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下的女人花 正文 第七章 南疆战场

廖富香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size][/URL] 这天早晨天下起了大雨,这可是南疆金贵的及时雨啊!没下多久,大雨就停了下来,边境上显得出奇的安静。程一民和战友们来到了边境的另一个阵地上,开始排出敌人埋下的地雷,一直排到天黑才排完,当他们正准备返回营地时,却遭到敌人的袭击,他们奋力还击,敌人打跑了,可一起去的战友也牺牲了好几个,不得已上级又只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


这天早晨天下起了大雨,这可是南疆金贵的及时雨啊!没下多久,大雨就停了下来,边境上显得出奇的安静。程一民和战友们来到了边境的另一个阵地上,开始排出敌人埋下的地雷,一直排到天黑才排完,当他们正准备返回营地时,却遭到敌人的袭击,他们奋力还击,敌人打跑了,可一起去的战友也牺牲了好几个,不得已上级又只得把程一民他们班又编排到其他连队去,作战地也换了。面对不断伤亡的战友和残酷的战争,自己的生命也随时都有可能结束,那时的程一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看了那么多牺牲的战友,他对死亡已经不觉得恐惧和可怕了。每换一个地方,只要有时间他都坐下来给阿雯写信,他希望心上人能给她鼓励,给他勇气,那怕自己哪天真的光荣了,自己也觉得不亏啊!毕竟自己生前真正爱过,也有一位至死都爱着自己的女朋友。今生为了保家为国,不能和她白头偕老,来生再来吧!只要有爱一切都够了、满足了……

然而,程一民自从给阿雯寄了那束用战友鲜血染红的兰花之后,他给她写了无数封的信,都石沉大海。程一民心里气阿雯恨阿雯,你为什么就那么绝情啊?我现在既没有伤也没有死,你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前说的那些海誓山盟难道你就忘了?变了心你也得给我回封信说清楚,强扭的瓜儿不甜,这一点程一民很明白……他不断在心里骂阿雯,又在不断的给他写信,他爱她,爱得如痴如醉,他希望有一天奇迹能出现,他无法忘掉阿雯,那是他生命中的惟一……


大石公社是一个山区乡镇。集镇小得可怜,只有一条街,人家都说在街头打个屁,街尾都能闻到臭气。集镇上只有一个邮局代办点。工作人员老赵是个酒鬼,早就到了退休年龄。他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本事,惟一的嗜好就是喝酒。脸上有好多处伤痕都是他酒醉以后留下的纪念。公社干部已经批评过他好多次了,叫他干脆退休回家算了。但老赵还是坚持要在那里赖着,因为老婆以前给他生的都是些姑娘,他们家又是单传,在他快五十岁的时候,他硬是叫老婆去东躲西藏的生下了一个孩子,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罚款生下来的果然是个儿子。老赵简直高兴坏了,把儿子当小皇帝对待。只可惜儿子又不争气,读书成绩不好,天天在学校里打架斗殴,爬到树上去偷别人的果子吃,听到狗叫,吓得从树上摔了下来,摔成了瘸子。现在还在中学里混日子。很快就要中学毕业了,老赵想找点关系把儿子也弄来顶替自己的班,好歹有碗饭吃。这个偏僻的邮局没有什么太多的业务,不外乎就是公社机关、中学、小学订了一些报刊杂志,书信不是很多;由于离县城有几十里路,有时一两天才往这里送一次信来,既使是什么新闻到了这里也成了旧闻。

于怀远从医院出来以后,听别人说阿雯已经丢下工作不干到外地打工去了。他的心里是又气又恨,眼看着一块到嘴的肥肉都没有吃到,反而叫她给咬了一口,他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以前他也没少玩弄过女人,那些想巴结他的女人都是自动找上门的。事后,那些女人多多少也得到了一些实惠。但于怀远总觉得不过瘾,说白了就是那些女人没有什么档次,都是些半老徐娘,和他家里的那个母老虎差不多,只不过她们多了几分媚气。尽管于怀远在外面搞了很多女人,但他还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不敢)和他家里那个母老虎离婚。他厉害,母老虎比他还更凶,跟他生了三个儿子以后,腰杆就硬了起来。说得不好,她是敢拿起刀子来杀人的。于怀远不是傻子,其它本事没有,但是他很会钻营,能打败很多竞争对手当上公社书记,他没有少费心机。自己何必要和家里的母老虎作对啊!事情闹出去了对自己也不好!现在自己是这个公社的土皇帝,随便利用手中的权利,也不愁找不到潇洒的地方。自从第一次见到阿雯,他就被她的气质、美貌所吸引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调来这个公社几年了,咋个就没有发现自己所管辖的地盘上还有如此出众的姑娘,他想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可是……

那天,于怀远无事就去老赵那里找报纸看,老赵一见公社书记来到他面前,很殷切的给他找报纸,嘴里不停的打着酒嗝。于怀远看到他那副样子,心里很不舒服:“算了、算了,你到一边呆着去。天天都喝得烂醉如泥!你上什么班啊!还不如家去帮你老婆种地,在这里呆着真的是有损国家工作人员的形象……”

老赵一边赔笑一边点头:“于书记教育得对,以后我一定改正……”

无意中,两封从南疆寄给阿雯的信从报纸里掉了下来。

于怀远随手拿起了信:“这是咋个回事?”

“以前那个阿雯姑娘经常来这里拿她的信,可这么久了她一直没有来拿,我又搞忘了找人给她带回去……”老赵突然想起来了。

于怀远拍了拍老赵的肩膀:“你好好的干吧!这些信你就交给我,阿雯原来在大队当妇女主任、团支部书记期间,有很多问题都没有给我们请示,现在就突然走了,我们正在到处找她,这是组织的机密问题,你不要跟任何人讲,以后凡是从南疆寄给阿雯的信你一律都交给我,这是我对你的信任,晓得不?”

老赵没有想那么多,既然是公社书记吩咐的事,他就觉得那肯定是对的,从此以后,在南疆的程一民写给阿雯的所有信件,老赵都全部交给了公社书记于怀远。半年以后,老赵的儿子也通过于怀远的帮忙,接上了班。老赵一家人都把于怀远当成了恩人,对于怀远说的事更是有求必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