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国学传统,净化后人心灵...

穿越时空的精英 收藏 4 205
导读:国学指以释道儒三家学问为主干、文学艺术戏剧音乐武术菜肴民俗婚丧礼仪等等为枝叶的传统中国文化体系。 整个二十世纪,是国学的空前(但愿不是“绝后”)灾难时期,因西方工商业文明的入侵,加上国内知识界人士的全盘西化努力(配合着“打倒孔家店之类”的口号),还有反右、文革的再摧残,使国学已趋于衰亡。

发扬国学传统,净化后人心灵...

国学指以释道儒三家学问为主干、文学艺术戏剧音乐武术菜肴民俗婚丧礼仪等等为枝叶的传统中国文化体系。


整个二十世纪,是国学的空前(但愿不是“绝后”)灾难时期,因西方工商业文明的入侵,加上国内知识界人士的全盘西化努力(配合着“打倒孔家店之类”的口号),还有反右、文革的再摧残,使国学已趋于衰亡。


在西方文化的极端疯狂发展已使人类吃尽老天报应之苦头的今天,全人类精神痛苦剧烈、人为灾难深重,在这种前提下,重振东方文化、使之产生挽救人类、避免整体灭亡的重要作用,这已成国内外有识之士的强烈要求。


不能否认,在今天的教育体系里,对国学的普及教育还基本上是空缺的,大学文科博士竟然不通《论语》的现象并非杜撰的笑话,这些当然是国学衰微的重要原因。


儒家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为座右铭,以“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完美的人生理想,是尘世间最真、善、美的理想体系,是传统中国人在人间作为完人的行为准则。但是,对形而上的探讨,或者说对于宇宙终极真相和个人生命最终归宿的问题,则缺乏了解和研究。一句“子不语”挡住了多少灿烂的阳光!


而佛道两家则正好是对儒家理论空缺部分的有力补充,从作学问的立场上看就比儒家高明和精辟了许多。但是这二家人物因为智慧过高而都有厌离尘世的强烈倾向性,故对于红尘中之事往往不太关注。所以古往今来那些既要立身于红尘,又不愿老死于红尘而“终与草木同朽”的智者,往往都采用“阳儒暗佛”、“阳儒暗道”,或者说“内用黄老、外示儒术”的方法。用这种方法大隐于市。


佛道两家学者,往往都会赞叹儒家的精神、借用儒家的学说的精辟之处,好比鸟雀表扬飞得高的昆虫一般。而儒家学者,则往往会因其智慧之限而自认高明,排斥佛道二家为邪神野鬼,如井蛙之笑大鸟,最典型的就是韩愈和欧阳修。


佛道二家,则是殊途而同归,只是佛家理论体系、实践方法都更多更完备,好比条条大路通山顶,而道家则有些类似于攀岩上山,与佛家的密宗颇相似,有些不便,有时还有一定的危险。


在明清以来,这三家其实更倾向于相互融合,正如某位高人说的“道释儒是谁分开”。而道佛两家的融合,大抵是道家吸收佛家的东西居多,比如说观世音菩萨被封为“慈航道人”、燃灯佛被封为“燃灯道人”,普贤菩萨被封为“普贤真人”等等。


我以为,释道儒三家结合在一起构成的东方文化,好比是一顶人类知识的皇冠,而佛道二家学说,则是这皇冠顶上的宝石。


如果先学通佛学或道学,再来学儒家,则势如破竹,相当容易。反过来学的话则大难!障(所知障)碍重重。


狭义的国学,则主要指意识形态层面的传统思想文化,它是国学的核心内涵,是国学本质属性的集中体现,也是我们今天所要认识并抽象继承、积极弘扬的重点之所在。


中国没有西方意义的哲学,有的是思想。从古到今,皆为此般!


今人之为“哲学”与思想古人称为“宋学”,世人说的“训诂考据”古人称为“汉学”。不是只有宋学是学,汉学也是学问。明代宋学发达,满街都是圣人,宋代宋学兴盛,而号称弱宋。所以有明末清初经世致用之说横行于世。有思想是好的,思想更要文献的支撑,才不是梦呓。


国学不是书斋里的学问,应当身体力行,所以才不应当仅仅是哲学,思想。而应当是兵刑钱谷,研究这些是离不开看书的,没有训诂考据行么?


国学是四书五经,是二十四史,是唐诗宋词,是红楼梦和三国,是老庄,是禅机,是数不尽的古代文献,当然也是贯穿在其中的精神(人文启蒙网)



当我正式加入“国学圈”成为会员后,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我的同事和朋友。有的朋友就问道:什么是国学?


这个问题,也正是“乾元国学圈”开博来,讨论的第一个话题。

什么是国学?在这些著名学者中,我认为余敦康老师论述的最为精辟、系统。


我们要先搞清楚两个概念:什么是国学?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任何一个概念都有内涵、有外延。国学的外延无所不包,凡是中国的学问都可叫“国学”。我们可将国学分一下类,最简单的分类就是四库全书的分类,把国学分为四个类:即经、史、子、集。经部———就是十三经,先有五经,后来是九经,最后发展到十三经。史部———就是历史库,所有历史类的书都在这里边,如二十四史。子部———就是诸子,如《老子》、《庄子》、《孙子兵法》等。集部———就是文集,如李白、杜甫、苏东坡等文学家的文集。


这四类基本上可以把国学都囊括进去,这样的分类是对的,但还不够。从内容上再进一步分类,基本上可分为五类或三类。这是古时候传统的分法,很有经典性。国学又包括三个方面:义理之学———讲道理的,也就是哲学;考据之学———从事历史考据的,就是史学;辞章之学———写文章的,就是文学。这三个方面的排列顺序是哲、史、文,我们现在颠倒了,叫文、史、哲。其实哲学是老大,义理之学应该是第一位的。后来又有人认为分三类还不够,还可以再加两个:经世之学———就是政治、经济、法律,相当于现在的社会科学,治理世界的;科技之学———包括中国的科技,如四大发明、《本草纲目》、《天工开物》、《农政全书》等。


所以,中国国学包括内容很多,经、史、子、集的分类还不是太精确。义理之学、考据之学、辞章之学、经世之学、科技之学这样的分类就很精确,而其中打头的应该是哲学。义理之学来源于经典,所以经、史、子、集也把经放在首位。这就是国学的外延。


已故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说:中华文明最大特点是“多元一体”,多元汇成一体。这种一体是什么?是文化!


现在没有真正的国学家了,过去有。清华国学院四大家: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是地地道道的国学家。后来冯友兰、钱穆、张岱年也都是国学家。他们最主要的是有一种真正的内在的价值关怀。正如赵敦华老师所说,国学不是简简单单的学问,是一种文化的关怀。冯友兰先生当年说过一句话:旧邦新命。“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诗经》里的一句话。中国也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中华民族要复兴,首先是文化,一定要复兴中国的文化。所有学问万变不离其宗,一定要有一个核心价值观。离开它,就不能叫中国文化,不能叫国学。这个核心价值观就是“和谐”。


从世界文明古国来说,历史上共有五个。第一个埃及,尼罗河文明,比中国还早一点;第二个巴比伦,就是现在的伊拉克,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流域文明;第三是爱琴海,古代希腊文明;第四是印度,印度河文明;第五是中国,黄河流域文明。这五大文明古国早在公元前三四千年就形成了,但是今天其他四大文明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中国文明还继续存在。这是要特别注意的。现在的埃及已经不是古代埃及,埃及文明经过了两次摧残,第一次是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占领埃及,把希腊文明带去了,又过了几百年阿拉伯人又征服了埃及。古代巴比伦也没有了,现在的伊拉克也是阿拉伯人。希腊文明被土耳其征服,后又被东正教征服,希腊文明全传到别的国家去了,希腊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自己原来的文明了。印度文明也没有了,雅利安人征服了印度,古印度文明被全部摧毁,建立了种姓制度,慢慢产生了印度教。


世界上所有古代文明中唯一流传发展的只有中国,居然从黄河流域文明又扩展到长江流域,又扩展到东北、四川等等。经过考古发现,中华文明并不只有黄河流域,而是多元并存。已故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说:中华文明最大特点是“多元一体”,多元汇成一体。为什么能够多元一体?这种一体是什么?是政治?宗教?种族?都不是,是文化!


22222


当我正式加入“国学圈”成为会员后,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我的同事和朋友。有的朋友就问道:什么是国学?


这个问题,也正是“乾元国学圈”开博来,讨论的第一个话题。

什么是国学?在这些著名学者中,我认为余敦康老师论述的最为精辟、系统。


我们要先搞清楚两个概念:什么是国学?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任何一个概念都有内涵、有外延。国学的外延无所不包,凡是中国的学问都可叫“国学”。我们可将国学分一下类,最简单的分类就是四库全书的分类,把国学分为四个类:即经、史、子、集。经部———就是十三经,先有五经,后来是九经,最后发展到十三经。史部———就是历史库,所有历史类的书都在这里边,如二十四史。子部———就是诸子,如《老子》、《庄子》、《孙子兵法》等。集部———就是文集,如李白、杜甫、苏东坡等文学家的文集。


这四类基本上可以把国学都囊括进去,这样的分类是对的,但还不够。从内容上再进一步分类,基本上可分为五类或三类。这是古时候传统的分法,很有经典性。国学又包括三个方面:义理之学———讲道理的,也就是哲学;考据之学———从事历史考据的,就是史学;辞章之学———写文章的,就是文学。这三个方面的排列顺序是哲、史、文,我们现在颠倒了,叫文、史、哲。其实哲学是老大,义理之学应该是第一位的。后来又有人认为分三类还不够,还可以再加两个:经世之学———就是政治、经济、法律,相当于现在的社会科学,治理世界的;科技之学———包括中国的科技,如四大发明、《本草纲目》、《天工开物》、《农政全书》等。


所以,中国国学包括内容很多,经、史、子、集的分类还不是太精确。义理之学、考据之学、辞章之学、经世之学、科技之学这样的分类就很精确,而其中打头的应该是哲学。义理之学来源于经典,所以经、史、子、集也把经放在首位。这就是国学的外延。


已故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说:中华文明最大特点是“多元一体”,多元汇成一体。这种一体是什么?是文化!


现在没有真正的国学家了,过去有。清华国学院四大家: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是地地道道的国学家。后来冯友兰、钱穆、张岱年也都是国学家。他们最主要的是有一种真正的内在的价值关怀。正如赵敦华老师所说,国学不是简简单单的学问,是一种文化的关怀。冯友兰先生当年说过一句话:旧邦新命。“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诗经》里的一句话。中国也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中华民族要复兴,首先是文化,一定要复兴中国的文化。所有学问万变不离其宗,一定要有一个核心价值观。离开它,就不能叫中国文化,不能叫国学。这个核心价值观就是“和谐”。


从世界文明古国来说,历史上共有五个。第一个埃及,尼罗河文明,比中国还早一点;第二个巴比伦,就是现在的伊拉克,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流域文明;第三是爱琴海,古代希腊文明;第四是印度,印度河文明;第五是中国,黄河流域文明。这五大文明古国早在公元前三四千年就形成了,但是今天其他四大文明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中国文明还继续存在。这是要特别注意的。现在的埃及已经不是古代埃及,埃及文明经过了两次摧残,第一次是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占领埃及,把希腊文明带去了,又过了几百年阿拉伯人又征服了埃及。古代巴比伦也没有了,现在的伊拉克也是阿拉伯人。希腊文明被土耳其征服,后又被东正教征服,希腊文明全传到别的国家去了,希腊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自己原来的文明了。印度文明也没有了,雅利安人征服了印度,古印度文明被全部摧毁,建立了种姓制度,慢慢产生了印度教。


世界上所有古代文明中唯一流传发展的只有中国,居然从黄河流域文明又扩展到长江流域,又扩展到东北、四川等等。经过考古发现,中华文明并不只有黄河流域,而是多元并存。已故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说:中华文明最大特点是“多元一体”,多元汇成一体。为什么能够多元一体?这种一体是什么?是政治?宗教?种族?都不是,是文化!


33333


传统的中国学问包含了六经及其以外的重要儒书、周末诸子哲学、小学(历代文字之变迁)、两汉之今古文及其混合后南北学之对峙、历代文学及文体之演变、宋儒解经存在的问题、史学(历代史部之著作,纪传体编年体纪事本末体、众手修史之流弊,史论之流别)、宋诗之成立、元代之戏曲……直至清代之朴学、清末攘夷大义的学术背景———经史子集四部及其衍生的学术。它也是随时代进化而演变的,即今可谓浩如烟海,虽也有次序可循,却也烦琐庞杂异常,仅汉学为宋学所取代、宋学又为朴学所逆动,已呈循环无端之象。


国学有国学的种属


章太炎当其初具国学大师之规模时,才在宋恕的劝谕之下涉猎佛学,进而覃思精研,即感其渊茂。佛学同样博大精深,它是与国学并列的学术体系,不可能因学术交叉而收编之。且章氏的学术基础也不因佛学而奠定。道(家)学、以及无论怎样中国化的佛学,都还是独立的学术体系。再说您要收编,对方可怕还不领情。


三角、几何、代数,都是数学,如谓三角就是代数,几何也是三角,那就乱了,也不成话。


又若诗学即广义之文学,但必谓报道文学、山人小品、十三经注疏都是跟艾略特《荒原》一样的诗,就成了笑话,为什么?种属不同嘛,老虎系猫科,但它不是猫。


晚清国学在扩大其体能与规模,但这种吸收是善性的,渐进的,辨证的,事实上也是谨慎的;晚清重视两西之学,泰西即欧美的,西方的即印度的。但是从不敢将与国学平起平坐的体系收编之,虽然其渗透已经相当深入了。若按宋文观点,则卢梭、赫胥黎、密尔、斯宾塞……皆可编入国学之战斗序列,这太令人发噱了!


(伍立杨)

4444


“复兴国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词汇,国家著名学府设立了国学院,网络上对国学的讨论也是铺天盖地,大有恢复国学是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唯一途径之势。据报道,有的地方有的人重新开起了体现古典精髓的“经学院”,开始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的启蒙教育,开始走上了从娃娃抓起复兴“国学”的道路;有的人重新穿起了“长袍马褂”,也开始把“打拱作揖”当做了问候的礼节,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及老记们的喧嚣;有的地方干脆办起了“风水讲习班”,开始将古老的“风水师”这一行业唤醒。有人甚至提出恢复封建社会的“科举取士制度”。对此,我愕然无言以对,每每扪心自问,我们是怎么了?然而,什么是“国学”?“国学”的精髓在哪里?这个问题却鲜有人提及。如果不解决“国学”的基本问题,我们拿什么去复兴它呢? “国学”不是“之乎者也”,不是“长袍马褂”,不是“摆摊算卦”,也不是“打拱作揖”。当然,我并不反对我们对“经、史、子、集”的研究,因为它毕竟是先人经验的总结;也不反对有的人穿起“长袍马褂”并“打拱作揖”,因为这是现代社会中人们生活选择的自由;也不反对给古老的“风水”赋予现代的涵义,因为,如果剔除“风水”中的迷信部分,它毕竟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综合体。然而,对于“科举取士”,我则不敢苟同,因为,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官本位”的最突出表现,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摧残,难道我们还愿意出现现代的“范进”,还愿意每天无所事事在那里“皓首穷经”以“光宗耀祖”?现在,我们反过头来再来看“国学”,到底什么是“国学”?“国学”的精髓在哪里呢?国学不应该仅仅是古典文化的结晶,还应该是一种文化传承,是一种精神,是国家发展的精神支柱。就中国来说,国学不仅仅是儒家、法家、道家、纵横家等等,它还应该包括从上古到现代的中华民族的精神。它不仅包括“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还包括《为人民服务》、《矛盾论》、《实践论》;包括各个历史阶段推动社会发展的进步力量。在整个中国文化发展史中,我们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充分发挥中华民族文化中“海容百川,有容乃大”的博大精神,吸收一切优秀文化为我所用,如佛教之于中国,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情况相结合的产物——***思想、***理论、“****”、科学发展观等等,这才是国学的内涵所在。国学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理论依据。几千年来,我国璀璨的历史文化引导着中华民族从一个辉煌走向另一个辉煌。当代最伟大的国学家当属***同志,他创造性地把中国古典哲学和马列主义相结合,与其他共产党人一起确立了***思想这一现代中国革命理论,带领全国人民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终于结束了近代中国近百年任人宰割的耻辱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等一篇篇闪耀着智慧的论著无一不承接了中国古典与马列主义哲学的闪光点。这才是对国学的发扬光大,这才是与时俱进,这才是科学的发展观。国学是重建社会主义道德的理论基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综合国力迅速成长,经济发展一日千里,在二十世纪末人民生活实现小康的战略目标基本实现。然而,正如***同志总结改革开放缺陷时所说:“我国改革开放的最大失败是教育的失败。”我想,这里的教育不仅仅是指文化教育,还应包括社会主义道德教育。伴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我们的道德水平却在下降——见义勇为少了,看热闹的多了。在大城市居民区的铁栅栏多了,人们没有了安全感。邻里之间的冷漠多了,公共汽车上年轻人给年老者让座的少了。

十年文革把我们的礼义廉耻,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破坏殆尽,而二十余年的改革开放使人们见钱眼开,道德体系几近崩溃。现在是我们重建社会主义道德的时候了。这时应该重拾我们过去的传统美德,大讲国学,这里的国学是经过历史的锤炼,不仅包括几千年的文化积淀,还包括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由此可见,国学是我们的历史,是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民俗,是我们的灵魂,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不要人云亦云地喊什么恢复国学,国学从来没有遗失过。只要我们多一些爱心,心存报恩之心,我相信,国学就会在不远的将来继续发扬光大,使中国文化在世界上更加流光溢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