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英雄 第一章 初试身手 第18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


第18节

岳恒再次隐身,展开身法追了上去。汽车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地带转了几个圈以后,终于笔直的向前开去。这么做是为了避免被客人知道具体的地方在哪里,这也是最后的一道关口,为了保密。岳恒已经在汽车的屁股后面绕了几个圈了,现在终于离开了这里,尾随而去。时间并不算太长,行驶了几分钟过后,汽车就在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门口停了五辆车,这显然是接人和送人的车辆,很快别墅内有就人走了出来,不过他也被带上了头套,钻进了另外一辆车,离开。岳恒在别墅外围仔细的搜寻了一遍,发现了有十三个暗哨分布在别墅的周围几百米的地方,明哨比暗哨多了一倍。现在想想怎么进去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一次隐身的时间并不长,虽然现在提高到了十分钟的左右。哎!如何进去成了现在的一个问题。岳恒思索了一下,看来只有这样了。

一个暗哨正在用望远镜紧张的盯着别墅的大门口,生怕出现什么纰漏。

“老兄,别那么紧张,你看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多远,肯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你去休息吧!我来替你!”一个人拍了拍暗哨的肩膀,并且用温和的语气说。

暗哨不疑有它,随口说到:“哎!不行啊!还有三个小时才换班,到时候你再来替我吧!你也知道,老板对这个问题很厉害的!”

“噢!那行吧!兄弟,我一会儿来替你。”

在声音离开以后,暗哨仔细的想了想,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啊!那刚才是谁在说话?暗哨终于明白了过来,转头看了看,没人啊!不过,当他转过脸去的时候,一个银色的面具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把他给吓了一条,在他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一个掌刀就劈在了暗哨的后脖颈上,顿时晕了过去。岳恒啧啧了半天,这个人怎么那么没有警戒意识,拍了拍手,偷袭成功。看样子,这个暗哨是没有几个小时是醒不过来了。岳恒迅速的将暗哨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套在自己的身上,将面具摘了下来,掏出了几块事先准备好的橡皮泥在脸上轻轻的一糊,另外的一个模样就展现了出来。这回自己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这栋别墅给别人的感觉是一个二层楼,但是却不知道在它的地下还有两层。庄主肯定不会在别墅的两层搞赌博,那样的话,太容易被发现了,所以只能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了,地下倒是个不错的注意。

岳恒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别墅的门口,门口的两个保镖很自觉的将门打开,让换了模样的岳恒走了进去。当他走进去,站在那里的时候才发现,这栋别墅真的很大。一个侍者走了过来,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让岳恒跟着走。岳恒跟了上去,侍者在一处石墙前停下,对着监控器做了一个手势,石墙突然间打开,显露的是一个电梯的模样。任谁都不会想到,这看上去普通的石墙居然会是电梯?岳恒跟随侍者走了进去,侍者按下了地下一层的按钮,电梯缓缓的向下。

地下一层就已经是赌博的场所了,现在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人头攒动了。不仅有过半百的老人,还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仅有男人,还有女人。看来这里真的是应有尽有啊!侍者并没有再次的检验身份,看来检验身份的那道工序已经在车上完成了吧!侍者在柜台前领了十万的筹码递给了岳恒后,便转身离开了。岳恒还是仔细的研究过赌博的,对筹码的辨别以及赌博的玩法还是有些了解的。很快他就融入到了赌博的人群当中。

对于岳恒来说,这十万筹码是白送,不玩白不玩,于是在这里转了一圈后,终于发现了自己还会玩的东西——老虎机。按照提示的规则,一大圈下来,岳恒手中的筹码已经少了二万了,看来他的运气并不是很好。

二十一点,岳恒经常在自家的电脑上瞎玩玩,看看今天在这个赌场里面的运气怎么样?找了一桌,岳恒便和对手对了起来。这回岳恒可是赚了很多,大概的数了一下,自己的筹码一下子蹦到了十五万,这让岳恒再次的啧啧称奇。赌博是输的快,赚的也快啊!不过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赌博的,而是为了端了它的。岳恒还是很明白自己的目的的,离了牌桌。在这里闲逛了起来,不时的凑凑那桌,不时的看看那桌。转到了通往地下二层的路口,岳恒拔腿就要往下走,这时有两个保镖将岳恒拦了下来:“对不起,先生,楼下是大户室,您不能进去。”

“大户室,我就不能进去了?”岳恒反问道。

“是的!您的资产必须过亿,才可能被允许下到二层。”保镖一丝不苟的说。

“那好吧!我不知道这个规矩,对不起了。”说完,岳恒转身离去。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头顶上正好有一架监视器拍着他的一举一动。

别墅的监控室内,一个老人在几个保镖的护卫下安然的坐在那里,可是二层通道的偶然事件引起了老人的注意。

“把镜头给我拉近。”老人吩咐到。

“你们给我盯紧了这个人,我很怀疑他有问题。”老人指着监视器中的那个人对旁边的一个保镖说到。

“是的!老板!”保镖应了一声,马上走了出去。这个老人指着的人正是改变了模样的岳恒。

岳恒看看时间已经在这里逛了有一个小时了,连正主都没有见到,自己现在绝对不能暴露自己,否则就不能完成任务了。看来,自己必须找个办法,那就再打赌一场吧!让这个正主主动来找自己。

在一个角落的纸牌桌前,岳恒正在和一个年轻人对垒,周围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赌友。这里有什么好吸引人的呢?因为岳恒已经在这里赢光了而是人的赌资了,岳恒的资金现在已经攀升到了一百五十万之巨,而且还有继续上升之空间。在监视器那边的老头儿也在看着岳恒的一举一动:“有意思。如果这个人能再赢二十个人的话,你就把他给我叫到办公室来,我要亲自来会会这个人。很有意思。”

“老板,这个人真的值得您亲自动手吗?”旁边的人问。

“当然,你看他的眼神,再看他的手法。我有信心让他成为继我之后的新一代赌王。哈哈!可是他不和我们同路。一会儿等我的信号,知道吗?”

“是的!老板!”这个人就是“赌王”尧建云。

岳恒又连续搞定了二十个人以后,看看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暗哨就要换岗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没有什么动静的话,他们一得到异动,恐怕事情就不好办了。

“这位先生,老板有请。”一个保镖赶开了围观的赌众走到岳恒的身边说。这个时候岳恒知道鱼上钩了。他不露声色的说:“请前面带路。”站起身来跟保镖而去。周围的赌众全都没有见到过幕后的庄家,这个连赢四十人的年轻人怎么会得到庄家的青睐呢?

坐电梯升到二楼,在一个房间里,尧建云正在等待着岳恒的到来。

“老板,人带到了。”保镖在其耳边轻声的说。

岳恒环视这间不大的屋子,这间屋子是完全密封的,没有窗户,而且灯光也很昏暗。五个保镖护在一个老头儿的周围,老头儿则背对着自己的方向。在屋子的中间摆着一张标准的赌桌,在赌桌边上则站着一位荷官(发牌员)。老头儿缓缓的转向岳恒,两只眼睛对在一起,很快就迸出了火花。

“很好,年轻人。”尧建云笑着说。他的声音虽然苍老,但是依然有着底气。

“你也很好。老头儿。”岳恒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说。

“你不认识我吗?”尧建云点着了一颗雪茄。

“你这么老了,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呢?”岳恒一头雾水的说。

“哎!看来我真的老了!你很像我当年的风采。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这个事业?”尧建云弹了弹烟灰。

“我想起来了,你是尧建云,赌王!不过,我只是随便玩玩,不能当个事业玩的。”岳恒脸上并没有显出很兴奋的样子,而是非常的平静。

“我喜欢年轻人这个样子!年轻人和我比一场如何?”尧建云对岳恒发出了邀请。

“赌王邀请,不胜荣幸。小子就和赌王来赌一场。”

“请!”

“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