自己的努力会有机会的,就找教练说情到了射击队训练射击。一年后他又从射击队无奈的退出了,那里经费也很紧张,很多优秀运动员都提前退役了,他不能继续厚着脸留在那里。从射击队退出后,很多先前的队友都来叫他跟他们到社会上混,看着先前的队友个个西装革履,出手大方,他一点也不心动,他拒绝了,他知道那是违背拳击精神的。对他这个从农村里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的穷孩子,一个信念在他心中越来越强烈,那就是盼望能有一天把练就的一身的拳击功夫用在正道上。在等待中他又到摔跤队成了被人往地上摔的活靶子。就这样,他这个当年受人尊敬的拳击队队长,为了那个“用在正道上”的信念在等待中过着陪练陪摔的日子。

正当刘抑志在极度的苦闷中等待着机会时,他得以有机会参加了边疆省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全省范围内的公务员招录考试,在考试前,他知道他没有退路,在“考不起怎么办?”的反复自问中,他在短时间内把那本“公共科目”的书全部背了下来,通过他的自学和努力,他考起了并被分到了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工作。

工作后刘抑志以极大的热情迎接每一天,他想只要拿出当运动员时的十分之一的苦来,工作上就没有什么做不好的。他一直坚持着锻练身体和学习各方面知识,梦想能有理想和现实结合之日。

……

一天夜里,边疆省的花市地区下了一场大雪,上千辆车被冰雪困在刘抑志所在大队辖区的“邪风口”路段上。被困的群众反映多了,引起了边疆省委的重视,先派了两个团的解放军从两个方向,向“邪风口”清扫积雪,后又把跟路有关的公安、交通等相关部门的人员调集到塞车路段。

第二天中午天已放晴,可“邪风口”处的冷风却大得惊人,冰雪没有融化反而变得更硬更滑了,路政部门调集了大量人员和专业作业机器对最后的冰雪进行清除。

下午天又变阴了,“邪风口”处的风更大更冷了。省市到现场协调指挥的领导也更多更大了。

“邪风口”路段的冰雪已被机器铲过都松动后变成了碎冰块,剩下的事是由路政部门调集的公路养护工人,把冰雪向公路的两侧推铲。那些养护工人大都是公路沿线的村民,他们男女老幼参差不齐,只是身上都套着一件红色的反光背心,他们吃力地推产着冰块,每个人的嘴边都呼呼的冒着白气。

刘抑志他们交警是负责指挥疏通车辆的,现在车辆还没有通行,所以他们队上的几十个交警都穿戴整齐地站在路边,注视着养护工人们,生怕他们不用力铲雪,因这也关系到他们,他们的双脚已站在冰雪里十几个小时了。

路政部门的几个“头头”轮换着从车里冲出来,鬼喊狼嚎似的“这儿”、“那儿”地喊叫着指挥着养护工人干活。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刘抑志脱下大衣走到养护工人中间,接过一个年长妇女手中的铲子,也铲起雪来。

路通后,来了一辆小货车,养护工人们很吃力地相互推拉着上了小货车的货箱,由于车小,养护工人像插玉米棒子一样挤在车里,人上完后,两辆车迎着寒风下坡去了,任由那些衣襟单薄的民工在货箱内颤抖。那渐渐远去的小货车慢慢地变成了一团白气。刘抑志疑视着那渐渐远去的雾团,他在想:“书上说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不知今天这路是不是人民群众打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