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十一章 宿舍惊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的纸上画着两个圈,一个是被吓死的李德亮,另一个是被吓傻的王彬,看着两个圆圈之间的交叉点,看着交叉点上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ID“黑暗中的舞者”,龙天还是感到非常困惑,他不明白这个“黑暗中的舞者”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出现,关于这起“龙胄山庄命案”,“她”似乎真的知道些什么,而且好象在拼命地向自己暗示,但“她”说的“鬼”又指的是什么呢?难道真的就是封建迷信传说中的“鬼”吗?想到这里,龙天紧皱双眉摇了摇头,虽然这桩命案相当的棘手,也相当的怪异,但龙天绝对不相信这件案子是“鬼”在作案,因为他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的存在。


昨晚发生在公安大楼里的两件怪事,龙天肯定都和这个“黑暗中的舞者”有关,“她”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白云在监视着“她”,所以当龙天赶回公安局之后,“她”会给白云发来信息,并且还非常“好心”地让白云去制止自己想打王彬的冲动,还有刑警队向丽大姐桌上的电脑,那条游动字幕,说的祝福自己和白云的话,以及屏幕上那一大束玫瑰花,除了“她”吓唬白云和王彬之外,龙天总觉得这个“黑暗中的舞者”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但“她”又为什么要吓唬他们两个呢?当然还包括龙天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龙天有满脑子的疑问需要答案,但很显然,暂时他还没有这个能力来解开它们,那么要解开这些迷团,就只有找到那个“黑暗中的舞者”了,可是怎么找到“她”呢?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她”肯定知道龙天已经不相信“她”了,自己与“她”是在网络上相识的,通过网监的追踪,竟然得到了“在刑警队”这么一个荒诞的结果,由此可见,这个“黑暗中的舞者”真的非常不简单。


所以龙天觉得要找到这个“黑暗中的舞者”,找到悬在心头无数疑问的答案,估计也只有在网络上,在QQ上了,龙天此时心里没有底,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在经过昨晚的那场“惊案”之后,还会再出现吗?龙天决定到了晚上再等等看,如果“她”能上线,自己再想办法从“她”的身上套出答案来,虽然这个希望非常渺茫,但为今之计,也只有试试了,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龙天一个下午都没有出去,就呆在重案组里静静地思考,五点半,下班的铃声响了起来,龙天整理了一下办公桌后,快步跑出了大楼,跨上自己的“小毛驴”,往住处赶,今天他没有在街边买快餐,而是直接就冲到了租住的楼下,然后快步的跑到了四楼,进了自己的屋内。


屋子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和其他单身汉的住处一样,显得杂乱无章,零乱不堪,进了房间,看到电脑屏幕的指示灯在一闪一闪的闪着绿光,龙天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匆匆忙忙的跑回局里,连电脑都忘记关了,这台组装机竟然连续运行了一天一夜,龙天摸了摸显示器,感觉有些烫手,估计这台电脑的寿命会因此而缩短一段时间了。


龙天坐在椅子上,弯腰摁了一下机箱上的开关,电脑又重新启动了,经过短暂的运行之后,龙天的右手习惯性的搭在了鼠标上,显示屏慢慢地变亮了,电脑发出的光线照在了龙天的脸上,显示屏上出现了两个大字“再见”!


龙天心里一惊,表情有些挂不住了,再定睛细看,还是“再见”!


“这,这,见鬼”,龙天的大脑经过短暂的短路之后,狠狠的骂了一句,屏幕上的这两个字竟然与昨晚向丽电脑上的游动字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龙天猛一抬头,墙上的挂钟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这不可能啊,挂钟里的电池自己还是不久前新换上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停了呢?


龙天站起身想拿下挂钟调试一下时间,但他的手在伸出去的一刹那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挂钟上显示的时间是“十点十六分”,这个时间正是昨晚龙天离开房间的时间,昨天在接到白云十点十五分打来的电话后,龙天总共没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了,这个时间正是十点十六分。


屏幕上的两个大字,还有挂钟显示的时间,龙天断定这两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难道又是那个“黑暗中的舞者”吗?是不是“她”“听”到了自己与白云的通话,趁自己跑出去的时候,在自己的电脑和挂钟上做了手脚呢?


想到这里,龙天心里有了一种叫“害怕”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强烈过,即使面对犯罪分子的刀枪,龙天从来就没有退缩过,在龙天的字典里,“害怕”这两个字没有存在的空间,但自从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出现之后,他已经连续被这种感觉所惊扰,太可怕了,想到这里,龙天突然间在狭小的房间内开始翻箱倒柜,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黑暗中的舞者”一定就在自己身边,“她”竟然有办法进到龙天的屋内,并且在电脑和挂钟上做了手脚,不但如此,“她”竟然有本事在刑警队的电脑上动手脚,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太神秘,太可怕了。


龙天的这个推测其实也是漏洞百出,但此时的龙天已经完全被一种愤怒所取代,他有一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有了这种感觉之后,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刑警应有的理智和判断,他现在想干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把这个躲在自己身边的“黑暗中的舞者”给找出来。


主卧室、阳台、客厅、小卧室、厨房、卫生间,龙天在六十平米的屋内急切的翻动着,寻找着,他的手上握着一根粗黑的橡胶棒,他发誓如果被他找出来,他的这根橡胶棒会如雨点般地落在“她”的身上,即使因此而被开除、上法庭也值了。


可惜和前两天的搜索结果一样,还是一无所获,房子还是那个房子,摆设还是那般摆设,只不过龙天的心情大不一样了,喘着粗气的龙天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旧沙发上,手中的橡胶棒无力的垂到了水泥地上,他感觉自己的脑子还在发热,手上的条条青筋在暴胀,他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但面对空空荡荡的四周,只有无力的自叹。


户外还是有些亮光的,已经是五月末了,白天的时间长了起来,六点钟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龙天有些颓废,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的怪异,让他感到筋疲力尽,本来一天工作下来就已经够累的了,没想到晚上竟然还不让他消停,他很愤怒但又很无奈。


“傲气面对万重浪。。。。。”,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把正在垂头丧气的龙天吓了一大跳,龙天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老是容易受到惊吓,原先半夜里手机响他都没有这种感觉,而现在天还没有黑,一个手机铃声竟然也让他有了害怕的感觉。


看着来电显示,是白云打来的,龙天心里又涌上了一丝的喜悦,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急剧升温,如果用“恋爱”来形容也并无不当之处,男女之间的感情真的就很令人奇怪,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和白云谈恋爱,但经过昨晚的一番惊吓和折腾之后,两个人竟然鬼使神差地建立了恋爱关系,看来感情这东西真是太奇妙了,它来的时候静悄悄的,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当它迸发的时候,却是如潮水一般的向你涌来,让你抵挡不及。


“喂,龙天,你没事吧?你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了白云关切的问候。


“我没事,正在家里呢,你呢?你还好吗?”,龙天听着白云有些急切的口吻,知道白云在关心他,所以对于刚刚发生的怪异事件,他没有告诉白云,他怕白云担心。


“哦,没事就好,我也很好,我也在家里呢,就是,就是,就是有些担心你”,白云一连说了三个“就是”,听得出来,她在表达对龙天的关心和爱意的时候,还是有些羞怯感。


“谢谢,我也在担心你呢,听到你的声音真好,白云,我。。。。。。”,龙天很想对白云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但开了个头,后面的两个字他说不下去了。


“你不用说了,我想我明白你要说什么,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请你到外面吃啊,我知道你天天都吃快餐和泡面,这样对身体不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吗?”,白云对龙天的生活情况看来也很了解,龙天估计她暗地里也在留意和打听自己的生活情况,否则白云是怎么知道自己吃快餐和泡面的?听到白云的一番话,龙天的心情由阴转睛,变得异常激动,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此时他真恨不得立即就飞到白云的身边,陪她说话,陪她吃饭,陪她散步,他更想亲口对着白云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好吧,我马上就出来,要不我们到‘情缘餐馆’吧,我听王彬说他经常去那儿”,龙天想起了王彬经常跟他提起的‘情缘餐馆’,还大谈特谈跟九任女朋友在里面如何如何亲热,等等,所以当白云说想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立即就出现了‘情缘餐馆’四个字。


“行,那我们就情缘餐馆见了,不见不散”,白云一听‘情缘餐馆’四个字,非常开心。


合上手机盖,龙天赶紧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抹掉了脸上的汗,然后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准备出发。


在开门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走进房间,晃动了一下鼠标,准备关机,此时他忽然发现,屏幕上那两个大大的“再见”已经不见了,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又开始摇摆起来了,让他再次吓一跳的是,时钟上的时间显示为“六点十分”,与龙天手机上所显示的时间分毫不差。


“混蛋”,龙天再一次被激怒了,那股想杀人的情绪又涌上了心头,他很想再次搜索屋子,但一想到与白云的约会,勉强的压抑住了心头的怒火,他一把拔掉了电脑的电源,然后愤愤然地走出了屋子,下楼跨上“小毛驴”,向外飞驰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