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下的女人花 正文 第六章:背井离乡

廖富香 收藏 3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size][/URL] 阿雯一直在为程一民的命运担忧,成天闷闷不乐。公社通知她去开会,她也无精打采的坐在一边。很快到了中午,大家都一去饭店就餐。大家喝酒划拳,天南地北的胡吹。阿雯没有一点心情,趁着大家兴趣正浓的时候,她悄悄的站起来离开了饭店。走在大街上,她竟不晓得自己该去哪里?突然她觉得自己好像被谁拉了一下,回过头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8/


阿雯一直在为程一民的命运担忧,成天闷闷不乐。公社通知她去开会,她也无精打采的坐在一边。很快到了中午,大家都一去饭店就餐。大家喝酒划拳,天南地北的胡吹。阿雯没有一点心情,趁着大家兴趣正浓的时候,她悄悄的站起来离开了饭店。走在大街上,她竟不晓得自己该去哪里?突然她觉得自己好像被谁拉了一下,回过头才发现是中学同学崔小芸站在她身边。崔小芸中师毕业以后,又分回了公社中心小学校当老师。

“你干什么啊!吓我一跳。”阿雯苦笑了一下。

“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问你,你在想什么心事?想得那么出神?要不是我发现你拉你一把,你就碰到电杆上了。到时候你这张美丽的脸就给毁了,成了一个丑八怪,嫁都嫁不掉。”崔小芸从小就是一副快言快语的性格。

“嫁不掉我就不嫁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好的都让你一个人去找。”

“我问你,你认不认得中学里教语文的陈小东?”

阿雯想了一下:“认得啊!他是我妹妹的班主任老师。怎么啦?”

“我觉得那个小伙子挺帅气,又是大学生,家又在省城……”崔小芸有点不好意思。

“你是不是爱上人家了?”阿雯恍然大悟。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我认识人家,人家根本不认识我。”

“那还不好办!你既然爱人家就拿出勇气去向人家表白啊!”

“你说得到轻松,我一个姑娘家莫名其妙的去向一个小伙子求爱,这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阿雯也被好友的样子逗乐了:“这可不像你崔小芸的性格啊!”

“看你说的,好像我们这些很坏似的。我要去接近他肯定要有个人作引荐啊!凭白无故的我咋个好去嘛!”

“那还不简单?找个媒婆去问一下陈小东愿不愿就是了!”

“我就找你。因为你认识陈小东,我们一起去他那里玩玩行吗?”崔小芸缠住阿雯不放。

“不行。我今天没有时间,下午还要开会。有机会我们找个星期天去。”

“人家陈小东的家在省城,每个星期天他都回去了。”

“哦,把人家的一切情况都调查得那么详细了,看来是真的害了单相思了。”


从陈小东的屋里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阿雯的心情比以前好多了,她感觉到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和朋友一起聊聊天也是一种释放。对于她们俩的光临,陈小东显然有些意外,但心里也感到格外的高兴。阿雯几次都想走,可陈小东一直在挽留,崔小芸也玩得有些乐不思蜀了。虽然走出了中学的大门,崔小芸还是有些恋恋不舍。

走进公社会议室,会议已经快接近尾声了。阿雯只好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公社书记于怀远在台上讲完一件事情后,几个三四十岁的妇女就和他开着一些粗俗的玩笑。于怀远因为中午喝了很多酒,他满脸红得像猪肝色,时不时的打着酒嗝。到了五点钟,会议终于结束了,阿雯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于怀远走到他身边叫住了她:“你今天下午跑到哪里去了?会都要开完了你才来?”

阿雯不晓得自己该咋个解释才好:“我…我…”

“你什么你?她们都可以走,你得留下来,去小会议室里,我还要给你单独补课,有些会议精神你还没有领会到。”于怀远一副威严的样子。

阿雯不知道公社书记要咋个处罚她,她只得跟着于怀远进了一间小会议室。那知她刚一走进会议室,于怀远就把门反锁了。

阿雯马上就预料到了什么:“你要干什么?”

于怀远马上就去抱阿雯:“我要干什么你应该清楚!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没有忘记过你,我的小乖乖……”

阿雯又气又恨,她使劲的推于怀远:“请你放尊重些。你堂堂国家干部,不要做这些道德败坏的事。”

“阿雯,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你和你那个当兵的耍了那么久的朋友,就没有做过男女之间的事情?”于怀远不怀好意地笑道。

“关你屁事?”

“是不关我的事!但我想和你耍一回,你要晓得有好多女人都想来巴结我,可我看不起她们,只有你我是最喜欢的。阿雯,只要你依了我,马上我就想办法把你调到公社来上班,当上国家干部。在这个地盘上,只有我说的话才能算得到数……”

“我要你马上把门给我打开,要不然我喊人了!”

“你要喊人你喊啊!只要你不怕丢脸。告诉你,我好不容易才逮到今天这个机会,如果不依了我,你是走不出这个屋子的。”于怀远抱住了阿雯,开始解她的衣服。

眼看自己就要被这个衣冠禽兽糟蹋,阿雯环顾了一下屋里,看见办公桌上有一个茶杯,她艰难的挣扎过去,抓起那个茶杯就往于怀远的头上狠狠的砸去,鲜血从于怀远的头上流了下来。于怀远痛得嗷嗷直叫,他放开了阿雯,阿雯冲出了那间屋子。

天黑之前,阿雯回到了家,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伤心的哭了起来。自己遭遇的一切又能跟谁说呢?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要是自己的男朋友在家,一切该有多好啊!自己可以向他诉说,得到他的帮助。然而自己的男朋友在南疆战场上打仗,生死未卜。

于怀远被阿雯砸伤以后马上就住进了医院,他已经放出话来,此事他不会就此罢休的。

单纯而又胆小的阿雯此时此刻完全没有了主意,没有人来理解她,安慰她;作为一个姑娘遇上那样的倒霉事,她也对别人说不出口。公社书记于怀远是什么样的人,她也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一些。呆在原地肯定是没有她的好果子吃,弄不好自己还要身败名裂,家人也要受到牵连。苦苦思考了一个星期以后,阿雯做出了决定,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外地去打工,当她把这一决定告诉了父亲,父亲气得不得了:“小雯啊小雯,你又不是得两三岁的小孩子,做事要考虑前因后果,工作做得好好的,咋个想起要走啊?你那么年轻,大家都说你工作干得好,以后就有往上提干的机会。你那个位置好多人都羡慕得很,可你却不知足……”

“爸爸,你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当什么干部了,出去打工可以多见世面,也能多挣钱供弟弟妹妹读书。”阿雯真的想痛痛快快的在父亲面前痛哭一场。

“你就是我们从小把你惯坏的,想做什么就要做什么!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后悔的事情还在后头。”

弟弟妹妹们哭着抱住了阿雯:“姐,你不要走好不好?没有你在家里,我们该咋个办?”

阿雯也抱住了弟妹们:“姐姐不好!你们一定要争气,在学校里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我会努力挣钱回来供你们……”

一家人哭着一团,阿雯狠了狠心,不顾弟妹们的苦苦哀求、父亲的愤怒离开了家。在大西北,阿雯凭着自己一手漂亮的字体和较好的文字功底,很快在一家信息公司找到了一份办公室文员的工作。工作轻松而又单调。阿雯开始给家里写信,叫爸爸不要为自己担心,春节公司放了假自己会回家来的。如果收到南疆的来信,一定给自己转寄过来……

家里很快给阿雯回了信,父亲已经接受了她出走的事实,弟妹们也很听话,并叮嘱她在外面一定要小心,不要上别人的当,家里没有收到过一封南疆的来信。

阿雯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他……她不敢再往下面想,她那时才真正感到度日如年。为了早一点得到程一民的消息,她不得不每天晚上一边流着泪一边给南疆的恋人写信,诉说自己的相思之苦。然而整整过了一年,阿雯写了三百多封信,可她的信都被退了回来。信封上面注明了一个理由:查无此人。阿雯觉得自己的精神真的快要崩溃了,人死了要见尸体,活要见人啊。她顾不得一切了,马上辞去了工作,准备前南疆找程一民,不管是死是活,她就是要亲自去看看。然而就在她往火车站去的路上,由于心急如焚,她竟没有看到迎面开来的一辆大卡子,司机拼命的按喇叭,阿雯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司机只得来个紧急刹车,但已经来不及了,阿雯被大卡车撞了好远,等她醒过来时,已经住在医院里,她才发现她自己的双腿已经打上了石膏,不能动弹。阿雯努力要站起来,可是双腿痛得她昏死过去。

医生赶紧把阿雯拉住:“姑娘,算你命大福大,车子把你撞了几米远,你只是双腿骨折了,没有什么大事,只要安心卧床休息一个月,病就会慢慢好的。”

“我一天也不能休息,你们放我走啊!”阿雯用手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我咋个那么笨啊!为什么要去撞车啊……”

“姑娘,你不要难过了,事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你就安心的养伤吧!一切医药费我会按时送到医院事的。”卡车司机为阿雯倒了一杯水。

阿雯还是忍不住用被子盖住头,小声的抽泣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