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绍祖曝当年北京申奥失利原因:就是他们兴风作浪ZT

很多人都还记得,1993年9月23日,当萨马兰奇宣布,北京仅以两票之差丧失了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的时候,许多人都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原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最近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第一次申奥失利,直接原因是美国捣乱。


美国没有放过任何捣乱的机会


从北京宣布申办2000年奥运会,到1993年投票的短短两年间,美国几乎没有放过任何可能为中国造成不良国际影响的机会。比如,当时美国众议院通过一个决议,说中国是没有人权的国家,不支持中国举办奥运会。由美国国会通过反对一个国家申办奥运会,这在美国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不仅众议院通过决议,参议院的六十个议员也给国会写信,反对北京申办。此外,美国还制造了“银河号”事件。“这样的事,前后一共有二十多件。”伍绍祖说。


申奥代表团回来几天之后,伍绍祖参加国庆节的一个活动。***见到他并勉励他,“申办不成,没有关系,总结经验。”***说,当他得知北京申奥失利的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捣鬼。


首次申奥也存在一个技术性的问题。按照国际奥林匹克的惯例,一般申办奥运会的城市,很难有一次性成功的,都是要经过几次,四五次甚至五六次才能成功,第一次就志在必得,那是很少的。


美国抨击中国人权问题


曾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吴经国也回忆,1993年8月中旬,中国在新疆罗布泊湖进行氢弹试爆。8月下旬,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即在美国的主持、策动下,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起抨击。形势和局面显然都不利于北京。


当年9月17日,吴经国前往200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决战地摩纳哥蒙特卡罗,出席该年的国际奥委会年会。当时五个申办城市代表和各国领袖云集,德国总理科尔、英国首相梅杰、土耳其女总理德米雷尔、澳大利亚总理基廷和中国副总理李岚清,都率领大批幕僚出席。每位国际奥委会委员都受到各申办城市代表的包围与游说,希望能够给予支持。


9月23日,决战的日子终于到来。全体国际奥委会委员依序进入会场,所有非委员以外的闲杂人等,全都必须离开会场。安全人员拿着精密电子仪器在会场各角落做地毯式的仔细搜索,目的就是要防止任何窃听、电子设备将消息传出场外,以确保选举过程绝不外泄。


由于会场内只剩下委员在场,发票、收票、计票等工作由委员们一手包办,由资历较浅的委员拿着投票箱走向各委员收票。按照国际奥委会百年来的传统,选票都是由委员以手写方式将所支持的城市名称写在空白选票上,而且每一轮的选票颜色都不一样,以作鉴别。一点都假不了。写完后再一一投人票箱中,并交由计票委员进行开票、计票工作。但是当年的投票方式已从2000年开始改为电子投票了。


第一轮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以6票首先遭到淘汰,德国柏林在第二轮中败北,英国曼彻斯特在第三轮遭到淘汰。进入最后一轮决战前,斯威士兰籍委员突然以必须紧急赶回国内为由离场,原本在场的89名委员只剩下88名。投票结束后,由主持计票的塞内加尔籍委员穆拜将当选城市写在一张卡片上,并放入密封的信封中,交给主席萨马兰奇。全体委员在预先指定的时间全都步上戒护严密的巴士,集体离开会场,被载往最后宣布结果的小型体育馆中。


在这重要时刻,体育馆会场内五个城市所有代表和支持群众挤满会场。等大家都坐定后,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副主席陆续步上舞台,最后出场的是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他从上衣口袋取出信封,当场撕开密封的信封。会场内鸦雀无声。当萨马兰奇念出“sydney”,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由澳大利亚悉尼中选后,台下数百名悉尼的支持者在座位上又跳又叫,齐声欢呼,相互拥抱,久久不能停歇。其他四个同场竞逐的城市的代表们则显得垂头丧气;尤其是北京的支持者,脸上凝重与沉痛的表情,与悉尼的兴高采烈形成强烈对比。


其实,在最后一轮投票时,吴经国心中就有不祥的预感,北京这次极有可能会马失前蹄。在倒数第二轮曼彻斯特失利,无缘进入决选后,其支持者一定都会倒向同是英联邦成员的悉尼。果然,最后的票数是45票比43票,北京仅以两票的细微差距败北。


分析北京失利的主因,关键在于竞选末期,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对中国人权问题横加干涉,对北京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紧接着,联合国人权大会于日内瓦召开,中国人权问题再度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这一连串不寻常的动作,给北京申奥造成极大的困难。


魏纪中:全市记者攻击我们


前中国奥委会副主席魏纪中曾亲身经历了北京两次申奥,他对申奥的内情也比较了解。


魏纪中说:“93年申奥败给悉尼,我们愧对祖国、愧对百姓,我就是不服这个气!”他说:“我们当时在蒙特卡罗作宣传,全市的记者都在攻击我们,诬蔑我们的人权、北京的环境、没有民主自由……我和外交学院的院长吴建民整天都在对付记者,当时我就觉得形势对我们不利”。他说,“宣布结果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但我没有流泪,我就是不服这个气!这都是一些非体育的运作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如果真正按国际奥委会的那套来走,我们不一定输。但我相信,中国总有一天会申办成功的”。


1993年中国申办奥运失利以后,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按常理,如果一个城市还想继续申办的话,应该紧接着申办四年后的下一届奥运会,为什么北京没有争取2004年的申办权呢?


魏纪中解释,在申办2000年奥运会之前,很多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都非常支持中国。当时中国就表态说,不管2000年我们能否申办成功,下一届都会支持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国家去办,亚非拉国家之间自己不和自己打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