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七章 万里中原青未了,半篙九江碧无情 3、定计

天边的月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URL] 5、骂战 当岳云率领五百人,踏行在奇秀的洞庭君山之上,听侯邦纵横捭阖指点山川险要的时候,岳飞则正被骂的狗血喷头狼狈不堪。 夏诚的水寨是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格局,与其说是水寨,更像是个山寨。这个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造成夏诚平素与杨么并无过多交往,委是独霸十乡的土皇帝。然而,因为割据的位置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3、定计

醒来之际,已是日上三竿却是四周无人,岳云懊恼不已,匆忙披衣出帐。见空地上的早操已经散了,徐斌正自带队归来。

“徐斌,你好大的胆子。”

“给赢官人见礼。”徐斌叉手:“昨日官人归来时已近四更,疲惫不堪。自家今日原是奉了黄机密的命,让官人务必休息一日。”

“黄丈到过这里?”

“李参议、黄机密等人早晨来过,说是官人若是无事,不妨同去伪宫中探查一番,或有线索也未可知。”

“知道了。”徐斌经过身边时,岳云轻声说道:“这位置本来是李益的。”

“李益是谁?”徐斌一脸无辜的笑容,如同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

典型的李益似幽默,岳云不禁放声大笑:“不错,李益是谁,我又是谁?”

死者已矣,精神却在不知不觉间永远传承下去。

…………

岳云细查着钟子义的房间,凌乱的薄纱与丝衣委顿于青砖之上,金丝楠木床的帐子被粗暴的扯掉一半,露出锦绣织金的龙凤被,枕边的青铜熏炉尤自尽职的燃着淡淡的沉香,恍若主人依旧酣睡未起。

岳云捡起一件浅绿色荷叶滚边细纱背子,怅然的望着前襟上那个粗鲁的脚印,沾满了泥泞的污渍。

“这屋子处处仿照的天子风格,委是僭越无比。”黄纵说道。

李若虚满脸不屑:“均贫富等贵贱,不外如是。”

于鹏笑道:“这等鬼话自是说给那些愚夫愚妇听的,为头领的焉能作茧自缚?”

“物是人非,情何以堪。”岳云推开雕花窗棂,日光涌入室内:“不知今日香魂归于何处?譬如杨么,亦不知是在地下受太祖官家的铁棍还是……”他是打击过甚,有感而发。

“人死如灯灭,还一门心思惦念死后的境况不成?”窗外传来徐庆的口音。

“徐太尉倒是好雅致。”

徐庆啐了一口,拉着董荣走进屋中:“什么雅致,咱家看你是欠打。”顺手给了岳云一拳,岳云夸张的向地上倒去。

“明个儿相公指定是头一个问自家,谁让自家是分管情报的呢。可咱左思右想都没想起该如何答复,明儿不是等着挨……”徐庆吁了一声,显然是在思索如何措辞。

“冷遇。”岳云坐在地上接道。

“嘿,可不就是这个词。相公可也不会说什么重话,就是那么淡淡的一扫,立马能让人身上发冷脸上发烧。昨儿一天草草处理了降军事务,晚上咱就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今儿天一亮,咱就爬起来了,好歹也得勘察一下。谁承想就碰上了几位参议。怎么着,几位是特意来这儿发思古之幽情的?”

“唉。”于鹏故意长叹,“有美女落难,某人焉能不慨叹再三呀。”

“祥祥就是这个脾气,不过那个美人,头给泡的球一般圆……”徐庆掩着嘴的乐。

岳云皱眉:“再叫这小名自家可不依了。”

“小子,这小名难道只许相公叫不成,咱觉着叫起来够亲切的,就这么叫定了。”徐庆逗道:“说起来今儿还是你小子的生日呢,唉,这么一闹估计相公也忘了。”

“自家能活着已是感谢昊天上帝的大恩大德了,阿弥陀佛。”岳云双手合十。

“你小子,相公早早就把那张打造了三年的牛筋弓送你了。你还在这里掉猴不成,敢是还嫌礼物不够厚?”于鹏气道。

众人嬉笑间,董荣一言不发的四处翻查,此时沉声道:“徐承宣、李参议、黄机密、于干办、岳机宜,不如说说钟子义的事情吧。”是声声把众人按照官职高低叫了一个遍。

一经董荣提醒,徐庆兴高采烈的夸奖道:“董太尉真是天生做这一行的料,短短几个月每个水寇的材料就被他摸的一清二楚,为扫平杨么立下了大功。董太尉有何高见,自家们洗耳恭听。”

“下官已是探看清楚,屋中凌乱不堪,显是走的匆忙,一应物品皆不及收拾,金珠宝玉之类价值千缗不止。下官以为既如此定有往来信函之类可资参考,然而细细验看之下却无片纸存留。以此推断,则钟子义心思甚是缜密,早已做好逃离的打算。不过此人于钱财之物全不在意,倒是颇为令人费解。或是他全然不在意身外之物,或是他藏身之处早有积蓄。”

徐庆点头:“此点的确可疑。”

董荣道:“不过,联想到钟逆的身世,倒也个中自有缘由。”

黄纵道:“既如此徐太尉不妨细细说来,自家们一道参详一番。”

……

充分的准备往往是获得关注的必备条件,比如现在的徐庆,帅帐之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他的身上,平日不露声色的岳飞除了沉思的表情之外,也多了几分难以掩饰的好奇与惊讶。

“相公欲擒钟子义不难。钟子义此次逃脱,不外是投靠依旧负隅顽抗的夏诚部,抑或是藏身草莽以待东山再起。故此依下官来看,无非一则早日攻克夏诚的营寨,二则动用军兵于洞庭两岸严加搜索。如此则匪首不日授首矣。然此两道皆平常之法,而严加搜索不但兴师动众,抑且劳民劳军。若是骤兴考讯大肆搜检,只怕更会激起无知百姓对匪首的同情,加深其怨怼之感。故而下官尚有一策,不揣浅陋,愿相公详闻以三管齐下。”

岳飞微微颌首,徐庆续道:“南方自古瘴疬之地,环境阴湿人易染病,此地之民全靠巫师治病疗疾。东坡居士昔年得罪迁岭表之际,身染沉疴,亦是靠跛脚道士治愈的。想来东坡居士尚是朝廷官员,请得起郎中,却仍然不得不靠巫师方能获救,其余愚夫愚妇笃信南法,就更加不足道了。揆情度理人既易病,故此乡风俗实在是须臾不能离开巫术的,将其视为衣食父母的也大有人在,这也就是钟相辈得成气候之因。然而本朝素来严禁巫蛊之术,王荆公行保甲法之时,便规定传习妖教者与知而不告者并依律伍保法,轻则斩首,重则磔刑;后来荆公变法诸条大多付之流水,唯独此条却被奉行不误。所以此类巫师皆预为防范,多做藏身之穴以为狡兔三窟之计。下官切恐若是钟子义果然早已预做脱身之备,则纵然广为拘讯,亦是不见实情。”

岳飞笑着打断道:“如此说来,徐太尉定是已有奇计了?徐太尉此番言论条理清晰,当真称得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古语。”

“相公说笑了,下官原是仗了董太尉的探报清楚,二则亦是诸位参议的功劳。这奇计却是黄参议定下的。”

“昨日自家已是说了,区区钟子义某何曾挂怀于心,捉到有捉到的好处,就是捉不到某亦能叫他捉到。难得的是众太尉能淡薄名利、齐心协力,此方是官家的万幸,众民的万幸。”岳飞道。

岳云听着父亲的话不禁莞尔,这句“就是捉不到某亦能叫他捉到”委实大妙。

“非也非也,”黄纵见得帐中气氛甚是轻松,调侃道:“下官不过是听了董太尉的介绍后,心中灵机一动,遂替徐太尉复述了一番侯邦上书的内容。当初,相公让下官读那堆成小山一般的上书时,下官心中还甚是不耐烦,没料到今日竟是收到奇效。”

“所以要论大功,当是相公第一。”岳云嬉皮笑脸的加上一句。

岳飞见得儿子常态复萌,心中一宽,脸色却是一沉:“小小年纪,怎的学的如此油滑。就罚你来说这个奇计。”

岳云正色道:“下官不才,曾去郝太尉军中联络军务,知得他军中有一士人名叫侯邦的,精通阴阳五行之术,且与钟相有同门之谊。下官心中愚见,巫师若行狡兔三窟之策,或许有成法可循,侯邦略知其中法门也未可知。钟子义不藏则罢,若是果躲在密穴之中,借助此人与熟悉地理的向导,或许可成擒获之大功!”

岳飞沉吟不语:虽然北方巫术不盛,然而以前务农之时,也曾耳闻目睹些灵异事迹。这类人口中所说笔下所写自与他人不同,由此入手或许真能做出些业绩。何况就算不能成功,也尚有他法可行。

“也罢,岳机宜,就给你两日时间,你统本部人马,相助侯邦。过时若无成效,必有严惩。至于其余封锁搜查之事亦不能缓,仍归徐太尉统管。至于夏诚一寨,某自与诸太尉一道破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