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WELVE 分歧 [4] 女神脚下的骚乱

百合浪子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正当杨锐和斯巴菲利聊得开心,前者已经忘掉了刚才看到纽约废墟时的不快的时候,一阵骚乱打破了驻地的宁静。 两个人望过去,几个士兵围在靠近自由女神像底座的位置,闹哄哄的,好象是在拉架;中间有两个人扯在一起,趁旁边的人没拉住就挥打一拳。 “见鬼!”斯巴菲利骂了一句,便跑了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正当杨锐和斯巴菲利聊得开心,前者已经忘掉了刚才看到纽约废墟时的不快的时候,一阵骚乱打破了驻地的宁静。

两个人望过去,几个士兵围在靠近自由女神像底座的位置,闹哄哄的,好象是在拉架;中间有两个人扯在一起,趁旁边的人没拉住就挥打一拳。

“见鬼!”斯巴菲利骂了一句,便跑了过去。杨锐也了上去。

“都他妈的给我住手!”斯巴菲利吼着,冲进人堆,见人就往外拽。别看他个子不高,力气可不小,每个被他拉开的士兵都是一个趔趄。不多时,人群被分开了,两个打架的士兵一边一个被其他战友拉着。斯巴菲利站在中间,左右看看——打架的是二班的鲁兹和三班的哈扎德,他们都是跟斯巴菲利一起在加州补充进猎狗的。

“哪个混蛋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斯巴菲利气愤地问道。没人说话,大家也都不知道他俩为什么打起来;而两个当事人现在正用眼神较劲呢,要不是都被人拉着,他们肯定又会撞到一起再掐一架。

杨锐在旁边看着,预感到不妙——一个美国人和一个印度人打架,决不可能是几句口角的问题。该死的,他想起了泰戈尔和纳帕伊刚来猎狗时的那些子破事。

“没人说话吗?”斯巴菲利说。“那好,我把这件事报告给格兰特中尉,让他来处理。不过我可不认为他的脾气比我好。”

拉着鲁兹的小个子捅了捅他,鲁兹咬着牙挤出一句话:“他,他在自由女神的脸上撒尿!”

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猎狗里开锅了。几乎所有的美国籍士兵都火了,他们愤怒地想要把这个印度人撕成碎片,分开的人群又有围起来的势头。

“想造反吗?”斯巴菲利听到这个结果很吃惊,不过他还是清楚自己的职责。“哗啦!”他打开保险,拉动枪栓,枪口对准了想冲过来的美国人。大家都不敢动了。

拉着哈扎德的泰戈尔和纳帕伊也惊讶了,他们也没想到这个小老乡能做出这么过激的事情。而还没等他们说什么,气头上的哈扎德却不知趣地又喊出一句刺激所有美国人神经的话:“尿就尿了?怎么样?它要是活的,老子还要干那个婊子呢!”

“臭阿三,王八蛋!”一个美国士兵抄枪就要拉枪栓。斯巴菲利见事情要激化,上去就是一脚,踹在那士兵的肚子上;一旁的卡森趁他倒下的时机,下了他的枪。

“你混蛋!”谁也没有想到,纳帕伊在这时火了,他用印度语骂着,一拳把哈扎德打倒。泰戈尔站在他对面,愣愣地看着他。

哈扎德躺在地上,脸上是愤怒,是委屈,更是不解。他不明白,自己做的事在印度每个人听了都会乐上大半天,可在这里却被自己的国人责怪,甚至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自己。

纳帕伊显然还不算完,他又从地上把哈扎德拽着脖领给拎了起来,继续用印度语吼着:“为你所做的,所说的向他们道歉!”见哈扎德没什么反应,纳帕伊狠狠地晃了他两下,“你他妈的给我快点!”

其他国籍的士兵都在看着,他们听不懂印度语,但从现在的态势,他们大都也能明白纳帕伊在吼些什么,自然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哈扎德还没明白过劲来,他脸色通红,那是被怒火憋的。

泰戈尔也明白了纳帕伊为什么发火,他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这个只有匹夫之勇的小老乡是不会开窍的,于是他走到哈扎德的旁边,说:“不要以为你做的很英雄,你首先要搞清楚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如果邦查不打你,如果你不道歉,那我们也没法保证你能完整地离开这里。别以为不怕死地跟美国人对着干就是本事,如果今天闹大了,你被踢出猎狗那是板上钉钉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犯了众怒!在猎狗,犯众怒的人根本没有再生存下去的权力!怎么做你自己去考虑,不过我要先告诉你,如果你不道歉的话,你是死是活,是去是留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邦查,放开这个蠢货!”泰戈尔也是用的印度语,所以他不怕被别人听出他们是在故意找台阶给哈扎德下。说完话,他头也不回地退到一边。纳帕伊松开哈扎德,看了他一眼,站到泰戈尔旁边。

哈扎德觉得身上有些冷,因为他的心里有种孤零零的感觉。周围的士兵都在看着他,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那将决定这件事的最终结果。

站了能有一分钟,他抬眼,看着对面的那些美国人,眼神里满是矛盾的意味。“对不起,”他说话了。“我为我刚才的言行道歉。”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管哈扎德是否是真心的,有这句道歉,事情就好处理了,冲突也就算平息了。

小个子转过身,看了看鲁兹——他似乎也没那么大的火气了——又看了看其他同胞。“好了,他已经道歉了,我们接受。事情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

在猎狗里,尤其是在二排,小个子算是一个资历最深,表率作用最强的士官;所以,队里的美国人都愿意听他的话。因此,在他说完这话之后,刚才还怒气冲冲的美国人现在都没事似的地散开了。

小个子回过头,看到了泰戈尔和纳帕伊。三个人互相看着,会意地点了点头。

斯巴菲利合上保险,放下枪,同时也放下了悬着的心。他看到了杨锐,后者正敬佩地报以微笑。

刚才被踹倒的士兵似乎对事情的结果不是很满意,他爬起来,从卡森手里狠狠地拽过枪,转身就走。路过杨锐的时候,他不小心和杨锐撞了下肩。杨锐看了看他,认出他就是刚才在掩体里对自己不怎么友好的那个美国籍士兵。

“看什么看?”他恶狠狠地瞪了杨锐一眼。

杨锐本不想理他,因为他是在火头上。但一旁的小个子却喊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上等兵。”话里带着责备的意思。那士兵听了,想了一秒钟,妥协地立正站好,对杨锐说:“对不起,下士。”

杨锐点头,表示接受道歉。那士兵转身走了。

小个子走过来,看着那士兵的背影。“别在意,他心情不好,并不是冲你的。”

“我知道,”杨锐也看着那背影。“但,是不是冲我的,那可不一定。”

小个子迷惑地看着杨锐,杨锐也转过头看着他,突然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斯巴菲利少尉,”格兰特从设在自由女神像底座里的队部走出来,喊道:“集合兄弟们,上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