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 毒魔僝身 第三章 专业保镖 第一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2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郑豪出生在花市一个工人家庭里,技校毕业后,他回到父亲所在的边疆铸造厂,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规定,他父亲退休后就可以顶替父亲进入铸造厂成为国家的一名正式职工。父亲为了他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郑豪顶替父亲进入工厂后凭借自己的勤劳苦干,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从一名普通的电焊工走到了那个在当时还算是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三章 专业保镖

第一节


郑豪出生在花市一个工人家庭里,技校毕业后,他回到父亲所在的边疆铸造厂,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规定,他父亲退休后就可以顶替父亲进入铸造厂成为国家的一名正式职工。父亲为了他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郑豪顶替父亲进入工厂后凭借自己的勤劳苦干,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从一名普通的电焊工走到了那个在当时还算是国家的大中型骨干企业的副厂长位置上。让他高兴不起来的是,他刚上任就发现工厂已被前任领导班子借体制改革的东风掏空了,他和新一任领导班子所面对的是一个负债累累濒临破产的烂摊子,他每天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安抚挤满他办公室里情绪激奋的工人们。渐渐的,他发现工人们的吵闹并没有影响到新厂长、书记的吃喝玩乐及能拿则拿能贪则贪。当他得知他们的工厂已被工业厅列为倒闭、被兼并的对象时,他的心思也就没有再放在工作上了。他想为自己日后找条退路,他从他所分管的原料入手,和供货商合伙采取把原料底价卖出,又高价进入工厂的办法,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就用这种吃回扣的办法贪到了近十万元。工厂倒闭后,郑豪带着几个心腹离开了工厂,从缅甸进口一些珠宝玉器做起了珠宝生意。当时花市刚兴起第一轮旅游热潮,郑豪的生意越做越大,两年后他已有几百万资产,成为花市珠宝协会的会员、花市几条主要旅游线路上的几个大的珠宝店的主要供货商。

一天郑豪及其手下开车把一批手镯送到“永恒珠宝店”。交完货,“永恒珠宝店”的老板赵伟请他吃饭,在饭桌上赵伟给郑豪介绍了同是赵伟的供货商的胡斌。

赵伟说:“他叫胡斌,很讲信用的,也是我的供货商,在花市做珠宝的没有人不认识他的。”

听完赵伟的介绍,郑豪急忙站起身与胡斌握了握手,说道:“久仰、久仰!我以前听人说过你,就是无缘与你见面,你出道早,算是我们这道上的前辈了。”

胡斌道:“见笑了,我虽出道比你早,但这几年还是在原地打转,不如你呀!虽只刚做一两年就苦了大钱。郑老板应该比我大吧!今后还望大哥多多关照小弟。”

郑豪说:“你太谦虚了,我虽比你大,可在你面前怎敢称大哥。”郑豪看胡斌岁数虽小,人却很机灵,两个人在一起话很投机,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饭后郑豪约胡斌上他的车一起去唱歌,胡斌爽快的答应了。

在车上郑豪借着洒兴拍着胡斌的肩问道:“胡老弟你应该认识杨鸿这个人吧!”

“你说的是‘万源珠宝店’那个?”

“是的,就是他。”

“认识,认识,那个小杂种仗着他哥在旅游局尽干些强买、强卖的事。前几年没有修高速公路时,所有旅游车路过他店时都被他让强行拦了下来让游客到他店里购物,现在修了高速公路,旅游车都走高速公路了,他又跑到飞机场附近开了一个更大的珠宝店,花市的所有旅游车还得要绕到他那里去买他的珠宝,花市珠宝界的很多老板都看他不顺眼,说他搞不正当竞争,但也只能说说而已,他有那个实力。”

郑豪说:“原来他骗我,他是又开了一家珠宝店。”

“他骗你,他骗你什么了?”

郑豪说:“他还欠我三十多万的货款。高速公路通之前我向他要,他用货还没出手挡我,高速路通了我再向他要,他又用高速路通了旅游车都绕开没有人来购物,他的店倒闭了没有钱来挡我,我说没钱就还我的货,他却说货被他低价出售付房租了,叫我等等,一等就是一年多,现在连他的人影都见不到。原来他一直在骗我,他又到飞机场开店去了,他有钱。”

“他有钱,别说三十万,就是三千万他都有。但我说郑大哥,你别指望他会心甘情愿地付这笔钱给你了,我看他是想赖着不想付给你了。”

“那怎么办?我只有和他打官司了?”

“打什么官司,跟这种人打官司,即费钱、又费时,难说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我倒有一个办法,保证他立即把钱送到你手中,但你得破费一点。”

“什么办法?你说,钱我不在乎,只要能讨回一个公道。”

“什么办法你别管,你说个准数,杨鸿欠你多少钱?”

“准确的数我要回去翻翻账本,大楷是三十六万六千吧!”

“杨鸿知道准确的数吗?”

“知道,他也在账本上记着。”

“那你别去翻什么账本了,到时候杨鸿会准确无误地如数把钱还给你的,你就准备三万六千左右吧!帮你的人就只收总数的10%,多了他们不要,少了他们不干。”

“行,别说才三万六,就是五万六我也愿意出。”

“你能不能找机会把杨鸿约出来,如能约出来几分钟就办成了,如约不出来也没关系,帮你的人到他店上去找他。”

“我是多次向他要货款,但还没有到了和他吵闹翻脸的地步,我想我能把他给约出来。”

“过一会到包房里唱歌时,你跟他联系一下试试看,如能约出来,我叫他今晚就把钱拿给你。”

郑豪有些不相信的望着胡斌说:“算了吧!老弟,今天我们都喝多了,改天再说,改天再说。”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别啰唆了,现在就打电话联系,我也好有个准备,如他敢出来就叫他到体委旁边的‘蓝迪斯’来。”

郑豪拨通杨鸿的电话,杨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没有接通就挂了机。

郑豪放下电话,对胡斌说:“那小子知道我的号,他不接电话。”

胡斌把自己的电话递给了郑豪说道:“来,用我的打给他。”

郑豪用胡斌的手机打过去,但杨鸿的手机已关了机。

胡斌有些生气了,说:“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他,走,我叫人直接到他珠宝店找他去。”说完他给自己的保镖兼驾驶员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他说:“叫你的兄弟们到飞机场“万源珠宝店”,有事做了。”

郑豪心里又喜又急,他说:“算了,算了,大晚了,珠宝店可能关门了,再说那小子也不一定在店里,改天再说吧!”

胡斌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我都通知人了,你别管,关了门不会把它砸开呀!我就不相信,砸了他的店他还不出现!”

他们的车掉转车头向“万源珠宝店”开去。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