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恋的故事

时常看到谈网恋的文章,有说甜蜜的有说苦恼的,更多的是说不可靠的。对我而言,曾经甜过曾经苦过也曾经烦恼过。可是,今天的我,坐在电脑前读着那一篇篇亦真亦假的文摘时,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的影子……


记得刚到这里时,上网还靠电话拨号,去购物时总能拿到一些免费上网的安装盘,虽说每张盘可以免费使用3个月或多少多少小时,盘多了,这张到期删掉换那张,还能维持着遨游英特网。最让人不满意的是在网上每隔一个小时左右就会掉线,重新上网总要耗费一点儿时间。那时候最爱去的是聊天室,在那里也结识了不少很不错的朋友。知道我老掉线,每次重返聊天室,大家总是带着嘲弄的口气问我摔疼了没有,我也总是呜呜哭着向大家诉苦以博取同情,呵呵。那时的聊天室很不稳定,时不时地关门。习惯了到那里找朋友倾诉的我每到关门期间总是坐立不安,所以我今天也特能理解蚂蚁在热锅里的那番滋味。


一天,和室友发生了点不愉快,又来到了聊天室,也许是早了点,人不多。心情的缘故懒得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别人聊天。突然有人用私聊方式给我发过来一个笑脸,看着那个常见少聊的名字,我回了个简单的问号就不想再理睬了。可是他接着问我是不是不开心了,我心里好生奇怪,他看不见我,怎么知道我不开心?于是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一腔的苦恼不快通通朝着这个不熟悉的人倒了个干净。从此他成了我的好朋友,所有的喜怒哀乐我都会讲给他听,而他总是耐心地听我叨叨,并适时地开导我,我似乎在网络中找到了个可亲的哥哥。


那时的聊天室时兴泡分,时间长了,有人成了将军,有人还在是士兵,其中最大的区别是级别高的可以使用一些聊天功能,如跳跃的字呀,飞腾的字呀,彩色的字呀什么的。而我这个笨鸟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掉线后顽强地重返,一次次地掉,一次次地再拨号重新回去,呵呵地对着一串串安慰的话语一阵傻笑。他打字的速度很快,似乎也不会掉线,所以他的级别很高,常用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飞舞字惹得我眼馋馋的。终于,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我不能让字飞起来,他告诉我是因为我的分太低。通过他的解释我第一次知道了怎样泡分存分,怎样修改自己的昵称,怎样查找对方的信息……慢慢地,我在一些新人的眼里也成了高手了,同时,我也发现我离不开他了。


在聊天室里,他有很多朋友,有男有女。可是和朋友聊天时,他一般不使用私聊,这样我可以看他们聊天。他也常常鼓励我加入他的朋友们一起聊天打闹,在这种打闹中我不得不加快打字的速度以应付四面八方飞来的问题。久而久之,我可以应付自如了,这也为我后来申请录入员的职位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那时候我还在读书,很多时候我一边泡分一边做功课,所以他就自己和朋友们聊天,时不时地他会用私聊和我说几句话,怕我觉得无趣觉得孤单,同时也趁机让我休息一下。那份真挚的体贴我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他是搞网络维护的,天天挂个名字在聊天室,人却不一定在。人来了就给我问个好,离开时道个别,有时忙于工作不能聊天,我也会在那里静静的一边读书一边等他。有时他出差不在公司,我会给他挂个电话,而他总是把车停到路边专心和我说会儿话。下班回家后他不方便上网,我会悄悄塞一些问候的话或者打趣的话甚至一些想对他说又不敢说出口的话给他的ID,我知道只要他到了办公室就会看到那些话,而那个时候我不在网上,这样就避免了一些尴尬。他对我的那些恶作剧采用的办法是装不知道,呵呵。有时候我问他是否看到我给他的留言,他总是说他掉线了,什么都没看到,要我再发一次,可是这时的我矜持着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发了。


他和我不在一个城市,我们相距有三千多公里。他总说他要来看看我,可从未成行过,甚至连照片都没给过我一张。面对好奇的我的多次要求,他时而说他很丑,丑到不能让我看到,免得我给吓跑了不理睬他,因为在网络中一个人要是偃旗息鼓销声匿迹是再容易不过的,只需换个儿ID就行了,他还不想失去我;时而他说他很帅,不能让我看到是免得我太得意,他说人前人后的炫耀会令他害羞的…… 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地伴随我度过了近两年的时光。


书读完了工作找到了我也开始忙得不可开交了,于是,每天下班后我总是拼命往家赶,我知道他会在聊天室里等着我。对付塞车的最好办法就是穿小路,好在这里的路不是直的就是横的,不能走通的路口还有牌子提示,一般不会绕不出来,所以我耗费掉的时间不多。打开电脑上聊天室找他成了我每天的功课也是我每天最大的快乐。和现在的聊天室相比,我们虽有那么的卿卿我我,却没有那么多的露骨调侃。那天偶然闯进一个现代的聊天室,还没有三分钟就有人来问要一夜情吗。我真搞不懂,爱和情怎么就这样给分开了?


也许我和他都太过于追求那种精神上的恋爱,容不得我们的爱情中掺杂有一点沙子。几年来我们互相支持着互相鼓励着也互相爱慕着一步步地走了过来,他在这段时间里用业余时间读书获得了又一个硕士学位。那时的聊天室里,人们渐渐分成了几伙人,我称他们为正派邪派和中间派。他和他的朋友们忌恶如仇,代表着正派一方,每每遇到有人在聊天室里利用级别高之便用踢人呀警告呀的方法扣低级别人的分时总要严词干预,给了不少人帮助。而那些专门捣乱踢人骂人和扣别人分的自然就成了邪派一方了。我属于中间派,不会去欺负人,因为害怕那些骂人的脏话污染了眼和耳故而也不敢阻止人乱来。而中间派的最典型特征是既和正派人物保持良好关系,也和邪派人物交朋友,试图以给朋友面子为由保住自己低级别的ID不被人踢出去。这样一来,他对我和邪派的人交朋友一举深恶痛绝,我只好悄悄进行。白天我只和他聊天,晚上他不在,我就和邪派的几个首脑拉拉关系,一切似乎效果不错。可是,可气就可气在这个可是上了……


我的一个好朋友,聊天室里的铁姐妹,总喜欢泡很多个ID在不同的房间里。她一直都羡慕我有这么些一身正气的勇士朋友,她总告诉我她过去结识的都是些猥琐的小人……曾几何时,她把那些用公开话和我聊天的邪派人士的话复制了下来转发给了他。我的行为惹恼了他,他和我大吵了一气,从此销声匿迹。其实,我知道他换了ID,无奈他不承认,我也没法。终于有一天,那个聊天室大乱了起来,我和少数几个人发现有一种方法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获得最高级别的ID,于是其中有人用此作饵,作为泡MM的手段。我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有的MM会用这种方式去获得高级别ID,从而把它作为欺负人的工具。不得已,我公开了那个方法,目的是迫使聊天室的管理人员出面堵漏洞并整顿秩序。看到我这样不顾一切的投入进去,他总算是露面了,他求我跟他一起离开这里,可我是欲罢不能骑虎难下了。


我们在这样的混乱中挥泪分手了……他留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一段无人可替代的感情,一抹深深的痛,和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头案。时至今日,偶尔地,我们会在e-mail里互相问候一句,或者发张电子贺卡。夜深人静心情不好时,我会从手机里找出他的电话号码,慢慢品味着回忆着过往的一切,他的音容笑貌总会在时隐时现中游荡。我无法抓住也没有设法抓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它能给今天带来的不过是嘴角淡淡的微笑。


有人说我不该放弃,我应该随他离去,这样故事的结尾就会改写。可是,那样一来,我就不是我而他也不是他了。我们的性格我们的境遇我们的理智注定了我们的结局。我和他不过是实践了网络爱情的真实性,虽然结果不是我们所希望所预想的,可是确是必然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