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三十四章 阴影


苏联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7月的莫斯科正处于闷热夏季的开始,往年这个时候斯大林早已到黑海边的度假小屋里纳凉去了,但今年却是个例外。坐在沙发上的斯大林直视前方,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连握在右手的大烟杆里的烟什么时候熄灭了都不知道。在他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叠封面上标有“绝密”字样的文件。这些绝密文件是克格勃巴尔干情报分局递交上来的,内容涉及到南(南斯拉夫)保(保加利亚)联盟、南阿(阿尔巴利亚)关系以及希腊革命等问题,而其中关于铁托及其领导下的南斯拉夫共产党又是重中之重。

能让斯大林面色如此凝重,足以见的此次克格勃递交上来的情报分量之重。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中坚和核心,斯大林坚决要求社会主义阵营绝对服从莫斯科的统一领导和指挥,但铁托却坚持要保证南共在巴尔干的特殊地位、走独立发展的道路,并对九国共产党情报局和莫斯科的指示“置若罔闻”,其行径严重破坏了社会主义阵营的稳定团结。在斯大林的暗示下,九国共产党情报局于1948年6月在布加勒斯特召开会议,宣布将南共开除出情报局。

将南共开除出情报局,并给铁托安上“在国内外政策的主要问题上执行的是一条错误路线,是脱离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路线”的罪名,由此而引起的一系列后果斯大林不是不清楚,而是不得以而为之。对于苏南关系的实质,作为当事人的斯大林是再清楚不过,南斯拉夫一直是苏联最忠实的盟友,与其他东欧国家相比,贝尔格莱德无论在革命性,还是在社会主义化的程度方面,都紧步莫斯科的后尘。尽管斯大林对铁托纵然心有芥蒂,但他对铁托期望和利用也超过了任何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

1948年初,南斯拉夫出现了一系列变故使得原本牢靠的南苏关系出现裂痕,变故的根源就是斯大林对冷战态度的改变。斯大林进行冷战的目的并不是要发动世界范围内反对美帝国主义的革命斗争,他的战略目标依然是保证苏联在雅尔塔体系中划分的势力范围,只不过实现这一战略的手段已有所改变,即内线进攻,外线防御。如果说冷战开始前斯大林希望通过放松对东欧国家的控制以取得美国的合作,那么现在斯大林则想通过采取强硬路线,迫使华盛顿承认苏联在东欧的绝对地位。至于苏联势力范围以外的地区,斯大林并不想让那里的革命斗争影响其在冷战初期的战略安排和步骤。斯大林显然低估了贝尔格莱德强硬路线的革命性,他没有想到南斯拉夫在情报局会议后所推行的革命战略,而这恰恰打乱了斯大林的安排和步骤,因此斯大林才暗示将南斯拉夫开除九国共产党情报局。不过斯大林也低估了铁托的独立性和倔强性格,他没有想到南共被开除后仍然坚持自已激进的外交政策,反而“变本加厉”地和美国秘密接触,据情报局搜集到的最新情报表示,铁托似乎有意加入美国的“马歇尔计划”。

斯大林感到有点头痛,想不到事情会便成这个样子……

拿这潜伏在中国的克格勃情报人员发回来的秘密情报,贝利亚立刻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马上赶到了斯大林的办公室请求晋见。推开门进去,贝利亚正好看见坐在沙发上沉思的斯大林。贝利亚知道斯大林在想事情,他轻轻地关上了门,安静地站在了一边。

斯大林忍不住心里叹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拿起手中的大烟杆吸了一口,这才发觉烟已经熄灭了。

贝利亚走了过来,轻轻地喊了一声:“尊敬的斯大林同志,你好!”

“哦,是贝利亚同志啊!来,请坐!”斯大林一反往常冷峻的神态,笑着招呼贝利亚坐了下来,问道:“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贝利亚心头一热,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作为最有可能接替斯大林位置的他明白这个时候斯大林对自己的信任有多么重要。强压住自己心中的欢喜,对斯大林脾气无比熟悉的他知道最高领袖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的东西,于是就在斯大林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是关于中共的最新情报。”

斯大林问:“中共那边又出了什么问题?”

贝利亚说:“这是我们在中国的同志搞到的最新情报,中共正秘密地积极和美国接触。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前两天公开访问了北平,拜访了中共那几位最高领导人,看样子似乎有意恢复和国民政府中断2年多的和谈。”

“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斯大林问道,他不相信中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蒋介石和谈。

贝利亚说:“我认为中共这次主动恢复和国民政府中断2年半的和谈,一方面是迫于美国的压力,令一方面是借机修整自己的部队,为下一阶段进攻做准备。”美国驻扎在菲律宾的海军舰队开到北部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今还没有撤回的迹象,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发动战略决战的解放军经历东北、华北和中原三大战役虽然消灭了蒋介石二百多万的部队,但自身伤亡也不小,迫切需要修整和补充兵员,因此和谈是最佳的借口之一,并借此博取政治上的主动。

“你说的不错,中共主动与国民政府和谈只是一个假象罢了。如果我是毛泽D的话,也不会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和敌人展开谈判的,看来中国内战的最终赢家马上叫要见分晓了。”斯大林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现在关心的是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后的外交走向,这才是关系到苏联利益的重点。”

“关于中共的外交走向,外交部的同志已经做过分析,认为不外乎有三种可能:第一,全面倒向我们;第二,全面倒向美国;第三,学铁托,在我们和美国之间“骑墙”(等距离外交)。经过外交部同志的分析,中共全面倒向美国的趋势微乎其微,尤其是在意识形态严重对立,美国国内反共情绪高涨的时候。尽管我们和中共曾经在哈尔滨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件,但这并不会妨碍到中共全面倒向我们。”

斯大林点了点头,贝利亚的分析入情入理,自己也是认同外交部的分析的,中共只有全面彻底倒向苏联,他们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毕竟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别摆在那里,特别是在东西冷战气氛正炽的时候,中共的热脸只能贴到美国的冷屁股上。

“尊敬的斯大林同志,这里还有一个关于中共的消息。”贝利亚犹豫了一下,说,“毛泽D似乎迫于美国的压力,好像在搞一个叫做‘特种经济制度’的东西,中共简称‘经济特区’。”

“经济特区?”斯大林一愣,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新鲜的名词。

“所谓的经济特区,就是施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那一套,中共已经决定在台湾试行,并进行了相应的机构设立和人事调整。有关经济特区相关法规和草案还没有出炉,现在还是中共政治局内部讨论之中,只有几位中央政治局常委知晓这个消息。据一位中共的高级官员透露,经济特区允许资本家存在、并对其采取扶持的态度,允许外国资本进入特区、开设工厂和雇用工人,允许设立私人金融机构和证券机构……”

斯大林的面色变得异常的凝重,他站起来背着手在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起来。如果说铁托领导下的南共“已经走完了从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到法西斯主义及公然叛卖南斯拉夫民族利益的全部路程,雇佣间谍及杀人犯集团,与帝国主义反动力量进行罪恶昭彰的勾当,并为帝国主义反动力量服务①”的话,那么中共此举的所带来“危害”要比此严重的多。公然在马列主义的的旗帜下施行万恶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什么性质,这是公然对马列主义背叛,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赤裸裸的挑衅!

贝利亚也跟着站了起来,继续说:“中共在台湾设立了一个叫省长的职务,负责人就是刘云,主管特区一切大小事务……”

“刘云?”斯大林皱了一下眉头,立刻想起了这个在哈尔滨狙击伟大的苏联红军的那个年轻人,自己还命令贝利亚搜集过关于这个年轻人的资料,半个月前就是这位被中共冷在德州三年的刘云突出奇兵,一举攻占台湾,截断了国民政府逃亡台湾的后路。

贝利亚问道:“尊敬的斯大林同志,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继续放任毛泽D这样搞下去,中共就会在背离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伟大的苏维埃联盟在共产党国家中威信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将是一个十分严重的打击……”

不用贝利亚说斯大林都知道中共如果公然在台湾施行所谓的“经济特区”所带来的“危害”,“那你有什么建议?”

贝利亚说:“我们必须对毛泽东进行警告!”

斯大林大手一挥,否决了贝利亚的建议,要想对毛泽东进行警告,谈何容易!以前共产党穷还很弱小的时候,苏联控制下的共产国际就对中共的内部事务指手画脚,差点让中国革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中共在遵义会议重新确立毛泽D的领导地位之后,下意识地排斥共产国际的决议,更何况两国还经历了哈尔滨死伤数十万人的大冲突。和南共比起来,中共目前在某些地方的作为似乎更为激进,目前中共正在筹备的新中国临时宪法(《共同纲领》)中参照和保留了许多“资产阶级共和国宪法的内容”,并且“宪法草案的其他各条均未体现出实行阶级区分政策的基本路线”,公然允许私有制度存在,农民根据自己的意愿加入合作社,否决了一部分党员干部关于工商业全面国有化的建议……

中共目前所施行的政策,与苏联的社会主义措施有着显著的区别,可以看见许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痕迹。毛泽东敢启用那个在哈尔滨与伟大的苏联红军对抗的刘云,就说明他事先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怕苏联的诘难。

“如今中国内战的局势已经十分的明朗,毛泽D已经赢得了大半个中国,蒋介石已经很难熬过这个冬天了,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对中共进行警告的话,只会适得其反。”对中苏关系,斯大林还是非常有智慧和远见的,尤其是在毛泽D马上就要掌握中国政权的情况下,在这个时候冒犯他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您的意思是我们放任毛泽D去损害共产国际的利益?”

“不是放任,而是从大局来看,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支持毛泽D,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符合苏联的利益。如果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共产党国家闹起了矛盾,得益的只会是美国,我们共产党联盟就会被他们各个击破。已经有一个先例在前了,我不希望毛泽D重蹈铁托的覆辙。”

“毛泽D会听话吗?”

“毛泽D是一个有智慧的聪明人,相信他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斯大林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看还是派一个人去北平,向他传达一下情报局关于开出南共的决议和缘由,说明我们对中共目前所施行的政策的担忧,试探一下他们的反应。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把中国拉到情报局中来。”

“有情报局这个诱饵,相信毛泽东很难拒绝。”

“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毛泽D的思维天马行空,不见的他就能按照我们的思路前去。贝利亚同志,你认为谁去中国比较合适?”

“我看米高杨同志非常合适,三年前我们和中共在哈尔滨发生冲突的时候,就是他去延安同中共交涉的。米高扬同志在延安呆过一段时间,对中共的领导者非常的熟悉,关系也不错,相信米高扬同志会很好地完成这个使命。”

“我认为这个任务非米高扬同志担当不可,那就安排米高扬同志到中国一行。访问中国的事情尽量安排的低调一些,对于日益亲密的中美关系,情报局应该想点办法离间一下。蒋介石也肯定有同样的想法,情报局大可以借他们的手实施行动,一定不要把我们的同志暴露出去……恩,事情弄的越大越好,具体的事宜就靠你们情报局自己斟酌了……好了,你去忙吧!”

“好的,我立刻去安排。”贝利亚立刻退出了办公室,着手安排米高扬访华和安插间谍破坏中美关系去了。斯大林拉开了窗帘,东边那轮鲜红的落日正向大地洒着金黄色的光辉,几抹被照的猩红的云彩正在落日四周飘着。

多好的天气啊,可谁又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雷雨交加呢?

注释:①语出《情报局关于南共的处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